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出發

這下周毅是真的驚詫起來了,不說書香之家,便是一般的人家誰會讓女孩學武功?

江湖兒女聽著瀟灑自在,但在官家人看來那就是下九流,別說他,就是一般的小地主都看不上他們。

擱宋以前,他們還是游俠,可以擇良主而效,由此建功立業,甚至官宦,世家之后都會有人欽慕游俠,但在唐之后,這些人全是以武犯禁之人,到現在,這些江湖人跟朝廷的關系可不怎么和睦。

而除了江湖人外,也就一些武官家庭或世家喜歡讓子弟習武了,但那也多是要求男子,誰會讓女孩去學這種東西?

周毅若有所思道:“顧景云出自瓊州府?”

“是。”

“瓊州雖與廣州隔著一道海,卻也是廣州治下,之前從未聽說過其下出了這么一個天才。”

人才也是考核吏治的一大要素之一,瓊州前任縣令便是因為教化得功,加上資歷夠,在農桑上也未有錯處,這才擢升。

若他治下出了這么一個天才肯定要想辦法替他揚名的,為何他從未聽說過顧景云此人?

他之所以一直堅持取顧景云為案首就是因為他不僅文采斐然,年紀還小,今日之后,顧景云的名字肯定會慢慢傳出去,到時候不少州府肯定知道他廣州也出了個少年天才,運作得好,這就是他的一個政績。

周毅并不是傻子,之前是沒往那方面想,現在從長隨那里知道顧景云的小妻子可能會武,不由心中生疑。

瓊州是大楚教育水平最低的地方之一,之前他從未懷疑過瓊州為何能出顧景云那樣的天才,現在……

周毅摸著胡子道:“瓊州多流人,其中不乏罪官,顧景云從未在外提起自己師從何人,只怕那人姓名不能宣之于口。”

其妻既然能跟著流放到瓊州的流民習武,他自然就能跟流放到瓊州的罪官習文。

周毅心中有些失望,他是真的喜歡顧景云的才華,可他要是為了出頭而拜那些流放的罪官為師,可見人品低劣,這樣的人再有才華他也看不上。

周毅搖頭,倒是有些后悔堅持取他為案首了。

長隨見狀便紅著臉道:“大人,或許是我看錯了也未知,我只學過硬功,對江湖上的那些內功不熟……”

要是因此而誤了一個學子的前程,那才是罪過。

周毅搖手,“算了,不管他這一身才華從何而來,他若是不改性格,也難走遠。本來請他來是想給他些警告,如今看卻是沒必要了,晚上讓官家攔人拒了吧,就說我沒空,以后有空了再著人去請。”

顧景云太傲,不僅考生中有人看不慣,便是監考的考官們對他也多有意見,這人雖有才,但也太不謙遜了。

周毅愛他的才華,所以才在放榜后立刻下帖請他,就是為了教導警告他一下,讓他懂得謙遜,至少人際世情上不能太差,這樣才能走得長遠。

但現在突然意識到他的來歷有疑,周毅自然不愿意再跟他有牽扯。

黎寶璐和顧景云抱著十分戒備前來,結果連大門都沒進,直接就讓官家擋回去了。

黎寶璐:“……”

顧景云卻是反應迅速,立即沖知府的管家一揖,拉了黎寶璐就走。

等走遠了,顧景云嘴角就露出一絲笑意,道:“雖然不知周毅為何請了我來又不見,但他肯定不知道我的身份,這就是好事。”

顧景云最擔心的莫過于在自己羽翼未豐時被顧家發現打壓,讓他沒有出頭之日。

別的不說,只要顧家給廣州府透露個口風,廣州府衙就能壓著他的學籍不讓他參加鄉試。

可他只要過了鄉試,學籍轉到京城就不怕了。

秦家雖敗,但外祖教授過那么多學生,舅舅也有學生,同科和好友在京城,顧家根本不能一手遮天,也控制不了他。

顧景云想通后便道:“明天收拾好東西,我們后天就走。”

