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討好

“喲,顧小公子要去趕海?那可得站遠些,今兒浪潮特別大。”

顧景云眨眨眼,不由與寶璐對視一眼,心中警惕起來,但是……

“顧小公子今兒真俊啊,這身衣裳也好看。”

“小公子要去趕海不如帶上我家那小子,他別的不會,找魚挖蝦卻是一把好手。”

每一個在路上碰到的村民都友好親切的向顧景云同學問好,一開始顧景云和黎寶璐還保持著警惕心,此時也不由麻木了。

黎寶璐甚至懷疑自己睡了一覺后穿越到了異次元,與顧景云建議道:“不如我們現在回去睡一覺,再醒來或許就好了。”

顧景云鄙視的看她一眼,抬著下巴好似巡視領土的君王般往海邊去。

不止大人,村里的孩子對顧景云也變了一個態度,以往看見顧景云不是怒目而視便是漠視,現在卻巴巴的看著他,想上前又不敢。

黎寶璐徹底懵了,“難道我們睡了一覺后就變成了萬人迷?”

“你想太多了,”顧景云鄙視她道:“人對人的態度突然改變只有兩種原因,一,一方突然發現另一方是大好人,以往的不和皆為誤會;二,一方能從另一方身上得到莫大的好處,讓他們不由自主的去討好對方。第一種不可能,上次斗毆把全村六歲以上的孩子都牽扯其中,村里的人都恨死我了,沒有解除誤會一說,”顧景云譏笑道:“而且我也不是好人,所以只能是第二種。”

顧景云目光流轉,嘴角不由往上一挑,愉悅的道:“看來他們是看上了我用火開荒的法子呀。”

黎寶璐道:“昨天晚上他們都來幫忙了?那教給他們也沒什么。”

顧景云輕哼道:“賣他們一個面子也沒什么。”

黎寶璐忍不住揚起笑臉,上前牽住他的手大步向前走。

顧景云滿臉嫌棄,卻也牽住了黎寶璐的手。

海邊聚集了村里三歲以上的孩子,大家都提著木桶或背簍站在邊上,只等海潮退下便沖上去撿海產品。

顧景云拉了黎寶璐站在一塊大石頭上極目遠眺,波瀾壯闊的大海上一層風浪推著一層風浪向前進,一陣猛烈的海風迎面吹來,人幾乎站立不住,顧景云緊緊地拉住黎寶璐,再抬眼看向大海時,只見一層海浪撲面而來,如高樓一般傾瀉而下,嘩嘩的沖上海灘,拍打在礁石上。

海水幾乎沖到腳下,孩子們發出聲聲驚呼,目光發亮的看著快速往后退的海水。

這次浪潮如此大,退得又急,肯定留下不少海產品。

等到海潮遠遠的退去,前來保證孩子安全的大人一吹哨子,孩子們立時像出籠的鳥兒一樣歡呼一聲沖向海灘。

顧景云拉著黎寶璐站在石頭上只覺得心胸一闊,神清氣爽,“寶璐,心胸如海,天下還有何容不下的?”

黎寶璐贊道:“好志氣!”

顧景云高傲的抬著下巴。

黎寶璐覺得他這樣一點兒也不像有容乃大的大海,反倒像一只驕傲的孔雀!

她不由抿了嘴笑。

張二郎踹了張六郎一腳,抬著下巴指向石頭上的倆人,“還不快去找你朋友!”

張六郎躊躇著不敢動彈,張二郎恨鐵不成鋼的踢踢他的屁股道:“真是蠢貨,沒見大家都巴結他們嗎?白瞎了你跟他們屁股后面跑這么久,還不快去?”

張家的人里除了耿直的張大錘就沒笨蛋,昨晚上張大錘回家一說村里的人可勁兒的巴結秦信芳想要知道用火開荒的竅門,他們便知道拼關系的時候到了。

他們家人多地少,罪名還不輕,每年要服的勞役要比別家的重,而且他們家在外頭可沒什么靠山,大赦是不可能有他們的份的。

那些當官流放的人家還能抱著赦免的希望,他們卻是早早就打定主意要在此生根發芽了。

既然這樣,那田地就不能少。

一村雖然只有十九戶人家,但荒地也有限,他們得在別人之前開墾出盡量多的田地才好。

張家可有六兄弟呢,以后分家出去就沒多少田地了,此時不努力更待何時?

于是,張六郎與張二妹都派上了用場,他們可是村里唯二與顧景云有交情的人。

被賦予了偉大任務的張六郎和張二妹硬著頭皮跑到倆人身邊,直接略過顧景云和黎寶璐打招呼,“寶璐,你們今天也來趕海?”

