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再遇

因為顧景云高冷,有的學生不敢與他搭話,就把目標放在了看上去很好說話的小黑妞身上。

“小姑娘,你這背簍里背的是什么?”

“點心和水。”

“不止吧,我看到有個小包袱,里面是不是換洗的衣服?”在場的誰出門不帶兩套以防萬一?這倒也沒什么不能說的,所以黎寶璐點頭。

“那再下面呢?我好像看到了木頭。”這位顯然眼睛特尖。

黎寶璐挑了挑眉,從背簍里把弓弩給拿出來。

學生們驚訝,“你們拿這東西來干嘛?青峰整座山都屬于護國寺,是不得殺生的。”

“哦,”黎寶璐淡淡的道:“這東西不是拿來殺畜生的,是拿來殺人的。”

學生們聞言哈哈大笑起來,樂道:“小姑娘你真有趣,難怪你家公子不帶書童小廝卻讓你一個丫頭跟著。”

黎寶璐一臉呆滯,“我就這么像丫頭嗎?”

“你這么黑,不是丫頭是什么?”學生們含笑問道。

“她是我夫人。”顧景云在一旁好心的插嘴道。

眾人:……

包廂里安靜了半響,大家確認顧景云不是開玩笑后才呵呵的揮著爪子重新和黎寶璐打招呼,“原來是弟妹啊……”

心中淚流滿面,他們年紀比他還大,卻連個未婚妻都木有,人家就成親了。

不過大家看黎寶璐還梳著小姑娘的發型,便知道他們只是成親,并未圓房。

這樣的事在大楚并不少見,各種原因都有,其中最普遍的便是沖喜和童養媳,只不知顧景云屬于哪一種?

大家雖好奇,卻也知道這是別人的隱私,打趣了倆人幾句便轉移開話題。

如今大楚雖對已婚女子束縛較輕,但他們也不好拿一女子取笑。

黎寶璐渾然不覺大家都顧忌,坐在顧景云身邊眼睛發亮的等待上菜。

施瑋正向顧景云打探他的來歷,家庭情況和師從,最重要的是問他可有意加入到清溪書院這一大家庭來。

顧景云則是趁機了解清溪書院,他從舅舅那里知道的是十幾年前的清溪書院,與現在大有不同。

倆人都有意打探,因此相談甚歡。

知道顧景云是瓊州人,施瑋又驚又喜,驚的是果然人外有人,瓊州在京城人眼中就是蠻夷之地,但一窮山惡水的地方卻出了顧景云這樣的人才,更何況其他地方?

不知道還藏了多少人杰。

喜的是顧景云從瓊州而來,那他肯定沒加入任何書院,以他的能力加入清溪書院妥妥的,施瑋熱情相邀,“顧兄弟可有意在京城讀書?我清溪書院是京城第一大書院,連國子監都比不上的,你若有意我可為你引薦我們書院的先生,只需通過考試便能入學。”

黎寶璐從食物中抬起頭,“咦,第一書院不是松山書院嗎?”

施瑋臉色漲紅,怒道:“是不是松山書院的那些人說的?弟妹你可不能聽他們胡咧咧,我清溪書院自從創辦以來便吧啦吧啦……”

清溪書院的學生們全都漲紅了臉狠狠地點頭,雙眼兇狠的盯著黎寶璐道:“弟妹,你才來京城不知道松山書院那些人有多無恥吧啦吧啦……”

黎寶璐:“果然,傳說松山書院和清溪書院積怨已久是真的。”

施瑋:“胡說,我們清溪書院心胸猶如大海可納百川,怎會和一區區松山書院計較?”

眾學生狂點頭,“是啊,是啊。”

顧景云輕笑一聲,問道:“做清溪書院的學生要考試,那要做清溪書院的先生呢?”

“自然也要考試,”施瑋想也不想道:“還須通過山長等人的考核才能在清溪書院任教,如今想進入清溪書院,非舉人不可。”

顧景云頷首。

“怎么樣,顧兄弟想不想入我們清溪書院?”

“明年過后與你答案。”

施瑋一愣,問道:“為何要明年?”

“我要先回廣州府參加鄉試,自然要明年之后。”

施瑋一驚,“你已經是秀才了?”

