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家

一下船,黎寶璐和顧景云便謝過船家拉了馬車上岸就要走。

馬有些暈船,套上馬車時還有些暈暈乎乎的搖頭,左搖右擺的走了一會兒才恢復些,小步的跑起來。

因怕城門關門,倆人不敢怠慢直接出了瓊州縣城,連夜往罪村一村趕去。

天色漸暗,黎寶璐看了眼顧景云,見他沒有停下的意思便駕著馬繼續走,還道:“你往車里去吧,外面蚊子多。”

顧景云坐在車轅上不動,望著前面黑漆漆的路問,“看得清路嗎?”

“有月亮呢,而且我是習武之人,看得清!”

顧景云眨了眨眼,就著月光卻連馬頭都看不清,更別說更前面的路了。

不過寶璐習武,眼睛能在黑暗中視物倒是真的。

倆人沉默下來,半響顧景云才低低的問道:“你說舅母會生表弟還是表妹?”

“表妹吧,女孩比較可愛。”

“我希望是表弟,那樣舅舅和舅母就能少些磨難,不過表妹也好,她還有我們給她撐腰呢,不怕她夫家欺她沒娘家。”顧景云低低的道:“只要他們平安就好。”

是啊,只要平安就好,不論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都會很感激的。

黎寶璐揚鞭再度加快速度。

視線在黑夜中受到了很大限制,黎寶璐看不太清路,馬車不免顛簸,但一向嬌氣的顧景云一言不發,緊緊的倚靠在馬車上注視著前方,直到視線中出現了燈火,顧景云才繃直了脊背坐起來。

在罪村里,能夠大半夜點這么多燈的只有秦府!

馬車加快速度,很快就拐上了進村的那口路,村里正要睡下的白一堂眼睛唰的一下睜開,跳起來抓起墻上掛的弓和箭簍就閃身出去……

白一堂的身影如鬼魅般閃到村口的大樹上,搭弓拉弦,目光炯炯的注視著漸行漸近的馬車,待看清車上的倆小孩白一堂才撇了撇嘴,正要收起弓箭下樹,眼睛突然轉了轉,弓上的箭便彎了一下離弦而去……

黎寶璐正全神貫注的趕著馬車,突然聽到破風聲,她面色一變,來不及多想,轉身抱住顧景云就往車下跳,幾乎不帶停頓的就往旁邊樹林里跑,一下就沒了人影。

徒弟動作太快,讓正揚手與他們打招呼的白一堂僵在當場,他尷尬的摸摸鼻子,跳下樹枝落在車轅上,駕著馬車往村里去。

他只是想試試徒弟的反應能力而已。

察覺到不對,抱了顧景云回身的黎寶璐看到車上的師父不由抽了抽嘴角,“師父,您差點嚇死我。”

白一堂掀了掀眼皮道:“出門一趟膽子倒變小了。”

黎寶璐嘟了嘟嘴,但她更著急知道秦家的狀況,“師父,我舅母好嗎?”

“好得很,”白一堂道:“今兒中午才給你們添了個表妹。”

顧景云懸著的心這才放下,高興的拉著黎寶璐的手道:“我們回家。”

黎寶璐約她師父,“師父我們回家吧,徒兒給你帶了許多好東西呢。”

白一堂掀了掀眼皮道:“我要睡覺,好東西留著吧,你什么時候有空了再給我送。”

說罷將韁繩扔她懷里走了。。

黎寶璐眨眨眼,扭頭看顧景云,“師父好像吃醋了。”

“沒關系,明兒我跟你上門去幫他收拾屋子,我們先回去看舅母。”顧景云心急的拉著黎寶璐爬上馬車。

秦府里一片安靜,大家守著何子佩一天一夜都累得很了,除了怎么看閨女都看不厭煩的秦信芳外都睡熟了。

顧景云也猜到了這個情況,因此讓黎寶璐跳進院子開門,他們自己就把馬車給弄進家里,然后把門一關,雙雙跑到主院去看剛出生的寶貝。

看到突然出現的倆小孩,秦信芳嚇了一跳,差點就摔在他閨女身上了。

他瞪著眼睛,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看了眼內室,壓低聲音問道:“你們怎么回來了?”

顧景云不答,湊上去看小床上的小嬰兒,眼睛亮閃閃的問道:“幾時出生的?”

待看清小床上的嬰兒模樣,他不由皺了皺眉道:“怎么這么丑,以后嫁不出去怎么辦?”

“胡說什么,”秦信芳瞪他,“小孩子都長這樣,你小時候比她還丑呢。”

顧景云不信,看向黎寶璐,“你小時候也那么丑嗎?”

“不,我小時候特漂亮。”黎寶璐斬釘截鐵的道。

秦信芳就點了一下她的額頭,“調皮,你一出生就記事了?”

“是景云哥哥問我的。”黎寶璐捂著額頭道。

顧景云也知道自己問了蠢問題,轉移開話題道:“舅母怎么樣了?”

