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幫助

瓊州府雖名為府,其實就是一小縣城,隸屬于廣東。因為與廣東隔著一道海峽,交通不便,在此任職的官員很難在長官那里出頭,自然,受的控制也很小。

所以在這里,縣令就是全瓊州府人民的天了。

也因此,縣太爺臨時增加貨物進城稅也沒人鬧個事,更別說跑到廣州府那兒去告狀了,瓊州人民將苦汁咽下,老老實實地的交錢進城。

凡良民進城攜帶貨物的,一律繳納其價值的百分之五,直接漲了一倍還多,而罪民則要納百分之二十。

一群興高采烈排隊進城的少年們傻眼了,他們沒想到進城稅漲了這么多,身上帶的錢似乎不太夠……

張二郎拳頭緊握,低聲罵道:“狗官!”

張三郎面色也不好,揚聲道:“大家把錢湊一湊,看能不能湊夠進城的稅,不然被衛兵扣掉貨物可就虧大了。”

進城無錢繳稅就扣除價值相當的貨物,但衛兵們計算時都以最低價格計算貨物價值,而且還會多拿,綜合下來拿貨抵稅就虧大發了。

所以不到最后一步沒人會用貨物抵稅。

少年們湊在一起計算自己身上的錢,顧景云坐在板車上掃了一眼他們手里的銅板便心中有數了,心道:這點錢也就夠這些貨物的一半稅,到最后這事多半還要落到我頭上。

黎寶璐也湊到顧景云耳邊道:“好像只有我們的錢是多的。”

顧景云哼哼兩聲。

黎寶璐問:“那你要幫嗎?”

“自然,”顧景云板著小臉教她,“雖然他們依然討人厭,但在外面我們是一伙兒的,一損全損,為這點錢不值得。”

他抬頭看向聚做一堆的少年,等著他們來找他,卻沒料到一群人全是蠢的,算個賬算到現在都沒算清。

張二郎等滿頭大汗的掰著手指頭算自己還缺多少錢,但總在算到一半的時候就出錯,而且那么多錢合在了一起,所有的貨物也都要重新算……

在出來前,家里大人都給他們算好了要交的稅,錢也是按照那個數多出一部分給的……

該死的狗官,要不是他,他們何至于如此狼狽?

萬一算不出要交的稅被人坑了怎么辦?

少年們急得都要哭了。

顧景云無語片刻,抬高了聲音打斷他們嘈雜的計算,“行了,把需要我帶進城的貨物拿來,這部分稅先由我代交,等你們進城賣了東西后再給我。”

對啊,放在顧景云名下他們只需要納百分之五的稅,可是事后要給顧景云多少錢來著?

大人們之前給他們算好給顧景云的那份錢是按照百分之二算的呀……

顧景云不理會凌亂的眾人,盤腿坐在板車上指點江山,“張二,你家的貨照之前的價格算也就能賣五兩八錢左右,把這包東西也放到我這邊,我給你帶三兩的貨,稅五便是一百五十文,我先幫你出了,剩余的貨稅二十便是五百六十文,你少多少與我說,我借給你。”

顧景轉頭看向張一言,撇了撇嘴道:“你家的貨照原先的價格值四兩二錢左右,我幫你帶二兩的貨,稅五便是……”

顧景云把所有人的帳目都清了一遍,等他算完,大家才手忙腳亂的把自個的錢算清楚,有缺的就找顧景云借錢,不缺的則記下顧景云算好的兩個數字便行。

而顧景云身邊早堆了一堆貨,全是他應承幫忙帶進城的貨物。

他指了幾個人道:“你們便拿著這些海貨與我進城,衛兵問起你們就說受雇于我就行,其他人各自拿好自家的貨物,記好自己要納的銀錢。”

混亂的隊伍這才井井有序起來。

顧景云安排好轉身就爬到板車上坐好,抬著下巴道:“走吧,再不走今兒就不用進城了。”

衛兵們看堵在城門口不遠處的隊伍開始排隊進城就互相使了個眼色,這一看就是加稅后第一次進城的,準備的銀錢必然不足,只不知里面有沒有值錢的貨物。

顧景云排在第一位,上來便將戶籍給衛兵檢查。

衛兵眼睛掃過他身后的幾輛板車,又見他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安然的坐在板車上等著過檢,不由詫異的挑眉,現在的罪民都這么牛氣嗎?