至于周毅說的改日再請顧景云根本不放在心里,誰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個借口。

倆人的東西不多,黎寶璐只添置了些藥品,將東西都放進車里,倆人就能輕松上陣。

眾人沒想到顧景云這么急著走,紛紛挽留,“顧兄弟不如多留兩日,據說明日知府大人要在天香樓宴請今年新晉廩生,到時候往屆廩生及州府的舉人們都會去。”

廩生只取每屆的前二十名,他們之中只有顧景云和趙寧符合要求,每個廩生都能帶兩個人跟著去,他們還想著蹭顧景云的名額呢,誰知道他這么快就走了。

顧景云不知周毅為何反復,但他知道此時讓周毅遺忘他才是最好的處理方法,所以他根本不會去赴宴,何況他還急著去杭州。

趙寧見他主意已定,微微失望,只能送倆人上馬車。

趙寧見顧景云坐到車里,黎寶璐卻坐在車轅上趕車不由抽了抽嘴角,提議道:“顧學弟出門在外總有不便,不如我送你一個仆人隨侍?”

顧景云搖頭,“我們不愛要人跟著,趙學兄不用再送了,我們這便出城,若再回廣州,到時候一定上門拜訪。”

明年秋天就是鄉試,趙寧打算拼一把,所以已叫人在廣州租了院子長住,計劃明年鄉試過后再回鄉。

“那我就不遠送了,顧學弟一路保重。”

顧景云點頭,放下車簾,坐在車轅上的黎寶璐對趙寧微微點頭便駕車離開。

她練了三日,駕車技術純熟了不少,至少在平坦的地上不會讓車太過顛簸了。

出了城顧景云便移坐到車轅上,與黎寶璐并肩而坐,一邊吹著風,一邊看著沿途的風景。

郊外一開始還能看到阡陌農田,到了下午,倆人就只能看到路兩邊郁郁蔥蔥的樹木了。

此時天氣已炎熱,但路邊因有樹蔭,又有習習涼風吹過倒也不難受,何況顧景云和黎寶璐都習有內力,冬暖夏涼,不要太方便。

黎寶璐不由感嘆道:“內功實在是居家旅行必備的好東西啊,辛苦當年我練出來了。”

顧景云半閉著眼睛靠在車廂上,淡淡的道:“太陽快下山了,你還是想想晚上要宿在何處吧。”

黎寶璐笑吟吟的道:“前面的人宿在哪里,我們就在一旁打個盹就行。”

顧景云睜開眼睛看向前面卻什么也沒看到,“前面有人?”

“聽動靜應該是個車隊,”黎寶璐笑道:“廣州海貿發達,常往內陸運西洋貨,或許我們遇上了一支商隊,倒是便宜了我們。”

又走了兩刻鐘,顧景云總算是看到走在他們前面的車隊了,那不是商隊,而是鏢局,遠遠的就看到了豎在車隊前面的旗子,上書“威遠鏢局”四字。

黎寶璐“……果然鏢局都愛用威遠二字。”

顧景云瞥了她一眼,沒有深問,只是道:“既然是鏢局,那他們對這一條路更熟,跟上去吧。”

黎寶璐加快速度跟上,很快就看清了鏢局里的車隊情況。

六個男鏢師手握大刀走在隊伍兩側,分別護佑四輛馬車,后面還跟著三輛驢拉的板車,上面坐滿了抱著包袱的人,讓黎寶璐詫異的是坐在車轅上一身短裝的女子們。

她們一身嫩綠色短裝,手上拿著輕劍,頭發統一盤在腦后,一臉肅容的看向前方。

黎寶璐看了兩眼才肯定的低聲道:“是女鏢師,不是說現在女子受束縛頗多嗎,竟然有女鏢師。”

顧景云看了她們一眼道:“官眷跟江湖中的女眷自然不一樣。”

倆人看著威遠鏢局的人時,威遠鏢局的人也在打量他們,一個鏢師不動聲色的快走兩步走到前面一輛馬車中低聲道:“大少爺,后面跟上來一輛車,卻是兩個半大少年駕的車。”

“別打草驚蛇,先看看情況,別誤傷了好人。”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