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捅破

萬氏捏著一只大龍蝦丟進背簍里,轉頭見梅氏還在那里磨蹭,不由皺眉問道:“你今兒是怎么了,怎么總是心不在焉的,動作再不快些天就要黑了。”

梅氏提著籃子的手就一抖。

萬氏沒留意,繼續邊找東西邊教訓道:“幾個孩子都在家里等我們回去做飯呢,寶璐才好了些,鈞哥兒不抵事兒,也不知道她在家怕不怕……”

梅氏臉色更白,她抬頭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婆母,又看看黎康夫婦葬身的大海,想到大嫂待她一向和善,大伯哥也總是接濟他們二房……

她是嫌棄寶璐蠢笨,嫌棄她是個拖油瓶,可不代表她就想拋棄她,那畢竟是大房唯一的血脈。

梅氏咬咬牙,疾步上前“撲騰”一聲跪在萬氏面前。

“你做什么?”萬氏唬了一跳,倒退兩步瞪著她。

梅氏抖著手抓住她的褲腳,慘白著臉道:“娘,你救救寶璐吧,相公他,他……”

梅氏滿眼焦急,但那齷蹉的事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萬氏卻已經臉色大變,一直潛藏在她心底的擔憂一下冒頭發芽長成參天大樹,她一把推開梅氏的手,丟下背簍就朝家里跑。

梅氏就坐倒在地大哭起來,她知道自己完了。

黎鴻要知道她出賣了她還不知道怎么揍她呢,而婆母也會怪她,這一來她在家里就里外不是人了。

可即便如此,心里雖悲,卻并不后悔。

萬氏喘著氣跑回家,推開門就大叫道:“寶璐,寶璐!”

屋里一絲聲響也沒有,萬氏手腳發冷,跌跌撞撞的推開她與寶璐的房間,卻見衣柜門開著,房里一個人也沒有。

寶璐從不會出門玩,最多在大門口坐著等她回家,此時她不在家里又在哪里呢?

萬氏心急如焚,轉身就朝村里跑,才出大門就跟黎鴻撞上了。

看到次子,萬氏眼睛沖血,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問道:“你把寶璐帶去哪兒了?”

黎鴻一愣,眼底閃過驚慌,面上卻不動聲色的問道:“娘說什么呢,寶璐怎么了?”

萬氏緊緊盯著他的眼睛問道:“你把寶璐帶出去了,怎么沒把她帶回來,她呢?”

“寶璐不是在家嗎,我何時帶她出去了?”黎鴻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母親。

智子莫若母,萬氏一看便知他說謊了,詐他道:“路上有人看見了,你說,你把寶璐帶到哪兒去了?她還是個孩子,你怎么敢把她獨自一人丟在外面?”

黎鴻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來,顯出難過的神色來,低聲道:“寶璐吵著要爹娘,我看她實在哭得厲害就抱她去墓地了,她看到墳墓果然不哭了,我見她乖巧,我又肚子疼,就讓她在原地等我,我好去解個手,誰知我出來時人已經不見了。”

黎鴻悲傷的看著母親道:“我回來就是找人去找她的,娘,我怕你受不住這個消息,這才一開始沒敢告訴你。”

萬氏身子晃了兩下,心緒翻涌之下只覺心頭一痛,她壓下喉頭的腥甜,滿目通紅的瞪著黎鴻看了片刻,這才伸手推開他,跑去找人幫忙尋人。

黎鴻有些心虛,卻繃住了臉,他知道他這套說辭母親會懷疑,但只要沒有證據,總有一天他能討巧賣乖的把這事揭過去。

其實他有更好的說辭的,之前他以為他抱著寶璐出去無人看見,只要挨到晚上回來找不到寶璐時推說她是自己走出去丟了就行。

這里一面臨海,兩面臨山,人走出去找不到回家的路很正常,更何況寶璐原先還是個傻子,只可惜他還沒掃干凈尾巴母親就回來了。

想到這里黎鴻眉頭一皺,母親不是被梅氏絆住腳步了嗎,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黎鴻正思索著,萬氏已經叫來了幾個人,一把沖上來抓住他的手問,“你是在哪里丟的寶璐?帶我們去找。”

黎鴻立時沒有思索的功夫,裝出滿臉悲傷著急的模樣,帶著大家去墓地。

大家就以墓地為圓心向外擴散找,自然是一點蹤跡都找不到。

萬氏立即就知道黎鴻怕是沒說實話,寶璐向來乖巧,不會亂走,就是走也走不出多遠,大家這樣密集的尋找都找不到只怕人并不在這里。

但現在知道寶璐去向的唯有黎鴻一人,眼見著天色漸黑,萬氏越發焦急起來,這山林之中危險得很,到了晚上更甚,若是再找不到寶璐她只怕就危險了。

萬氏緊緊地抓住黎鴻的手,把他拽到黎康夫婦的墓前,對著他哭道:“鴻兒,我們對不起你大哥大嫂,寶璐可是他們唯一的血脈啊,若是我連這一根血脈都保不住,我還活著干什么呢?”