打開戶籍一看才發現此人是良民。

衛兵不由皺眉,此人身后幾個推車的都是罪村的罪民,每隔兩個月就要進城一趟,幾年下來他早把人記熟了,這孩子明顯是跟他們一伙兒的,怎么可能是良民?

衛兵拿著戶籍對著顧景云比對再比對,戶籍上只有人物描寫,比如顧景云底下就寫著圓臉,大眼,寬額,高鼻,身量瘦小。

再一看出生日期衛兵不由抽了抽嘴角,合上戶籍問道:“來瓊州府做甚?”

顧景云指了身后的板車:“家里曬了些海貨,前來銷貨。”

衛兵掃了一眼板車上的貨,指著那幾個推車的少年問:“他們又是干什么的?”

“是我雇的苦力,”顧景云瞟了他一眼道:“怎么,良民不能雇用罪民嗎?”

衛兵心中不悅,冷笑道:“衙門里沒這個規定,不過為了預防你們幫罪民逃稅,你得說清楚你家都有哪些貨物,不然這些貨物就視作逃稅物品,是要歸公的。”

黎寶璐瞪大了眼睛,手摸進荷包里抓了一把銅錢。

顧景云卻已經開始背板車上的貨了,真是笑話,他連稅銀都算出來了,還記不住自己帶了啥貨?

衛兵心中冷笑一聲,將每一包貨物都扯開來檢查,黎寶璐眼見著他要把貨物掃到地上,忙伸出小手抓住他的,揚起笑臉沖他一笑,道:“大哥哥,天快要黑了,我們什么時候能進城?”

順勢將手里握著的銅板都塞他手里。

衛兵挑眉,上下打量了一下黎寶璐,將銅板揣袖子里,抬著下巴和板車上倨傲的顧景云道:“小子,學學你妹妹,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手一揮放行了。

張三郎看著忙推著板車進城,顧景云這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在村里橫著走也就罷了,在外面也這么不可一世。

顧景云順利進城后,后面的就順利了許多,只要交上稅銀,稅銀與貨物價值差不多就放行。

一行人勝利的在城內會師,張二郎看了眼依然端坐在板車上的顧景云一眼,道:“今天晚了,明日再銷貨,大家先去找住的地方。顧小公子,我們以往都在城隍廟歇腳,你身體弱只怕住不慣,您看……”

顧景云太過不知天高地厚,帶著他只怕會惹上麻煩。

顧景云冷笑一聲,,正要說話,黎寶璐卻在他之前道:“城隍廟邊上不遠不就有客棧?我們住那里。”

黎寶璐冷冷的看著張二郎道:“張二哥也別怕我們連累了你,剛才若是景云不硬氣一些,大家誰也別想進城,我們在城門口停留了將近半個時辰,那些衛兵又不眼瞎。”

要不是顧景云先硬,她再軟,他們這趟進城非得脫下一層皮不可,這就是信息落后的弊端了。

張二郎臉色一變,看著坐在板車上的小孩說不出話來。

顧景云見黎寶璐為他抱不平,臉色稍霽,打斷她道:“好了,我們走吧。”

轉頭揚著下巴吩咐張六郎,“楞著干什么?還不快拿上我的東西跟我去找客棧?”

來之前張六郎可是拍著胸脯保證會寸步不離的保護他們的,其他人他不管,張六郎卻是要跟著他的。

張六郎看了他二哥三哥一眼,小步挪著上前拎起秦家的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