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敲打

秦信芳把家里曬的海貨裝進背簍里放好,再次囑咐跟前的兩小孩,“一定要跟緊同村的人,若是走散了直接去衙門,別到處亂走。錢袋子拿好來,若是不見了也別急,到衙門里報家里的地址名號,讓他們送你們家來,我們自有重謝。”

顧景云覺得舅舅太過小看自己,不耐煩的道:“我們是有多蠢才會連回家的路都不認識?”

“那你現在認得去縣城的路嗎?”

“不認得,”顧景云理直氣壯的道:“但過不了多久就認得了。”

顧景云對自己的認路能力還是很自信的,走過一遍自然就認得了。

秦信芳無奈的看著自信滿滿的外甥,只能去囑咐張家三兄弟。

張二郎幫著把背簍綁在板車上,對秦信芳拍著胸脯道:“秦大人放心,我們一定會把顧小公子完好無缺的給您帶回來。”

村里其他少年也推著板車匯聚而來,紛紛表示會照顧黎寶璐與顧景云倆人,讓秦信芳放心。

張三郎把顧景云和黎寶璐抱起來放在板車上,對秦信芳何子佩笑道:“看,如此一來他們連路都不用走了,秦大人這該放心了吧?”

秦信芳微哂,揮手與孩子們告別。

少年們點了一下人數,立即熱熱鬧鬧的往村外行去,此時天還未亮,啟明星高掛在空中為他們照亮道路。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是第一次離開大人到那么遙遠的地方去,皆興奮得不得了。

一點也沒注意到后面戀戀不舍望著他們的秦信芳。

秦信芳氣笑,“兩個沒良心的小東西,頭都不回一下。”

何子佩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是誰跟我說不必擔憂的?還訓我別縛住孩子們的腳步。”

秦信芳摸了摸鼻子道:“這怎一樣?我可未攔過他們,只是心里有些放不下罷了。”

何子佩輕哼一聲,巴巴的看著孩子們消失的方向,憂道:“景云雖聰慧,卻又傲又自負,我只怕他在城中惹事。”

“你放心,有寶璐在呢,別看那孩子小,卻是最細心穩重不過,之前用火開荒的事就是她在一旁不停的提意見,不然我還真怕景云直接一把火將所有的荒草都燒掉呢。”

“可她再細心也只有三歲多呀。”

何子佩一直把顧景云當親生兒子一樣,怎么可能不擔心?

秦信芳知道勸也無用,直接道:“景云和寶璐去縣城了,妹妹那里就沒人解悶了,今天你多陪陪她吧。”

何子佩的注意力立即被引開,她忙轉身回后院,“我給文茵熬了小米粥,差點就給忘了。”

而坐在板車上的顧景云和黎寶璐正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興致勃勃的看著路兩旁的風景。

雖然天色昏暗看不出什么,但吹著微風,坐著一搖一晃的板車,倆人就覺得此時的風景世上最美。

少年們顯然也覺得此時風景獨好,有一個少年干脆扯著嗓子唱起了歌。

唱過一遍后不少人都跟著和聲起來,一時間山里全是少年們清越的歌聲。

黎寶璐覺得挺好聽,就是聽不懂歌詞,她側著耳朵聽了半天也只能聽懂頭兩個字“豐年”,不由扭頭低聲問顧景云,“他們在唱什么?”

“唱《豐年》,”見黎寶璐滿眼茫然,他便解釋道:“你還未讀過詩經,所以聽不懂,這是周頌里的一首,豐年多黍多馀,亦有高廩,萬億及姊。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顧景云看著歡愉的少年們若有所思的道:“快到秋收了,他們在祈求豐收。”

“那今年會豐收嗎?”

顧景云猶豫了一下道:“應該會吧,沒聽舅舅說今年有災。”

兩個孩子相視一眼,也愉悅的勾起嘴角。

罪村一村離縣城還挺遠,以他們的腳程,走到傍晚估計能到,而在此之前他們得先到里長所在向善村一村去蓋章放行。

罪民出罪村的范圍都得跟里長報備,且需要簽章,不然視為逃跑,進出城門都要檢查戶籍的,若是無章,他們就會被當做逃犯抓起來。

通過此法,朝廷可以牢牢控制住罪民的人身自由,不怕他們偷渡回鄉。

因為沒有里長的簽章,他們連出罪村范圍都不可能,而要離開瓊州府則需要瓊州縣衙的簽章及同意書了。

車隊一進入向善村一村,黎寶璐就看到了前面排得長長的隊伍,顯然要出罪村范圍的人不少。

不過隊伍前進的速度還挺快,里長翻開戶籍只問對方去哪兒便爽快的蓋章,并不細問,簡單快捷,平均下來五秒鐘能走一個人。

因此長長的隊伍很快就縮減完畢,輪到了黎寶璐。

顧景云是良民,他出入并不需要里長的同意,但黎寶璐需要。

才到里長跟前,顧景云就掏出戶籍遞給里長,指了身旁的黎寶璐道:“她要去縣城。”

