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放火

四個孩子努力兩天,終于把剩下的荒地按照顧景云的計劃分為幾塊,每一塊之間都有一道三米左右的防火帶。

黎寶璐覺得野草又密又長,這道小小的防火帶未必防得住。

顧景云也說,“這防火帶防不住火,只能減緩火勢,所以我們得選個點火的好時機。”

“怎樣才算好時機?”

“風小,露水深重之時。”所以顧景云把時間定在了后天的寅時。

張六郎和張二妹滿眼茫然,“你怎么知道后天寅時風小?”

至于露水深重,凌晨可不露水深重嗎?

顧景云驕傲的抬著下巴道:“我舅舅說的。”

兩個孩子鍥而不舍的問道,“你舅舅怎么知道的?”

“自然是算的。”顧景云自傲道:“我如今年紀還小,算學與玄學都還未精通,不然也能算出來的。”

張六郎和張二妹皆一臉欽佩的模樣,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倆人早被顧景云智多近妖的智商收服了。

沒辦法,一人若只比你強一些你還能嫉妒,可他若強到你抬頭仰望也只能看到一個小黑點,那便只能臣服了。

雖然顧景云的性格依然很討厭,但不妨礙張六郎和張二妹欽佩他。

就是黎寶璐都是一臉的佩服。

昨天晚上顧景云去找秦信芳,問何時風小露重,秦信芳沒有直接給答案,而是帶著倆孩子爬上屋頂觀星,然后指點他們如何認星星,如何感受風力,然后計算未來三天的氣候。

沒有測試風力的精密工具,也沒有現代算學,秦信芳只是找了一條絲帶拿在手上感受風力,顧景云竟然就能根據秦信芳的指點算出后天凌晨三點多風力最小。

而黎寶璐聽了一晚上的星相學,滿腦子漿糊,只能聽懂兩三分。

果然,就算是有了前世的記憶她也不能成為天才,尤其是在顧景云面前。

黎寶璐沒發現她竟然從未懷疑過顧景云算錯,這讓顧景云看她的目光越發溫柔。

若不是篤定倆人還是孩子,不可能動情,秦信芳都要覺得自己是橫在倆人中間的銀河了。

而事實證明顧景云還真沒算錯。

還未到寅時顧景云就爬起來搖醒黎寶璐,兩個小人穿好衣服就手牽著手出門去。

海邊一向風大,現如今卻是風平浪靜,好在此時乃凌晨,涼絲絲的,倒不覺得悶熱。

顧景云用棍子挑下門口的燈籠提在手里,另一只手穩穩的牽住黎寶璐,“走吧。”

張六郎和張二妹正倚在自家門口打哈欠,看見倆人過來就低聲憂慮的道:“只有我們四個真的可以嗎?萬一火勢蔓延……”

“誰說只有我們四個的?”顧景云淡淡的道:“這樣的事就不必你擔心了,你只要聽好我的吩咐就行。”

黎寶璐就回頭看了一眼來路,遠遠的,一盞若隱若現的燈光跟在后面,她不由抿嘴一笑,秦舅舅雖反對他們用火開荒,卻從不阻止他們做這方面的研究,自然也會在后面保駕護航。

顧景云顯然也早料到這一點,所以很放心大膽的去放火。

多日來的努力總算要見成效,就算顧景云再穩重此時也不由激動,站在第一塊荒地前劃開打火石點草……

四顆小腦袋湊在一起目光炯炯的看著那束火苗。

火苗接觸到草晃動了兩下,然后就熄了!

……四個孩子無言的對視一眼,還是張二妹舉著小手小聲道:“這草還是青的,露水還重,只怕點不燃。”

“得找一把干草做引。”黎寶璐建議。

張六郎自告奮勇道:“我去找!”

顧景云呆呆的看著手上的打火石,滿滿的信心第一次動搖起來,“能點燃嗎?”

若是不能,他們這幾天的折騰全白費了。

黎寶璐想到前世的森林大火,那時候的樹木都是活的,不也燃起來了嗎?

所以篤定的點頭道:“肯定能。”

顧景云心內這才安定不少。

張六郎很快就搜集來一大把干草,這次由最熟練引火的張二妹動手,火石點燃干草,將干草壓在荒草下,蓬勃的火苗弱了三分,但慢慢的,火開始蔓延上荒草,火勢漸漸大了起來……

顧景云松了一口氣,將燈籠放在一邊,拿了提前準備的樹枝守在一邊,火勢一旦蔓延出他限定的范圍或火勢稍大他們就用樹枝打滅一些。

好在此時無風,露水又重,雖然火勢漸大,卻一直在控制中,四個孩子拿著樹枝那兒打打,這兒敲敲,悠閑的跟著火勢往里走。

當火燒完一塊荒地,顧景云見火苗快要熄滅時才用干草把火引到下一塊荒地上,寧愿火苗熄滅重點也絕不貪快。

站在山崗遠遠看著的秦信芳暗自點頭,覺得自家外甥雖然固執,自負,真到行事時卻又穩重謹慎,只憑這一點他便不用擔憂他的將來。

一邊的張大錘見他面露滿意,忍不住撇嘴,秦家的人都一副討人厭的性子,不就是放火嗎,有什么驕傲的?

