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疼

顧景云第二天醒來覺得半邊肩膀都是麻的,黎寶璐掀開他的衣服看了一眼,低聲道:“中間的傷更黑了,好在周圍的淤血都給揉開了,一會兒我再給你揉一次。我們就別出廟了。”

顧景云目光掃了眾人一圈,垂下眼眸道:“把貨交給張一言,讓他代為售出。”

黎寶璐眨了眨眼問,“不交給六郎哥嗎?”

“他做不了他家的主,你以后若還想與他來往便不要交給他。”張二郎狡詐,東西給了他回來的錢數未必就對。

縱然他不在乎那點錢,卻不代表他容許別人欺瞞他,到時候與張六郎是不再見,還是任由心里的那根刺存在,表面上卻若無其事?

顧景云自認做不來那樣虛偽的事,也不想寶璐就此失去這一個朋友,那便坦坦蕩蕩的將東西交給另一人好了。

這是對張一言的信任,也是對他的疏離。

以張一言的智慧,他不會少他的錢,便是少了,以后斷了來往便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張一言和張三郎都看明白了這一點,因此張三郎心里又苦澀又竊喜,喜于顧景云待六郎果然不一樣,苦于顧景云因為二哥而不信任整個張家。

顧景云現在是不親近張一言,但時間長了,這樣的事多來幾次,張一言未必不能成為他的親近之人,到時候六郎還能在他那里占多大的位置?

張一言比張三郎想得更透徹,有一就有二,他不怕顧景云用他,就怕他不用。

因此他接過顧景云的海貨時就將胸膛拍得啪啪響,保證道:“顧小公子放心,我一定給你賣出一個好價錢。”

張二郎冷笑一聲,推起自家的板車就率先走了。張三郎心中無奈,對顧景云點了點頭就追上二哥,不由低聲道:“二哥,我們還都要等著顧景云教我們讀書識字,何況他聰明,秦家與里長關系又好,以后未必沒有求到他的地方,二哥又何必枉做小人?”

張二郎身子一僵,抿著嘴不說話。

張六郎不知幾人私下的暗涌,只是高興的與顧景云黎寶璐道:“你們想吃什么我給你們買回來,”他挺著小胸膛道:“我也有錢的。”

顧景云白著臉一笑,不客氣的道:“那你便幫我們帶兩碗混沌回來吧。”

張六郎算了一下口袋里的錢,正好夠,便高興的應下了。

人一走,城隍廟里瞬間就空了下來,整個廟里只剩下兩個小孩。

黎寶璐忙拉著顧景云躺下幫他上藥。

隔了一晚上,未揉開的淤血再揉開要比之前的疼上好幾倍,顧景云滿頭大汗的忍著疼痛,幾乎要將嘴唇咬出血來。

黎寶璐怕他咬壞舌頭,就團了一團布給他咬住。

昨天晚上光線昏暗看不到,而且她也心疼顧景云,后面下手就輕了些,誰知道淤血就沒揉開?

現在要多受好幾倍的罪,但她不敢再放輕動作,不然后面再揉開淤血就更困難了。

黎寶璐一邊留意顧景云的神色一邊用力給他揉搓,隔一段時間便停下讓他休息一會兒。

顧景云畢竟身體弱,并不能一下承受這么多。

饒是如此,等黎寶璐徹底將淤血揉開時他也痛得說不出話來了,渾身像浸在水里一樣被汗濕了。

黎寶璐不敢讓他穿著濕衣服睡覺,忙用大家帶來的大鍋燒水給他擦洗身體。

幸虧大家計劃中就是要留宿兩天,為了方便喝到干凈的水,大家帶了三口鍋。

顧景云換好衣服躺在茅草上立即疲憊的昏睡過去了。

黎寶璐坐在他身邊守著他,生怕他發燒或突發別的病癥。

好在顧景云除了睡著時有些不安穩外,體表溫度一直很正常。

張六郎端了兩碗餛飩回來時倆人正倚靠著睡在一起,黎寶璐聽到動靜立即警醒過來,看到是張六郎才松了一口氣。

“六郎哥,怎么只有你一人回來了?”

“他們還要給家里添置些東西,我家的事自有我二哥三哥去忙,我沒事做就先回來了。”關鍵是他不放心顧景云與黎寶璐,而且這倆人早飯沒吃,午飯也沒吃。

張六郎將餛飩遞給黎寶璐,探頭看了一眼顧景云,好奇的問:“昨兒我回來時你們就睡著了,我還以為你們睡得很好呢,怎么今兒他還睡?”

