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相遇

一陣狂風刮過,將黎寶璐頭上的油布刮開,雨水劈頭蓋臉地砸下,她忍不住閉上眼睛,耳邊聽到紅棗嘶吼的聲音,手中的韁繩被扯了好幾下,車顛簸的差點側翻,聽到車里“咚”的一聲巨響,黎寶璐臉色難看。

她跳下車,伸手扯住紅棗鼻旁的韁繩,摸著它的脖子安撫了好一會兒才讓它稍稍安靜一些。

但她知道,動物怕雷電,要是再不能找到避雨的地方,哪怕是淋雨他們也得停下了。

好在馬車上蓋了演示的油布,哪怕是停在路中間他們也有個避雨的地方。

但……

黎寶璐看了看已經開始積水的官道,只怕到時候連停車的地兒都沒有了。

就在黎寶璐猶豫著是不是要棄車往高處走時,她銳利的眼角發現了樹林后一點點光。

在因為下雨而昏暗的天色中那點光尤其明顯。

黎寶璐心中一喜,也顧不得其他,扯了紅棗就往那走。

繞過一個小樹林,轉過彎便看清了那發出亮光的地方,那是一座廟。

黎寶璐松了一口氣,扯了紅棗就趕過去。

廟前的廊下已經停了好幾輛車,一旁還栓了十來匹馬以及驢。

黎寶璐腳步微頓,臉上就揚起笑容,高興且大聲的與車里的顧景云道:“云哥哥,我們找到了一間廟。”

車里的顧景云面沉入水,聞言微微蹙眉,轉身將黎寶璐收在行李里的弩箭拿出來單獨打包,就塞在易拿的地方。

黎寶璐很快將車扯到屋檐下,把紅棗解放出來拴到一旁,摸著它的脖子安慰了好一會兒,又從車后拿出一捆草賄賂它,這才讓它受傷的心靈好轉,對她這個主子噴了一下鼻子,表示原諒她了。

顧景云拎著行李下車,見她還磨蹭著只顧安慰騾子,便臉色難看的上前把一件大衣披她身上,道:“還不快進去梳洗換衣服,嫌不夠濕冷嗎?”

黎寶璐吐吐舌頭,捏好衣服單手接過他手中的兩個包袱進廟,顧景云便拿了剩下的一個包袱,又從車里將木桶拿出來放在院子里接水。

木桶是他們路過一座小鎮時補給的,可算是給他們幫了大忙。

倆人一進廟,廟里的人就紛紛將目光投在倆人臉上。

見他們都是半大孩子,眾人的心都不由一緊。

他們不怕來的是成人,因為在外行走的大多是成人,老弱婦孺,敢在外晃蕩,還敢住進荒廟的,多半有所依持,這樣的人最不能得罪,也最應該防備小心。

而這倆半大孩子,女孩且不說,那男孩面色蒼白,看著就不多健康,但這時沒人敢輕看他們。

黎寶璐的目光在廟里一掃,在掃過東角時目光微微一頓,然后便若無其事的移開,率先往西北角而去,只有那里還有個空處,其他地方都叫人占了。

這是一座破廟,里頭供著地藏王菩薩,佛像有些歪斜,上面被腐蝕得點點斑斑。房梁上蜘蛛網連成一片,似乎已經將整個廟宇都占了去,可見其荒廢程度。

這樣的地方,一年也難得見人在此歇腳,但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此時廟里聚了不少人。

廟東角升起了兩個火堆,分男女而坐,幾個壯漢坐在外圍護著里面的人,他們估計也是剛到沒多久,身上頗有些狼狽,但讓黎寶璐特別注意到他們的原因是其中有幾個人她曾在威遠鏢局的車隊里見過。

若無意外,他們就是威遠鏢局的人。

但這里已是福建北部,再走一天半就進入浙江了,這些人要去京城,最快的路線應該是走江西那邊,怎么會繞到福建來?

廟正中央則是被兩個江湖青年所占,他們正盤腿坐在地上分食一只烤雞,時不時的拿起水囊對飲一口,聞著味都知道里面是酒。

之所以知道他們是江湖中人,不僅因為他們動作灑脫,還因為他們放在身旁的劍,更因為黎寶璐聽到倆人正低聲議論新一輪的武林大會。

黎寶璐差點左腳拌右腳摔在地上,原來古代真的有武林大會這種東西啊。

靠近門口的西南角則是兩個莊稼漢所占,他們身旁還放著兩個大背簍,里面都是沙梨,倆人坐在火堆旁一邊烘衣服,一邊滿臉擔憂的看著外面的暴雨。

而占了南角,就在他們隔壁不遠的則是四個大男人,黎寶璐掃了他們一眼,覺得其中那個年紀最輕,只有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像是出來游學的世家子弟,而其他三人隱隱以他為尊,也頗為照顧他,像是他的護衛,但看樣子卻又不像是一般的護衛。

黎寶璐掃過一眼便作罷,將東西放在地上就開始折騰著要換衣服。

把地上的茅草掃開,看到地上一團水漬,她這才知道那兩個莊稼漢為何不選這個靠里的位置,而是要選門口那種地方,因為這里漏雨呀!

