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請帖

天未亮時黎寶璐就爬起來了,今日是放榜日,她要去看成績。

輕手輕腳的穿好衣服,一轉身就對上了對面床上眼睛晶亮的顧景云,她嚇了一跳,然后才意識到顧景云也沒睡好。

黎寶璐抿嘴一笑,她還以為他自信能拿到第一呢,原來也不是不忐忑。

顧景云見黎寶璐已經穿戴好,便懶懶的坐起來靠在枕頭上,道:“先吃了東西再去吧,辰時才放榜,你去太早也是枯等。”

“我到街上買兩個包子帶上就行,你再睡一會兒吧。”黎寶璐動作麻利的洗漱好,拿了錢就出門。

她自覺出來已經夠早了,誰知道到了禮房前那里已經候了許多人,將公告墻前的位置全占了。

黎寶璐仗著身形靈活擠到了前面,然后便等著放榜。

臨近辰時,禮房前已是人山人海,不僅考生及其家人在等著放榜,便是各接待考生的客棧也派了伙計來看榜,禮房旁還一溜站了不少衙役,專等著知府唱榜后送榜,好拿些賞錢。

黎寶璐站在第一排,目光炯炯的看著禮房的大門,頗有一種前世等待高考成績的心情。

辰時,禮房大門緩緩打開,知府與兩位副考官拿著一張紅榜走來,這是頭榜,為院試前三名,從第三名開始唱起。

知府唱名后才貼榜,黎寶璐提著心緊緊地盯著知府,身邊的聲音漸漸遠她而去,黎寶璐只聽得到知府的聲音,她捏著拳頭全神貫注的瞪著他,直到從他嘴里聽到“瓊州顧景云”五字,提著的心這才放下些許。

知府唱名完便把紅榜交給一旁的衙役,讓他們去貼榜,禮房里又送來一張紅榜,這是第二張,為第四名到第五十名。

黎寶璐卻已經不去關注他們,而是擠到前面看剛貼出來的紅榜,將第一名看了又看,確定名字籍貫都是顧景云這才興奮的一揮拳頭,奮力的擠出人群去。

而衙役也已經接了紅榜騎了快馬去前三名落腳的客棧里報喜信。

黎寶璐從側面擠出去,運氣輕功就抄了近路,硬是趕在衙役前奔回客棧。

沒辦法,衙役要繞城一圈以報喜,她卻是哪兒近走哪兒。

黎寶璐蹬蹬的跑上三樓,讓呆在客棧里沒出門想攔住她打聽消息的考生們根本來不及攔人。

大家只覺得他們手剛剛抬起,那人便一陣風似的刮上了三樓。

黎寶璐心里還吐槽呢,沒事不去看榜,呆在客棧里干什么,害得她都不敢甩輕功,只能用跑的,生怕把這些書生們嚇壞。

黎寶璐沖進房間,興奮地對屋里的人喊道:“景云,榜出來了,你得了案首!”

屋里的人俱微怔,顧景云片刻后就露出了微笑,趙寧也很快反應過來,起身和顧景云道喜,其他幾人也反應過來,忙與顧景云道喜,只是再說話時就有些心不在焉了,顯然也是惦記著成績。

黎寶璐這才發現屋里有不少人,她低下頭去沖著眾人羞澀的一笑,然后拎起屋角的茶壺給眾人沏茶,笑道:“照顧不周,還請諸位見諒,一會兒報喜的衙役就來了,我先去準備些賞錢。”

趙寧忙起身道:“弟妹去吧,我們也下去大堂等消息,便不打擾你們了。”

顧景云將人送出房門,關上門后才眼睛晶亮的問道:“你看到榜單了?”

黎寶璐連連點頭,“我再三確認過,名字,生辰和籍貫都對。”

顧景云的嘴角這才高高揚起,他對自己的才華自信得很,但考試從來不是只看才華的,在成績未落定前,一切皆有可能。

黎寶璐拿出五兩銀子蹬蹬的跑去找掌柜,跟他全換了銅板,以作打賞用。

掌柜的沒想到案首還真出在他們客棧,高興的團團轉,看到黎寶璐拿了銀子來,便拍著胸脯道:“夫人放心,如今銀兌銅板是一兩兌一千一到一千二不等,我給您按一千二兌好如何?”

