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商議

黎寶璐有些接不上祖母的腦電波,祖母跋山涉水的帶她來這兒就是給人做童養媳的?

而且她還得擔心當不上這童養媳?

黎寶璐迷迷糊糊的跟著祖母被何子佩安排在客房里,路過第二進的院子時才回過神來。

秦家的宅子很大!

黎家是個大四合院,正面五間大房,左右兩側又各有兩間廂房,黎寶璐覺得黎家已經夠大了,沒想到秦家比黎家還要大,因為它是三進的大宅院。

這家即使也是流放的罪犯那日子也不會過得差,黎寶璐隱約明白了什么。

事實證明黎寶璐想的還是太膚淺了,祖孫倆剛坐下萬氏就給她教學。

“寶璐,秦家家風清正,又是世代書香,本來祖母是沒有這個妄想的,但時間緊迫,祖母實在是找不到比秦家更好的人選了。”萬氏嘆氣道:“你若是有幸能進秦家,一定要乖巧聽話,也要與秦夫人學好本事,這樣才能福澤子孫后代……”

秦家家風好,寶璐和他們家表公子定親那萬氏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寶璐好奇的問,“祖母,他們為什么會被流放?”

自家祖父是因為在宮中得罪了不能得罪的貴人,這才被貶流放,那身份地位比他們更盛的秦家呢?

萬氏嘆氣道:“和我們家一樣得罪了貴人,這才遭人陷害至此的。”

“總不會是同一個貴人吧?”

萬氏面沉如水的點頭。

黎寶璐驚悚了,那樣便是她從良可以離開瓊州府了,那她敢離開嗎?

“所以我們兩家有共同的利益,”萬氏道:“而且你祖父與父親于秦家有恩。”

萬氏想了想,最后還是決定告訴孫女前因后果,便是她聽不懂也不要緊,先記下,以后說不定有用呢。

“秦先生一家剛到瓊州府時正好遇到了土匪,押送他們的衙役丟下他們獨自逃命去了,正好碰到你爹帶著村里的壯小伙門打獵,你爹帶著人驚走了土匪這才保下秦先生一家的性命。”

“秦先生的妹妹受了驚嚇難產,也是你爹趕回去請了我和你爹過來接生,說起來那位顧小公子還是我親自接生下來的呢。”萬氏看著寶璐笑道:“雖然有些瘦弱,但聽你祖父說他長得很俊,比他舅舅還要俊呢,要知道秦先生可是京都出了名的美男子啊。”

黎寶璐:“……”祖母,她才三歲呢!

“而且,秦娘子和顧小公子是良籍。我雖不知秦娘子為何要跟著秦先生來這流放之地,但罪不及出嫁女是朝廷律令,她已出嫁,秦家的事就不與她相干了,因此顧小公子也是良籍,寶璐,秦家若能同意這門婚事,那你嫁給顧小公子后也是良籍,你也能跟著他離開瓊州府,他父親家族都在京城,肯定不會在這里呆一輩子的。”

既然他父親家族都在京城,他娘為什么會帶著他來這里?

黎寶璐直覺不對,但祖母閱歷頭腦都在那里,她既然不提,她只好把問題憋住,并在心里一再的告訴自己——你才三歲,你才三歲!

秦家是萬氏現在能找到的最好的人家了,畢竟雙方稱得上知根知底。

早在京都時黎博就與秦家有來往。

沒辦法,作為太醫院院判,許多有權有勢的人家就喜歡私下請他幫忙看病,而秦家自然也在有權有勢之列。

而到了流放之地后,兩家走動得更加密切,除了黎家是秦家的救命恩人這個原因外,還因為他們有同一個敵人,他們的三觀都維持在一個平面上,黎博和秦先生是忘年交,感情還是很不錯的。

所以萬氏熟知秦家眾人的秉性,把寶璐交給他們她放九十九個心,便是立時死了,眼睛也差不多能閉上了。

和萬氏一樣,秦家對黎家的了解也不淺。

黎太醫常來他們家他們看病,交流的多了何子佩也知道黎家的情況。

萬氏提的親事她第一感覺是拒絕,但細想之后卻有三分愿意了。

如今朝中局勢險惡,對他們非常的不利,他們不一定有命回去,既然如此就要早為小姑子和外甥做打算了。

何子佩思索著,抬頭便看見半靠在窗邊發呆的秦文茵,她不由幽幽一嘆,心中又更愿意了兩分。

秦信芳牽著外甥小顧景云回來時抬頭就對上了目光炯炯的妻子。

秦信芳和顧景云同時覺得脊背一緊,秦信芳故作鎮定的放開顧景云的手,硬著頭皮與何子佩笑道,“娘子這是特意來接的為夫嗎?”

何子佩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對顧景云笑道:“景云,我們家來了個小客人,你去找她玩好不好?”