顧景云也看到了,他稍稍往后一移,目光在廟里一掃便找來三條粗粗的棍子支起來。

他從一個包袱里找出一張毛毯在棍子上一圍便圍出了一個私密的空間,他狀似隨意的拿起一個包袱塞進黎寶璐的懷里,道:“快進去換衣服。”

黎寶璐拿了包袱鉆進去,顧景云厲眼掃了廟里一圈,大家紛紛收回看過來的目光,老老實實地的垂下眼眸。

鄭奕收回目光,低聲微嘆,“也不知是巧合,還是……”

“大少爺,要不我過去打探一下?”與顧景云交談過的鏢師道:“他們沒有足夠的柴禾,我拿些過去,要真是巧合,說不定我們能請他們幫忙……”

鄭奕想了想,便點頭道:“好,不可勉強。”

鏢師點頭,暗暗留意那邊的動靜,打算等那小女孩換好衣服便過去。

而一旁被圍在中間的青年也微微揚起眉毛,他姿態放松的靠在墻上,指了指地上的柴禾沖左手邊的青年微微點頭,那青年便起身抱了一把扔給顧景云,叫道:“那小子,這點是送你的,自己過來點火。”

顧景云嘴角揚起笑容,起身沖四人揖了一禮,謝道:“多謝兄臺。”

但他并沒有過去點火,而是繼續站在“試衣間”前等黎寶璐。

黎寶璐換好了衣服出來,她伸手摸了摸顧景云的身上,見他只有袖子處濕了一點,放下心來,“一會兒我熬姜湯,你多喝一點。”

顧景云點頭。

黎寶璐就把人推進“試衣間”,“快換衣服吧,我來燒火。”

她轉過身對四個青年笑一笑,甜甜的道:“多謝四位大哥哥了,只是我這兒沒有引火的東西。”

柴禾都給了,四人也不吝嗇那點引火的東西,離他們最近的一個青年干脆從火堆里挑了一根燃得正旺的柴給她。

黎寶璐就用那堆柴禾快速的燒起火來。

好不容易才想了一個借口的鏢師與鄭奕:“……”

黎寶璐各種常用藥材都備有一些,作為重要藥材和食材的生姜,黎寶璐自然也準備了不少。

她直接掏出一大塊,從包袱里拿出鐮刀就削,很快就把姜削成小小的一片。

將水囊里的水倒進去三碗,直接把鍋放在火上燒。

看著將空的水囊,黎寶璐憂慮的看著外面的雨水,那應該是能喝的吧,據說文人雅士們還喜歡專用雨水泡茶喝……

顧景云一出來就看到小妻子臉上的表情,他抽了抽嘴角,道:“去把木桶拎回來,將水燒開多沸一會兒就行。”頓了頓又解釋道:“放心,雨水便是不干凈也臟不到哪里去,能喝。”

黎寶璐放下心里,屁顛屁顛的跑去拎木桶。

因為剛經過暴雨,倆人都有些筋疲力盡,誰也不想動彈,所以晚飯便是兩把米熬成的粥。

顧景云喝了姜湯,也不介意,直接喝了一碗熱乎乎的白粥便靠在墻上迷迷糊糊的要睡。

黎寶璐身體比他好,吃飽了又收拾了一下,用干茅草在不漏雨的地方鋪了一層,然后將毯子鋪在茅草上,就拽了顧景云讓他睡在毯子上。

廟里的人還看到顧景云從一個大包袱里拿出一個枕頭來放在毯子上。

眾人:……

青年詫異的挑眉,沒料到這人比他還精細。

而鄭奕則是一陣無語,攔住要過去打聽的鏢師,算了,這倆人真的很像是出門郊游的,這樣的人是不會做劫鏢這樣的事的,因為要吃太多苦了。

至于求對方幫忙,鄭奕更不抱希望了,真要與他們這趟鏢扯上關系是不可能讓他們這么優哉游哉的生活的,對方多半不會答應。

黎寶璐打了一個哈欠,將做“試衣間”的棍子往外一移,將幾件衣服往上一甩,立時將眾人的目光隔開。

她躺在顧景云身旁,手臂搭著他的手臂,困倦的睡了過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