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出城

李安微微點頭,三人這才去拿衣服,彭育心中縱有許多不滿,此時也不好再出口,只能臉色奇差的去挑攤在板車上的衣服。

三人看著手上補丁累著補丁,還散發著汗臭味的衣裳目瞪口呆,“穿,穿這樣的衣服?”

黎寶璐拿了自己和顧景云的衣服進屋,對他們點頭道:“每人兩套,先拿一套換上,另一套換洗,你們換下來的衣服及飾品,不是有特殊意義非要留的全都在院子里挖個坑埋了,不許帶走。”

她不知道黑衣人是怎么追蹤他們的,但前世看的電視劇情還殘留在腦海中,謹慎一些總沒有壞處。

除了錢,他們的行李不也全都丟了嗎,想到還孤零零在客棧馬廄里的紅棗,黎寶璐便十分傷心。

三人眼見著黎寶璐拉著顧景云進屋,他們很不想換,但見李安都面帶笑容的挑起了衣服,他們也只能換上。

顧景云和黎寶璐也換了衣服,他們的衣服是從成衣鋪買的,黎寶璐依然做男孩打扮,兩個人從屋里走出來,她竟比顧景云還英姿颯颯。

黎寶璐盯著顧景云白皙的面龐看了片刻,將一個行李從板車上拿下來,一打開,里面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

黎寶璐不會江湖上那種玄之又玄的易容術,卻會簡單的化妝術。

同樣是師父教她的。

白一堂知道徒弟要出門闖蕩后,除了在外行走的一些常識便是教她簡單的化妝術了。

因為學習時間過短,黎寶璐不太能保證自己的化妝能力,因此只對五人的臉微調,并利用服侍,發型等進行偽裝。

前一世的記憶告訴她,發型和服裝可以把一個人完全變樣。

顧景云年紀還小,黎寶璐只用妝泥將他的臉色抹黃,讓他不那么白,因為這泥遇水就化,因此黎寶璐準備了許多,都放在了背簍底下。

韋英杰等人手一盒,自己給自己抹。

然后黎寶璐便拿出一根繡花針,沾了妝泥在李安的眼角處細細的描畫了一下,再拿出一條胡子粘在他嘴唇上,再讓他脫了外裳,用一條布從后背纏到胸前,后背處的棉布里平平的塞了不少棉花,外衣一套上,瞬間變成了一個背駝的大叔。

他明明是腰背挺直的站在那里,卻讓人覺得他背駝腰軟,加上眼角的皺紋和唇上的胡子,人瞬間老了二十歲。

黎寶璐退后兩步看了看,滿意的點頭,“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和云哥哥的爹,因為要病重的爺爺奶奶賺藥錢,你帶著我們借債冒險販賣生絲和綢緞。”

又指了身后的韋英杰三個道:“他們是你兄弟,嗯,理由還要加上一條,要給你兄弟們掙錢娶媳婦,你們一家四個兄弟只有你一個娶上了媳婦。”

李安瞪大了眼睛,吞咽了一下口水道:“這,我家有這么窮嗎?”

“有,”黎寶璐正色道:“被逼的走私生絲和綢緞的都是窮到了極致,又有兩分膽氣和魄力的人,不然誰敢離開家鄉做這樣的生意?”

大楚商業雖比前朝要發達,但愿意出門做生意的依然是極少一部分人,大部分平民百姓都不愿意離開土地,離開家鄉。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有走出過村鎮,連縣城的城門朝哪開都不知道,更不要說遙遠的他鄉了。

這是走私,路上不僅有盜匪,還有官兵會搜查針對他們,所以若沒有膽氣和魄力也沒人敢走出來,大部分人會越過越窮,少部分人會累死累活的在土地上尋找突破。

“還有,你們一口標準的官話,所以路上盡量少說話,便是要說也要努力學當地人的口音,哪怕是四不像也不要緊。”

普通百姓很少有人會官話,所以他們學官話時都會帶口音,甚至會讓人聽不懂,這和會官話的卻去學說本地語言的口音差不多,寧愿含糊一些,也不能讓人聽出他們那口標準的官話。

黎寶璐繼續給韋英杰等人化妝,直到都把他們變老以后才滿意的點頭,將妝泥扔給他們道:“把裸露在外的脖子,手全都抹上,那么白,打量人家不知道你們是假的?”

等把這一切做完已到凌晨,城門依然沒開,四個大人將東西分好,韋英杰和彭育背了背簍,彭育挑了擔子,李安則推板車,顧景云和黎寶璐跟在他身后幫忙。

韋英杰看了看時辰道:“大概還有一個時辰便開城門了,我們走吧,提前去那里等候。”

黎寶璐卻搖頭道:“我們不走城門,昨晚我們在夜市中消失,他們肯定在城門口守著,我可不敢保證那些人就認不出化過妝的你們。”

“不從城門出城,那我們從哪里出?”

“城墻!”

