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出手

金華府經濟繁茂,比之廣州府還要繁華,所以黎寶璐一進城就看得目不轉睛,典型的一副鄉下人進城的樣子。

就是顧景云也被金華府的熱鬧吸引了目光,好幾次干脆拉著黎寶璐站在一旁看熱鬧。

倒是李安四個見慣了京城的繁華,并不新奇。

李安三人皆含笑站在一旁等他們看完熱鬧才走,彭育卻忍不住翻了個不屑的白眼,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不過他也就敢翻白眼,不敢再向以前一樣口出譏諷。

兩個孩子心眼太小,他要是嘲諷了黎寶璐,顧景云能用話擠兌死他,偏他還說不過人家;他要是欺負了顧景云更慘,黎寶璐會讓他干最累的活,吃最差的食物,就連晚上睡覺都可能最晚的,要知道他可是四人中受傷最重的,不但沒有傷患優待,竟然還被虐待。

彭育的心拔涼拔涼的,偏公子還一副全憑黎寶璐安排的樣子,讓他反抗都沒機會。

彭育一臉憋屈的跟著倆小孩在街上亂竄,見他們看完了雜耍又去逛店鋪,還買了不少小吃塞嘴里……

等到他兩條腿快要逛斷時他們終于停在了一家小客棧門前。

既然是貧苦百姓,那自然住不起好客棧,而即便是住小客棧他們也依然只能包下八人間的通鋪。

明明懷揣巨資卻用不出去的彭育:……

“你們在屋里等著,我和寶璐去買些東西。”

見顧景云拉了黎寶璐出門,彭育就松了一口氣,攤手攤腳的躺在炕上。

陶悟嘿嘿笑著拍他的胸膛,“自清終于學聰明了。”

擱以前,他早就抱怨了。

彭育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愿意如此?這倆人都太過記仇,打了一個另一個就補上來,武比不人家,文也比不過,我除了能緊閉嘴巴還能干什么”

李安好笑道:“你倒有自知之明,不過也該用些心,只看那兩個孩子的行事,以后不論是繼承家業還是為官都大有用處。”

彭育滿臉迷茫,“看他們逛街玩耍有什么用處?”

李安搖頭失笑,看向韋英杰。

韋英杰便笑道:“顧公子和黎姑娘的確有許多東西沒見過,也的確像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但你以為他們走了這一路就是為了看稀奇嗎?”

韋英杰嚴肅了道:“這一路下來,我們跟著他們不僅知道金華府有三個大鏢局,還知道織坊和繡坊多集中在城東,但生絲價格最高的卻不是那些產出最多的織坊,而是城南那些單個織娘,她們想要生絲卻沒有門路,所以價格公道且比那些大織坊要高些,弊處就是她們要的少。”

“而金華府售往海外的除了精美的綢緞,還有瓷器,茶葉及火腿,”韋英杰又道:“這四樣北地的百姓也很喜歡。我想我們下次進的貨物便從這四樣里出。”

李安點頭,“決斷之前要知全面,方能做最準之決定,他們尚且是孩子,卻有如此考量及智慧,難道不值得我們學習?”

彭育起身端正做好,沉思半響才點頭認錯道:“公子,是我的錯,因偏見而失態。”

李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從金華到京城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我們還有的學呢。”

陶悟連連點頭,“我現在只想跟黎姑娘學她那手喬裝術,若我們一開始就會這個,何愁不能擺脫追兵?”

“那你可還得學黎姑娘喬裝的思路才行,不然露了行跡,便是妝化得再好也沒用。”黎寶璐可是把他們的身份來歷全都安排好,還讓他們一路不露行跡的到了金華府。

李安看著他們議論,其實他這一路同樣受益良多,他現在知道上中下三等田地在江南的產出,知道百姓每年除了要納的田稅,丁稅外還需要交的各種捐賦,從而判斷出哪個地方的官是大貪,哪個地方的官是小貪……

他還知道商貿雖盛,卻沒有很多百姓愿意背井離鄉從商,除了野心勃勃的便是日子過不下去的……

他甚至還知道了駐軍士兵有時候也會參與到走商之中,有人憑此發家,但更多的人是因為沒有軍餉,逼不得已借此道養家糊口。

這些都是在路上碰到同樣抄小道走私的商人那里得知的,那些人甚至稱不上商人,因為他們大部分人的身份還是農民或佃農,只是為了賺點錢才在農閑時鋌而走險的走私。

一趟來回賺的錢在李安眼里的確是不值一提,他想,如果土地能帶給他們足夠的收益,他們何必鋌而走險去做這樣的事?

李安從小便被當做未來儲君來教養,他的責任便是這整個天下。

天下的山水是他的土地,天下的百姓是他的子民,阿爹曾教導他,若想做一賢君,便要把自己當做這天下的父親。

父親不會與自己的孩子爭利,他的愿望是要孩子們都好,所以才不會耽于享樂從而忘了初衷。

李安不知道自己將來能否保持初衷,現在他卻是希望天下百姓都富裕安康的。

所以他想的是如何讓這些走了歧途的百姓回歸正常,讓他們不必鋌而走險也能養家糊口。

李安才有了思緒,顧景云和黎寶璐便回來了,他們不僅帶回了食物,還帶了一套筆墨回來。

顧景云將信紙交給李安,“將信寫下來,我讓人去送。”

