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找船

瓊州府的教育事業發展的并不好,前任縣令好歹還費盡心機的跟上官搶來兩個舉人做教諭,到了譚謙上任,他不僅減少了教育支出,還把兩位舉人教諭氣走了,最后聘了兩個秀才上任。

學官本也是朝廷委派,但瓊州府實在是太偏僻,以前都只能分到末等舉人,或是有門路的秀才為教諭,局面在上任縣令任期時明明有改善,偏譚謙讓一切又回歸原點,甚至連以前都不如。

所以瓊州府的讀書人大幅度減少,全縣只有七個秀才,其中六個還是以前積累下來的,只有一個是兩年前考上的。

也就是說,瓊州府已經有兩年不曾有人通過院試了。

在這種教育環境下,瓊州府的讀書人只能私下抱團,凡是要讀書科舉的,大家即便沒見過面也都聽說過,就是沒聽過本人名字也一定會知道對方師從。。

因為瓊州府就只有七個秀才呀,但被請來的四位相公從未見過聽說過顧景云,再一問他的師從,得知他是跟著自家舅舅入學的,而且他舅舅的名字也沒聽過。

四人不由面面相覷,有些不太樂意跟顧景云互結。

也怪他們運氣不好,說好一起互結的同伴或是有事,或是他們自己耽誤了,這才單了下來,好容易找到四個未互結作保的,卻又還差一個。。

但他們不認識顧景云,不知道對方人品如何,哪敢輕易互結?

顧景云人精,只掃一眼便知他們的顧慮,道:“縣試最要緊的便是四書與五經文,幾位學兄應該也做過題目,不如各出一題來考我,若我全對便結對如何?”

四人對視一眼,縣試考的不深,主要是默寫填空及解析,但范圍卻很廣,四書,五經,詩,賦,禮,子,集,誰知道題目從哪里來?

因此縣試好考,卻也難考,就看各人的閱讀的廣度與深度,以及記性。

如果這人能把他們胡亂出的題目都答對,自然是有真本事的,有真本事的人自然不會作弊,那他們還怕什么?

四人精神一振,紛紛轉身從書袋里掏出書來找題目。

顧景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這些書不應該都倒背如流嗎,為什么出題還要翻書?

黎寶璐瞥了顧景云一眼,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妖孽?

果然這才是正常人,而她在正常人中還算學霸,畢竟幾位少年拿出來的書她也全背下來了。

顧景云是奔著狀元去的,秦信芳早兩年就說他教無所教,只讓顧景云自己看書解義,四個少年的題目自然更難不到他,他似乎不用思考一樣,一人題目才出來他便能解出答案,把四個少年唬的一愣一愣的。

一人忍不住問道:“顧學弟的舅舅也在瓊州?不知是否還收學生?”

其余三人精神一振,紛紛目光炯炯的看著他。

顧景云含笑道:“我舅舅體弱,并不收徒,不過幾位若有問題要請教可以上門拜訪。”

“不知顧學弟的舅舅身居何處?”

顧景云微微抬著下巴道:“罪村一村,你們進了罪村范圍一打聽便知,家舅姓秦。”

四人一頓,半響才問道:“秦先生怎會住到罪村去?”

顧景云毫不在意的道:“被人構陷流放一村,自然就住在一村。”

四人皆默然不語,那就是罪民了,他們可是讀書人,怎可能與罪民來往?

可是他的舅舅很厲害的樣子,顧景云那么小就有這樣的學識,如果他們也能去請教一二……

顧景云不管他們心中想什么,直接把互結文書拿出來,點了點道:“幾位學兄是否愿意與顧某互結?”

幾人對視一眼,雖然對方有個做罪民的舅舅,但如果錯過了他,他們未必能再找到互結的書生,后天報名就要截止了呀。

幾人一咬牙,拿過文書簽上名字,按上手印,一式五份,人手一份。

黎寶璐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怕幾人因為秦信芳的身份而不愿意互結。

顧景云收好文書,向四人作揖行禮后告辭。

黎寶璐忙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你怎么特意提起舅舅?”

要是顧景云不想暴露秦信芳的身份,他就一定有辦法瞞過去,何況那四個處事稚嫩的少年?

