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耐心

李安是打定主意要跟著倆小孩,顧景云似乎知道甩不脫他們,沖四人翻了個白眼后就把自家的騾車搶了過來。

雖然他不攔著他們跟著,卻不會主動與他們混在一起。

李安笑瞇瞇的,一點也看不出生氣的樣子,讓彭育再一次感嘆太孫的好脾氣。

陶悟卻很不解,“公子,何不挑明了身份,將人爭取過來的機率可大大增加。”

李安:“有幾成機率?”

“怎么說也有八成吧。”陶悟不太確定的道。

韋英杰便替太孫解釋道:“廣志,如今我們走在刀尖上,容不得一點疏忽,別說是八成,便是九成也不行,除非十成十確定顧景云會投向我們,不然決不能暴露身份。”

彭育提議道:“不如用一假身份。”

他們三人中隨便一人的身份拿出來都能讓對方高山仰止。

韋英杰噎了一下,見李安臉上笑容微淡,便任勞任怨的繼續替他解釋道:“顧景云志向高遠,必不肯為幕僚。何況公子待人以誠,此乃高德。”

顧景云一看就是真高傲之人,太孫好歹還是君,他投在太孫名下是臣,可他們這幾個尚且是人臣,投在他們名下的頂多是個幕僚,顧景云少年成才,才華能力都不缺,他是有多腦缺才會不做君之臣而跑去等臣下幕僚?

李安看著眼中不屑的彭育心中微嘆,他和阿爹一直不喜彭閣老,但當年開平一案幾乎讓太子一系傾覆,還是秦閣老力挽狂瀾,主動替阿爹背鍋這才消弭了禍事。

但當時阿爹被親近之人背叛,皇爺爺又疑心他,最親近的老師又因自己差點被滿門抄斬,太子一系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

阿爹身體本來就不好,遭受連番打擊后差點一病不起,還是阿娘帶著他在床前大哭才把人喚了回來,但就是這樣他也沒精力去收攏勢力。

等他回過神來時彭閣老已經掌握了太子一系的剩余勢力,借此博弈進入內閣……

阿爹不喜歡彭家的鉆營,加上心灰意懶,便放任了彭家越俎代庖的經營著太子一系。

彭育是阿娘為他選的伴讀,她不想就此放棄希望,因為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不僅丈夫與自己,就是他們的孩子也將萬劫不復。

所以他們需要掌控住太子一系的勢力。

阿爹身體不好,那便由他來。

而彭家也需要與太子府打好關系,以借此招攬更多人才和勢力來投奔,所以兩方一接觸,彭育便成了他的伴讀。

但這么多年了,不管他怎么教導,彭育的眼界都寬廣不了,明明有最好的先生,也有最好的教育資源,所接觸的人也胸懷闊達,為何他卻總是這么鼠目寸光?

偏偏其余三個伴讀都是其他勢力塞到他身邊來的,讓他除了彭育就沒別的可用之人了。

李安掃了韋英杰和陶悟一眼,輕吁一聲,幸虧他滿十八后阿爹就給他選了韋英杰和陶悟做親衛,不然非憋死不可。

而慢悠悠的走在前面的騾車里,顧景云正毫不吝嗇的夸贊李安,“心胸寬廣,有容人之量,只這一點他便能成為半個賢君。”

“你很滿意?”

“只是滿意,接下來就看他看人的眼光了。”說罷撇嘴道:“彭育此人不可深交,讓他做伴讀,我想知道是他的眼光,還是別人硬塞進去的。”

黎寶璐歪頭,輕聲道:“我以為他是因為受傷才臉色不好的。”

“他看我的目光像是施舍,連這都看不出來嗎?”顧景云鄙視她。

黎寶璐靜默了半響道:“我沒看他自然看不出來。”

顧景云滿意,卻還是教她道:“出門在外還是多看看人的好,可以積累經驗。”

顧景云雖然也經常輕蔑的,居高臨下的,高傲的看著人,但他通常鄙視的是人的智商,看人的眼里寫的是“爾等愚蠢的凡人”,所以他的那種居高臨下并不會讓人厭煩,只會讓人恨不得套他一個麻袋狠揍一頓。

而彭育看人的眼里卻明晃晃的寫著“爾等賤民”,讓看的人心中冒火。

不過那是凡人的思想,顧景云看了就不冒火,反而還很高興,他愉悅的與寶璐道:“這樣愚蠢的人類能在聰明人里生存多久?我敬請期待。”

