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心悅

顧景云看了眼被黎寶璐抓在小手里的手,心中不由一暖,這些事他從未告訴過別人,便是舅舅和舅母也不說。

一來他不想他們擔憂,二來他認為這是他們之間的事,不用大人介入,所以就默認了那些孩子的說辭,讓大人們都以為他是因為積怨已久突然爆發才設計了他們。

但只有他知道不是。

以前他再討厭他們也不會害他們性命,因為他只是被搶東西,被推倒在地,或是被拍一下腦袋,被捶一下背,他雖然厭惡他們,卻還不至于想要殺他們。

但那一次他們卻是在用他的性命在設計舅舅,顧景云從不是善男,既然他們不把他的命當回事,他自然也不會多重視他們的性命。

“他們怎么算計你了?”

“舅舅與里長關系不錯,榮環與關略使了人到張家幾個孩子面前挑撥,讓他們認為舅舅要把持村子里的海灘,以后出海趕海都要交一成的收成。”

黎寶璐瞪大了眼睛,問道:“這么胡扯,他們竟然也相信了?”

顧景云就笑了,“這如何是胡扯?在其他罪村這樣的事都是常見的,里長也的確與舅舅提過這事,不過被舅舅勸住了,別說張家的幾個孩子又蠢又沖動,便是大人聽了只怕也要生疑的。”

顧景云冷笑道:“榮環和關略趁此機會給張大郎獻計,說只要報復我一頓,讓舅舅看到他們的力量就不敢再與里長勾結了。”

顧景云很少出門,但凡出門也多半有大人跟在身邊,所以張大郎想堵住顧景云實在是太難了。

但顧景云的運氣就是這么差,那天他不過是心情煩悶,順腳走出了家門,誰知道一拐彎就被一群孩子給堵住了。

張大郎不是多有智商的人,他本就被挑撥得滿心恨意,又一直找不到機會出手,早窩了一肚子火了,見到顧景云時就沒把握好分寸,一腳就把顧景云給踢飛了。

好在顧景云不蠢,他飛出去順勢滾了滾,顧不得胸口生悶,爬起來就跑,這徹底激怒了張大郎,大手一揮,他的弟弟們呼啦一下就沖上去要揍顧景云……

顧景云身體素質擺在那兒,即便因為生命受到威脅超常發揮了,他也沒躲過他們的拳打腳踢。

可他比一般人強在于他一直保持頭腦冷靜,五歲的孩子不慌不忙,順著他們毆打的力道滾到了記憶中的石頭邊,第一次伸手反抗推開了揍他的人,身子一轉就鉆到了石頭縫里。

他來過這兒,曾經因為好奇還特意帶著火把鉆進去過,他記憶超群,走過一遍就不會忘,所以即使眼下黑乎乎的,他也能找到另一個出口。

這堆石頭天然立于此,后面便是小丘陵,連著村口的那座大山,但石頭縫的另一道出口卻是在小丘陵之后,后半截是人工挖掘的。

顧景云特意研究過這道地道,知道那僅容一小兒經過的石頭縫是經年自然形成的,但后面連接的丘陵地道卻是人工挖掘的,他不確定張大郎他們是否知道這點,所以幾乎是不帶停歇的往外爬,一爬出去就迂回跑回村里,害怕被堵住,他還偷偷溜到秦家的后門處,眼見四周無人才翹了石頭拿鑰匙開了后門進去。

那會兒他全身都疼,那種臨近死亡的感受還停留在心間,他深切的認知到如果不是他鉆進了石頭縫,他一定會被張大郎他們打死的!

被人欺負了不報復回去壓根不是顧景云的作為,但他一向恩怨分明,既然要報復那自然要先量好刑。

首要一點便是要弄清緣由,張大郎為什么要揍他!

以前張大郎也欺負他,但那多是一種看不慣和嫉妒的欺負,并不會如此激烈,這一次張大郎是想置他于死地的

榮環和關略一個十二歲,一個十歲,行事并不周密,顧景云用幾顆糖就從村里其他孩子那里問出了些端倪,再加上他的推測,這件事的前因后果就被他知道得差不多了。

他又不是縣令,并不用證據,他只要知道事情因何而起,各人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便成。

那幾天顧景云下午根本不看書,關在書房里計劃了一下,依然是拿了幾顆糖悄悄找了幾個多嘴又貪吃的小孩,扮幼稚的跟他們玩了半個下午,沒過幾天榮環和關略就帶著人跟張大郎及其兄弟手下對抗起來了。

