第一百一十章 設計

洗三過后,紅紅皺皺的妞妞開始變白變漂亮,到她滿月時,已經出落得白白嫩嫩了,看得出她長得很像秦信芳,與顧景云有三分相像。

王太醫不宜久留,妞妞滿月的第二天給何子佩和妞妞請過平安脈后就帶著王培離開,而把周白術留下。

顧景云與黎寶璐一路將人送到碼頭,然后就想在縣城里請個木匠回家為妞妞建游戲房,誰知城中的木匠一聽要去罪村就全都不樂意了。

即使顧景云拿出秀才的身份,又給了高價也沒用。

顧景云一張俊臉黑成鍋底。

黎寶璐就安慰他道:“沒事,罪村共有十個村子,再往外還有那么多向善村,難道就沒有人會木匠活?”

“難找,”顧景云垂眸道:“村與村之間距離太大,一個消息傳遞都得十天半月,而且還不知道他們水平如何。”

“不是有里正嗎,他對各個罪村和向善村的情況都了解,問他便是。”

里正現在跟秦家的關系正密切,這種小事還是很愿意幫忙的。

“其實罪村里會做木匠活的還真沒幾個,向善村里就更少了,他們雖能出去當學徒學手藝,面上也和良民一樣,但外人一聽他們是向善村里的就都不太樂意要人。”里正翻了翻冊子道:“你們要找人,那只能在罪村里找,諾,罪村三村有一個,是因與人斗毆致殘被發配到這兒的,之前是木匠,六村也有一個,不過他是祖上是木匠,自己粗略會些……”

整個罪村范圍內只能找出三個木匠,而向善村更少,只有兩個,還是因為祖上便是木匠,代代流傳下來的。

平時的服務對象也只是罪村和向善村的村民,很少向外擴展業務。

“誰的木匠活好點?”

“這可不知道,”村長道:“也沒人把他們湊到一塊兒比過呀,只知道他們會木匠活。”

顧景云:“那雇傭他們要多少錢?”

“哪需要什么錢,只要提供木料,再隨便給他們些雞蛋或糧食做酬勞就行,大家都是這么干的。”

顧景云沉默片刻便道:“里正,您幫我通知他們吧,讓他們到罪村來,就說我請他們做些木工,每日每人給二十文錢,包食宿。”

里正驚訝,“都要請?”

顧景云點頭。

“你這是要做什么木工呀,竟然要這么多木匠?”

顧景云含笑道:“給孩子做些東西。”

顧景云要給妞妞造一個三歲前都能玩的游戲屋,當然,那是他所認知的三歲,在黎寶璐看過他的設計稿和說明書后,她覺得游戲屋給孩子玩到十二歲完全沒問題。

他請了人將兩間房屋打通,中間做了個大大的月亮門,因為光線有些暗,他還讓人將兩個窗口擴大了一倍。

屋里的玩具全是他一個月來親自設計的。

妞妞會坐以后就能動手玩些小玩具,既可以提高手的靈活度,也能鍛煉大腦,因此顧景云打算給妞妞準備各種類型的積木。

房子,車,甚至牛馬都能通過積木搭建而成,黎寶璐第一次看見設計圖時還笑著說,“房子和車也就罷了,牛和馬怎么用積木拼湊呢?”

顧景云便把分解圖給她看,道:“是有些難做,關鍵在于木塊的彎曲度和打磨空間上,稍差一些便組裝不起來,因此需要很精細的活計,而且做出來后木塊要單獨放置,若是與其他木塊混雜就合不起來了。”

所以顧景云打算將木塊圖上顏色,白色的馬涂白色,棗紅色的馬木塊則都為棗紅色……

黎寶璐不由驚嘆顧景云的腦子實在是太好用了,她會玩積木,但要讓她設計,她絕對設計不出來。

而游戲屋里還布置了兩道滑梯,顧景云道:“本來我是想做兩面木欄,讓妞妞扶著學走路,但見村里的孩子時時跑到海邊的坡上那里往下滑,他們似乎很喜歡這個向下滑的游戲,即使把褲子磨破了也在所不惜。雖然我不太能理解其中的樂趣,但妞妞也是孩子,她或許會喜歡,所以我就把木欄改成滑坡狀,到時候讓木匠打磨平滑,再涂上潤滑物便能讓妞妞玩了,免得她出去與那些孩子一樣弄得臟兮兮的,這兩道我便叫它滑坡。”

黎寶璐佩服得五體投地,“景云哥哥你真厲害!”

顧景云自得的翹了翹嘴角道:“我雖然不知幼兒喜歡玩什么,但村里孩子那么多,觀察一番也就懂了,孩子喜歡玩的大抵差不多。”

他指了設計圖紙上月亮門后的一個大風車道:“這是照著村里的水車做的,上次我看到有孩子趴在水車上讓別的孩子轉動,轉半圈便跳下,如此往復。”

他抿了抿嘴道:“此舉太過危險,但小孩似乎都喜歡玩高高,”比如他,他就很喜歡寶璐抱著他在空中飛來飛去,“所以我在水車上裝了座位,到時候可以讓妞妞坐在里面,然后大人搖這個水車就能轉動。但這個未曾試驗過,不一定能行,到時候讓木匠里了讓他們先做一個小水車試試,可行后再做大的。”

這不是記憶中的過山車嗎?

