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裁判

松山書院和清溪書院是老對手了,即使他們曾經擁有同一個山長,因為競爭關系,依然不可避免的成為了仇敵。

他們爭生源,爭贊助,爭各種比賽名次,更要爭科舉的名次,終于什么都爭。

以前,松山書院有皇家撐腰,但清溪書院因為男院與女院廣受歡迎,所以兩方勢均力敵。

現在清溪書院的女院被取消,加之蘭貴妃不喜清溪書院,所以現在略弱于松山書院。

但清溪書院的底蘊在那里,而且士林中不買蘭貴妃帳的比比皆是,所以清溪書院有時也能跳起來壓松山書院一頭。

十次書院大比中,松山書院要是能拿五次魁首,清溪書院就能拿四次,剩下的一次便是兩個書院并列第一。

所以一看兩個巨頭書院的學生又杠上了,菊園里的人立即興奮起來,興高采烈的過來圍觀。

還有來踏青賞花的小姑娘們戴著帷帽遠遠的看著,兩眼放光的看著被圍在中間的青年才俊。

顧景云找了個好位置坐下,倆人遠遠坐著圍觀。

兩個書院的學生都看中了菊園中唯一的亭子,因此約好一起做菊花詩,每人一首,交由別人評論,哪方拿到的好最多便由哪一方用亭子。

顧景云覺得他們好幼稚,黎寶璐卻感嘆,“真是滿滿的青春氣息呀,不過亭子現在不是被人占著嗎,他們贏了后要把亭子里的小姑娘們趕走嗎?”

顧景云一愣,扭頭看了一眼亭子,然后低笑起來,“她們會很樂意讓出亭子的。”

他盤腿坐在石頭上,笑道:“就讓我們來看一看京城才俊們的詩才吧。”

然而他們久久不開始,因為他們找不到可以做評委的人。

現在菊園中的除了他們兩個書院的學生便是其他書院的學生,還有一些太太帶著自家的女兒在此,兩者都不適合做評委。

最后還是一個一身紅的少年受不了兩邊的爭吵,直接跳上石頭振臂高呼,“諸位有誰愿為裁判?不是京城書院的學生,且有一定鑒賞能力的,裁判需八人以上。”

顧景云挑眉,道:“有趣。”

站在石頭上的紅衣少年也一眼就看到了顧景云,沒辦法,他太漂亮了,只是隨意的坐在那里便吸引了一大片的目光,要不是他們這邊鬧騰著,這人必成焦點。

他確信自己從未在京城看到過這號人物。

京城說大卻也小,這樣的人要是在京城他不可能沒聽說過,而且對方一身儒衫,顯然也是讀書人。

紅衣少年直接蹦下石頭走到顧景云跟前,抱拳道:“在下鄭旭,不知兄臺如何稱呼,可愿作我們的裁判。”

“顧景云,愿。”顧景云依然盤腿坐在石頭上對紅衣少年點頭。

眾人見他雖姿容不凡,身上卻是普通的皂白布衣,對他如此簡略的應答略有不滿。

鄭旭卻并不在意,得到他的回答后又游走在人群中找別的裁判。

但既是讀書人,又有鑒賞能力,還不是京城書院學生的人太少了,所以鄭旭找了半天也只找出三人,連顧景云也才四個。

詩詞一類的評選向來是最難的,因此裁判越多越能保證比賽的公平性,雙方之前商定好裁判一定要八人以上的,所以鄭旭有些為難起來。

顧景云單手撐著下巴看熱鬧,黎寶璐就用手指戳了他一下道:“距離午飯時間還有三刻鐘,我們說好了要吃護國寺的素齋的。”

顧景云立即收起閑適的態度,一臉嚴肅的與紅衣少年道:“你們不過是為快速的分出勝負,每人一首詩太慢,而且詩有磅礴婉約之分,也有意境與文采之別,不論以哪一項評品都總會有人不服,而且你們還找不到足夠的裁判。”

“那顧公子以為如何?”

“不如弄個簡單的比試,詩詞接龍,只論急智與文采。”顧景云道:“拿一筒竹簽來,涂紅其中一支,哪一隊抽中了紅簽便為奇數,余下一隊為偶數,按奇偶排好隊后以詠菊為題接龍詩詞,誰若是五息內接不上,所在的隊伍便負一分,以一炷香為限,最后哪一隊的負分最少哪一隊便贏。”

“韻腳如何限定?”

“不限韻腳,只要句子一致被我們四個裁判通過就行。”

這倒是個新玩法,而且有趣得很,別的不說,詩詞接龍一向需要合作,但奇偶為仇敵,可互相為難,這無疑將難度提高了一個檔次。

雖是簡單的詩詞接龍,卻也考驗眾人的急智及積累。

鄭旭問過眾人,大家都沒有意見,有人便問顧景云,“你們裁判通過的標準是什么?”