顧景云的小臉皺起來,小大人一樣揚著眉道:“我不喜歡跟小孩子玩。”

何子佩失笑,“你自己都還是一個孩子呢,她是我們家的客人,你是主人,便得好好的招待人家盡到主人的義務,快去吧,小妹妹在客房呢。”

顧景云聽說是個女孩,微微有些雀躍的心一下就冷卻了,他最討厭哭哭鬧鬧的小姑娘了。

但見舅母目含威脅的看著他,他只能忍辱負重的往客房去。

秦信芳好笑的看著壯士一般前進的外甥,正要打趣兩句就被妻子的眼刀一掃,他立即收起臉上的笑容,揣著手嚴肅的與妻子去花廳,路上問道:“什么客人,怎么還帶了小孩?”

他們家在流放之地認識的人少,能夠交往的就更少了,秦信芳實在想不出誰會帶個孩子來做客。

“是黎太醫的夫人帶著她孫女來的,”何子佩聲音微低的道:“黎太醫遇上海難,其長子和長媳也在其中。”

秦信芳一愣,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來,肅然道:“我們竟一點消息也沒收到。”

“黎家并沒有找回尸首,你若是有心就去海邊祭奠一番吧。”

秦信芳有些傷懷,點頭道:“黎夫人此時找上門來必定有困難,你將她請來花廳吧,能幫的我們就幫她。”

“她已經與我說了,”何子佩抬頭看丈夫,道:“她想與我們家結親。”

“誰跟誰?”話一出他立即反應過來,蹙眉道:“她孫女與景云?”

何子佩點頭,“我看過那孩子了,白白胖胖,眼睛圓溜溜的,不僅身體健康,看著還很聰明。”

秦信芳則蹙眉道:“我們家從不興定娃娃親。”

“不是娃娃親,”何子佩瞥了他一眼道,“黎夫人是想把她孫女留在我們家做童養媳。”

秦信芳聞言一怒,漲紅了臉道:“簡直胡鬧,黎兄剛逝世她怎么就做出這樣的糊涂事來?”

只有窮到養不起孩子的人家才會把女孩送去當童養媳,童養媳沒有嫁妝,吃喝住和各種花銷都在婆家,這樣的女子能在夫家過得多好?

“你能想到的黎夫人想不到嗎?”何子佩嗔怪的瞟了他一眼,道:“我看黎夫人并不是貪愛錢財之人,聽她的意思黎家次子似乎并不愿撫養侄女。”

何子佩嘆息道:“這里是流放之地,沒有宗族約束,黎二郎不愿意撫養侄女有的是辦法拋棄她。”

何子佩聲音低了幾度道:“我看黎夫人的身體好些不太好,臉色蒼白,我給她開門時她的手腳都是打顫的。”

秦信芳詫異的看向何子佩,“你想定下這門親事?”不然妻子不會為她辯解這么多。

何子佩沉著臉點頭,道:“我是有這個意思,但事關重大總得問過你和文茵的意見。”

“為什么?”孩子易夭折,他們這樣的人家為了不讓孩子背上克親的惡名,如無必要絕不會過早的給孩子定親,更別說養童養媳了。

以后景云回到京都,只他娶的是童養媳一條就夠人笑話他的了。

何子佩在這件事上卻比秦信芳更冷靜,她問道:“你確定我們能回到京都嗎?”

秦信芳沉默。

何子佩繼續道:“你確定文茵和景云若是回到京城他們能活下去嗎?”

“駿德,我們的敵人太強大了,當初文茵懷著身孕,拖著病軀也要跟著我們來瓊州府,不就是因為她在京城一定活不長嗎?你別忘了,景云他姓顧,他要是回到京城,顧氏那樣背信棄義的家族你覺得他們會怎么安排景云的前程?”何子佩眼中閃過寒光,道:“即使這里缺吃少喝,各種不便,但景云是被我們捧在手心里長大的,他身上更流著我秦氏的血脈,憑什么要看人眼色,仰人鼻息的活著?”

“但景云這樣的身份想要娶一個好妻子實在是太難了,我們不求對方的家世,只要人品才能出眾就行,但小戶人家之中有多少家可以教養出這樣的閨秀?”何子佩霸氣的道:“既如此不如由我們來教,童養媳又怎么樣?只要我們給她尊重,她也自尊自愛便不會比別人差,不就是沒有娘家嗎,我們秦氏做她的娘家!”

秦信芳沉默。

“大哥,就照大嫂說的辦吧。”秦文茵扶著門框虛弱的道。

秦信芳立刻起身去扶她,惱道:“才好了一些你怎么又出來吹風了?你這身子還要不要了?”

何子佩也忙給她倒了一杯茶,伸手去摸她的手,入手冰冷,便有些擔憂道:“你有事叫一聲便是,何苦跑出來?”

“屋里呆久了悶就想出來走走,正巧就聽到了大哥大嫂在說話,”秦文茵微笑道:“大哥,我覺得嫂子說得對,除非太子登基為我們秦家平反,不然景云一輩子也別想娶到好人家的閨女。顧懷瑾那樣的人能給我兒找什么好媳婦?與其等以后景云回到京城后被顧家拿捏親事,還不如我們現在就把一切都定下。”

“童養媳也沒什么不好,到時候大哥大嫂親自教養她,還愁景云沒有賢妻嗎?”秦文茵眼睛晶亮的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