不過這個過山車只走半圈,而且是室內過山車。

“這是柵欄,”顧景云點著設計圖上的一個圈圈道:“到時候讓木匠以十二生肖做出漂亮的木柵欄,將這一片區域攔起來,然后去掏些海沙回來給她玩,雖然我們這兒離海邊近,但三歲以下的孩子還是少去海邊為妙,萬一遇險怎么辦?”

黎寶璐指了另一塊空白的區域問,“那這要做什么?”

“做廚房和女紅房,我觀村里的女孩子最愛玩過家家的游戲,在路上隨便掃一捧泥就能玩起來,”顧景云面露嫌棄的道:“太臟了,妞妞要玩還是在家里玩吧,我讓木匠把鍋碗瓢盆都給她做出來,還有女紅房也給她做好,以后她想玩來這兒玩就行。”

黎寶璐頗為無語的道:“她一個人怎么玩?”

“村里這么多孩子,怎么會沒玩伴?”

黎寶璐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怕顧景云不愿意妞妞與村里的孩子們一塊兒玩,而是讓她一人呆在這游戲屋里。

玩伴在孩子性格養成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黎寶璐卻不知道顧景云的確不太想讓表妹與外面的那些孩子玩,但他深知朋友的重要性,雖然他不能體會,但那是因為他身邊一直有寶璐陪伴,妞妞可沒有這樣的伙伴。

所以他只能退一步將游戲屋向外人開放了。

“還有一些零星的東西,到時候等木匠來了再決定做不做。”

顧景云收起圖紙,拉了黎寶璐問,“你的畫學得怎么樣了?”

黎寶璐挺了挺胸膛道:“舅舅夸我進步頗大。”

這輩子黎寶璐可是琴棋書畫,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琴和棋就不說了,書和畫雖稍遜于顧景云,卻也一直在進步。

“那樣我就放心了。”

黎寶璐戒備的看向他,“你想干什么?”

顧景云在新打通的屋里走了走,指了四面的墻道:“我決定在墻上做壁畫,但這樣的技藝在瓊州是請不到人的,只能我們自己來,我與舅舅都沒問題,母親和舅母身體不適不宜動手,但只我和舅舅工程太過巨大,半年未必能畫得出來,所以得你幫忙。”

黎寶璐張了張嘴道:“景云,我不想當你妻子了,我也做你閨女吧。”

顧景云臉一黑,瞪了她一眼道:“瞎說些什么,還不快去列單子,壁畫所用的顏料瓊州未必能買齊,得提前托賀掌柜從廣州買來。”

顧景云將自己的計劃與秦舅舅說了,喜滋滋抱著閨女傻樂了一個多月的秦信芳這才回過神來,他貌似還沒給閨女準備禮物呢。

看著懷里沖他吐泡泡的閨女,秦信芳瞬間愧疚了,立即道:“你還要看書,明年便要考試了,游戲屋的事交給我吧,壁畫我慢慢畫,不用你和寶璐操心。”

顧景云不同意,“得早點畫完讓顏料干透,不然妞妞何時才能用?我們三人一起快些。”

秦信芳抿了抿嘴道:“我一人動作快些三四個月也就完成了。”

顧景云瞥了舅舅一眼,“您是打算不眠不休連續干四個月嗎?”

黎寶璐戳了戳他道:“你沒發現舅舅是吃醋了嗎,他想自己給妞妞畫。”

顧景云抿了抿嘴,退一步道:“那舅舅你畫兩面墻,剩下的兩面交給我和寶璐吧,你年紀大了,也不能勞累過度,不然誰來照顧舅母和妞妞。”

黎寶璐見秦信芳漲得臉都紅了,便狠狠地戳了一下顧景云的腰,“瞎說什么大實話呢?”

秦信芳的氣就泄了,狠狠地彈了倆人的額頭道:“今晚你們下廚,做不好罰你們打掃房間十天。”

顧景云伸手抓住黎寶璐的手指,嚴肅的點頭,拉著黎寶璐往外走,“快去洗菜做飯,做不好罰你單獨打掃房間十天。”

秦舅母眼中閃過笑意,扭頭對秦舅舅道:“兩個孩子是心疼你,你何必跟他們置氣?”

秦信芳嘟嘴道:“這是給我閨女做的。”

何子佩咯咯笑了一陣,然后嚴肅的道:“這次來的木匠有罪村的也有向善村的,讓寶璐避著他們一些,對外,妞妞是景云和寶璐的孩子。”

秦信芳點頭,“村里還有廢屋,景云打算讓他們住在廢屋里,木工也在廢屋里做,做好后再搬到屋里就好。”

這樣可以一邊做木工,他們這邊也能刷墻開始畫壁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