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同居

黎寶璐和顧景云跪在秦信芳和何子佩面前,一起恭敬地向兩人敬茶。

看著仰著小腦袋的兩個孩子,秦信芳與何子佩的心軟得一塌糊涂,快速的接過茶喝了一口,然后秦信芳與何子佩掏出一對玉佩與他們戴上。

“這是你們外祖母的陪嫁,你們舅舅向我提親時的定親禮,如今轉送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相敬相愛,白頭偕老。”何子佩細心的給黎寶璐系上。

顧景云一臉嚴肅的應下了。

黎寶璐也忙著點頭,眼睛不住的去瞟那玉佩,那可是傳說中的羊脂玉,沒想到有一天會掛在她的小肥腰上。

萬氏看得熱淚盈眶,秦家如此重視寶璐,她走得更放心了。

萬氏出門時根本沒與黎鴻打招呼,多少有些擔憂家里,所以親事一定她就決定回家去。

黎寶璐沒料到這么快就要與祖母分別,愣愣的抓著玉佩回不過神來。

萬氏就摸著她的小臉囑咐道:“寶璐,你要照顧好自己,乖乖的聽你秦舅舅和秦舅母的話,好好與景云相處,知道嗎?”

黎寶璐抖了抖嘴唇,問道:“祖母,你會來看我嗎?”

“會的,五村和一村相距不遠,祖母會經常來看你的,你要好好的,不然祖母可不來的。”萬氏也滿心不舍,但她知道早晚都要分別,長痛還不如短痛。

想罷,她把黎寶璐推到何子佩的懷里,轉身就走。

黎寶璐跟著小跑了兩步,看見祖母的身影消失在轉角,徹底的不見了,眼淚再也忍不住噴涌而出。

何子佩見她哭得滿臉是淚,偏偏咬著嘴唇不發出聲音,心疼不已,馬上把人抱進懷里哄道:“寶璐乖,舅母帶你去玩好玩的好不好?”

秦信芳也有些手足無措,轉身拿了本書出來哄她,“寶璐乖,舅舅教你讀書好不好?”

顧景云一臉嫌棄,但還是慢悠悠的回屋拿了自己最愛的一套組裝木馬給她,一臉糾結的道:“借給你玩。”

何子佩劈手搶過塞進黎寶璐的懷里,教訓外甥道:“你也忒小氣了,直接就給妹妹吧,回頭你想要再讓你舅舅給你做一套便是。”

顧景云沒想到一向疼愛他的舅母會搶他的東西,而且他竟然敗給了才來他家一天的小孩,楞過后立時眉毛倒豎,沖上去搶過自己的木馬套裝,大聲叫道:“我不借你了!”轉身就跑。

何子佩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臭小子”,語氣里卻滿是寵愛。

秦信芳和何子佩怕黎寶璐哭得更兇,忙拍著胸脯保證道:“我們不要哥哥的,回頭我們也給你做一套好不好?”

黎寶璐抽噎著看看秦信芳,再看看何子佩,小心的點了一下頭。

秦家的人對她都很友好,除了沒見過的未來婆婆秦娘子,不過她能同意顧景云跟她這個孤女定親,秦家的人品又擺在這里,想來她也很不錯。

以后她的一生估計都要在此度過了,黎寶璐并不想惹他們厭煩,所以她依然忍不住抽噎,聲音卻慢慢的低了下來。

顧景云賭氣的跑回自己的書房,氣嘟嘟的把組裝好的木馬全拆開了,看著零件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他這才覺得心情好了一點,“哼,有本事你自己組裝啊,想玩現成的,門兒都沒有。”

何子佩見他氣性這么大,而黎寶璐脾氣這么好,性子這么乖巧,立刻擔憂起來,“以后我們家景云會不會欺負寶璐?”

秦信芳揚揚眉頭。

何子佩就繼續道:“本來我擔心寶璐突然離家離開祖母會不安,所以想陪著她睡一段時間,可剛才我問她,她說她能自己睡,在家時她就是自己睡的。”

“我看不如就讓她和景云住一間吧,兩個孩子年紀還小,這點倒是不用避諱,趁著年紀小,讓他們多相處相處,培養好感情,免得長大以后不和睦。”

秦信芳看向坐在地上專心翻著《三字經》的黎寶璐,點頭道:“好,將景云的房間用屏風隔成兩間,一人睡一邊。”

他知道妻子是在擔心黎寶璐的將來。

這個時代對女子頗多束縛,尤其這還是在流放之地,而黎寶璐不僅是罪民出身,更是童養媳,她的身份注定低景云好幾階,妻子是想兩個小孩多相處培養感情,以后景云對黎寶璐好些。

可他并不這么認為。

雖然只相處了短短的兩天,對方也只是個三歲的小女孩,但秦信芳卻從她身上看出了很多特質。

這小孩聰慧且寬容,聰慧且不說,寬容卻是秦信芳最欣賞的,這意味著她能包容下景云的壞脾氣。

自家的孩子自家知道,他家的景云天資聰穎,別說是在這窮鄉僻壤,便是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的。