黎寶璐在心里為彭育默默地點了一根蠟。

顧景云想著來日方長,他可以慢慢的吊著李安,增加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重量;李安想著謹小慎微,先把顧景云的底摸透后再把人誘拐過來,加上距離杭州還有四五日的路程,所以兩方一點也不急。

讓倆人想不到的是一直緊追著后的黑衣人竟然一直不曾出現,但不管是李安還是顧景云都沒有松一口氣,反而臉色更加凝重。

就在顧景云心里暗戳戳的算著是此時冒險施恩于李安好,還是趕緊帶著寶璐先保命好時他們到了廣信府。

廣信是浙江的大縣,再往前走三日就可到杭州。

進城后顧景云便興致勃勃的坐在車轅上看路兩邊擺的貨物。

每個地方的物產都有不同,而他喜愛這種尋找不同的感覺,目光在掃到一家掛著紅布的鏢局時目光一頓。

陶悟跳下馬車,從后面趕上來問道:“顧公子,今天我們就在廣信府歇上一日如何?”

“好啊。”

顧景云一口應下卻把陶悟噎了一下,他還背了一籮筐的話呢,結果還沒機會出口對方就答應了,那些話憋在心里有些難受怎么辦?

陶悟只能轉身,上了馬車后對著韋英杰背了一遍剛才他讓自己背的話,這才舒服的透出一口氣。

韋英杰好笑的問道:“顧公子答應了?”

“你不是聽到了嗎?”陶悟瞥了他一眼,彼此的耳力都不錯,剛才他與顧景云的聲音都不低,他不信他沒聽見。

黎寶璐的目光在街上一掃便找了家看上去比較高大上的客棧住進去。

前后兩輛車的人都不是委屈自己的主兒,李安估計也知道他們躲不過黑衣人的眼線,因此都不怎么偽裝了,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來。

定好上房,顧景云便招手叫來伙計,問道:“我剛才過來時看到一家鏢局門口掛紅,是有何喜事嗎?”

伙計想了想,便笑道:“公子說的是溯遠鏢局?那是新開張的,因此門口才掛紅。”

顧景云點頭,給了他一把銅板做賞錢,然后便上樓回房了,黎寶璐忙拎著行李跟上。

李安等人目光閃了閃,并沒有開口詢問。

黎寶璐放下行李,見顧景云有些神思不屬,她便道:“我一會兒去看看,若是有送到這里的信就拿回來。”

顧景云點頭。

黎寶璐就囑咐他道:“你在客棧小心一點。”

溯遠鏢局是全國性的大鏢局,北至努爾干都司,南至瓊州都有他家分行,接的鏢也各式各樣,業務廣泛。

在出來前,顧景云就與瓊州的分行簽了合同,由溯遠鏢局為他們與張一言傳信。

他們的信可以從全國各地各個分行中送到瓊州的分行,而張一言的信則可以選擇一條路線,由溯遠鏢局抄送各分行,以便他們隨時能收到瓊州的消息。

在定了要去杭州后,顧景云便送了封信給張一言,讓他以后寄信用廣州到杭州這一條線,而他考中秀才后又寄出一封,讓他將這一好消息告訴秦舅舅等人。

現在才過去幾天,未必就有信,但顧景云還是想去問問。

黎寶璐放下行李便悄悄的離開了客棧。

陶悟悄悄的溜回客房,低聲道:“她走了,看方向就是去溯遠鏢局。”

彭育疑心,“不會是故布疑陣想要把黑衣人引來吧?公子,不如我們先躲開。”

韋英杰和陶悟也看向李安。

李安沉默了片刻,用扇柄敲了敲手掌道:“不用,我相信我的眼光,再等一等。”

彭育著急,“公子,我們賭不起。”

韋英杰和陶悟對視一眼,也低聲勸道:“公子,我們可先躲出去,若無事再回來便是,顧公子不問便罷,說是問起便說我們想看看廣信的風土人情……”

“是啊,是啊,”彭育苦口婆心的勸道:“公子該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韋英杰和陶悟的臉色忽然一僵,陶悟更是直接開門出去走到隔壁房間敲了敲門。

門一打開,黎寶璐嫩呼呼的臉出現在眼前,對方笑瞇瞇的和他打招呼,“有事嗎?”

陶悟噎了個半死,這丫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溯遠鏢局離這兒可不近,關鍵是她什么時候回來的他一點也察覺不到,要不是突然聽到隔壁倒茶水和說話的聲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