“那就多謝掌柜的了。”

黎寶璐才拿到銅板,外面就響起了敲鑼聲,遠遠地就聽到一聲報喜聲,她便知道是報喜的衙役到了,忙拿了銅板出去打賞。

她將兩吊銅板賞給衙役,一吊交給伙計讓他們分了,剩下的兩吊則叫人散給外面等著的乞丐及百姓。

這是她一早和掌柜打聽好的,這賞不是最好的,但也絕對不差。

黎寶璐將錢全散光,這才喜滋滋的要回去找掌柜的定晚上的酒菜,顧景云高中,怎么也要請幾個交情比較好的吃一頓。

才轉身就被一精壯的中年男子攔住,他遲疑的看了一眼黎寶璐,問:“可是顧公子的夫人?”

黎寶璐笑吟吟的點頭,“是啊,大叔何事?”

“我家大人想請公子晚上去赴宴,”中年男子又打量了一下黎寶璐,這才將請帖給她,道:“還請公子晚上務必到。”

這話很不客氣,黎寶璐接了請帖笑問,“不知貴府大人是哪位?”

“顧公子看了請帖自然知道。”中年男子一抱拳,轉身便走。

黎寶璐打開請帖,見底下的落款是周公和便了然。

廣州知府周毅,字公和,顧景云說他資質平庸,于政事上少有建樹,甚至因為看清商人導致廣州商業發展受挫,卻極看重讀書人,于文學上尤為寬容,這也是顧景云較為自信能拿案首的原因之一。

畢竟,若是遇上譚謙那樣的主考官,他想要出頭還真有些難。

黎寶璐沒想到唱榜還未結束,他家的下人就上門來請顧景云了,這份看重未必是好事。

顧景云顯然也是這樣想的,他將請帖合上,道:“讓掌柜的晚上照舊整出一桌酒席,我請趙寧幫我招待,你與我一起去赴宴。”

“周公和找你能有什么事?”

“無非是拉攏或警告,若是拉攏,我自有話回絕他,若是警告,”顧景云臉一沉,“我又有什么值得他警告的?”

黎寶璐擔憂的看著他,顯然他們想到了同一點上,只怕周公和知道顧景云的來歷,與京城忠勇侯府狼狽為奸。

“是禍躲不過,我們只管去,榜單一出,我已是有功名之人,他并不敢明著把我怎樣,何況,不是還有你嗎?”顧景云對她露出笑容,“要是他真打算做什么,你總能把我帶出來吧?”

黎寶璐一凜,拍著胸脯道:“你放心,我一定能!”

她卻想起了那中年男子,當時他的目光,只怕已懷疑她身具功夫了吧?

只希望周公和身邊的人都是像中年男子一樣學的是硬功。

客棧下面鬧哄哄的,不去看榜的考生都呆在大堂處等消息,有高中的,也有落榜的,喜喜悲悲交織在一起,趙寧也已經從自家書童那里知道自己高中第十六名,高興的差點蹦起來。

大手一揮就打賞了前來報喜的衙役五兩的上等喜封,然后興沖沖的來找顧景云,聽到顧景云讓他幫忙宴請幾個好友便不客氣的揮手道:“何必如此麻煩,不如一并交給我,我出錢請大家吃一頓,便算是你我倆人的宴席。”

趙寧家是惠州大地主,一點兒也不缺錢。

顧景云一想便道:“那便算你請他們的,只是要給我留一碗水酒,晚上回來我敬你,這些時日多仰仗你照顧。”

趙寧一說完就后悔了,他縱然不缺錢,但這樣大包大攬反倒像是顧景云缺錢一樣,但見他一點也不介意,這才松了一口氣,忙笑道:“這是應該的,別說一碗,便是整壇留給你也行,只是晚上你要去哪兒?”

顧景云&黎寶璐:“……”合著剛才他們的話都是白說了,這人竟然沒聽!

而此時,剛從禮房回來的知府正在見自家長隨,“如何,可見到顧景云了?”

“沒見到顧景云,但見到了顧景云的夫人。”

周公和一呆,半響才遲疑的問道:“我若沒記錯,顧景云周歲還未滿十四吧,竟然這么早就成親了?”

廣東地區的孩子成親早,但那是在中下階層,為了少交點丁稅和少一個人的口糧,在中上階層,男孩一般要到十六七才成親,女孩也要及笄之后。

顧景云是讀書人,又能住在客棧的上房,可見家資不少,又怎會如此早的成親?

他可還想與他打好關系好,做個媒什么的。

“據說是青梅竹馬,家里人擔心他在外不能照顧好自己才提早給他娶的,他那媳婦比他還小呢,一團孩子氣,不過行事沉穩,小的見她將打賞一事安排得井井有條,可見是個賢妻。而且,”長隨猶豫了一下道:“小的看她步履輕盈,似乎,似乎練過武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