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打擾

黎寶璐先去鎮國將軍府韋家。

韋家大門緊閉,兩邊卻立著四個門子,正分坐兩邊聊天,看到一個小姑娘徑直朝他們來,不由起身驅趕,“去,去,去,這不是玩兒的地方。”

黎寶璐停下腳步,道:“我找韋英杰。”

“誰?”門子掏了掏耳朵,瞪大眼睛道:“我們家大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黎寶璐睜著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平靜的看著他,另一個門子心中生疑,忙上前拉住同伴,打量了一下黎寶璐,見她神情雖不卑不亢,卻只著普通的粗布衣裳,既不是丫頭,更不可能是小姐。

他有些拿不準黎寶璐的身份,便問道:“姑娘是哪家的,可有拜帖?要是有我給你送進去。”他若有所指的道:“這大戶人家的規矩,不是你想見便立時能見的,得先遞拜帖,主人家同意后選定了時間再請你來做客……”

“那韋英杰在家嗎?”黎寶璐打斷他的話,一雙眼睛認真的看著他。

門子一滯,不由自主的說了實話,“我家大爺雖在家,但此時并沒有空,姑娘不如先遞拜帖,等我們遞進去后再請你來……”

黎寶璐對他含笑點頭,“多謝大叔,不過不必了。”

人在家就好,只要進去了就能見到人了。

黎寶璐離開大門,轉了半圈找了個好位置便飛躍進去。

鎮國將軍府五進的大宅子,里面點綴著許多小院子,黎寶璐站在屋頂上沉思片刻,便往第三進的后院去。

韋英杰是韋家嫡長孫,地位僅次于他爹,而他又娶了媳婦,九死一生的回到家中,如果不是陪在長輩身邊,那便是陪在他妻子身邊。

黎寶璐飛進第三進,逛了幾個院子后便找到了倚在窗邊跟小妻子談情說愛的韋英杰。

黎寶璐猶豫了半秒鐘,最后還是覺得顧景云交代的任務最重要,因此從屋頂上蹦下來對倆人打招呼,“你們好。”

嚇得韋英杰差點拔刀,等看到站在窗外的黎寶璐,他整張臉都黑了。

昨天中午回到家他便睡了一天一夜,今天日上三竿時才起床,因為是在家里,警覺性降低,誰知道只是跟妻子說兩句話便有一人從天上突然蹦下來。

他還以為是刺客來了呢,差點把手邊的茶杯砸出去然后拔刀有木有?

黎寶璐無視他的黑臉,對他招了招手道:“我相公有話要對你說。”

她扭頭看向一旁目瞪口呆的韋大奶奶,抱歉道:“這位嫂子,我們要借你相公一用,還請你見諒。”

韋大奶奶愣了一下,看了丈夫一眼便起身笑道:“姑娘客氣了,有什么話不如進來說,我去廚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韋英杰對妻子微微點頭,起身將窗戶推到最大,對黎寶璐示意道:“進來吧。”

黎寶璐想了想便一撐窗戶跳進去了,要是走門口肯定驚動下人,到時候又是一陣忙亂,還不知道多耽誤時間呢。

而退出內室的韋大奶奶則趕緊支使開她的兩個貼身丫頭,眼見著她們的身影消失在院門處,韋大奶奶狠狠地松了一口氣。

幸虧今日院里留的下人不多,不然那小姑娘突然出現,事后還不知道有多少流言呢。

韋大奶奶對黎寶璐有些好奇,但她這樣的出場方式讓韋大奶奶覺得他們多半要說什么機密事,聰明人從不會去打探這種機密事,所以韋大奶奶拿了一個馬扎要坐在院子里替他們把風,轉身間,她隱隱約約的聽到丈夫不悅的道:“你就不能走正門嗎,要是嚇壞了我夫人怎么辦?”

“走正門要排隊,你以為我有那么多時間嗎?云哥哥還在等著我呢。”

“對了,你和顧公子可受了傷?那天我們找不到你們,只在林子里發現了些血跡。”

“云哥哥被震傷了,現正在養傷,大夫說他不好常移動,所以只能我來找你,”黎寶璐看向韋英杰,認真的道:“我舅母生產在即,我們需要的太醫什么時候能準備好?”

