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變化

黎寶璐來秦家將近一月了,回想起黎家時她想的最多的就是已去世的父母與祖父,最擔憂的是祖母,但她是童養媳,在年紀又小且沒有能力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和秦舅舅要求回家看看的。

所以當秦信芳提出要帶她回黎家找祖父的手記時,黎寶璐高興的幾乎要跳起來。

她想祖母了,她迫切的想知道她過得怎么樣,二叔那樣的人品實在是不值得信任。

秦家是把黎家當親家來走動的。

黎寶璐說是童養媳,但和一般說親娶進門來的媳婦并沒有什么不同,除了年紀小點。

一般童養媳是要用錢買的,但萬氏并沒有要秦家的錢,反而還給黎寶璐準備了不菲的嫁妝。

就憑這一點,萬氏就值得他們尊重。

更何況秦信芳和黎博還是忘年好友,所以秦信芳要去黎家,準備的禮物也不少,完全是按照當下行情走親家所備的禮。

何子佩做了些點心,又拿錢讓里長買了兩匹棉布,一只雞,轉天一大早,秦信芳就帶著兩小往五村去了。

從一村到五村一般將近兩個時辰半的路,他們天未亮就出發,卻到傍晚才到,因為秦信芳本人的身體就不太好,比萬氏還不如。

秦信芳推著從村里借的板車,顧景云和黎寶璐坐在車上,車上還放著他們帶的禮物,幾乎是走兩刻鐘就休息一會兒。

到最后顧景云和黎寶璐都看不過眼自己下地行走,但兩個孩子年紀小,顧景云的身體又不好,秦信芳可不敢讓他們走太久,往往只走了一刻多鐘就把人抱上車,就這么走走停停的到了五村。

才看到五村的房屋,黎寶璐就高興的蹦下板車,指了其中的一棟房子道:“那是我家。”

顧景云抬了抬眼皮道:“你家在一村,這兒是你娘家。”

黎寶璐一點也不介意,點了點頭就扭頭嚴肅的教育秦信芳,“舅舅,你應該多鍛煉一下身體,你還不如我祖母呢,上次我祖母背著我去我婆家只走了三個時辰。”

顧景云聽到“我婆家”三字高興起來,轉過頭來與黎寶璐一起教訓他,“舅舅,要不你每天多跳兩遍五禽戲吧,早中晚各一次,久而久之總會有效的。”

秦信芳老臉微紅,不過他也知道自個身子不中用,勉為其難的點頭道:“行,我們先每日跳兩遍,有效后再每日跳三遍。好了,上車坐好,我們進村去。”

太陽漸漸落山,在地里和海里勞作的人剛好收了東西回家,碰見陌生人推著板車往自個村里走不由多看了兩眼,良久才認出黎寶璐,指了她與同村人低聲道:“那不是黎家的小傻子嗎?”

“不是說送給人做童養媳去了嗎,怎么回來了?”

“別是傻病又犯了給人送回來了吧?”

“黎嬸又有的操心了。”

“要我說黎鴻的心也夠狠,那可是他大哥唯一的血脈呢……”

眾人議論紛紛,黎寶璐想要裝作不知道都難,她干脆轉過頭去大方的與他們揮手,“叔叔伯伯們好,你們收工回來了?”

眾人一愣,只知道黎家的小傻子病好了,卻沒想到這么好了,才三歲多就能清晰的說出一連串話來。

“是啊,”一人率先回神,好奇的看了秦信芳一眼玩笑道:“小娘子這是回娘家省親?”

誰知道黎寶璐就認真的點頭,一本正經的指著顧景云道:“是啊,這是我相公,這是我舅舅。”

偏顧景云還一臉嚴肅的看向那幾個大人招呼道:“叔叔伯伯們好。”

幾個大人抽了抽嘴角,點頭應了一聲,但沒人趁勢與秦信芳說話。

流放到這兒的人都是罪犯,大家對彼此都很戒備。

大家沉默的走著,就快要分別時一人突然上前兩步與黎寶璐道:“你回來也好,多看看你祖母,她生病了,心里指不定怎么想你呢,就當是為你父親盡個孝心。”

黎寶璐心中一驚,抬頭看去,卻見那人已經轉身快步離開了。

秦信芳停住腳步,低聲問道:“要不要把人追回來問清楚?”

