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挖坑

這是太子和四皇子第一次共事,太子主要負責出宮的行程及節目,而四皇子負責皇帝的安全。

這對太子府很不利。

皇帝不信任太子由來已久,這次出宮沒有危險還好,一旦發生些什么很容易就會聯想到太子身上。

何況負責安全的還是四皇子,想要栽贓陷害太子不要太容易。

即使四皇子會因保護不力被問罪,那也有他們太子府吸引皇帝的火力,因此這個任務對太子府來說完全是吃力不討好。

太子府的幕僚想不出辦法推拒,李安只能來找顧景云,他一向有急智,說不定他有什么辦法呢?

“沒有辦法推拒,只能接受,可順其自然,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顧景云看了李安一眼,意味深長的道:“也可以順水推舟,讓四皇子的陷害成真。”

李安臉色一變,目光凌厲的看向顧景云,冷聲道:“景云慎言,你要不愿出主意直言便是,何故還要挑撥陷害我們?”

顧景云淡淡的道:“我是否真心你難道不知?我全家性命皆系于太子府,若論世上誰最不希望太子府出事,除了太子府的人,便是我了。”

李安面色稍霽,顧景云繼續道:“事情并沒有你們想的那么復雜,事若敗,不過是跟四皇子爭論是太子府出手陷害四皇子,還是四皇子出手陷害太子府,這樣的辯論你們不是常做嗎,時間不僅長,最后還都會不了了之。”

“事若成,”顧景云一笑,“那更簡單了,太子殿下是儲君,由他即位名正言順,你們手上只要有一定的兵權,四皇子根本奈何不了你們。”

這樣的大逆不道,讓出自皇家,從小生活在廝殺里的李安也很不安。

這人說弒君造反好似在說晚飯一般隨意,實在是太猖狂了。

顧景云回視李安半響,突然一笑道:“我與你開玩笑的,當真了嗎?我知道太子府自開平一案后就不掌兵權了,此時貿然出手只有死的份兒。”

李安呼出一口氣,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這樣的話也是能拿來開玩笑的?”

顧景云便嘆氣道:“沒辦法,你突然向我問計,而我實在答不出,只好胡謅一番了。”

李安起身,“我再去問問幾位大人,說不定他們有什么好辦法。”

他走到門口又停下,微微扭頭對顧景云道:“這樣的話不要再說了,對再親的人也該慎言。”

顧景云不在意的點頭,“太孫放心,我又不傻,不會在外人面前說的。”

李安苦笑,這是把他當自己人了嗎?

可他們也才相處多久呀,即使利益一致,他也是皇族,當著他的面鼓動他弒君造反,不怕他以后上位了把他滅口嗎?

李安心中一邊感嘆顧景云還是太小,一邊往外走。

顧景云目送他離開,臉上淡淡的笑容這才慢慢收起來。

黎寶璐端了一盆水果進來,好奇的問道:“李安怎么就走了,我剛洗好水果呢。”

“有急事便走了,”顧景云目光淡淡的看著他離開的方向惋惜道:“可惜了這個好主意,不過來日方長,只要他將今日的話聽進去了就行。”

黎寶璐看他臉上的表情,糾結了片刻還是問道:“你給李安挖坑了?他可是太孫,別最后把你自個給埋了。”

“沒關系,”顧景云不在意的道:“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再趁著土未埋上時爬出來,關鍵是現在得先把要埋的人埋了。”

比如宮里那個遲遲不死的皇帝。

皇帝并不知道宮外有一人正致力于把他弄死,給太子和四皇子找了事做后便把禁衛軍統領找來,道:“重陽出宮的安全你多用些心,別讓不該出現的人插進去。”

禁衛軍統領聞言應下,看來皇帝也不是很信任四皇子嘛,之前那么寵四皇子難道全是表象?

果然皇家的人都是變態。

為了四皇子皇帝把太子往泥里踩,現在卻又防備四皇子,簡直是吃飽了沒事干。

四皇子接到任務后的確把目光從喬棟梁身上移開了,開始認認真真勤勤懇懇的準備皇帝出宮事宜。

他不是不想趁機陷害太子,然而他不敢。

父皇最近好像開始疑心他了,他可不敢用刺殺這種挑戰他底線的事來挑撥他和太子。

相反,為了把事情辦得漂亮點,四皇子決定要把皇帝身邊圍得跟鐵桶似的,絕對不能出丁點事。

顧景云不知自己的挑撥完全落空,此時他正接待前來拜訪的鄭旭。

現在京城的雨不僅聽了,水災也得到了控制,在京城的水逐漸排盡后又逐漸熱鬧起來。

這次水災直接把中秋的一切活動全沖沒了,造成了百姓巨大的經濟損失,如今京城漸漸恢復生氣,即使中秋已過,大家依然熱情滿滿的把家里制作的花燈擺出來,希望能賺回一些。

鄭旭這次上門便給顧景云送了兩盞漂亮的花燈,還有八盒各色月餅點心。

顧景云很高興的將鄭旭往堂屋引,路過黎寶璐時還對她興奮的道:“鄭公子來了,你去沏杯好茶。”