韋英杰沉默了一下道:“太孫現在皇宮里不好安排……”

黎寶璐靜靜地看著他,韋英杰便輕咳一聲,轉聲道:“不過只要太孫一聲令下,我和陶悟便能把太醫找好,到時候我挑選好護衛送他去瓊州,你們放心,在你舅母懷孕生產前一定能到達瓊州。”

“不是生產前,而是懷孕八個月前,”黎寶璐強調道:“太醫要給我舅母調養至少兩個月。”

韋英杰在黎寶璐的目光迫視下點頭,“好,我一定抓緊時間。”

“一定要擅長婦科和兒科的御醫。”

“好,”韋英杰見她眉頭緊鎖,便道:“你放心,既然殿下答應了你們,那我們一定會做到的。”

“他和彭育傷得很重嗎?”黎寶璐忍不住問道。

韋英杰便嘆氣,“太孫還好,箭先穿過了自清才射向殿下,殿下衣服里又穿了軟甲,那箭雖刺進了胸口,傷口卻并不深,但自清……”

彭育傷的是肩膀,不算要害,但那箭太過霸道,直接穿肩而過,讓他失血過多,現在雖保住了一條命,但還得修養很長一段時間,加上太醫也不能保證傷口不發炎。

算起來,這一次南下彭育最倒霉,每次受傷最重的都是他。

韋英杰偷偷的瞥了一眼黎寶璐,而且路上還總被這對小夫妻虐,真是太可憐了。

黎寶璐也覺得彭育很可憐,主動道:“那幫我和云哥哥與他問聲好,有機會我和云哥哥去看他。”

“你們要是不去他會更開心的……”

黎寶璐直接忽視掉這句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記得給我們找個好太醫,我現在回去準備些藥材,人啟程時通知我們一聲,我把藥材送來。”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你們住哪兒呢?”

黎寶璐就從懷里掏出一張紙來放在他眼下,“記下了嗎?”

韋英杰一點頭黎寶璐就把紙收起來。

韋英杰抽了抽嘴角道:“你們也太小心了,殿下都沒你們這么謹慎。”

“所以你們總是被殺。”

韋英杰:“……”

見黎寶璐要蹦走,韋英杰就幽幽地道:“說到藥材我家庫房里有些補血益氣的好藥材,你們要不要?還有老參,那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黎寶璐又在他對面坐下,問道:“條件。”

“京城現在的局面一半是顧公子讓殿下寫的那封信造成的,殿下現在不方便,我想問問顧公子下一步如何走最好。”

“我幫你轉達。”

韋英杰嘴角微翹,“不僅我家庫房里有好藥,陶家,彭家也有,殿下仁愛,肯定也會給不少好藥材,只是他現在宮里,做什么都不方便……”

“我幫你問他有什么辦法把太孫弄出宮。”

韋英杰滿意了,目送黎寶璐飛遠才起身出去找妻子。

韋大奶奶正拿著針線在院子里做,看到丈夫出來她的目光便看向他身后,疑惑的問,“那小姑娘呢?”

“走了,”韋英杰不在意的道,他拿過妻子手里正在做的帕子,笑道:“這個不錯,做好了給我吧。”

韋大奶奶嗔怪道:“這是女子用的帕子,你怎么好用?我另給你找塊料子做,上面繡上青松如何?”

“好呀,去庫房的時候順便找些藥材出來,回頭我把單子給你。”

“……”一塊帕子而已,誰說她要開庫房了?

不過韋大奶奶也沒分辨,只是問,“是要拿去送人嗎?”

韋英杰微微點頭,“送給一個頂重要的長輩,所以你精心些。”

韋大奶奶便想到了剛才那小姑娘,不過她沒多問,只是微微點頭應下。

韋英杰是李安的貼身侍衛,又與他歷經生死,所以要見到他并不困難。

當天下午他就在東宮見到了李安。

李安傷的不算重,但那箭正對胸口,那是人體最敏感危險的地方之一,要不是有彭育在前面擋著,即便穿了軟甲也會死。

由此可見此次刺殺的勢在必得。

也因此,皇帝更加憐惜他,憐惜到他一再“虛弱”的表示自己沒事,皇帝卻下令讓人看住他,絕不許對方下床,還把太醫院的半數太醫都叫到了東宮候著。

如今滿朝文武沒人敢小瞧了太子府去。

但過猶不及,韋英杰和李安覺得這種榮寵并不都是利大于弊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