“我們走了舅舅難免寂寞,給他找幾個小朋友玩玩,”顧景云不在意的爬上一早雇好的驢車,道:“走吧,我們去找那廩生要具保文書。”

比起互結文書,具保文書更容易,顧景云才把禮品遞進去,又拿出一早備好的五兩謝銀,對方問明他的籍貫便爽快的給他簽好具保文書。

顧景云就拿了東西去縣禮房報名,張一言早給他打點過,禮房的小吏看了顧景云一眼便給他報上名了,還囑咐道:“五日后縣署會公布座位及考試時間,記得來看。”

顧景云拿到自己的“準考證”,愉悅的走了。

黎寶璐正百無聊賴的在縣衙門口踢石子,看到顧景云出來連忙蹦起來迎上去,“怎么樣,成了嗎?”

顧景云含笑點頭,“接下來就等考試了,明兒讓張一言跟在我身邊就行,你去港口找船,一拿到成績我們就走。”

黎寶璐高興的點頭,她也很想看看瓊州外的世界。

顧景云預計要離開三年,在走之前他要把瓊州的事安排好。

張一言畢竟是罪籍,生死掌握在別人手中,許多事都不方便做,但他的母親,舅舅舅母,他在乎的所有親人都留在這里,如果不能確保消息通暢,確保他們安然無虞,他怎么放心的離開?

所以他要做些安排,這些并不需要黎寶璐知道。

黎寶璐不知道顧景云要去做什么,但既然他不想她摻和,她就去做她能做的事唄。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跑到了瓊州碼頭找船。

瓊州府乃是孤島,跟大陸隔了一道海峽,這道海峽猶如天塹,想要過去只能乘船。除了漁民的船和船工特意開的交通船,只有商船能載人了。

黎寶璐看過漁民和船工的交通船后,再想想顧景云的小身板,果斷的去找商船,若是能直接到廣州府更好,免得他們還要轉道陸路。

車也很顛簸的!

商船有大有小,黎寶璐專找中等以上的問過去。

管事見黎寶璐小小年紀便有些輕忽,問道:“這船是到廣州府,但我們船上貨物多,搭乘之人須得在半途下船。”

黎寶璐虛心問道:“中途是指哪里?”

“廣海衛,我們中途要在此補給糧水,你們要坐便上船,一人一兩銀子。”

這可比張一言說的三百文要貴得多呀。而且廣海衛距離廣州府也不近哪,黎寶璐計算了一下時間,覺得要趕在四月前到達廣州府參加府試有些危險,因此商量道:“您看能不能把我一路送到廣州府,我們就兩個人,體重也沒多少,不會耽誤你們運貨的,乘船的薪資我們可以多給些。”

管事抽了抽嘴角,他是怕搭倆人少運貨嗎,蠢貨,他是怕這是被這事不好跟主家交代好不好?

貨船是不運人的,搭人的收入是他們全船的人分的,主家未必不知,但知與敞開了在主家面前行事不一樣好不好。

管事以看蠢貨的目光看了黎寶璐一眼,便揮手道:“你們要直達廣州,那還是去找交通船吧。”

“交通船吃水太淺,容易顛簸,我家小郎君坐不了……”這條船是目前看著最大最豪華的了,安全上也更有保障,因此黎寶璐舍不得放棄,她繼續求道:“要不我們多一倍的薪資?”

那就是一人二兩了,以瓊州的生活水平來說,這幾乎是一個五口之家一年的花銷了,有這錢都能雇一條專船了,管事好奇的問她,“你們這是去廣州干嘛?”

“我家小郎君要參加四月的府試,他身體不太好,我怕他暈船,而貴號的船在瓊州府最大,最豪華,最安全……”好話跟不要錢似的砸過去,末了笑呵呵的道:“所以還請管事通融通融,直接送我們到廣州府。”

管事驕傲的挺起胸膛,沉吟片刻道:“若是為了府試倒是可以一試,我們主家最愛讀書人,你等著,我去找一找我們大掌柜。”

大楚階級森嚴,商人不能科舉,但做生意都免不了跟官打交道,所以商人們都愛扶持讀書人,只要考出來的人念一兩分恩情,他們就賺了。

而寶來號更是如此,賀掌柜一聽說有個書生想要搭乘他們的船去廣州參加府試,想也不想就丟下手中的事與管事出來。

看到站在岸邊的小女孩,賀掌柜忍不住一怔,誰家心這么大,送考這么大的事竟叫個小丫鬟來商討?

到底見過世面,賀掌柜只一怔就迎了上去,笑瞇瞇的看著黎寶璐問,“小娘子,便是你家主人要去廣州趕考?”

黎寶璐連連點頭,眼睛發亮的看著賀掌柜問,“不知能否搭乘貴號的船直達廣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