黎鴻臉色很難看,抱住母親道:“娘,這事是我不好,我不該把寶璐獨自一人留在這里的,大哥大嫂要怪也是怪我。”

“你真是把寶璐留在了這里嗎?”萬氏盯著他尖銳的問道:“你再仔細想想,說不定是丟在了其他地方。”

黎鴻看著她沉默不已。

萬氏道:“鴻兒,你和你大哥兄弟情深,你大哥從小就讓著你,凡是你喜歡的,你想要的,你大哥拼了全力也會給你弄來。我們全家被判流放,從京城到瓊州路途遙遠,你身子弱受不住,在路上就病了,你爹開了藥方卻苦于沒有藥,還是你大哥給押送的衙役磕頭讓他們多停留了兩天,又容情讓他上山采藥,為了給你采藥你大哥限些從山上摔下來……”

“到了這里,你爹身體不好,頭兩年全靠你大哥打拼我們才能在這安居,為了給你娶媳婦,你大哥沒日沒夜的出海,若不是為了你……”

“若不是為了我大哥也不會二十七八才娶了大嫂,也不會虧了身體生出一個傻子來,”黎鴻推開母親,滿臉怨氣的道:“什么都是為了我,你們都覺得他比我好,覺得我無能,既如此他的女兒為何還要叫我來養?他帶著一起走不就好了?”

“畜生!”萬氏氣得打了他一巴掌,怒道:“他是你親兄長,寶璐是你親侄女,你怎能如此?”

“何況什么叫你來養?你大哥大嫂給家里留的錢別說養一個寶璐,便是養三個也搓搓有余,你有志氣,有骨氣,那為何還要用你父兄留下的錢?”

黎鴻眼睛通紅,恨恨地盯著母親,咬著唇一言不發。

萬氏心中萬分失望,眼睛卻凌厲的盯著他問道:“我再問你,你到底把寶璐丟在哪兒了?”

黎鴻扭過頭去不說話。

萬氏氣急,窗戶紙既已點破,她就沒想去補,直接捶打他罵道:“喪盡天良的東西,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嗎?再不說我便告訴里長去。”

黎鴻冷笑,“這方圓百里每年溺死的孩子有多少?你覺得里長會管?”

“里長不管那是因為溺死孩子的是他們父母或祖父母,但你不過是寶璐的叔叔,你害了寶璐就是圖財害命,我要告你,你覺得里長是管還是不管?”

黎鴻咬牙,滿眼通紅的道:“我也是你兒子,為了一個孫女要害親生的兒子和三個孫子孫女,娘,你下得去手嗎?還是只大哥是你兒子,我是你大街上撿來的?”

萬氏氣得晃了兩下身子,發狠道:“你若是再不說,你看我狠不狠得下心!”

說罷推開黎鴻就要往外奔,黎鴻忙把人拉住,卻不敢做得太過,沒見來幫忙找人都遠遠看著這邊嗎?

他們壓低了聲音外人聽不到,但他再做其他動作這事只怕就瞞不住了。

黎鴻計算了一下時間,又見天色快黑了,便是此時告訴他們,只怕也找不到寶璐,便是找到估計也成了一具尸體。

他當時特意把人往深山里帶,一個孩子獨自待在那里面,就是不嚇死也會被野獸叼去的。

而此時,黎寶璐小同學沒被嚇死,卻是快渴死了。

她的背包太小,裝了那些東西后就裝不進水了,而當時黎鴻行動太快,她壓根沒來得及拿水壺。

黎鴻一走,她就把背包里的東西拿出來了,防蟲的藥粉隨身帶著,手里再拽一包以備不時之需。

認路倒是不難,因為黎鴻走過留下了痕跡,寶璐同學這點辨認能力還是有的。

但她小胳膊小腿,人還矮,經過一些茂密的草地時干脆被草給淹埋了,這不是一個好的體驗,哪怕她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

等走了大半的路程,天也黑了,肚子也餓了,她掏出包里的野菜饃饃來啃,然后悲催的發現她忘了帶最重要的一樣生存必備——水!

黎寶璐覺得嗓子冒煙,嘴里鼓鼓的含著野菜饃饃,左右張望了一下,覺得在這原始森林里找到小河/小溪/水坑無異于登天,她只能把目光放在那些樹葉/樹桿上。

黎寶璐使勁兒的咽下嘴里的食物,圍著幾棵較大的枝葉轉悠了一下,最后拿出神農嘗百草的勇氣小心翼翼的扯下一片肥大的葉子,然后從切口那里吸食汁液。

一股青澀奇怪的味道在舌頭上炸開,黎寶璐眨巴眨巴嘴,猶豫了一下,還是眼一閉,繼續去啃那葉子……

為了活著,她也是夠拼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