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失望

顧景云和黎寶璐特意挑了個時間去狀元樓圍觀顧懷瑾。

顧景云看過顧懷瑾的畫像,應該說需要他見到必須認出的人的畫像他都見過,雖然是十幾年前的模樣。

舅舅畫的顧懷瑾是十四年前的顧懷瑾,畫像上的他目光灼灼,玉樹臨風,看過畫像的人都會覺得他是個可堪造就的青年才俊,即便是舅舅對他心有成見,也并沒有丑化他。

今日,顧景云便靠坐在狀元樓的二樓包廂里,居高臨下的看到了真人。

顧懷瑾不過三十八歲,正是年富力強之時,此時他一襲白衣從馬車上下來,抬起頭來對站在酒樓門前的學子們溫潤的一笑,脾氣溫和的被人引進酒樓。

顧景云目光復雜的注視他走進酒樓,這才垂下眼眸端起手中的茶喝了一口。

“你跟他一點也不像,”黎寶璐誠實道:“除了喜歡穿白衣服這一點。”

顧景云有潔癖,因此喜歡穿皂白色的衣服,黎寶璐每天洗衣服都洗到手疼。

“我們是父子嘛,為了維持這一個相同點,看來我得多穿白衣。”

黎寶璐沖他瞪眼。

顧景云便拉了她起身道:“走,去看看我們的顧探花來狀元樓干什么。”

顧懷瑾來狀元樓是談詩作賦的。而且他是探花,又一直在翰林院任職,學識不要太豐富,不僅可以幫這里的學生解答一些問題,還能幫他們批閱文章。

因為顧懷瑾的平易近人,他在狀元樓很受歡迎,他來這里從不需要花錢,都有學生搶著為他結賬,更有的人準備了不菲的禮物只為得他一句指點。

顧樂康在讀書人中如此受歡迎不僅因為他的家世,他的聰明,還因為他有一個好為人師的父親。

顧景云站在二樓看著顧懷瑾被人眾星捧月一般圍在中間,不少人拿了文章或詩詞正在請教他。

顧懷瑾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周圍嘈雜的聲音,脾氣好好的接過學子的文章,細細的品讀后點評一二,有的甚至還能給出指導意見。

看了半天,不僅顧景云,就是黎寶璐也發現了不對,她道:“他很享受。”

顧景云微微歪了歪頭,代入了一下,他雖然不反感別人請教他問題,但如果場面如此嘈雜無序他一定會惱的,更何況,為人解答問題有什么享受的?

還不如自己跟自己手談一局來得有趣。

“他享受被人需要,被人崇敬的感覺!”黎寶璐下結論道。

顧景云聞言一怔,半響才嗤笑一聲,眼中閃著寒光道:“愚蠢之極,如果他沒有那么對待母親,他何至于落到這個地步?”

說罷他轉身就下樓,這樣一個需要人恭維才能找到自身價值的人他何須如此小心翼翼的去提防?

顧景云悲憤且惱怒,他不再躲藏遮掩,直接挾裹著怒氣下樓。

黎寶璐連忙跟上,到了一樓直接把一塊銀子塞進小二懷里,也來不及找錢,直接追上顧景云,一把握住他的手。

顧懷瑾正好轉頭看向這邊,瞄到顧景云的側臉及身姿,目光不由微微一頓,再要認真的去看時人已經出了酒樓,而身邊的學子還在等他的點評,顧懷瑾忙收起心思,轉頭對學子一笑,收斂心神看起文章來。

顧景云緊抿嘴角,眼中冒著火,因為惱怒,他的步伐不由加快,手還緊緊地抓著黎寶璐的。

黎寶璐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邊,即使手被掐得生疼她也未發一言,直陪著他往前走。

顧景云走了半天,怒氣漸漸消散,這才感覺到疲累,黎寶璐忙扶住他,輕聲道:“我們回家吧。”

半響顧景云才輕應了一聲,讓黎寶璐扶著他往前走。

回到家黎寶璐就立即磨了杏仁給他泡茶,顧景云坐在窗邊看著外面要落山的夕陽道:“其實我寧愿他厲害能干些,即使我們注定是敵人,我也不愿意他如此不堪和愚蠢,那是我的生父啊!”

