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欺負

顧景云對小孩打架沒興趣,所以拍拍屁股起身拉了黎寶璐就走。

黎寶璐壓下心中的疑惑,提著籃子乖巧的跟著顧景云遠離戰圈。

顧景云見了心中滿意,小妞子雖然蠢了點,胖了點,貪吃好財了點,好在聽話,于他來說,聽話就是最好的品質。

顧景云拉著自己的小未婚妻無視海灘上其他孩子的目光直接朝她最喜歡的大螃蟹和大龍蝦去。

路過一叢軟趴趴的海帶時黎寶璐掙開顧景云的手抓起海帶就放籃子里,她抬頭對顧景云燦爛的笑道:“這個可以煮湯,涼拌也好吃。”

顧景云:………不知道現在反悔退婚還來不來得及

黎寶璐才放好海帶就又發現了一個海參,立時驚叫起來,小跑著過去撿起來,贊嘆:“今天運氣好好呀!”完全把后面打群架的孩子忘到了九霄云外。

顧景云板著小臉在前面走,面無表情的道:“別大驚小怪的,趕上大潮的時候這種東西多的是。”

黎寶璐就蹙眉問道:“為什么這邊沖上來的東西這么多?我們村就沒有這么多,大家要好辛苦才能找到一桶。”而在這里,她年紀如此小,才轉悠了多長時間,挑挑揀揀的籃子竟然就滿了。

如果罪村五村也有這樣天然像聚寶盆一樣的海灘,或許祖父他們就不會趕著出海了……

顧景云皺眉想了想,搖頭道:“我也不知,但左不過那幾種原因,或許是我們村的海里魚更多,或許是我們的浪更急更高,也或許是因為我們這邊兒人少,所以就顯得我們這里海灘上的東西多。”

張大錘挎著大魚簍過來,聞言挑了下眉頭,大巴掌拍了拍顧景云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不虧是讀過書的,知道的就是多,你說的都對,不過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出了這片海,從外面往里面看,這片海就是個半葫蘆口,咱村正好在這出口處,海浪沖過來進了那口子浪就更急,浪潮來得急,退的也急,而且還遠,自然就留下許多行動緩慢的海產品。”

“如今風不高,浪不急,你且看浪潮最大時,又恰逢魚肥時節,海灘上全是潮水沖上來的東西,”張大錘自得道:“我們一村便是不出海,只靠趕海便餓不死了,哈哈哈……”

黎寶璐見顧景云臉色發白,不由上前兩步擋在他跟前,仰著小腦袋看張大錘,問道:“張大叔也不出海嗎?”

張大錘低著頭與小姑娘對視了一下,又瞥了一眼臉色蒼白的顧景云,笑瞇瞇的道:“自然是要出海的,俺沒有你舅舅的好人緣,可沒人給俺寄銀子,不出海可養不活孩子。”

“那張大叔可得趕緊去撿魚了,你看他們都撿了好多。”黎寶璐指著他背后一群滿載而歸的大孩子道。

張大錘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胖臉,惋惜道:“可惜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小姑娘,以后你在秦家要是受不了了就到張大叔家來,我家有八個孩子,六個是男孩,隨便你選。”

說罷鄙視的瞥了眼身體瘦弱,搖搖欲墜的顧景云道:“隨便哪一個都比你這小相公好。”

黎寶璐見他一個大人如此欺負一個小孩子,心中不悅,就不客氣的問道:“他們也會背書,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畫得了美人,寫得一筆好字嗎?”

張大錘一噎,道:“這些能當飯吃嗎?他們會打漁,會趕海,還會幫你打架!”

黎寶璐嚴肅的點頭,“自然,書中自有千鐘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張大錘:……現在的孩子都這么討厭嗎?

顧景云鐵青的臉色好看了些,但依然蒼白,他倔強的抬頭直直的與張大錘對視,分毫不讓。

張大錘無趣的撇撇嘴,狀似無意的道:“太過倔強就惹人厭了,小子,可別學你舅舅成了討人厭的人。”

說罷轉身哼著小曲兒走了。

黎寶璐忙轉身扶住身子搖晃的顧景云,擔憂的問道:“景云哥哥,你沒事吧?”

張大錘手勁兒太大了,她在一邊看著都膽戰心驚的。

顧景云搖了搖頭,伸手揉了一下被張大錘拍的肩膀,冷冷的道:“我們回去吧。”

黎寶璐連連點頭,見小孩的臉色都慘白了,一時有些后悔纏著他出來趕海,其實讓他多走動鍛煉身體在秦家就可以……

顧景云卻看著那些在海灘上挖海產品及追趕打鬧的人若有所思,半響才轉頭與黎寶璐認真的道:“你說的對,身體好才能做許多我們想做的事。”

顧景云見她拖著小籃子,就伸手幫她一起抬,兩個孩子一起努力把東西給抬回了家。

見顧景云竟然親手抬著籃子,家里的大人都驚詫不已,再一次認真的打量黎寶璐。

這個孩子才來四天,景云卻已經改變了這么多。

秦舅舅更是吃醋不已,每次要帶外甥去海邊都要他哄了又哄,別說讓他幫忙抬東西了,看見在海灘上掙扎的東西他都一臉嫌棄的逼遠,那愛干凈的模樣與他母親一模一樣。

可原來愛干凈也分對象嗎?