其他被請來幫忙的村民眼見著火勢可控,一片本來荒草叢生的荒地漸漸被燒空,露出本來的泥土,不由都面露喜色。

朝廷支持開荒,良民開出來的荒地頭三年都不用納稅,只要你有本事,只要不占山林,荒地想開多少便開多少。

他們是罪民,條件苛刻些,凡開墾出來的荒地都要納稅,但名額外的荒地頭三年可減免五成田稅。

瓊州府山地多,平地少,人均耕種面積本來就少,因此凡有荒地大家都搶著開荒。

罪村也一樣,但一村只有十九戶,與其他罪村隔了好幾個山頭,因此面積還算大,未開墾的荒地還有許多。

但大家開荒的步伐都很慢,究其原因就是開荒需要的勞動力太大,付出大于收益。

他們沒有耕牛,甚至連大一些的農具都沒有,要開荒只能用鐮刀鋤頭,平時又要打理已開荒出來的田地,又要出海打漁,忙得腳不沾地,哪里還有多少時間開荒?

他們不是沒想過用火開荒,但因為火勢不可控,終究沒那個膽子下手。

這個時代放火燒山是可判斬刑的,就算他們是無意的也沒用,更何況他們本身就是罪民,罪加一等必死無疑。

可現在顧景云為他們找到了保障用火開荒的方法,不怪大家不激動。

完全不知道自己為罪村的發展貢獻了一大力量的顧景云正欣慰的一抹額頭上的汗,吩咐三個跟班道:“沿著荒地外圍走一圈,將未熄滅的火星全都打滅,里面那些堆在一起還未燃盡的野草撥開,讓它們燒盡后撲滅。”

三個跟班齊聲應下,拖著樹枝去完成任務。

顧景云則捏了一根樹枝在一旁寫寫畫畫,他覺得還可以再重新規劃一下小塊荒地的分布,能夠更快速的讓火燒盡且又保證安全。

黎寶璐拖著樹枝歡快的跑來匯報時顧景云已經算出了結果,將計算過程和結果記在腦子里便用樹枝一抹,一抬頭就對上了黎寶璐花貓一樣的小臉。

他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伸手去給她擦臉上的黑炭,道:“你看你都臟成什么樣了……”

顧景云的聲音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看看她的臉,再低頭看看自己的手。

黎寶璐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他黑乎乎的手,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嘟了嘟嘴,不由伸手抹了一下臉,嘟囔道:“你的手都是臟的……”

顧景云看著黎寶璐完全黑乎乎的小臉,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指了她的手笑道:“那你看你的手!”

黎寶璐抬起自己的小手一看,立時瞪大了眼睛。

原本白嫩嫩的小胖手變成了黑炭一樣的胖蹄子。

“哈哈哈哈……”顧景云指著她的臉忍俊不禁。

黎寶璐就蹦上去兩只小手扯住他的臉頰就用力揉了揉,然后機敏的蹦開,看到顧景云臉上兩個黑乎乎的小爪印,這才滿意的笑起來。

看著得意的沖他揚頭的黎寶璐,顧景云一點兒也不生氣,將荒地檢查過一圈確認沒有火星后就上前拉了黎寶璐回家。

張六郎和張二妹連忙蹦上去跟上,不住的偷眼看滿臉黑炭的顧景云。

張六郎忍不住手癢,低聲問妹妹,“你說我要是也上前糊他一臉他會不會生氣?”

張二妹同情的看著六哥道:“你要是有膽子就去試試看好了。”

張六郎想了想,到底沒勇氣邁出那一步,耷拉著腦袋道:“算了,他都那么黑了,我還是別去刺激他了。”

張二妹失望的撇撇嘴。

“你們回去吧,今兒不用上課了,”顧景云在岔口停下,交代張六郎兄妹道:“下午我們沒空出門,你們要是想看書就來我家。”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顧景云已經能接受他們出入自家了。

張六郎和張二妹高興起來,拍著胸脯道:“那我們下午去你家找你們玩。”

顧景云微微點頭,拉了黎寶璐就回家。

而另一邊,秦信芳在四個孩子走遠后才帶了人下去看他們的成果。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