“她睡著了,你們明兒再來見她吧,”秦信芳見倆人風塵仆仆的,知道他們連夜趕回來肯定也累了,就低聲道:“廚房里有熱水,也有熱的飯菜,你們洗漱一下便吃些東西休息吧,明兒再見過你們母親和舅母。”

知道舅母和孩子平安,倆人一顆心都放下,也甚覺疲憊,看了嬰兒一眼便朝廚房去。

倆人的房間一直有人收拾,也****通風,不拎包都能入住,方便得很。

小兩口洗澡完隨便扒拉了兩口飯就爬上床睡了。

自顧景云開始心慌時他們便沒怎么睡覺了,十來歲的身體熬了一天一夜早累壞了。

小兩口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一出門就對上了秦文茵溫柔帶笑的眼睛。

黎寶璐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跟她打招呼,“娘。”

昨晚飯菜是在顧景云的屋里吃的,倆人習慣性的爬上一張床睡了,黎寶璐醒來才發覺不妥。

這已經不是外面了,顧景云并不用她再貼身保護,所以他們大可不必睡在一屋。

秦文茵卻好像沒看出她的尷尬,而是笑著沖她招手道:“快來幫忙,你舅母肚子餓了,來給我打下手。”

黎寶璐忙跟著她去廚房。

何子佩已經吃第二頓了,秦文茵從魚缸里撈了兩條鯽魚,笨手笨腳的殺了魚后放了鹽腌好,轉身去拿豆腐,見黎寶璐愣愣的在一旁站著,便笑問,“怎么了,快去生火呀。”

“啊?哦。”黎寶璐跑去生火,目光卻一直隨著秦文茵轉。

不過八個多月不見,秦文茵卻變了很多。

以前,她三天兩頭的吃藥,就算身體好些也只能在院子里轉轉,連門都不敢出的,更別說下廚了。

可是現在她面色紅潤了很多,雖然依然不熟練,卻會抓魚,殺魚,擼起袖子細心的幫秦舅母燉下奶的菜。

“娘,王太醫給您看過身體嗎?”

“看過了,”秦文茵柔聲道:“他說只要好好調理便問題不大,你和景云都不用操心家里,有你舅舅和舅母在呢,你們出門在外才更要盡心些,吃的,用的都別省……”

秦文茵的脾氣向來很好,對黎寶璐這個兒媳更是當女兒一樣看待的,細細的叮囑一番后便問起他們這次出行的情況。

黎寶璐就挑了些有趣的見聞與她說了,還有些風俗風景。

秦文茵心向往之,“以前在書院讀書時曾與同窗說要游遍名山大川,將沿途風俗見聞記下刊印出本,這才不枉來世間一遭,可惜紅塵多束縛,到底不成行。你和景云有此機會,當惜之。”

黎寶璐狠狠地點頭,“我們聽說西域要浸之不沉的湖水,海里有形如大廈,鼻能噴水的大魚……景云哥哥說若有機會,該每一個都去看看才好。”

秦文茵看著朝氣勃勃的少女,微微點頭道:“人生苦短,你們想去便去吧。”

“那也得等舅舅平反后再說。”

秦文茵的動作一頓,低聲問道:“這事……你們運作得如何了?”

“景云哥哥見過了太子和太孫,他現在已有了思緒,娘不必擔心,既然已經找到了門路,剩余的不過是時間問題。”

秦文茵暗暗點頭,“那就好。”

可心里依然擔憂,她怕的就是一個時間。

妞妞已經出生,總不能讓她在瓊州長大吧?

要是十多年都平反不了,難道妞妞也要入罪籍,在瓊州出嫁嗎?

秦文茵看著黎寶璐若有所思起來。

黎寶璐幫著秦文茵快手快腳的做好了鯽魚豆腐湯,又給家里人做了午飯,這才端著飯菜去大堂。

顧景云已經坐在大堂里與王太醫見禮了,見到王太醫他的第一句話便是,“多謝王太醫照顧家舅母,只是我表妹和舅母身體還稍弱,不知王太醫可多能停留幾個月?”

王太醫扶著顧景云的手便是一僵。

幾個月是幾個月?他可已經在這兒呆了兩個多月了。

王太醫忙轉頭去看秦信芳,誰知秦信芳和他外甥一樣厚臉皮,滿臉感激的拱著手道:“如此多謝王太醫了。”

王太醫抽著臉皮想他,他有答應嗎?

王太醫還想借閱黎博的手書,沉吟了一下道:“我畢竟不好離開太久,不然宮里沒法交代,但小姐剛出生,的確還需要觀察一段,這樣吧,我在這兒呆到小姐滿月如何?”

“滿月還是不保險,留到百日吧。”顧景云道:“彼時您回到京城太子妃肚子也才七個月,正是時候。”

“不行,七月的孩子都能成活了,我最多只能留到滿月。”

倆人討價還價,王太醫是真的不能多留,他私自離京畢竟是一條欺君大罪,哪里敢多留,倆人討論到最后,王太醫答應留到孩子滿月,并會把徒弟留下照顧孩子直到百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