才進門黎寶璐就咋呼的叫道:“舅舅,舅母,我們回來了,快出來呀,我們找了好多好吃的東西!”

何子佩瞥了眼吃醋的丈夫,抿嘴一笑,揚高聲音應了一聲才走出去。

走近了才看到小籃子里的東西,何子佩滿臉無奈,“寶璐,你怎么什么東西都往家里撿?”

寶璐得意的道:“這可都是好東西,舅母,晚上我們就吃大龍蝦和螃蟹吧,海帶可以拿來打湯,其他的泡好了做涼拌。”她吸了吸口水道:“我們家有茱萸嗎,拿茱萸來炒,可好吃了。”

顧景云白了她一眼,道:“再吃就更成大胖子了。”

何子佩也好笑,點了點她的臉頰道:“我們寶璐竟然知道拿茱萸與螃蟹龍蝦炒,可見以后廚藝會很好。”

黎寶璐立即閉緊嘴巴,她忘了她只有三歲了。

何子佩以為她是害羞了,并不在意,轉頭看顧景云時不由眉頭一皺,心疼的問道:“怎么臉色這么白?可是吹風受寒了?”

顧景云沉靜的搖頭,道:“我無事,舅母,我先回去看書了。”

黎寶璐就忍不住開口告狀道:“景云哥哥被張大叔欺負了,他可壞了,景云哥哥那么小,他那么大,竟然大巴掌就拍景云哥哥的肩膀,差點把景云哥哥給拍倒。”

何子佩不悅的蹙眉,秦信芳也走了出來,皺眉拉過顧景云,輕柔的捏了捏他的肩膀問:“疼嗎?”

顧景云臉色微紅,暗暗瞪了黎寶璐一眼后搖頭。

黎寶璐無視他,直接代他回答,“可疼可疼了,景云哥哥臉都疼得白了。”

正松開手的秦信芳手一頓,伸手將他抱起來就往屋里去,對何子佩道:“去燒些熱水,我給他看看。”

顧景云臉都燒了起來,他自會走路后就不喜歡人抱著了,沒想到都五歲了竟然還叫舅舅抱進屋。

黎寶璐卻不覺得有什么,屁顛屁顛的跟在后面進屋。

秦信芳沒攔著,顧景云卻瞪了她好幾眼,黎寶璐全都當看不見。

會哭的孩子有奶喝,顧景云不過五歲的小屁孩,家里的大人卻把他當大人一樣對待,不就因為他太過早熟持重嗎?

可小孩就應該有小孩的樣子,開開心心的才對,那么早熟干什么呢?

才五歲就跟小大人一樣,那到了二十豈不變成了小老頭?

她可不要跟個“老頭”一起過一輩子,還是正常的人生最美好。

秦信芳無視顧景云的反抗,當著黎寶璐的面把他給剝了,待看到他肩膀上的青印時臉都黑了。

黎寶璐也沒想到這么嚴重,一下就收了笑臉,心中的怒火怎么也收不住。

顧景云卻覺得還好,在羞臊過后就面色平靜的讓舅舅給他熱敷,然后擦藥酒。

秦信芳臉色只是冷了一下就又恢復了笑瞇瞇的模樣,他給外甥揉開了藥酒,無視他忍痛扭曲的小臉,拍了拍他受傷的肩膀道:“下次再有這樣的事記得告訴大人,不許再自己藏著,這次若不是寶璐說出來,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

顧景云垂眸不說話。

秦信芳就頗為無奈。

顧景云早就會自理了,洗澡自己洗,穿衣吃飯也都能自己來,所以除非受傷能從外表看出來,否則他們不會知道他是否被欺負。

上次一群大孩子堵住他打了一頓,他一言不發的回家,若不是他后來挑撥得那群孩子又打了一架,還害得好幾個孩子頭破血流差點沒命,家長找上門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外甥被人揍過。

秦信芳覺得養個孩子好累,再看一旁正襟危坐乖乖巧巧的黎寶璐,他更累了,為什么外甥就不能像寶璐一樣?

果然還是女孩比男孩子好呀!

秦信芳心累的揉了揉顧景云的腦袋,“你好好休息一會兒,吃晚飯時再叫你。”

轉頭對著黎寶璐時則笑瞇瞇的,“寶璐,你幫著舅舅看好哥哥,不許他看書,也不許他跑出去知道嗎?”

他怕呀,他怕外甥轉身就去欺負張大錘家的幾個小子。

黎寶璐狠狠地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舅舅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景云哥哥的。”

秦信芳笑瞇瞇的揉著她的腦袋道:“別叫景云哥哥了,以后就叫哥哥吧,這個更親近些。”

黎寶璐糾結起來,可顧景云不是她親哥,是她的未婚夫呀,叫哥哥以后改不過來怎么辦?

顧景云也一臉嫌棄,“不要,我才不要叫她妹妹呢。”

說罷眼睛更嫌棄的看黎寶璐,勉為其難的道:“你就我云哥哥吧。”

黎寶璐:……

秦信芳:……外甥,你確定你不是在調情?

顧景云卻是滿臉嚴肅,顯然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并不像兩個心思復雜的人那樣齷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