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理想

顧景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嚴肅的與黎寶璐道:“你先回去吧,我還有誰要做。”

黎寶璐也不管他有什么事,轉身便回房。

顧景云松了一口氣,轉身去舅舅的書房,遠遠的就看到里面亮著燈。

顧景云猶豫片刻,最后還是推開了書房門。

坐在書桌后的秦信芳抬起頭,看見外甥一臉嚴肅的站著,不由挑眉問道:“何事?”

這小子不是剛拿走黎家的醫書嗎,照他的習慣,他要是沒細讀完是不會再進書房的,還是他外甥已經逆天到半天就能細讀完五本醫書了?

秦信芳心肝亂顫,顧景云卻板著小臉抬頭看他,嚴肅的道:“舅舅,我來是想問問你母親的病情的。”

秦信芳詫異。

顧景云卻心內一松,感覺提出來并沒有自己想象的艱難,他臉上表情放松了不少,“母親如今的身體到底如何了?”

秦信芳張嘴就要問他為怎么想起要問這個,但又想到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主動提起此事,不由丟開這個問題,同樣嚴肅的與他探討起秦文茵的病情。

秦文茵看著病得很重,其實并不兇險,主要是她前兩天出房門在外頭呆得久了一點,加上解決了兒子的終身大事,她心情難免激動,晚上就沒睡好,綜合作用下第二天就沒能起床。

但萬氏給他們送來了黎博之前為秦文茵做的藥丸,只要好好調理就能恢復。

秦信芳擔心的是以后怎么辦。

妹妹的病情總有好壞的時候,他們總不能一直用黎博開的前藥方,這些藥丸總有吃完的時候。

而秦信芳并不信任瓊州府的大夫,沒辦法,他們之前用的一直是御醫,突然讓他們找一群甚至沒經過系統教育的大夫看病……

秦信芳怕他們治壞了自家妹妹,所以他正斟酌著寫信回京,把黎博之前留下的脈案及藥方寄回去讓好友幫忙找太醫開方。

雖然來往時間長,也會有偏差,但太醫出手總會讓人感覺可靠一些。

外甥好容易坦誠布公的找他,秦信芳就一股腦的將實情全都告訴他,末了道:“我知道你看那些醫書是為了你母親,但醫術與其他本事不同,要想成為黎博那樣的御醫,除了天賦之外還需要各種醫學資源及足夠多的治病經驗。”

秦信芳道:“你是聰明,但你未必在醫術上有天賦,何況你只讀黎家的四本醫書……”秦信芳搖頭笑道:“難道黎博能當上太醫院院判就只靠他黎家的那本醫書嗎?”

顧景云臉紅。

秦信芳就拍了拍他的腦袋安撫道:“我之所以將書給你不是讓你學成醫術,那非一日之功,只是讓你對你母親的病知道的更深些。況且,知道些醫學上的知識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兩個時辰之前顧景云還雄心勃勃的想要成為大楚最厲害的大夫,聽了舅舅的話雖然不至于心灰意懶,但總是有些受打擊。

他是為了母親才要學醫,而如果醫術不能速成還有什么意義呢?

等他學成他娘早就不在了,那他學醫術來干什么?

他又不要做那些懸壺濟世的大夫。

“景云,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一生只能專注于一事,比如黎博,他醫術卓越,其中又擅婦科;比如我,只擅經史子集,在這四類書里考我,我不敢說天下第一,卻也很少有人難住我,但其他的就不行了。”秦信芳注視著他道:“你現在也該想想以后要擅哪一事了。本來這應該等你年滿十二歲后再選擇的,但你小小年紀已閱百書,實在沒必要拘泥于年齡。”

這小子太聰明,學的太雜,再不加以引導,以后只怕要傷仲永了。

顧景云皺著小臉。

秦信芳見了就哈哈笑道:“好了,這是人生大事,不是一時能決定的,我可以給你一年的時間思考,一年后你再告訴舅舅你想學什么。”

他想學什么,他要學什么?

顧景云帶著這個問題回屋了。

秦信芳在后面摸著胡子看他離開,滿意得不得了。

何子佩就偷偷地從書房后出來,感嘆道:“景云竟然會開誠布公的問我們,可見真是成長了。”

秦信芳笑瞇瞇的恭維她道:“是你定的親事好。”

外甥打小就聰明,剛會說話時還嘰嘰喳喳的,每天都是十萬個為什么,讓他們既喜歡的同時又無限的煩惱——總是回答不上外甥的問題怎么辦?

但自從這小子開始認字后性格就變了,他先是翻箱倒柜,機緣巧合之下翻出了他們的信,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又耳濡目染的從他們這里知道了些非他這般年紀應該知道的事,這孩子就更早熟了。

誰會想著去防備一個三歲小兒呢?