“他身體不舒服,需要多睡覺。”黎寶璐轉身將顧景云搖醒,她知道顧景云一定很困,但人不填飽肚子是沒法對抗病魔的,所以再困也要吃飽才能睡。

顧景云的臉色很難看,不過他依然接過黎寶璐遞過來的碗,即使沒有胃口,他也逼著自己吃下。

他從會喝奶時便吃藥,自然知道要養好病得先吃飽飯。

張六郎在一旁見了肉痛不已,“你若是不想吃就別吃了,這家的餛飩可好吃了,你不能嘗到它的美味何苦暴殄天物?”

顧景云抬頭看了他一眼,贊道:“不錯,連暴殄天物這個成語都學會了,不過我今兒再教你一點,食物的存在首先便是填飽肚子,然后才是追求味道,我如今生病,別說擺在我面前的只是一碗餛飩,它便是龍肝鳳髓我也沒多大胃口,我吃它不過是為了有力氣,為了病好得快一點,為了在睡覺時不會因為饑餓而睡不著。”

張六郎求助般的看向黎寶璐,黎寶璐卻點頭贊同道:“景云哥哥說得不錯。”

張六郎就撇了撇嘴,不高興的道:“我可是特意打聽到的,這家的餛飩全縣城最好,為了買到這兩碗餛飩我排了半天的隊呢,而且還把我大哥給我的錢全花了……”

顧景云嘆氣,沒多大誠意的安撫他道:“那等下次來我特意請了你去吃如何?到時我一定好好品嘗它的味道。”

說罷吃完餛飩便繼續昏睡過去。

張六郎見他這樣,不滿全都消失,反而擔憂的問黎寶璐,“他這是怎么了?昨兒晚上還好好的呢。”

黎寶璐強笑道:“沒事,老毛病了,休息休息就好。”

顧景云說這事不能告訴第三個人,雖然大家在外面很抱團,但那是沒有利益糾葛的前提下。

若是大家知道他與縣令的外甥起了沖突,只怕有人會用他的消息換好處。

流放到瓊州的,便是以前是好人,現在也不會是多好的人了。

顧景云對此深有體會,所以黎寶璐縱然與張六郎相處得不錯也沒告訴他實話。

顧景云睡得沉沉的,張六郎就壓低了聲音問黎寶璐,“那你們家要買的東西怎么辦?我們明兒一早就要啟程了,不可能再有時間采買。”

“那便不買了,”黎寶璐很看得開,“總會有機會再來縣城的,我們下次再買便是。”

秦家并不缺東西,每年京城都會給他們送些東西來,何況他們缺了什么也會委托里長買,這次她和顧景云來縣城說是賣海貨和買東西,其實就是來開眼界的。

誰知道眼界沒開多少,反而惹了個仇敵呢?

顧景云一覺睡到傍晚,出去銷貨的伙伴們都大包小包的回來了,看到一臉才睡醒的顧景云都有些驚訝,紛紛問道:“顧小公子今天沒出去買東西嗎?”

顧景云冷冷的“嗯”了一聲便不說話了。

問話的人面上有些訕訕,黎寶璐便解釋道:“景云哥哥身體不舒服,我們今天不出門。”又道:“景云哥哥生病的時候不喜歡說話,大哥哥別介意。”

那人仔細一看顧景云的臉色,這才發現他面無血色,急忙問道:“可要緊?要不要看大夫?”

“不用,”黎寶璐忙搖手道:“我們帶有藥的。”

張三郎和張一言聞言都圍上來,擔憂的道:“可嚴重嗎?明天能不能啟程?”

此時縣城乃是非之地,黎寶璐和顧景云都不愿意多留,因此點頭道:“大哥哥們放心,上路還是沒問題的,只是要把板車墊得厚些才好。”

張一言便豪爽的道:“這個寶璐妹妹放心,明兒把我們帶的衣服都給他墊在下面,保證把板車弄得舒舒服服的。”

黎寶璐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鄭重的與他們道謝,大家的臉色好看了不少,覺得顧景云雖高傲,他的小媳婦卻挺懂事。

顧景云不想理會大家,但大家卻不得不理會他,因為所有人都欠著他的錢呢,現在貨賣出去了,自然要把欠賬還清。

黎寶璐見顧景云眉頭緊鎖,不適的蹙著眉頭,就忙攔住眾人道:“錢的事不急,不如等回到家再還吧。”

黎寶璐面露擔憂道:“我們兩個孩子身上不宜帶過多的銅錢,不如大哥哥們先幫我們保管著。”

眾人都沒有意見,雖然錢總是要還出去的,但能多在手里留幾天也好呀。

而張一言和張三郎心里卻不由撇嘴,覺得顧景云的這個小媳婦也不實誠,他們身上連整塊的銀子都敢帶一錢袋,難道還怕帶銅板嗎?

顯然是不想他們打擾顧景云休息,且想讓他們把人情欠著,路上不得不照應謙讓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