黎寶璐搖頭,“那是陳二叔,跟我們家并不多親近,能與我說這一句話已是難得了。”

陳二郎是跟著黎博出海唯二幸存回來的人之一,但跟黎家的關系并不多親密。

黎寶璐能記住他是因為祖母曾帶著她去問過海難的事,當時陳二郎才醒過來,臉上滿是驚懼……

想到他的話,黎寶璐的心不由下沉,急切的想回家看看。

顧景云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敲了敲板車道:“舅舅你快些。”

秦信芳好笑的看了外甥一眼,加快了腳步。

三人才到黎家門口,黎鴻就聽到消息迎出來了,看到坐在板車上活得好好,且臉色紅潤的侄女,他的眼色俺了一瞬,然后便揚起笑臉,客氣的迎上秦信芳。

他知道秦信芳,早在黎家還沒獲罪,他還在京城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時便知道他了。

但那時秦信芳是高不可攀的太子少師,還是戶部副尚書及破格入閣的最年輕閣老。

教他的先生最喜歡提的便是秦信芳曾在書院里就讀過一年,好似他年僅二十考中狀元是因為在書院里讀過那一年書似的。

這人曾是天上的星星被人仰望,此時卻和他一樣淪落為流放的罪犯。

不過,即使是罪犯,他也比一般的罪犯過得要好得多。

他知道父親一直給他家的人看病,甚至因為來往密切倆人意外的成了忘年交,但他從不把這段友誼放在心上。

在流放之地,哪有什么友誼?

大家不僅互相戒備,還自身難保,又怎會去管別人家的閑事?

比如大哥的那些所謂好友,好兄弟,在大哥死后誰又提過幫忙照顧他唯一的血脈?

得知他想把她送去當童養媳,誰又敢說一句話?

可他沒想到母親會把寶璐送去秦家當童養媳,秦家還真就把人收下了。

黎鴻掃了一眼黎寶璐身邊坐著的顧景云,見他身量不足,血氣不豐,就知道他是那個三天兩頭生病,時不時上門請醫的孩子,他心中不由暗諷,也就是因為這樣秦家才收下寶璐做童養媳吧?

黎鴻面色不動,笑容滿面的與秦信芳打招呼,把人往屋里請,他自以為做得不動聲色,卻不知秦信芳只瞥一眼便知他心中所想。

秦信芳心中微嘆,難怪黎兄生前總是嘆息子孫不肖,晚年唯有長子可倚。

秦信芳把兩個孩子抱下板車,讓顧景云拜見黎鴻。

顧景云繃著臉一板一眼的對黎鴻行禮,“侄婿見過二叔。”

黎鴻一愣,回過神來忙扶住他道:“賢侄不用客氣,”又轉頭與秦信芳道:“秦先生難得來一趟,快屋里請。”

“親家祖母呢?我們路上聽說她身體不適,不知好些沒有?”

黎鴻笑臉一僵,繼而笑道:“母親在屋里,她前幾日吹了冷風,有些頭暈,所以在屋里休息,秦先生稍候,我讓內子把母親請出來。”

梅氏和三個孩子正躲在屋里眼睛發亮的看著秦信芳帶來的禮物,聽到黎鴻叫,她忙推了三個孩子一下,滿臉是笑的迎出去,“我這就去請母親,你們稍候。”

萬氏依然住在她之前的房間里,她病得昏昏沉沉的,看到兒媳進門也只是睜開了一下就閉上。

梅氏輕手輕腳的上前將人扶起來,低聲道:“娘,寶璐回來了……”

萬氏“嚯”的睜開眼睛,手不由緊緊地掐住梅氏的手。

梅氏就忙低聲道:“娘放心,是她婆家的人與她一起回來的,還帶了禮物,我看著不像退親,倒像是省親。”

萬氏松了一口氣,沙啞著聲音道:“扶我出去。”

梅氏忙給她喂了一口水,稍稍打量了一下才扶著她出門。

黎寶璐看到被梅氏扶進門的祖母,眼淚一下就落了下來,才一月未見,萬氏比之前瘦弱憔悴了許多。

黎寶璐撲進萬氏的懷里,眼淚汪汪的看著她,“祖母!”

萬氏慈愛的摸了摸黎寶璐肉嘟嘟的小臉,才一個月孫女就胖回來了,顯然在秦家過得不錯。

“傻孩子,你舅舅和小相公帶你回娘家是好事,你哭什么?”她抬頭看向秦信芳,含笑道:“親家莫怪,這孩子還小。”

秦信芳笑呵呵的道:“這是她的孝心,我又怎會怪她?”他瞥了一眼認真打量他們的黎鴻一眼,開門見山的道:“其實這次帶寶璐回來省親,我還有一事相求。”

萬氏扶著梅氏的手在上座坐下,含笑問,“不知是何事,只要我們能辦的皆會盡力為親家辦的。”

秦信芳就看了顧景云一眼,道:“您也知道,我家孩子身體不太好,以前一直是黎老先生診治,現今好大夫難求,所以我想自學些醫術,加上黎老先生給我留下的配方,多少能為孩子開些藥。只是醫書難求,不知道黎老先生有沒有手記留下,我想借來一觀。”

萬氏眼中迸射出亮光,看了寶璐一眼后道:“這有何難,他的確留有一些手記,我們留了那些東西也無用,一會兒我收拾出來給你……”

“母親,”黎鴻急急地打斷她的話,道:“父親的東西都收在了一邊,前段時間大雨,屋里漏水,東西多有損壞,手記未必還在……”

萬氏淡淡的道:“你放心,你父親的東西我都好好的收著呢,并沒有大礙。”

黎鴻臉色一青,不悅的看著萬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