黎寶璐搬了椅子靠在窗口上歪頭看他,她知道他只是要個信得過的人聽他說話。

“曾外祖是三朝元老,又曾是四大托孤大臣之一,朝中故舊遍地,后來為了不阻擋舅舅的前程,曾外祖才告老,如今朝中為官超過二十年的皆是曾外祖的門生故舊,那些告老退休的官員多半在曾外祖手下做過,這些都是秦家的人脈!外公雖不出仕,卻是松山書院的先生,后來更是當了山長,就連國子監都要聘請外公去做教授,他的學生遍布朝野,更不用說他自己收的十二個弟子,他們哪一個是等閑之輩?”顧景云譏笑道:“他以為舅舅獲罪秦家便倒了嗎?秦家的底蘊人脈,外公的學生故舊是救不出舅舅來,但想要提拔一人或打壓一人卻是再簡單不過。”

顧景云眼中閃著光芒道:“讓他永遠呆在翰林院做一五品修撰也不過是舅舅一封信的事。你看,即便舅舅流放到了瓊州,依然可以控制他的命運,而他卻只能到狀元樓那些學子身上找成就感。”

黎寶璐無言。

顧景云卻是有些傷心的,不是傷心顧懷瑾對他的絕情,也不是傷心舅舅對父親的算計,而是傷心于他的父親竟然這么愚蠢。

這么多年了,難道他都沒有看出貓膩嗎?竟然還敢在翰林院帶著。

前翰林院掌管學士是陳同的父親,而陳同是舅舅的同窗好友,而現任翰林院掌管學士則是外公的學生,乃寒門出身,他能一直在松山書院讀書全賴外公的支援,除此外,還有翰林院侍講學士,顧懷瑾的頂頭上司黃維,他是舅舅的同科,當年上京趕考時與舅舅一見如故,直到殿試結束被授予官職,他一直住在秦家。

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想出人頭地,顧懷瑾對自己是多自信?

或是說,他是有多蠢才沒發現這一點?

顧景云要是他,為了擺脫秦家的控制只能放棄翰林的職務,要么謀求外放,要么就棄筆從戎。

可十四年了,他竟然還在翰林院做一五品修撰。

顧景云慶幸他的敵人足夠弱小后便是復雜的惱恨交加。

難怪舅舅只擔心顧家利用身份壓他,并不擔心顧家的其他手段。

顧景云心里難受了一下便放開了,顧懷瑾于他不過是個有血緣的陌生人,想到瓊州即將出生的表弟表妹,他立即振作起來,“等我傷好一點我就去見李安。”

“你要幫他奪位嗎?”

顧景云輕點了一下頭,輕聲道:“這是目前來說最快的平反途徑。”

“可皇帝還活著呢,誰知道太子他們什么時候才能贏?”

“皇帝都快六十了……”何況事在人為,他不介意鼓動李安起兵逼宮,只要能讓太子或李安當皇帝就行,不過這樣兇殘的事就不要告訴寶璐了。

“那也拿不準,萬一他就能活到七八十呢?”黎寶璐覺得寄希望于讓皇帝自己死,還不如他們弄死他呢。

比如三天兩頭的氣他吐口血,或是效仿李世民來個玄武門之變什么的也可以呀。

黎寶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顧景云,到底沒敢把這么大逆不道的方法告訴他,免得教壞小朋友。

小兩口同時沉默,齊齊趴在窗口上看著夕陽落下,月亮慢慢顯露出來……

顧景云還沒去找李安,李安便找來了。

他阿爹,太子殿下想見見顧景云。

而且他也想跟顧景云進一步合作,他們接觸的這段時間相處得還算愉快,這孩子雖然一副驕傲的模樣,卻并不自大,且刀子嘴豆腐心,他最喜歡逗他了。

所以他來問顧景云愿不愿意跟他干。

顧景云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不想做幕僚。”

李安笑問,“那你想做什么?”

“我還沒想到,不如我們就暫定為合作關系吧。”顧景云道:“要出仕,我并不需要從龍之功,我可以科舉后慢慢的往上爬,我急切的是為我舅舅平反之事,而你要保證太子府的繼承地位,這兩者是相通的,你只要答應我有能力后立即為我舅舅平反,讓他們回京就行。”

李安正色道:“便是你不提我們也會這么做,秦先生是在我們受過。”

“那我們就為保證太子府的繼承權而努力吧,”顧景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杏仁茶,道:“你們現在最強大的敵人便是皇帝,其次是四皇子……”

顧景云從不覺得四皇子是太子府的最大敵人,雖然讓太子府一落千丈的原因是四皇子和蘭貴妃的陷害,但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落到這種地步,歸根結底還是因為皇帝。

所以他們最大的敵人是皇帝!

是他的偏心,是他的長壽!

顧景云當然不會讓人家孫子去殺他爺爺,只是告訴他,他要刷皇帝的好感度,扭轉朝臣對皇帝和太子府關系的看法,然后讓皇帝對四皇子的芥蒂更深,徹底斷了四皇子的路……

顧景云沒有皇權的思想,他不敬畏李安,自然也不會去敬畏他視為敵人的皇帝,因此他的主意大多大膽且冒險,但很新奇,效果是分析時就能看到的。

即使知道那樣不對,李安還是忍不住心動了。

黎寶璐坐在門口的臺階上碾核桃和杏仁,顧景云現在不能喝茶,她便碾了核桃杏仁給他煮著當茶喝,營養又健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