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往事

家里的孩子被外人欺負了,秦信芳自然不能這么算了,但他也沒說自己要怎么報復回去,只是嚴令黎寶璐看緊了顧景云,不許他出門。

顯然上次顧景云挑起村里孩子大戰的事依然讓他心有余悸。

那次斗毆差點死了三個小孩,還是秦信芳出面請了黎博來治療才保住他們的小命,也是那一次之后秦信芳才發現外甥性格上的缺陷。

而顧景云經此一事后揚名一村,不僅小孩,便是大人也不敢輕易招惹他。

沒辦法,這孩子太狠了,又太聰明,得罪了他,家里出事了他們都不知道緣由,這次要不是鬧得太嚴重,大人們揪了孩子們一起審問,他們都不知道幕后推手是顧景云。

偏他們怒氣沖沖的找上門時這孩子還一臉平靜的道:“人死了嗎?死了我便去與他們燒香,讓他們在地下好團聚!”

會被流放到此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就是最手無縛雞之力的秦信芳都是笑里藏刀的人物,但那一刻,大人都被顧景云臉上的冷漠給鎮住了,他是真的不在意那幾條人命的,于他來說,死了便是死了!

秦信芳也被外甥嚇了一跳,自那以后他就開始寫信給好友,讓他多寄些佛經道文來,好讓外甥修身養性。對顧景云的教育生活更加關心,恨不得把人掛在褲腰帶上帶著。

黎寶璐的到來直接減輕了秦信芳的工作量。

他沒想到這個三歲的小娃娃竟然比顧景云還要懂事,這種懂事是建立在世俗所認可的道德觀上的,而且顧景云愿意接受黎寶璐,只這一點就值得秦信芳倚重黎寶璐。

為了不讓顧景云再做出偏激的事,秦信芳將看守顧景云這一艱巨的任務交給了黎寶璐。

得了吩咐的黎寶璐就撐著下巴認真的看著顧景云。

顧景云正坐在床頭發呆,察覺到黎寶璐的目光,眉頭不由一蹙,問道:“看什么?”

“舅舅說讓我看住你,不許你出門找張大叔報復,”黎寶璐雙眼亮晶晶的問道:“你這么厲害呀,張大叔這么大塊都怕你?”

顧景云嗤笑一聲,不屑道:“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有何用?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張大叔一巴掌就把你拍疼了,他要是再用點力你暈過去了怎么辦?”憑你有再多的智慧也沒用,黎寶璐在心中默默的道:這就是一力降十會來了。

顧景云臉上表情一滯,歪著頭認真思索起來。

他以前一直被人欺負不就是因為他身體弱打不過他們嗎?

他縱然可以事后報復回去,但十次里有九次他們并不知道是他所為,雖然用智商碾壓他們很爽,可是只要想到是他先被欺負才打回去就不爽,何況他每次都被揍,怎么避也避不過,要是他身體好一點就好了……

顧景云惋惜的看著自己的小胳膊。

黎寶璐見他聽進去了就松了一口氣,她就怕顧景云倚仗自己智商高無所顧忌,到最后吃虧的還是他自己。

張大錘以大欺小固然可恨,可這里面也有顧景云的原因在,秦舅舅說那三個斗毆差點死去的孩子其中有一個就是張大錘家的,至今還待在家里養傷呢。

那件事已過去兩個多月,但顧景云還是為此吃了虧,還是在看起來最粗笨的張大錘身上,所以黎寶璐才拐彎抹角的勸他不要因為自個智商高就目空一切,人家沒腦子有武力,大手直接拍死你,你有再多的智慧也沒用。

黎寶璐看了床上的顧景云一眼,心中憂慮,不過顧景云的身體實在是太不好了。

好像她的胳膊腿都比他的大呢!

這妥妥就是被人欺負的節奏啊!

到底是自己的未婚夫,黎寶璐覺得她得為了他做點什么,除了監督他鍛煉身體,多吃多睡外就是倚仗外力了。

畢竟他的底子擺在那里,只怕再養也好不到哪里去,頂天了比普通人好一點,所以武力方面還得看她呀。

黎寶璐眼睛亮晶晶的,摩拳擦掌的問顧景云,“景云哥哥,這世上有沒有武功啊?”

顧景云思緒被她打斷倒也不惱,只是淡淡地問道:“你問這個做什么?”

“我想學!”

顧景云挑明,道:“我們村共有十九戶人家,除了我們家還有三戶是犯官,下剩的十五戶則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比如張大錘,他以前是土匪,而在做土匪之前是佃農,種地一把好手,我們村地種得最好的就是他。”

“他沒什么功夫,不過會幾招把式,能當上山寨的二把手全靠一身蠻力。”顧景云顯然被秦信芳科普過,對村中罪民的身份了如指掌。

黎寶璐的八卦之心被挑起,好奇的問道:“秦舅舅說張大錘家有八個孩子,他媳婦這么能生?”

