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同意

秦信芳張了張嘴,最后還是忍不住道:“景云畢竟是顧懷瑾的兒子,論血緣比我們還近一層,只要還有些腦子就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吧?”

秦文茵冷笑,尖刻的道:“那大哥覺得他是有腦子的人嗎?”

想到顧家在秦家獲罪后做的那些事,秦信芳沉默不語。

秦文茵尚且如此態度,何子佩更不屑道:“你別小看這世間的蠢貨,沒有他們做不來的蠢事,只有你想不到的。顧氏家風如此,我是怎么也不放心一手養大的孩子孤身一人回京的,給他培養個厲害的媳婦,就算他有朝一日要回去,身邊好歹有個陪伴的人。”

秦信芳看著兩個堅持的女人,頭疼道:“你就知道黎家這小姑娘是個厲害的了?”

何子佩自信道:“我養的女孩我能不知道嗎?她就是柿子捏的,我也能讓她變成璞玉。”

秦文茵連連點頭,在這一點上她無比的相信何子佩。

秦信芳踱步想了半天,最后還是點頭應下,“這樣也好,家里多一個孩子,景云就不會寂寞了。只不知他們是否能相處得好。”

說到這點家里的三個大人全都頭疼起來,村里雖然只有十幾戶人家,但孩子卻不少,與顧景云同齡的也有四五個,但哪個都與他處不來,每次獨自出門不是被人欺負便是欺負人家。

而此時,話題中央的兩個孩子正瞪著烏溜溜的眼睛對視著,黎寶璐覺得自己內里是大人了,前世又是當老師的,就算眼前的孩子一臉桀驁,她也得把他教好,說不得他們以后還要在一起過日子呢,那更得刷好感度了。

所以黎寶璐揚起笑臉高興的問他,“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顧景云居高臨下的注視她片刻,高傲的道:“我何時說過要做你朋友了?不要自作多情,還有,你來我家做客不該你先報上姓名來嗎?”

黎寶璐毫不在意他的語氣,繼續高興的自我介紹道:“我姓黎,叫寶璐,你以后就叫我寶璐吧。”

顧景云上下打量她,最后撇嘴道:“《九章?涉江》中言:被明月兮佩寶璐。然而我上下打量并不覺得你像美玉,倒有些像狗尾巴草,這個名字誰給你取的?”

黎寶璐瞪大了眼睛,這到底哪來的熊孩子,小小年紀就這么會挖苦人了!

她嘟了嘟嘴道:“是我爹取的,在我爹娘的眼里我就是美玉,世間無人可比。”

她驕傲的斜睇他一眼,問道:“你又叫什么名字?”

顧景云臉色立時有些難看,但很快又挺直了胸膛道:“我名景云,是我舅舅給我取的。”

他鄙視的看了眼黎寶璐,問道:“你知道出處嗎?”

黎寶璐恨得牙癢癢,但她還真不知道出處,但她同樣理直氣壯,“我還沒讀過書呢。”

顧景云滿意了,搖頭晃腦的道:“景云二字出自《七諫?謬諫》:虎嘯而谷風至兮,龍舉而景云往。”

黎寶璐反復讀了兩下,就道:“你舅舅希望你做神龍身邊的彩云。”

她偏頭想了一下恍然叫道:“我知道了,你舅舅想讓你去當宰相。”

顧景云鄙視她道:“本朝中的宰相一職早被革除,如今只有內閣輔政,其后是尚書,哪來的宰相給我當?而且我舅舅本意也不是此。”

他抬了下巴驕傲的道:“我舅舅希望我能撥開一切云霧,如彩云一般絢爛快樂!”驅散生命中所有的陰霾,讓光亮照滿他的人生。

顧景云想到當初偷聽到的話,情緒有些低落。

這個名字寓意很好,然而跟眼前的孩子一點也不搭怎么辦?

黎寶璐本來正想拿什么話駁他的名字,突然見他低下腦袋情緒低落起來,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孩子嘴巴再毒那也是個孩子,她一個有前世記憶的老妖精何必跟他計較呢?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黎寶璐大方的決定原諒他,立即上前抓住他的手,笑道:“既然介紹了名字,那我們一起來玩吧。”

顧景云蹙著眉頭看她的小手,不情愿的問道:“玩什么?”

“你想玩什么,我都能陪你。”

顧景云不屑道:“你們小孩除了玩泥巴便是玩捉迷藏,我才不要玩呢,可惜你不識字,不然我們可以玩詩詞接龍。”

黎寶璐:“……”你真的是五歲的孩子嗎?還是你跟我一樣多了一世的記憶?