顧景云的茶是李安送的,的確是上好的茶,他可舍不得給客人用,大部分都是留下給秦舅舅寄去。

秦信芳有多愛茶,從他念叨的頻率便能看出。

所以好茶顧景云和黎寶璐一律不舍得用。

此時聽顧景云這么說,黎寶璐便抽著嘴角去廚房沏了杯他們從茶鋪買來的茶葉。

路過書房時,黎寶璐便進去將今天早上施瑋送來的盒子打開,將里面的紙張散開擺在書桌上。

顧景云把她支開就是讓她來做這事的,說來也是他們運氣好,鄭旭上門前的半個時辰,施瑋派了個家丁送來一個盒子,里面便是顧樂康送去的試卷謄抄本。

據說大雨一停施瑋就親自上門去和顧樂康討要,這幾天的功夫,謄抄本已經在與施瑋交情好的同窗間傳開了。

估計施瑋也覺得直接復印傳播開來針對性太強,若是手抄傳播就好找借口多。

他可以解釋說他只交給了幾個親朋好友及這次去護國寺的同窗,至于他們又給了幾個親朋好友便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施瑋還好,他的傳播只在清溪書院內,顧景云卻是打算將試卷傳到松山書院,甚至是更廣的地方的。

鄭旭有意拉攏顧景云,顧景云有心算計鄭旭,倆人相談甚歡,很快就從普通的寒暄上升到詩詞歌賦和經史子集。

顧景云特意與鄭旭爭執起來,倆人便轉移陣地到書房找史書為自己的論點找論據。

顧景云引著鄭旭進入書房,一進門便直奔書桌,在桌上翻了翻,沒找到書便皺著眉頭道:“奇怪,前兒我明明把書放在這兒,怎么不見了?”

有書才怪,他們統共在書店買了沒幾本書,其中大部分還是史書及雜書。

但鄭旭不知呀,還非常熱心的上前幫忙找,見他桌上亂糟糟的,便抽了抽嘴角道:“顧兄弟,你這書桌真是有夠亂的,也不收拾嗎?”

說著伸手幫他把桌上散著的紙張收起,無意識的瞥了一眼紙上的內容,收著收著鄭旭便不動了,他瞪大了眼睛驚喜的問道:“顧兄弟,你這些題目是何人給你出的?竟很切合這幾年的鄉試。”

作為明年要參加鄉試的松山書院高材生,鄭旭每旬都要做題,因此對這些題目熟悉得很,這完全就是照著鄉試的題目模擬而出,最妙的是出的很有新意,且又切合如今最熱門的幾個考官的愛好。

一看就是押題。

只有師長和父兄才會這樣盡心盡力,鄭旭懷疑顧景云身世也不簡單,不然哪來的這些題目?

念頭才閃過,顧景云便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紙張淡淡的“哦”了一聲,“這是施兄給的,他們跟顧大儒的學生顧樂康做交易換來的,因當時我在場,施兄便給我送了一份。”

鄭旭:“……”

顧景云見他手不是手,腳不是腳的不知該如何放,便道:“你要是喜歡便看一看吧,回頭你謄抄一份帶走也行。”

鄭旭:“……”

鄭旭沉默半響才咽了口水道:“你真愿意?”

顧景云迷茫的道:“不就是幾套試卷嗎,為何不愿?我又不會少塊肉。”

“那顧樂康和施瑋不會怪你嗎?”

顧景云便笑道:“顧樂康且不說,愿賭服輸,施兄既把東西送給了我便是我的東西,他又不要求我保密,我將他送給自己認為可交的朋友有何不對?”

鄭旭點點頭,“你說的有理,那我卻之不恭了,這就抄錄一份。”

鄭旭也并不是非顧大儒的試卷不可,然而有總比沒有要強。

顧大儒名聲很盛,他收了十九個學生,個個都考中了進士,而且成績都很不錯,是當下最有名的老師之一。

當年就連太子都去請他教太孫呢,可見他的能力。

而且鄭旭看了一下題目,出的的確是好。

鄭旭心中閃過各種念頭,抬頭見顧景云很不在意的在屋里繼續轉著找書,心中不由一動,問道:“顧兄弟,我要是把試卷給我親友觀看,你是否介意?”

顧景云愣愣的抬頭,反應過來后搖頭道:“鄭公子抄錄了去便是鄭公子的了,我為何要介意?”

鄭旭更加高興,興奮地道:“顧兄弟放心,我不白占你便宜,回頭我就把我們書院這一年給我們出的題目給你抄錄一份,你也練習一下,回頭把寫好的文章給我,我幫你給我們先生看看。”

顧景云勾唇一笑道:“如此多謝鄭公子了。”

“哎呀,還叫什么鄭公子,咱倆這交情,你要不介意便叫我鄭大哥吧,我好歹比你年長幾歲……”

鄭旭覺得顧景云很夠義氣,迅速的將他引為知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