四人一臉便秘的跟著黎寶璐晃悠到了東城墻下,這里距離城門口有四五里遠,舉目望去都看不到城門口上的火把,此時城墻下一片寂靜,只有六人仰頭看聳立在眼前的城墻。

黎寶璐退后幾步,對韋英杰招手,“二叔,你先過去吧,我一會兒再把我爹給你送過去。”

韋英杰一臉懵逼樣,“直接飛過去?”

黎寶璐理所當然的道:“是啊,這城墻就兩丈高,不就是運個輕功的功夫?”

所以她實在不能理解他們為什么非要老實的走城門讓人發現。

幾人還真沒想過可以直接飛過城墻,他們雖然習武,但習武主要是強身健體,然后才是建功立業,關鍵是這兩樣都跟飛城墻沒必然聯系啊。

路造來便是給人走的,城門造來便是給人通行的,城墻造來就是御敵用的,誰會想到去飛自家的城墻?

但黎寶璐不是,她學輕功就是為了飛,在村里時,她能一下從院子里蹦到家門外,那肯定是“咻”的一下就飛出去了,干嘛還要繞彎走路?

所以在兩邊正式達成合作意向后她就計劃好了從這里出城。

廣信城地屬江南,承平日久,又不是什么關口要塞,因此城墻修的很敷衍,只有兩丈高(六米),黎寶璐借個力再蹬兩下就出去了。

韋英杰和陶悟武功不弱,她覺得倆人應該沒有問題,至于有問題的李安和彭育,她會幫忙運出去的。

但韋英杰和陶悟卻紅著臉解釋道:“我們雖然也學內功,但主要還是偏重外功,這輕功有些不精,黎姑娘……不是,好侄女,你可有準備工具?”

所以就算他們想到了從城門口飛出去的方法也飛不出去,他們輕功不夠好呀。

黎寶璐驚奇的道:“你們功夫這么好,竟然飛不出去?”

韋英杰正色道:“黎姑娘輕功卓絕,而我們并不擅長此道。精妙的輕功也屬于絕學,除非有傳承不然一般人學不到的。”

他家和陶家都是勛貴,武將出身,一身硬功和馬上功夫都不錯,但真要論內功和輕功,那可夠嗆。

“難怪那些人看到我使的輕功會那么忌憚,原來輕功也可以傲視群雄嗎?”黎寶璐一直以為輕功在武學中只屬于扶助技能,因為凡是學內力的都會輕功。

黎寶璐開心起來,便開心的拎起韋英杰的后衣領飛上城墻,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便落到外墻,眨眼間又回來。

她動作快,把韋英杰扔過去后就把李安,顧景云和陶悟按照順序送過去。

至于彭育則被她留下看行李了。

等到她把所有的行李都拆分送出城后她才飛回來把彭育也給運送出去。

彭育覺得她就是故意針對自己,不然怎么就叫他留在了最后?

彭育沒想錯,黎寶璐就是故意針對他。

她不喜歡他,那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態度讓她很不爽,而且彭家還貌似占了秦家的便宜,她喜歡他才有怪。

出了城,往前走百步便是一條羊腸小道。

黎寶璐早打聽好了,指著路道:“順著往下走,十二里后便能到一個小鎮,除非路況實在難走,不然我們都走小路。”

又道:“小路上的客商也不少,雖然大多是走私的,但就是這樣才好遮掩身份,沒問題就走吧。”

李安歪歪扭扭的推著板車往前走,黎寶璐走在一邊不時的指點兩句,并不伸手幫忙。

等到天色大亮時,她見顧景云額角冒汗,便把板車上的東西規整了一下,讓他坐上去便接過板車往前推。

見黎寶璐小小年紀就把車推得這么溜,李安有些慚愧,忙加快腳步跟在她身邊仔細觀察她的動作。

韋英杰三人:“……”

彭育見李安臉上都是汗,心疼了,快走兩步道:“黎姑……大侄女,你爹也累了,讓你爹也坐上去吧,車上的東西我們來背。”

黎寶璐瞥了他一眼,這人雖然討厭,卻難得一心對李安,不過黎寶璐很狠心的拒絕了他,“不行,我爹正是身強力壯的年紀,卻坐在板車上要自個的閨女推,被人看到了會懷疑的。”

彭育指責道:“那他還是你哥呢,憑什么他能做?”

黎寶璐理直氣壯的道:“我哥身體不太好,需要充足的消息。”

彭育鼓著眼瞪她。

韋英杰忙快走兩步擋在倆人之前,邊走邊道:“大侄女,你說的對,但你四叔也沒錯,這里離京城還遠著呢,正要一路走回去,即便是抄小路我們也不可能在二十天內趕回去呀。”

“你們放心,走路只是一時的,生絲和綢緞有了,驢車還會遠嗎?”

四人愣愣的跟在她屁股后面走,板車上的顧景云忍不住嘴角微翹,直接靠在身后的麻袋上閉目養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