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拜師

白一堂看著胖墩墩的黎寶璐,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失望,“太胖了,肯定飛不起來。”

黎寶璐:“……”

顧景云頗為糾結的看向黎寶璐,不確定是不是要讓她減肥。

半響黎寶璐才辯解道:“師父,我這是強壯,不是肥胖,習武不是要有一個好身體嗎?”

白一堂掀了掀眼皮道:“我不是你師父,不要亂叫。若是別的功夫也就罷了,就算你根骨不佳我也能勉強教你,但我最擅長的便是輕功。”

“你想習我這門武功,除了資質悟性外,自身條件也要好,”白一堂一臉不忍目睹的看著黎寶璐道:“你太胖了,而初學者除了自身體重外還得再加重練習,使身有浮勁兒,當練成之時,起如飛燕掠空,落如蜻蜓點水,著瓦不響,落地無聲。”

黎寶璐雙眼迸射出驚人的光彩,她還以為顧景云說的輕功是夸大的呢,在她看來古代的輕功不過是奔跑騰躍的迅速靈活些,可現在聽白一堂的意思,這竟和前世記憶中影視劇里的差不多了。

本來只是想學了保護家人,現在她卻真正的對武學感興趣起來,她一把拽住白一堂的衣角,巴巴的看著他道:“白大叔,你教我吧,不就是胖嗎,我減肥!”

白一堂搖頭,“不行,你現在是胖子,以后有可能也是胖子,但我和我的師兄弟們都是清瘦之人。”

黎寶璐剛要說話,白一堂就揮手止住她道:“就算你減肥了,你也不是天生的瘦子,我和我師兄弟們可是怎么吃都不胖的,你天生就不適合習輕功。”

黎寶璐忍不住嘟嘴,“難道就沒有胖子會輕功嗎?”

“有,”白一堂道:“但都是三腳貓功夫,我的徒弟即便不是天資聰穎之人,條件也不能這么差,所以我不收你為徒。而且從我祖師爺開山以來就沒收過是胖子的徒弟。”

“如果你教出了一個輕功絕頂的胖子徒弟豈不是可以在師伯師叔們面前揚眉吐氣?”

“很誘惑,但失敗的可能性更大,不值得我去冒險。”

顧景云翻了一個白眼,問道:“你這輩子除了收寶璐為徒還能收別的徒弟嗎?”

黎寶璐精神一振,目光炯炯的看向白一堂,是啊,這兒可是流放地,白一堂待在這兒除了她會找他習武外還有誰會拜他為師?

白一堂也被噎住了,在這里大家連飯都吃不飽,怎么有力氣與他習武?

“而且,就算寶璐不堪造就也沒人知道她是你徒弟,”顧景云往他心窩上插刀子,“你現在是在罪村,難道你師兄弟他們的消息這么靈通,還能知道你在這兒收了個徒弟?”

他不說誰會知道?

白一堂抿嘴。

顧景云繼續道:“教好了,以后我帶寶璐出瓊州,大可以讓她替你揚名,教不好,我們絕口不提你是她師傅,絕不讓你丟半分面子。”

白一堂挑眉。

“你愿意讓你一身功夫就此沉寂嗎?”顧景云蠱惑他道:“歲月悠悠,有一徒弟侍奉左右不好嗎?”

白一堂意動,一雙眼睛不住的去打量顧景云。

顧景云就搖手笑道:“你別看我,我的身體你是知道的,我縱是有心也無力。”

白一堂好失望,這才勉強把目光放在黎寶璐身上。

黎寶璐努力的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祈求的看著他。

白一堂就嘆氣道:“好吧,我便勉為其難的收下你,只是你記得,若是功夫學不好,出去可千萬別報我的名號。”

黎寶璐沒想到自己讓人這么嫌棄,抽了抽嘴角后應下。

白一堂就揮手道:“那你們先回去吧,要拜師得準備不少東西,你們回去與家中大人說一聲,回頭我選好了日子便正式拜師。”

古代對拜師學藝很重視,尤其白一堂這種出身名門的江湖人對拜師的規矩要求更多。

所以當黎寶璐收到拜師的具體時間時,還知道了白一堂進山了打了一頭野豬出來,要辦個拜師。

同樣不知道拜師規矩,正打算一切暗中進行的顧景云也傻眼了,拜個師父而已,用得著這樣大張旗鼓嗎?

白一堂還惋惜能請的人太少了,可惜道:“若還是自由身,我收了徒弟不僅要邀請師兄弟們參加,還有綠林好友及各門各派的掌門,可惜了,現在只能請村里的十八戶人家和里長。”

黎寶璐&顧景云:……說好的低調不張揚,學不好就不認徒弟呢?

秦信芳才知道拜師這件事,悠悠的站在倆孩子身后問:“你們還有多少事是應該告訴我而沒有告訴我的?”

黎寶璐和顧景云連忙搖頭,小腦袋差點搖掉下來。

何子佩頂住他們的小腦袋,沒讓他們搖下去,而是問秦信芳,“真要讓寶璐去學功夫嗎?”

那和她從小受的教育背離太遠,她從小讀的是四書五經,學的是琴棋書畫,以前的閨蜜也有出身武將世家的,但也就學個弓馬,功夫什么的,實在是太玄幻了。

秦信芳看了看寶璐,又看看顧景云,最后道:“想學便學吧,不過丑話說前面,功夫你可以學,但我這兒的課程和你舅母教你的東西也同樣不能落下。”

顧景云微微蹙眉,覺得舅舅對寶璐要求太過嚴格了。

黎寶璐卻想也不想就應下了。

秦信芳是教她書本上的知識,何子佩教的是人情往來,管理下人等當家主母必須會的事。

比如,回京后見顧家人應當準備什么禮物,顧家都有哪些親戚,以及如何給世交,親朋,上司送禮,如何回禮,這些何子佩不交,她還真不懂。

這些都是必須要學的,至于琴棋書畫,那就是陶冶情操的東西,可學,可不精通,也可單精,反而要輕松些。

黎寶璐應的痛快,秦信芳卻懷疑她一個小娃娃是否能吃得了這個苦,畢竟這學習強度不弱。

他不阻止黎寶璐習武卻是猜到他們在縣城被人欺負了,不然這倆孩子也不會一回來就折騰著要拜師習武。

他如今能力有限,是不可能在顧景云身邊放護衛的,那么誰來保護羸弱的外甥便成了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這世上除了他們這三個外還有誰會對顧景云絕對的好?

那便是黎寶璐了,他們將來是夫妻,夫妻一體,他可以放心的把顧景云交給她。

至于規矩,他都是犯官了,還在乎什么規矩?

秦信芳安撫何子佩道:“規矩是人定的,自然也要人打破。除了那些迂腐酸儒,你見誰行事是真正照著規矩來的?”

秦信芳摸著胡子笑道:“何況,我們家不守規矩的人還少嗎?”

何子佩就瞪了他一眼,轉身道:“既然你們爺幾個都商量好了,何必還拉我來商議?你們要拜便拜吧。”

于是,黎寶璐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里正式拜白一堂為師,她跪在地上向他奉茶,誠心誠意的磕了三個頭。

白一堂看了滿意,雖然徒弟胖了點,看上去憨了點,好在孝順聽話,慢慢調教未必不可能成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