“其一,它得成詩,其二,它得寫菊。”

這個標準夠簡單,大家都沒有問題,摩拳擦掌的等待開始。

鄭旭與清溪書院為首的施瑋一起找來簽筒,并在眾人的見證下涂紅了一根簽字的底部,然后丟進簽筒里搖亂,這才開始抓簽。

鄭旭今日的運氣格外的好,才抓到第五支便抓出了紅簽子。

他挑唇一笑,直接站在第一位,施瑋也干脆,選了個隊員站在第二位,兩個書院爭了這么多年,雙方都熟的不得了,紛紛都找好了要緊盯的人或排在他下面或插在他上面的站好。

很快,兩隊人便排成一個圈,顧景云從他們那里拿了紙筆交給黎寶璐,道:“為了不讓人懷疑我們的公平性,你將他們作的詩詞記下來。”

另一個裁判見大家都準備好了,便點上香,比試正式開始。

鄭旭抿嘴一笑,道:“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

站在他下首的清溪書院才俊沉思片刻便接道:“愿泛金鸚鵡,升君白玉堂。”

……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泛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

“……”松山書院學生甲張了張嘴,憋了半響支吾道:“菊,菊在……”

“時間過,松山書院負一分,下一人繼續。”顧景云冷冷的打斷他的思路。

學生甲苦惱的皺著眉頭,眼巴巴的看著眾人。

松山書院出現了第一個負分,局勢開始空前緊張起來。

輪了三圈后,香逐漸燃盡,顧景云抿了抿嘴,他肚子已經有些餓了。

幾乎在香燃盡的那一刻,顧景云便抬起眼眸道:“時間已到,清溪書院負分八,松山書院負分六,松山書院勝出。”

坐在顧景云身邊的裁判正手忙腳亂的統計結果就聽到顧景云的宣判,一時有些尷尬。

顧景云轉頭對與他同坐的裁判們微微點頭,道:“云還有事,先行一步了。”

黎寶璐將寫好的詩詞整理好了同樣交給裁判們,笑吟吟的道:“這個是記錄,若有疑問可翻看,其中有些句子很有意思,與大家同樂。”

匆忙之下做出的詩句有驚才絕艷的,自然也有文采平平和搞笑的。

因為一開始的要求就不高,所以只要符合他的兩個條件,顧景云一律通過,所以此時上面有很多有趣的詩句。

鄭旭和施瑋見顧景云要走,連忙過來,“顧兄弟,你怎么就要走了,你幫我們主持了一場比賽,我們怎么也要謝你。”

顧景云不在意的搖手道:“我要去吃素齋,你們自己玩吧。”

施瑋一笑道:“護國寺的素齋的確很有名,但沒有預約是很難吃到大師手藝的,正巧我來時多預訂了幾桌,不如留下與我們同樂?”

顧景云微微蹙眉,施瑋繼續笑道:“我還點了護國寺最有名的素雞和千手佛,味道堪稱一絕,護國寺每日只做八份,據說現在排隊已經排到了十一月了。”

顧景云立即道:“好。”

慢了一步的鄭旭忙道:“可不能讓施兄獨專,顧兄弟是我請來的,合該我招待才是,我這兒也訂了素齋,雖沒有素雞和千手佛,菜色也不錯……”

施瑋瞥了他一眼道:“鄭兄想請顧兄弟事后再請便是,何必非要在今日?顧兄弟已應承我了,鄭兄這時候強拉了他去,不是害顧兄弟毀約嗎?”

眼見著二人又要吵起來,黎寶璐站在后面用手指捅了捅顧景云,顧景云面無異色的道:“鄭公子,若有機會我們過幾日再會。”

黎寶璐并沒有遮掩自己的動作,因此鄭旭和施瑋都看到了,倆人這才正視顧景云身后的小黑妞。

鄭旭想了想點頭道:“既如此顧兄弟不如留下地址,明日我親上門拜訪。”

這次比賽多虧了顧景云,他雖說一共找了四個裁判,但其實頂用的就顧景云一個,何況從這短短的一炷香來看,顧景云能力不弱,也很有才華,這樣的人不拉進書院為書院的科舉錄取率做貢獻實在是太浪費了。

只可惜他慢了一步,讓清溪書院搶先了,不過沒關系,在科舉上,松山書院比清溪書院更有優勢,顧景云只要不傻就知道該選哪一個書院。

施瑋心滿意足的請到客人,清溪書院的人一擁而上直接把顧景云和黎寶璐往偏殿里帶。

那里就是吃素齋的地方,施瑋一共訂了兩桌,正好占了一個大包廂。

大家都領會到了施瑋的意圖,顧景云不屬于京城任何一個書院,那么他們就可以把人拉到他們書院來,為清溪書院未來的科舉錄取率貢獻一份力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