黎寶璐瞪著大眼睛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掃視他。

顧景云以為她是生氣了,心下立時有些忐忑,權衡了一下讓步道:“那我們就玩捉迷藏吧,我是哥哥總要照顧一下你。”

一副非常勉強的樣子,但眼睛卻閃閃發亮起來。

黎寶璐看了失笑,明明是他想玩。

顧景云對秦宅熟悉無比,所以占有先天優勢,但他并沒有玩過捉迷藏,只見過別人玩,所以只有一些紙上談兵的經驗,后天不足。

黎寶璐卻擁有前世的記憶,捉迷藏不論是在哪個時代都很受孩子嗎歡迎,所以她的玩齡從三歲一直到十五歲,經驗不要太多。

因此就算顧景云發揮先天優勢很快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著,黎寶璐也很快把人找出來了。

而輪到黎寶璐藏,顧景云找的時候他差點瘋掉,家里就這么大,又限定除客房外的所有房間都不能進,那黎寶璐到底藏哪兒去了?

黎寶璐就藏在他捂著眼睛數數的后面,她看著小男孩急匆匆的跑出去又急匆匆的跑回來,一雙好看的眉毛狠狠地皺著,似乎非常不高興的環顧整個秦宅。

黎寶璐心中冷笑,叫你用我的名字挖苦我,這次讓你找到地老天荒。

小景云站在院子里蹙眉思考,將能夠藏人的地方都想了一遍,又把自己找過的地方排除掉,最后他的目光放在了這個院子上。

他思索著圍了院子走一圈,翻了兩個地方就踱步朝黎寶璐藏身的地方去。

黎寶璐抬頭與站在她面前的顧景云大眼瞪小眼,心中淚流滿面,這就是典型的得意不過三秒嗎?

顧景云卻覺得黎寶璐也不是很蠢嘛,總算不是特別嫌棄她了,“不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我是怎么也想不到你會藏身在這里的。”

如果黎寶璐再年長幾歲,又是個男孩,也像他一樣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聰明的話他說不定會第一時間想到這點,但黎寶璐是個女孩,還只有三歲,外表一看就蠢,這樣的人捉迷藏不應該盡量跑遠一點躲起來嗎?

第一次捉迷藏顧景云有些失算,不過他并不起氣餒,反而激起了斗志,一雙眼睛因此都閃閃發亮起來。

秦信芳和何子佩進來時看到的就是雙眼發亮的外甥,一向小大人一樣不茍言笑的孩子此時正渾身發光的與他身前的小女孩道:“我們再來玩一次,這次還是你藏我找,不限定條件了,任何房間你都能進,看我能不能找到你。”

黎寶璐嚴肅的搖頭道:“這樣不好,未經大人許可怎樣隨便亂闖房間呢?”最后就算顧景云和大人們說是他的主意,她也會被討厭的。

而且她是客人,亂闖主人家的房間本來就不禮貌。

顧景云卻霸道的道:“我是主人,我說可以就可以,你照我的話做就是,這次我看你藏在什么地方!”

秦信芳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鮮活的外甥,一時有些愣怔,何子佩卻很欣慰的低聲與丈夫道:“看來他們相處得不錯,孩子果然就應該跟孩子玩才對。”

秦信芳微微的點頭,踏步上前。

正在爭執的兩個孩子聽到腳步聲都扭過頭來,黎寶璐是有些無措的站在原地,顧景云卻是跑上前嘟嘴道:“舅舅,舅母,我要跟寶璐妹妹玩捉迷藏,可是她膽子小,不敢跑進房間里躲起來,您現在就告訴她我們可以用家里的房間好不好?”

秦信芳抬頭敲了一下他腦袋,含笑道:“你妹妹如此是知禮,怎能說她膽小呢?”

說罷微笑著抬頭看向黎寶璐,見她白白胖胖,圓眼睛圓臉,連身子都是偏圓的,心中更加滿意,正要抬手與她打招呼,黎寶璐卻已經斟酌好了對方的稱呼,見他看向她,就抬頭沖他笑道:“秦叔叔,何阿姨。”

秦信芳就被自個的口水給嗆著了,看著跟前的兩個小豆丁不知如何是好。

他們的輩分好像差了。

秦信芳與黎博是忘年交,早五年前就親切的黎兄,秦賢弟的叫開了,每次黎博來給他們家的人把脈看病,顧景云都是叫黎博做黎世伯。

但黎寶璐是黎博的孫女,按說他也該是她祖父輩。

秦信芳有些郁悶,外甥定親后好友變成了自己的叔叔輩怎么辦?

何子佩瞟了丈夫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什么,難得見他吃癟,高興起來,拉了寶璐的手笑道:“叫什么叔叔阿姨?還是跟著景云叫我們舅舅,舅母吧。”

黎寶璐張大了嘴巴,所以他們的親事算成了?

祖母不是說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嗎?

她還以為秦家要猶豫很久呢,誰知道不到一個時辰就定下了!

黎寶璐忍不住撓了撓腦袋,小聲的叫道:“舅舅,舅母。”

何子佩高興起來,將小人抱起來問道:“你祖母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