所以他們并沒有將顧景云翻拆出來的信當回事,談論時局及京中顧家時也從不避諱他。

還是黎博最先看出不對提醒了他,他們這才發現顧景云聰明早熟得可怕,智多近妖!

如果是在京城,秦家沒有獲罪,他說不定能培養出個少年狀元外甥。

可惜,這種局勢下他的絕對聰明就成了他的苦難。

在這里,他沒有師友,沒有同道,甚至連書籍都沒有多少,內心的空虛是可怕的,他們被禁錮在這一方天地里動彈不得。

流放,不僅禁錮了他們身體上的自由,還斬去了靈魂的寄托。所以常有砍頭殺身,流放滅心的說法。

秦信芳一直努力的想要回到京城,不為自己和妻子,只為景云這個孩子!

他和妻子這一生已算是活夠了,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兒,活著不過是熬日子,死了卻是解放。

可文茵和景云在一天,他們就不能死。

他們死了,他們母女也沒了活路!

秦信芳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來,扭頭與妻子鄭重的道:“明日我開始給兩個孩子上課,寶璐那里你留意些。我們就算給他們鋪好了路,也要他們有本事走得穩,走得遠才好。”

何子佩嚴肅的點頭,輕聲道:“你放心,我會看著她的,不會讓她落后太多。”

秦信芳就嘆息道:“追上景云是別想了,只要不比一般人差就行了。”

秦信芳說這話心有戚戚,以前他堅信努力比天賦要重要得多,但見識過外甥后他覺得天賦還是很重要的。

外甥兩年就能翻完半個書房的書,他能嗎?

想想外甥五歲時干的事,再想想他在干嘛?秦信芳立時對自己的智商產生一種懷疑。

也只有這種時候,秦信芳對顧懷瑾不是那么恨,因為他的智商還不錯,這才能和他驚才絕艷的妹妹生出這么一個多智的外甥。

秦信芳和何子佩商量著兩個孩子的教育大計,回到屋的顧景云卻還沒想出自己以后要專攻哪一途。

一抬頭就看到里面小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孩,他立時不爽,上前拿手指戳著她的臉,一直把人戳醒才作罷。

醒過來的黎寶璐揉了揉眼睛做起來,迷迷蒙蒙的看著顧景云,一點脾氣都沒有的樣子。

顧景云滿意了,轉身坐回自己的小床,問:“你以后想干什么?”

“舅舅讓我選一途專攻,可我覺得我天賦異稟,聰明絕頂,什么都能學會,只學一樣也太過狹隘了。”

對面的黎寶璐打了一個哈欠,眼睛半瞇,迷迷糊糊的又要睡著了。

顧景云就氣得蹦下床扯住她肥嘟嘟的臉就捏,似乎感覺還不錯,還多扯了兩下。

黎寶璐就眼淚汪汪的看他,道:“我聽到了,不就是理想嗎?”

她可是經歷過高中上課,站著能睡覺,睡覺能聽課的特訓,顧景云的話雖然沒過心,但過耳了,短暫的幾秒鐘里還沒忘。

她睜著淚眼問顧景云,“你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嗎?”顧景云低頭沉思,然后面目猙獰起來,“我的理想就是給舅舅平反,帶著母親會京把顧家踩在腳底下碾了又碾。”

黎寶璐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咬牙切齒的模樣。

顧景云眼中閃著寒光,小小的身體里好像住著一頭怪獸,臉上不住的冷笑道:“讓他們也一一嘗受母親受過的苦。”

黎寶璐就撓了撓腦袋,說不出冤冤相報何時了的話來,她不是當事人,并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見顧景云眼神兇戾,想到他的性格,她只能無奈的提醒道:“顧家很有權勢嗎?”

顧景云冷哼一聲。

“那你得很努力才行啊,至少權勢不能輸他們,不然別說報仇了,連替舅舅平反都難。”

顧景云低頭沉思,半響才道:“難道我要當官?可是做官得做到什么時候才能壓在顧家頭上?何況顧家還是勛貴。”

黎寶璐老實的搖頭,她連他們在哪一朝哪一代都不知道,如何得知前路?

顧景云也沒想問黎寶璐要主意,有了思路他就撐了下巴自己想。

半響才覺得四周安靜得過分,抬起頭來看黎寶璐又睡過去了,卷著身體正趴在一邊呼呼大睡。

顧景云嫌棄的皺皺眉,但看在她給他提了意見的份上,顧景云還是扯過小被子給她蓋好了,臨了又捏了捏她的臉,這才心滿意足的去睡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