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決定

心法口訣說白了就是氣的流轉經脈穴道口訣,他雖然不知道如何讓氣照自己所想的流轉,但總要弄清楚它要途徑的地方。

路要一步一步的走,習武自然也一樣,一向喜歡探究事物本質的顧景云用半個晚上的時間畫出了心法口訣中氣的流轉圖,一共四句口訣,便是四幅圖。

顧景云檢查了一遍,確定無誤后就丟下筆去睡覺。

黎寶璐這一覺睡得神清氣爽,踢開被子伸了個懶腰后才察覺不對。

她摸著腦袋迷糊道:“我昨天晚上什么時候睡著的?”

顧景云被吵醒,一臉不悅的翻身對著她,“如果從你呼吸綿長開始算起,那就是打坐大概一刻鐘后睡著的。”

黎寶璐頗有些不好意思,保證道:“我今天晚上一定不會再睡著了。”

顧景云輕哼一聲,不置可否,抱著被子坐起來,指著書桌道:“把那四張圖記熟,在自己身上找出相應的穴道后再練吧,”顧景云頗為無語的道:“連經脈穴道都不識就開始練能練出什么來?”

黎寶璐拿著那兩張紙滿眼懵懂,“師父沒說那是穴道,他只讓我打坐的時候默念口訣……”

口訣中的穴道經脈全是簡寫,有的還是別稱,求的是朗朗上口,對于只聽說過百會穴,太陽穴這種常見穴道名稱的黎寶璐來說,她真的不知道“巨闕”兩字是表示“巨闕穴”,對了,巨闕穴在哪里?

黎寶璐忙翻出顧景云畫的圖,上面還特體貼的標了注解,原來巨闕穴在體前正中線,臍上六寸處。

黎寶璐照著在自己身上摸索,半響才猶豫的摸著一個點問:“是這里嗎?”

顧景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上前扯過她的手點在了一點上,道:“這才是,我看你今天晚上也別急著練了,還是先把要用到的穴道認全了再說吧。”

黎寶璐就捧著那四張圖若有所思,“我怎么忘了呢,武林中人打架時最愛點擊穴道,氣體在經脈中行走沖擊的也是穴道,所以人體結構圖是必須要學的,除此外,還有各氣穴在人體中的作用,擊打后會產生的后果……”

黎寶璐在自家的醫書里翻了翻,最后翻到針灸篇,眼睛發亮道:“幸虧我祖上給力,我想知道的這上面都記載用。”

黎寶璐看著書桌上的一堆東西,果斷的決定道:“我要學醫,學我黎家的醫術。”

武學說白了就是對人體的鍛煉,其中需要應用到醫學的許多知識,既然如此何不就干脆學醫算了?

難怪前世的影視劇中武林中人都會那么一兩手治傷的本事,看看她家的心法口訣,只是四句而已就涉及到了九個穴道,她雖然沒整體看過她家的心法口訣,但師父可是說過這四句只是起步,要學全最起碼得十五年。

因為天資卓絕的師父就是練了十五年才練全的。

黎寶璐合上醫書,目光炯炯的道:“我就從人體結構開始學起!”

顧景云眨眨眼,歪著頭問道:“我記得大家學醫都是從認藥草和其藥性開始的。”

“可我們家沒有藥草呀,”黎寶璐理所應當的道:“反正都是基礎,先學哪個不一樣?”

黎寶璐翻出自己的學習計劃表,捏著筆糾結半天,上午秦信芳的課是不能缺的,午休過后的頭一個時辰要跟著師父習武,然后要練一個時辰的字,還有半個時辰的課外閱讀,這些都是不能壓縮的。

黎寶璐將自己的時間計劃的很緊,但比起顧景云的來還是松懈了許多,她看看自己的計劃表,再看看顧景云的,最后忍痛將課外活動時間給壓縮了一半,這才給醫學騰出兩刻鐘來。

但這樣的學習強度顯然是不夠的,她只能機動安排,早上不出去干農活時就把醫書拿出來學習,然后把晚上的時間也安排上了。

顧景云看了滿意,以往晚上他要看書時,寶璐總是扯他后退,說晚上看書對眼睛不好,只讓他背書。

但書看過一遍后他就記住了,再背不僅會厭煩還會浪費時間,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多看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書呢。

這下好了,她晚上也要看書了,總不會再煩他了吧?

黎寶璐卻止不住的感嘆,“明明科目減少了許多,為什么我的時間還總是不夠用?而且我還未滿四歲呢,實在是太虐了。”

對于小未婚妻時不時的胡言亂語顧景云已經習以為常了,直接去洗漱了。

倆人推開門時,外面天色才亮堂一些,兩個孩子照著行程去院子里跳五禽戲,秦信芳與何子佩早在這里了,就連秦文茵都披了衣服坐在欄桿上。

看到兩個孩子相攜而來都露出愉悅的笑容來。

顧景云看到母親也很高興,蹬蹬的跑上前去請安,“娘,你身體好多了嗎?”