“舅舅說這次海潮可能是今年以來最大的一次,所以我們就來看熱鬧來了,”黎寶璐踮起腳尖去看他們高高的背簍,問道:“你們怎么不去撿海貨?”

這次海潮很大,退得又急,可留下了不少好東西,沒見海灘上的人都搶瘋了嗎?

“我哥哥們去撿了,用不到我們,”張六郎拍著胸脯道:“你們是不是搶不過別人?沒關系,我帶你們。”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道:“我不與別人相爭。”

張六郎直接走在黎寶璐身邊,獻殷勤道:“有些海貨被埋在沙下,得挖起來才行,我教你怎么看沙下有沒有好東西。”

顧景云看張六郎圍著黎寶璐打轉,而黎寶璐不但不拒絕,還用圓溜溜的眼睛認真的看他,顧景云立時不滿,上前一把扯住黎寶璐的手,沉著臉道:“你不是想吃龍蝦嗎,走,我帶你去找。”

張六郎聞言立即興奮的道:“我知道哪兒有龍蝦,它們最喜歡躲在礁石下了,他們不愛找龍蝦,肯定沒人去要,走,我帶你們去。”

顧景云見他搶走黎寶璐的注意力,立即對他怒目而視!

張六郎滿頭霧水,以前他只要討好黎寶璐顧景云便高興了,怎么今天這法子不奏效了?

黎寶璐覺得顧景云現在就像被搶了心愛玩具的小孩,忍不住牽住他的手安撫道:“我們跟著六郎哥哥去吧,他對海邊比我們熟多了。”

顧景云臉色稍霽。

張六郎和張二妹見顧景云一怒一喜,全有些摸不著頭腦,想不明白便不想,只是在前頭帶路,心里卻一陣陣哀嘆,天才都好奇怪,喜怒無常的。

一直偷瞄顧景云的孩子們發現張六郎竟然把找到的海貨放進黎寶璐背著的小背簍里,心中都暗罵一聲“奸詐”。

想起家中大人的囑咐,孩子們心中再不甘愿也只能挑一些好的海貨給顧景云送去。

張家已經開始賄賂,他們總不能落后太多。

不一會兒,顧景云和黎寶璐面前就堆了不少的海貨,每一個來的都是直接把東西塞他們手里然后報自家的名號,或許是還對之前斗毆的事心有芥蒂,或是怕顧景云拒絕,大家都是一放下東西報完名號就走,黎寶璐喊都喊不住。

顧景云若有所思的看看地上的海貨,鮮活的海魚還在沙灘上蹦了兩下,努力的朝海洋挪去,卻又因為身下是沙子動彈不得……

他抬頭對黎寶璐道:“不用叫了,他們既然給,我們收了便是。”

“可我們家也吃不了這么多呀。”

“那就和大家一樣曬干了拿去賣唄,”顧景云不在意的翻了翻面前的海貨,道:“我長那么大還未去過瓊州府呢。”

一村的村民也有往縣里賣鮮海貨的,但大多數是把東西曬制好后賣給縣城里的商家,畢竟一村離瓊州府縣城還挺遠的,賣新鮮的太過浪費時間。

但秦家從未曬制過海貨,東西拿回到秦家,秦信芳和何子佩就與這些還鮮活的海貨大眼瞪小眼。

顧景云自顧自的挑出十只大龍蝦放在一旁,道:“舅母,中午我們要吃大龍蝦,其他的您看著辦吧。”

“等等,”秦舅舅扯住外甥的后衣領,指著背簍里的東西問:“那這些東西怎么辦?”

“舅舅和舅母看著辦吧,都是村里的人送的,對了,寶璐說浪費糧食是可恥的,你們可不要做可恥的事哦。”

秦信芳抽了抽嘴角,很想揍外甥怎么辦?

既然是鄉親們送的那就不能送回去,免得大家以為秦家在拒絕他們,好容易緩和他們之間的關系,秦信芳可不想再次回到冰點。

可他們還真不會處理這些海貨,秦信芳只能捏著鼻子去和張大錘請教。

張大錘便帶著兩個兒子一個女兒撇著嘴來幫忙,不客氣的教育秦信芳道:“秦大人,不是俺說你,你都來瓊州府五年多了,卻連曬魚都不會,以后可怎么活呀?”

秦信芳點頭表示受教,道:“所以才要請教張兄,這些都要慢慢學起來。”

張大錘立即好奇的問,“莫不是京城不給你送錢了?那可真是太可憐了。”臉上卻滿是幸災樂禍。

秦信芳:“……”

張家孩子:……爹呀,你心里幸災樂禍就行了,干嘛表現到臉上來?

好在秦信芳大人有大量,并不與張大錘一般見識,所以依然愉快的一教一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