黎寶璐則通知他們道:“我已經找到了兩個買家,不過她們要的貨都不多,所以保守估計我們還要在金華府停留兩天,時間留得越長對我們越不利,因為留下的痕跡很多,我們抹除不掉,所以這兩天我們盡量少出門,少與外人交流。特別是你們的那嘴官話還沒板過來,金華府不同那些羊腸小道,這里即便是一個跑堂的伙計見識也不少,他們肯定聽得出你們的口音,所以盡量不少說話。”

顧景云和黎寶璐年紀小,又是在瓊州長大的,雖然跟著秦信芳與何子佩學了一嘴標準的官話,但罪村里各個籍貫的人都有,帶著口音的官話更是能編成一本書,倆人又聰明,幾乎是才聽兩三遍就能學會了。

所以不管是要裝廣東人,福建人,浙江人,還是湖廣人,他們都手到擒來。

但這四個就不一樣了,或許是因為從未接觸過這些,四人聽著帶口音的官話都有些困難,更別提說了,因此一路上只能盡量閉嘴裝內向。

好在顧景云善談,不知是無意還是有意,他與沿途的人交談時問的問題都瘙在李安的癢處。

這也讓李安更喜歡顧景云。

被喜歡的顧景云當然不可能去做送信這樣的事,他把信交給黎寶璐,道:“我們離開的那天送去鏢局。”

“給廬州知府?”

顧景云點頭,“這是太子府在皇帝面前已暴露的暗線,東西送進太子府必定會被抄錄一份送給皇帝。”

顧景云嘴角微翹,道:“買了車后我們便快馬加鞭的往京城趕,路上少停留,這樣信件送到京城時我們也到了河北一帶,正是最險之時,我就不信,由皇帝出面找他們麻煩,他們還敢明目張膽的追殺我們!”

第二天一行人便帶了自家的貨物去城南找織娘。

兩個預約的織娘驗過生絲,微微有些不舍,問道:“就不能再便宜一些?若是價格再低些,我們就多要幾斤。”

這次的生絲質量很好,要是用心,她們說不定能織出上好的錦,可惜她們手中余錢有限,吃不下太多。

黎寶璐想了想道:“你們要是能給我們介紹幾個織娘,那我們就每斤便宜你們二十文如何?”

“我們既多要,又給你們介紹織娘,怎么也該多便宜一些,怎么只便宜二十文?”一個織娘轉了轉眼珠子道:“每斤便宜五十文如何?”

黎寶璐面無表情的收起生絲,正色道:“這位姐姐,這生絲我們進貨時便要去了六百文,這一路風餐露宿的,就是掙這辛苦錢,你一下砍去五十文,我們就不剩什么了。”

織娘笑道:“不是還賺了一百五十文嗎?”

她心中暗撇,一轉手就每斤賺一百五十文,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但我們一路上花的食宿費,進城費,甚至還有些過路費還沒算呢,這些林林總總的加起來也不少,你看我們家有六口人呢。”

織娘一怔,問道:“你們何必來這么多人,沒的浪費錢。”

黎寶璐無奈道:“沒辦法,路上多匪盜,我們人要是少了只怕連命帶貨都沒有了。”

織娘這才抿嘴不說話,另一個就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她道:“姐姐算了,便宜二十文也很好了。”

她瞪了妹妹一眼,掃了小孩身后的四個大塊頭一眼,低頭與黎寶璐道:“行,不過你們得把貨送到我家門口。”

黎寶璐拍著胸脯道:“姐姐放心,我爹他們啥都沒有,就是力氣大,你們只管使喚。”

織娘滿意了,打開麻袋仔細挑揀起來。

黎寶璐賣給這兩個織娘是七百五十文一斤,賣給她們介紹來的織娘卻是八百文一斤。一車及一擔一背簍的生絲賣出去,他們就賺了十四兩八錢銀子。

刨除他們這一路的花銷,六人最后賺的也就十三兩左右。

李安捧著這點血汗錢嘆息,“果然生計艱難。”

他們這一路風餐露宿,結果最后賺的錢還不夠他們在珍饈樓里吃一頓,四人突然覺得他們以前好奢侈,心里升起了一股罪惡感怎么辦?

黎寶璐和顧景云卻很滿意,他們從廣信到金華也就走了三天多,短短三天便賺了十三兩,難怪這么多人跑去經商,跑去走私呢,實在是暴利啊。

黎寶璐目光投向最后一背簍綢緞,道:“這個更值錢,走,我們賣綢緞去。”

綢緞是直接賣到大商號的,他們給的價錢雖偏低,但還算公道,關鍵是安全,不會出現搶了綢緞就跑這樣的事。

黎寶璐選的幾匹綢緞都很不錯,商號掌柜在看過后面給出每匹六兩五錢的價格,一匹就賺了對半還多的錢。

韋英杰看了咋舌,“那我們直接進了綢緞來賣便好,何必還要帶占地方的生絲?”

“因為我們沒錢,沒武力,我們只是老實巴交的農民。”之前他們的綢緞都還是藏在生絲里面的。

要知道綢緞在古代可是硬通貨,這東西保存得好,二十年后再拿出來依然精美艷麗,依然老值錢。

大大咧咧的背在身上跟抱著金子過市也沒什么差別了,哪怕是盜匪不搶,那些看見的人也會忍不住的。

“所以能做綢緞生意的皆是大商號,你看小道上有誰堂而皇之的把綢緞擺在外頭,都是塞在生絲里的。”黎寶璐喜滋滋的數著錢道:“不過這些現在都跟我們沒關系了,一會兒我們就去買輛騾車,再進些茶葉和火腿,即刻往京城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