里長正要蓋章,突然又低頭看桌子前的倆小孩,驚訝起來,“呀,原來是景云呀。”

左右望望,沒看見秦信芳或何子佩,不由蹙眉問:“怎么只有你們兩個小娃娃,你們舅舅舅母呢?”

“我們是跟著同村的人去縣城的,我舅舅舅母不去。”

里長看著進退有度,毫不怯場的顧景云感嘆道:“你舅舅好寬的心吶,也不怕你們兩個在城里丟了。”

說罷“咔擦”一聲蓋在戶籍本上交給顧景云,摸了摸黎寶璐的小腦袋道:“進城被盤問時別怕,跟緊同村的人便行。”

黎寶璐點著小腦袋,對他露出甜甜的笑容,“我知道了,謝謝里長爺爺。”

里長滿意的摸著胡子微笑,覺得官宦人家出來的孩子就是不一樣,他孫子三歲的時候連話都說不清楚呢。

顧景云和黎寶璐手牽著手走到一邊,等其他人蓋章。

黎寶璐就探頭去看他手里的戶籍本,小聲道:“景云哥哥,給我看一眼吧。”

定親那天里長到場把她的名字從黎家移到了秦家,但她并沒有看到戶籍上的名字,所以還從不知道她在古代的戶籍是怎樣的。

顧景云就展開給她看。

戶主是秦信芳,黎寶璐的名字在第三頁,與戶主的關系是義女。

黎寶璐一愣,就指了關系欄問道:“我不是你媳婦嗎?”

“你還未嫁給我,因此不能移到我母親的戶籍下,”顧景云瞄了一眼正在忙碌的里長,低聲道:“你是罪籍,是要納稅的,若是變了良籍他就少了一份提收,所以得等你長大后嫁給我才能把名字記在我名下,由罪籍變良籍。”

黎寶璐忍不住撇嘴,低聲道:“那天我看見舅舅給了他銀子的,他怎么還貪圖這點小錢?”

她不信她一人的提收能有多少錢,一年最多幾個銅板,連這都舍不得?

顧景云卻道:“能有一點是一點,舅舅說他家也很艱難的,別說幾個銅板,便是半個他也舍不得放棄的。”

黎寶璐咋舌,“那京城寄來的東西過了他的手,竟然還能送到我們家?”

顧景云微笑道:“所以才說他人品還過得去,外頭寄進來的東西他從不克扣,也因此大家都愿意拿些東西孝敬他,彼此的關系還不錯。你看,這么多人要出去,他卻從不盤問,只要戶籍與人對得上,給得出理由他一律給簽章。也因此大家都會互相監督,若有想要私逃的人都會阻攔或報信,以免他受了牽連。”

“他若受了牽連,以后只會愈發嚴格,到最后苦的還是我們自己。”顧景云雖小,這些道理卻是從小就聽舅舅與舅母提的。

他眼睛深沉的看著黎寶璐道:“所以進城后你要跟緊我,可不要丟了,不然舅舅和舅母要受罪,全罪村的人也會因你而受罪的。”

這是擔心黎寶璐丟下他跑了。

黎寶璐一怔,看看自個的小胳膊小腿,抬頭看向顧景云問,“我這樣怎么跑呢?”

顧景云臉一紅,不自在的道:“我可沒說你跑,而是讓你別丟了。”

明明就是欲蓋彌彰,黎寶璐哼哼兩聲,見他神色中有些不安,便道:“我不會跑的,我還等著你娶了我后直接變良民呢。”

顧景云心內一松,抬著下巴道:“你放心,等我長大了一定會娶你的。”

黎寶璐見他安心了便與他道:“你少看些雜書吧,你最近看的都是什么書,竟然會想到我會逃跑?”

顧景云扭過頭去不說話,打定主意不認。

最近他看雜記,里面偶有記錄某地有童養媳不堪婆家折磨逃走,被抓回去后被沉塘之說,他覺得自家對寶璐很好,寶璐應該不會逃,但又覺得自家對她再好也比不過她親生父母,他拿不準她是怎么想的,所以只能這樣敲打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