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人品

危機一解除,廟里的氣氛又重新緊張起來。

威遠鏢局死了四個鏢師,玄衣人也死了兩個,他們本就是死仇,何況威遠鏢局的兩個鏢師還是因玄衣人而亡,因此一聽說外面的黑衣人走了,兩邊就開始怒目而視,大有再戰一場的打算。

兩個江湖人也受了重傷,他們是被黑衣人所傷,于他們來說,這簡直是無妄之災,所以即使快要暈過去了,倆人也死死的瞪著四個青年。

就算顧景云說這事不能怪他們,可卻不能否認人是他們引來的。

四人中除了李安的傷看不出來,其余三人都受了重傷。

彭育已經暈倒在地生死不知,黎寶璐掃了一眼他的傷口,斷定他再不止血只怕活不到半個時辰了。

至于韋英杰和陶悟,黎寶璐把止血藥給他們,讓他們自己給彼此上藥,她只打理傷重的。

等把幾個奄奄一息的重傷患打理好,外面的雨也已停了,陽光透過云層灑下一片金光,耀得人眼花。

幾方勢力也總算是勉強壓住了火氣坐下來談判。

李安微笑道:“此事是因我而起,我會盡力負責,你們只要留下姓名地址,我回到家后就讓人送錢去。”

眼睛掃過玄衣人,他又體貼的道:“當然,若是不想留下自己的姓名地址也行,只要留下一個能收到錢的地方便可,安說話算話,若不行諾,便叫安天打雷劈。”

時下人重諾,輕易不起誓,起誓便會盡力去完成。

兩個江湖人對視一眼,他們已經打理過傷口了,雖然身上開了幾個口子,但于姓名無礙,要是能得些銀子賠償也好,行走江湖也是要花銷的。

倆人點頭,表示接受李安的示好。

李安就看向鄭奕,鄭奕便抱拳道:“李公子將銀子送到廣州威遠鏢局就行,若不然可存入當地萬通錢莊廣州威遠鏢局名下,到時候在下可自取。”

李安笑著點頭,扭頭看向玄衣人。

玄衣人見兩方都答應了,他自然只能冷哼一聲表示同意,不過他只留了杭州一家客棧的名字,表示把錢送到那里就行。

李安便看向一旁閉目養神的黎寶璐和顧景云。

黎寶璐打了一個哈欠,揮手道:“別看我,錢還是免了,只要以后不再相遇就行。”

顧景云睜開眼睛看了李安一眼,道:“便算為了謝你們的贈薪之情吧。”

李安一愣,這才想起昨天晚上他讓韋英杰給他們送了些柴禾的事。

半捆柴換了四條命,李安覺得自己的命好賤。

清醒的陶悟和韋英杰也瞪大了眼睛,若不是怕暴露身份,他們一定會忍不住呵斥顧景云的。

太孫的命難道只值半捆柴?

李安微愣過后便是一笑,對兩個半大少年道:“那安就謝過兩位了。”

顧景云嚴肅的點頭,扭頭與黎寶璐道:“收拾東西我們走吧。”

他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惶恐的農夫,抬著下巴倨傲的道:“把你兄弟也抬上車吧,我們先送你們回去。”

黎寶璐張嘴就要反對,那人的傷不輕,怎么能坐車?

“那些黑衣人顯然是要非殺你們不可,只怕他們很快就會返回,把他們留在這里更危險。”顧景云解釋道:“抬上車,我們讓紅棗慢點走。”

顧景云理也不理剩下的人,轉身便往外走。

在他看來,這廟里的人除了這兩個農夫外,其他人都不無辜,也根本不用他多費心思提醒。

黎寶璐忙提了行李趕上,將車里的東西規制好,這才和農夫哥哥抬著他弟弟上車。

顧景云扯住紅棗的韁繩,一個勁兒的安撫它。

農夫有些局促的搓著手道:“公子和姑娘上車坐著,小的在后面跟著跑就行。”

顧景云皺眉,直接命令道:“趕緊上車,難道你還指望小爺去伺候你弟弟不成?”

農夫一愣,立刻爬上車坐好。

顧景云這才滿意的坐在車轅上,示意黎寶璐趕車離開。

屋里的三個玄衣人相視一眼,最后還是上前擋在他們身前,青著臉問,“白一堂是你們什么人,他現在何處?”

顧景抬著下巴倨傲的反問,“你們是何人,有何資格問這個問題?”

玄衣人咬牙切齒地道:“十二年前白一堂從我主人那里借走了一樣東西,他何時歸還?若再不還,到時候我主子少不得來請兩位去做做客。”

黎寶璐眉心一跳,師父說得好聽是劫富濟貧的俠盜,說白了就是個小偷,這是遇上苦主了?

黎寶璐很有些不好意思,臉都羞紅了,畢竟這事是師父有錯在先。

顧景云卻理直氣壯地掃了他們一眼,不屑的道:“原來只是奴才,那就應該讓你們主子來問我才是。”

又道:“至于去做客,只要你們有本事,我不介意到你主子家一游。”

玄衣人臉徹底黑了,誰都知道白一堂是俠盜,他的后人要到家里一游,那家里的東西還能齊全嗎?