顧景云只不過是將他們的計劃變了個樣還回去了,他告訴與榮環較為親近的兩個小孩,張大郎已經知道他們的計劃了,因此才故意放他走,現在張大郎沒動作是要計劃收拾他們呢。

轉身卻告訴與張家較親近的幾個孩子道:打他是榮環和關略的陰謀,要是他被打出個好歹來,他舅舅不會放過張家人的。

大家都知道秦信芳最疼他這個外甥,也知道秦信芳上面有人,里長很給他面子,想要對付一戶罪民最容易不過。

顧景云說起這些來眼睛亮晶晶的,黎寶璐卻是聽得一愣一愣的。

顧景云很滿意她的表情,繼續道:“榮環和關略畢竟小,沉不住氣,加上他們恐懼害怕張大郎,在聽說張大郎在計劃對付他們時他們就慌了,自然不會再去分辨消息的真偽。”

“而張大郎更蠢,榮環他們說什么他信什么,輪到我時,自然也是我傳什么話他就信什么,兩邊的矛盾與懷疑就越來越大,我再在后面輕輕一推他們就打起來了。”顧景云惋惜道:“只可惜張大錘丟三落四,中途回家拿東西正好碰見他們斗毆,不然他們三個必死無疑。”

顧景云是真的惋惜,不過運氣也是命,誰叫他們運氣好呢?

黎寶璐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冒上來,凍得她生生打了個寒顫。

顧景云察覺了,松開她握著的手,笑問,“怎么,覺得我很恐怖嗎?”

黎寶璐搖頭,扯過他的手掰手指,聲音沉悶的問道:“你怎么不告訴舅舅和舅母?他們知道了一定會幫你出頭的,何必要自己生受著?”

顧景云聽了嘴角一挑,眼里有了暖意,任由黎寶璐抓著他的手掰著玩,他語帶驕傲的道:“只有沒本事的孩子才會跟大人告狀,我能自己解決的事為何還要勞煩舅舅與舅母呢?”

可那畢竟是人命,但對著顧景云的眼睛,這句話黎寶璐怎么也說不出口。

他們的命是命,難道顧景云的就不是嗎?

是他們先枉顧顧景云的性命的,他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憑什么村里的人卻一味的指責顧景云心狠手辣?

黎寶璐并不覺得顧景云恐怖,只是覺得這孩子變態了,卻是被現實逼的。

她無法想象一個五歲的孩子面對圍毆時是如何的恐懼,顧景云心性成熟,智商超群,心理素質過關加上熟知地形才逃了出來,可這幾點他只要缺了一條,這世上或許就不再有顧景云這個人了。

黎寶璐每想到此處就覺得心尖一痛,她又怎么會去恐懼他呢?

不過孩子還是應該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才好,黎寶璐決定以后要更疼顧景云,起碼得把他已變態的心理給扭過來。

黎寶璐不拿異樣的目光看他,這讓顧景云很高興。

自出事以后,村里的人看他就像看小怪物,就連舅舅和舅母都滿眼歉疚,憐惜和擔憂的看著他。

他知道,在他們的心里他是不健全的,但他并不覺得自己有錯,他不過是做了他們做過的事罷了。

只不過他比他們更聰明,設計得更周密罷了。

顧景云得意洋洋的問黎寶璐,“你覺得我厲害嗎?”

黎寶璐心悅誠服的點頭,“厲害!”便是以她的心智也做不到這些啊。

“可這樣的事情可一不可二,”黎寶璐道:“為了這等人卻要弄臟你的手不值得。”

見顧景云不以為然,她就道:“你看,明明是他們先欺負的你,你不過是以牙還牙的報復回去,按說該是你占理才對,可你看現在村子里誰把你當無辜?人人都避你如蛇蝎,好像你才是罪魁禍首似的。”

“可明明你才是受了最大委屈的,為什么最后罪名還是你背了呢?”黎寶璐慢慢的引導他道:“你那么聰明,難道就想不出既有利于你又能報復回去的法子了嗎?”

顧景云就蹙眉道:“他們不理我便不理我,我還樂得清凈自在呢。”

“這是在罪村,只有十來戶人家,舅舅又得勢,你當然可以不介意,可到了外面我們也可以這樣嗎?”

顧景云就皺著眉頭思索。

黎寶璐就伸手去摸他的額頭,笑嘻嘻的道:“想事情便想事情,別皺著眉頭,萬一變小老頭了怎么辦?”

這孩子才五歲呢,也不知道跟誰學的,她可不要嫁一個滿額頭都是褶子的丈夫。

顧景云就拍開她的手,道:“好像自你來我家后我每天都有想不完的問題,真是麻煩,早知道就不定親了。”

顧景云雖是抱怨,卻很喜歡這樣的生活,至少現在有人能陪他正常的說話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