顧景云無語的道:“你聽誰說那八個孩子是他的?”顧景云道:“他沒有孩子,都未成親過呢,那八個都是他拜把子兄弟的孩子。”

顧景云嘴角掛著笑道:“這在村里也不是秘密,張大錘雖當了土匪手上卻沒有人命,所以朝廷剿匪后他所有兄弟都被砍了,只他被判了流放。山寨里的孩子再無辜也無辜不到哪兒去,何況當時最大的已有十歲,都開始拎著刀下山搶東西了。幾個孩子都說張大郎手上其實是有人命的……總之張大錘要是不認下他們,這幾個孩子也是要被流放到其他地方的,且因為罪行不一,流放的地域也不一樣。”

“一個孩子上路只怕還沒到地方就死了,所以張大錘干脆與縣令說他們都是他的孩子,既然是一家人,自然要流放在一處,縣令就以張大錘的罪名量刑把他們全送來瓊州府了。”顧景云冷笑,“只可惜便是流放了也改不掉骨子里的血,他們家光孩子就有八個,抱團起來村里誰都不敢惹他們,出去趕海時直接搶現成的東西,壓著村里的孩子都要叫他們老大,誰若是不服便揍誰。以后你見著他們躲遠一些,我與他們結下了死仇,見面只有戰沒有和的。”

黎寶璐:……這是一群孩子嗎?為什么那么兇殘?

“除了張大錘會點腿腳功夫外便只有村西的白一堂和村東的花無言了。”顧景云皺眉道:“花無言不是什么好人,舅舅說他是采花大盜,這樣的人合該判斬立決才是,只不知他走了誰的門道該判了流放。以后你見了他躲遠些。”

“至于白一堂,他雖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卻比其他人強一些,他的罪名是偷盜,不過據他說是劫富濟貧,”顧景云含了些笑意道:“此人脾性還行,你要想學功夫就找他吧,不過得瞞著舅舅舅母。”

黎寶璐立即肯定顧景云與白一堂相處得還不錯,至少是有私交的,不然不會這么評價白一堂,“他能不能飛?”

“能,”顧景云枕著手望著頭上的帳子道:“借著石頭或樹枝騰移,快時極快,不過,”顧景云皺眉看向胖墩墩的黎寶璐,猶豫道:“你這么胖只怕飛不起來。”

黎寶璐:“……我這不是胖,是健康!”

顧景云看著她不說話。

黎寶璐就咬了下嘴唇,哼哼道:“我會減肥的。”

顧景云這才滿意,獎勵般的挪了個位置給她,“過來躺著吧。”

又不能出去,又不能看書,除了說話還能干什么?

不過這是顧景云有史以來說話最多的一次,心里隱隱有些興奮。

跟舅舅他們說的都是正事,外面的同齡人不是太蠢就是沒有共同話題,有共同話題的一見面就打架,哪里有黎寶璐好。

人雖然小點,但好像不管他說什么她都能聽懂,嗯,聰明的這點像他,而且她還乖巧聽話,嘴巴還緊,只要保證了不告訴大人她就不會說。

顧景云第一次有了可以說心里話的小伙伴,話匣子一下沒剎住。

曾經做過教師的黎寶璐對這種狀況最熟悉不過了,只要加以引導一下,孩子的心聲就出來了。

所以黎寶璐就側躺著面向顧景云問,“舅舅說張大叔欺負你是因為他家的大郎被你欺負了?他不是小土匪嗎,這么厲害還能被你欺負?”

顧景云不屑道:“他比他養父還不帶腦子,說我欺負他卻是太高估他自個了。”

黎寶璐蹙眉,并不喜歡顧景云這個語氣,好似不是在說人,而是在說一條狗似的。

顧景云還真是在說狗,他道:“他都十四了,別說是在罪村,便是在外面也算是成人了,他卻就愛在孩子中稱王稱霸,帶著他家的孩子專門守在海灘上搶人挖到撿到的海貨,把村里其他孩子得罪的死死的。”

“這些事本不與我相干,我本也不會管,但他出生時就沒帶腦子,村里其他孩子合謀要教訓他,自己不敢出面卻算計了我,打算借舅舅的手打壓張大錘家的孩子,”顧景云冷笑道:“他們以為我不過是五歲的孩子,被打了也只會哭,不動腦子?”

黎寶璐卻心中一凜,忍不住抓了顧景云的手,既然是想借秦舅舅的手除了張大郎,那就不會只是打顧景云一頓,情況只怕比她想的還要兇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