但玄衣人武功雖高,論輕功卻是遠遠比不上黎寶璐的,真逼急了對方,她抓著人一跑,他們怎么抓得住?

當年白一堂之所以能被朝廷緝拿歸案,還是因為衙門與他師門的人合作,用藥把人藥倒的,真要真刀真槍的去抓,誰能抓得住?

玄衣人只能瞪著眼看倆人駕車離開。

他們這次來的人中死了倆人,三人又不同程度的負傷,根本不可能繼續打劫威遠鏢局,只能暗暗的咬著牙離開,打算休整過后再來。

反正威遠鏢局此行的目的地是京城,這兒離京城還遠著呢。

李安也起身道:“我們也走吧。”

顧景云說的不錯,那些黑衣人只怕還會回來,現在多半是去組織人手去了,他們得趕緊離開,還得想辦法泯與眾生,最好誰也發現不了他們。

韋英杰和陶悟聞言立即把彭育抬上自家的馬車,與威遠鏢局的人抱拳過后便快速離開。

人都走光了,鄭奕自然也不會留下,他將鏢局里死的人就近埋了,做了記號后便要帶眾人離開。

但被他們護送的女眷卻不愿意走了。

昨日那個質問他們的小姑娘青著一張臉道:“我們不要你們威遠鏢局護送了,你們把我們送進城,找家鏢局停下,我們要另外托鏢。”

她身后的一個中年婦人扯了扯她的袖子,低聲道:“小姐,忍一忍吧,若是……”

小姑娘卻是猛的將袖子扯回來,抬高了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鄭奕道:“我為何要忍?我托鏢局護送是為了保護自身安全,可不是來給人當靶子的。”

鄭奕臉色難看,卻也知道這事是他們理虧,因為那物鏢太過貴重,他沒敢露出風聲,正好有人來托鏢要去京城,他才想了用人鏢掩護物鏢。

本來一切順利,但他才出廣東,正要進入江西就被人堵回來來了,一路堵到了福建來。

“方姑娘放心,我一定給你們找一個信得過的鏢局托送,此次托鏢的花費由威遠鏢局負責,算是給諸位賠罪。”

小姑娘譏諷的道:“不必了,我雖窮,這點錢還是出得起的,若不是為了省那點錢,我也不至于被人拿來當靶子使,可不敢在這點上省錢了。”

鄭奕微惱,卻不敢分辨,扭過頭去吩咐人將行李裝上,立即啟程。

小姑娘爬上馬車坐好,她身邊的奶媽再也忍不住的念叨道:“姑娘何必逞一時之氣?您現在是威風了,我們的性命卻還捏在他們的手里,他們要是發起狠來滅我們的口,事后說是遇上了山匪,誰能給我們討公道?”

“縱使丟鏢要賠錢,但姑娘的命卻沒了,他們只損一些銀錢,是誰吃虧些?”

小姑娘咬牙不語,半響才道:“我就是忍不下這口氣,若不是那些劫鏢的人說破,我還以為這些人是沖著我來的呢……”

她紅著眼圈道:“我一個姑娘家哪有什么仇人?算來算去也只有京城的繼母會看我不順眼,這幾日惶惶不可終日,到頭來卻被告知一切都是我多想了,而我不過是一個物事的靶子!人命何其賤,一路跟來的人,不算威遠鏢局的鏢師,那些托鏢的人中死了多少個?九泉之下他們找誰說理去。”

小姑娘咬牙道:“鄭奕此人心思狠毒,氣量狹小,就是我不吵不罵,他對我也不會有多好感,更不會改變初衷,既如此還不如鬧開來讓他有所顧忌。好在這次在廟里碰到了不少人,那個會飛的小姑娘心腸軟,人也好,那少年嘴雖毒,為人也不差,介于此,鄭奕就是想滅口也要考慮事情泄露的后果。”

她可是官眷,真敢殺了他,人不知鬼不覺也就算了,現在卻偏偏叫人看了去。

廟里的其他人或許不會多管閑事,那兩個半大少年卻有可能一直關注,她真出事,頭一個被疑的就是鄭奕。

此時,鄭奕正與下屬商量托鏢的鏢局。

他家是開鏢局的,卻要找鏢局托鏢,只要想一想鄭奕都覺得丟臉,也不知傳出去后江湖人會怎樣議論威遠鏢局。

但他現在一點辦法也沒有,玄衣人將話捅破,他根本安撫不了客人,只能將這個暗虧咽下。

他嘆氣道:“若能讓他們安心,便另外找個鏢局托鏢吧,這事也是我們的不是。”

“大少爺,這趟鏢我們賺的本來就少,只收了三分之二的鏢銀,那我們多押一個物鏢有何不可,來之前就說好了,這是拼鏢,不少人拼這一個鏢的,行鏢本來就有危險,接受不了危險,一開始她可以不托拼鏢,拿錢出來自己請鏢師單押她一個鏢唄。”

“就是,如今出事了便怪我們,好沒道理。這次死得最多的是我們兄弟,我們都還沒說呢。”

“好了,”鄭奕抬手壓下大家的聲音,道:“這事我知道,大家知道便行,如今人心浮動,沒必要吵嚷出來,當務之急是幫他們找到一個可靠的鏢局轉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