天資好雖好,卻太過目中無人,而且脾氣壞,心思陰郁,如果他們還在京城,秦家依然是以前的秦家,他能出生在顧家,這些都不算什么缺點。

因為有他這個做舅舅的庇護,也有顧家做后盾。

但現在秦家倒了,顧氏休了他母親,他是在瓊州出生長大的,那些缺點立時就變成了催命的符咒。

從發現這孩子性格不好時他就想方設法的去糾正,為此還特意給好友寫信讓他把寄存在他那里的書都送來,就指著他多書后能夠心胸開闊,走出心魔。

誰知道這孩子翻的書越來越多,幾乎到了智多近妖的地步,性格里的睚眥必報卻也變本加厲了。

村子里的小孩排擠他不過是因為他與眾不同,不合群,他就挑撥得村里的小孩們互相斗毆,差點打出傷殘來……

秦信芳之所以那么快就同意下這門婚事還因為那天看到景云竟愿意跟寶璐玩捉迷藏這樣幼稚的游戲。

他希望景云能與寶璐多接觸,不求他能跟寶璐一樣心胸開闊,只要他不那么偏激就行。

夫妻倆一個為了小兩口以后的感情生活,一個為了顧景云的性格養成私自拿了主意。

兩個小孩卻是等中午要午休時才得知這一噩耗。

顧景云瞪大了眼睛,覺得舅舅舅母在黎寶璐來了后果然不再疼自己了,氣恨得轉頭去瞪黎寶璐。

虧得他還憐惜她父母雙亡對她那么好,結果她卻是來跟自己搶東西。

黎寶璐也瞪大了眼睛,她身上懷揣著前世這么大的秘密,還想著晚上獨處時能有清凈的時候呢,結果她竟然要跟一個小屁孩住一屋?

兩個小孩都不怎么開心,然而秦信芳與何子佩態度堅決,根本不給兩人反駁的機會,直接把他們送回房間,指著屋里相距不遠的兩張小床道:“床已經給你們整理好了,寶璐睡里面那張,景云睡外面那張,今天來不及了,明兒讓你們舅舅去山里砍樹回來給你們裝個屏風。”

顧景云嚴肅的與舅母道:“舅母,男女有別,就算我跟她定親了也不能住在一起。”

“你才五歲,你寶璐妹妹更是只有三歲,哪里有別了?都是小屁孩,趕緊去洗臉上床睡覺,下午要帶著你寶璐妹妹去給你娘敬茶。”又道:“你娘身體不好,正在喝藥,你可別吵著她,免得她思慮過重又不好了。”

顧景云這才緊閉上嘴巴,但依然滿臉的不甘愿。

顧景云都閉嘴了,剛剛加入秦氏一家的黎寶璐就更不敢開口反駁了,但兩個小孩都很不甘愿,互相看對方都不順眼就是了。

秦信芳卻很滿意,外甥雖然有各種缺點,但孝順卻是最大的優點,他希望黎寶璐能夠影響景云,讓他開發出更多的優點來。

黎寶璐能不能影響顧景云還未可知,顧景云卻是影響到了黎寶璐,因為黎寶璐同學乖巧的爬上床扯過被子蓋過肚子準備睡覺時,顧景云卻是慢騰騰的從一邊的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盤腿坐在床上就看起來。

黎寶璐不由扭頭去看他的封面——《荀子》!

黎寶璐:“……”

如果沒記錯睡在她對面的小孩今年才五歲吧,為什么感覺他是二十五歲?

這么厲害讓她這個多了一世記憶的小孩怎么辦?

黎寶璐覺得自己就算要輸也不能輸得太難看,因此又爬起來去抓剛才秦信芳塞給她的《三字經》。

沒辦法,她不識字啊!

虧得她多了前世的記憶,雖然字體不一,但連蒙帶猜也能讀懂許多,通過此道認字速度還是挺快的,就是記過就忘,下次把字單拎出來讓她認她又不認得了。

黎寶璐感覺好憂傷,似乎自己才是真的小孩,床對面的那個才是多了一世記憶的人吧?

顧景云已經沉浸在書本里,根本沒發現自己影響了舍友,他向來自律,又有規劃。

什么時候看書,什么時候睡覺,什么時候起床都是定得死死的,就算今天發生意外,屋里多了一個人,他也克制了心里的不舒服照著計劃來了。。

而人一旦沉浸到書里,外界的事自然就影響不到他了,心中的不高興也慢慢的淡了。

黎寶璐還在滿頭大汗的對著《三字經》認字,顧景云就收起了書放在枕頭邊,身子躺下,拉過被子蓋到胸口,不到三息就睡熟了。

黎寶璐愣愣的看著小聲打鼾的顧景云,摸了摸腦袋,最后輕輕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自己是有多蠢啊,便是要奮發圖強也不急在這一時,她才三歲,有的是時間。

黎寶璐看了眼熟睡的顧景云,收好了書也躺下睡覺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