顧景云點頭。

施瑋便感嘆道:“果然少年多英才,也好,為兄便先預祝顧兄弟馬到成功。”

顧景云舉起茶杯敬回。

施瑋強調道:“顧兄弟,不管你最后加不加入清溪書院都務必要告訴我一聲,你要是加入了松山書院,更一定要通知我一聲。”下次見面好提防。

顧景云點頭應下,“施兄放心,不論我決定如何都會告訴你一聲的。”

施瑋滿意了,同桌的清溪書院學生們也滿意了,大家又高高興興地吃吃喝喝起來,從人生理想聊到了詩詞歌賦,又從詩詞歌賦聊到了歷史天文,于是有人幸災樂禍地道:“欽天監昨夜突然造訪內閣,通知說京城這幾天會有雷暴雨,要內閣通知順天府檢查排水道及檢修房屋,城外鄴山一帶還可能發生滑坡與泥石流,我今早出門時我爹已經帶著人往城外去附近鄉村通知了。”

“咦,鄴山?今年長楓書院不就選了去鄴山踏青?聽說還要狩獵比賽呢。”

“哈哈哈哈,所以我才覺得樂啊,這下子長楓書院的人要被困在鄴山,只怕整個中秋的宴會他們都沒法參加了。”

屋里其他人一聽也樂了,紛紛問道:“確定京城會下雷暴雨嗎,別欽天監又預告不準。”

“不會,不會,這次欽天監監正親自出面,還與內閣立下了軍令狀,不然順天府也不敢這么大動作,若是最后無事,豈不是變成了擾民?監正說此次天象明顯,不僅這幾日,只怕今年京城一帶的雨水都會多。”

本來還樂呵的施瑋聞言眉頭一皺,“那京城一帶的百姓豈不是要受災?”

“這是避免不了的,我爹現在已經下令府里不準再賣祿米,一律積存下來,到時候是賣是捐都方便。”

其他學生聞言暗自記在心里,回去也要告訴家里大人一聲,要準備災后捐的衣物糧食了。

官員們很少吃朝廷發的祿米,只因祿米多半為陳年舊米,大部分官員都會把祿米賣給糧鋪,碰上災年想要捐款捐物時官員們就會把祿米留下捐出去。

顧景云低頭抿了一口茶,這便是同窗的好處。

信息流通,他們可以比別人更早的做準備,即使他們拿到的不是第一手信息,卻也比別人占據了許多優勢。

若能掌握第一手信息呢?

顧景云垂眸看著手中的茶杯沉思不語。

黎寶璐看了看顧景云,又看了看清溪書院的學生們,決定回去后不僅要囤菜,還要囤糧囤藥草。

嗯,不知道院子的排水口要不要整理一番……

一行人說著話很快便忘了時間,還是兩個小沙彌端了兩盤菊花進來他們才知道已近申時(15點),他們這頓飯吃了一個半時辰。

小沙彌端了菊花來請大家簪花,大家禮讓顧景云,不僅因為他是客人,還因為他年紀最小。

顧景云目光在兩只木盤上一掃,拈了朵雪白的瑤臺玉鳳插在黎寶璐頭上,笑道:“這朵花配你。”

施瑋笑瞇瞇的看著他們秀恩愛,“弟妹也給顧兄弟選一朵?你覺得顧兄弟適合哪種菊花?”

黎寶璐在木盤中挑了挑,最后選了朵紅色花瓣上透著一絲金色的紅袍金帶小心翼翼的插在他頭上。

紅袍金帶是近幾年才培養出來的品種,因為顏色鮮艷喜慶廣受京城人民的喜愛,加上它的名字寓意好,要參加科舉的書生們尤其愛它。

但在施瑋等人眼中,這朵花有些俗了。

所以眾人一愣便笑著打趣道:“看來弟妹是要預祝顧兄弟高中呀。”

“不是,”黎寶璐道:“紅色和金色都代表陽光和活潑,我希望他的人生充滿陽光,每時每刻都快快樂樂的。”

顧景云垂下眼眸沉默片刻,而后抬頭對她笑道:“如你所愿。”

眾人被倆人閃瞎了眼,再去看顧景云頭上的菊花時目光就變了,施瑋拍著顧景云的肩膀感嘆道:“景云真是幸運啊。”

眾人齊齊點頭,難怪爬上踏青這樣的事也要隨身帶著小妻子,還真是恩愛啊。

眾人被秀得一臉血,正要繼續打趣他們,門口就被“砰”的一聲撞開,大家一驚,紛紛扭頭看向門口。

黎寶璐早已站在了顧景云身邊,一只手緊緊地握住他的,腳步輕轉,隨時準備沖出去。

待看清門外的人時,黎寶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覺得這群書生事兒好多。

她松開顧景云的手站在一邊看熱鬧。

顧景云也看到了門外的顧樂康,忍不住輕輕揚了一下眉頭,這是他第二次見到這個異母兄弟,而每一次見他都很囂張。

他轉頭去看施瑋,果然見他一張笑臉已經沉下,正譏諷的看著門外的人,“喲,好巧呀,長楓書院的兄臺們前來是有何指教嗎?”

顧樂康上前一步,將踢門的學生遮在身后,他沖施瑋揖了一禮道:“施兄見諒,是劉兄魯莽了,不過他并不是有意的。”

他的目光越過清溪書院的學生看向包廂里面的桌子,笑道,“因天氣炎熱,大家心頭的火氣難免大些,加上知客僧一直不肯說包廂里的人是誰,所以劉兄才沖動的撞開門,還請諸位見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