秦文茵笑著點頭,柔聲道:“好了許多,可以出門走走了。”

她看向黎寶璐,笑著沖她招手。

黎寶璐忙顛顛的跑到未來婆婆跟前,乖巧的沖她展開一個大大的笑臉。

秦文茵看了心情大好,捏了捏她肉肉的臉蛋道:“寶璐好像又胖了些,可真可愛呀。”

黎寶璐:“……”

顧景云“撲哧”一聲笑出來,自從被白一堂嫌棄太胖后黎寶璐一直在努力減肥,她先是少吃,但她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根本不耐餓,何況何子佩也不允許她餓著自己,所以節食減肥根本不可能。

寶璐只能加強運動,每天把基礎功練上三回,出了一身的汗,但運動多了也餓得快,這兩天她把倆人下午的糕點全吃了,飯量直接增加了小半碗,這下人沒瘦下來,反而更胖了。

秦信芳聽了也好笑,見寶璐滿眼淚花的注視秦文茵,他就對這倆孩子招手笑道:“行了,快來跳早操,一會兒我們還要去鋤地呢。”

四個人排排站好跳五禽戲,除了黎寶璐,其他四人跳下來都有些氣喘吁吁的。

秦文茵圍著院子慢慢的走了四五圈,然后轉回來看黎寶璐練她師父教她的基本功。

秦信芳看著氣不喘,只微微流汗的黎寶璐感嘆道:“寶璐的身體可真好啊。”

所以秦信芳決定給寶璐換大一號的小鋤頭。

除草一事他們討了巧,但鋤地卻沒法討巧,因為沒有機器,甚至沒有耕牛,他們只能一鋤頭一鋤頭的往前鋤。

好在秦家的農業勞作時間只有每天清晨的半個時辰。

以前黎寶璐拿著鋤頭鋤地是喜歡默讀課本,但今天她改記穴道了。

秦信芳半響沒聽到寶璐默讀課本的聲音,扭頭去看外甥,見他也靜靜的鋤地,心里不知想什么,他忍不住問道:“寶璐,你今兒怎么沒念書?”

“舅舅,我今天要記人體穴道和經絡,不背書了。”

“為什么?”

黎寶璐認真的道:“我要學醫,習武要用到,等我學成就能給你們看病了。”

秦信芳無語了半響才道:“沒人教你,你怎么學?”

“自學唄,我有醫書呢,不求成為我祖父那樣的名醫,只要會些基本的病癥就是,最要緊的是要熟悉人體的經脈穴道。”

秦信芳抿了抿嘴,半響才認真的與她道:“你要學便要全力以赴,務求做得更好,不得中途放棄。”

他道:“做事最忌半途而廢,這是最可不可原諒的,你要讀書,還要習武,哪一樣都不簡單,你可想好了要學醫?”

對于秦信芳來說,不管是文藝,武藝還是醫藝全都是需要付出全副身心才能學精的知識,黎寶璐本來要習武他還支持,現在再學醫,他就有些擔心這孩子是心血來潮了。

黎寶璐卻在認真思索過后嚴肅的對他承諾道:“舅舅放心,這些于我都是有大用的,而且我自身也對其感興趣,我必不會半途而廢的。”

武藝于她來說是全新的領域,她是真的感興趣,前世多少人想習這樣高深的功夫還沒處學呢,她有這個條件要是不好好珍惜會被雷劈的。

至于醫書,在這個大夫稀缺的年代,還是自己會一些醫術更保險些,何況自家還有三個病秧子。

這套醫書是祖母瞞著二叔給她繼承的,除了要保存好以后抄錄一份還給黎家,她也希望能多學一些,說不定以后能在醫書上添上只言片語,好歹不讓它的傳承斷代。

秦信芳見小孩眼里滿是堅定,他心中既高興又憂慮,但還是立即為她打算起來,“你身上雖有黎家傳承的四本醫書,但那里面皆是精華所在,許多基礎的東西并沒有。你沒有人教導,想要學成醫術更難,所以基礎萬萬不能丟,過兩日天氣涼爽一些了我帶你去五村看看,問問你祖母你祖父是否還有別的手記留下,若有,你可拿來參考,我們再去一趟縣城,找找看是否有其他醫書可觀。最好能找到草藥圖集,你總要認識草藥才行。”

黎寶璐眼中迸射出亮光,開心的叫道:“舅舅,我們要去看我祖母?”

顧景云不開心的丟下小鋤頭,道:“我也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