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遺棄

黎寶璐看到二嬸挎著籃子出門,立時晃晃悠悠的跟上,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她,“二嬸,我要去陪祖母。”

梅氏看到黎寶璐就心虛的別開眼,僵著臉哄她道:“寶璐乖,你祖母在海邊拾海貨呢,不然晚上沒飯吃,你跟著姐姐哥哥們在家玩好不好?”

她才不要跟黎荷和黎鈞玩呢,黎寶璐叫道:“二嬸,你就讓我去吧,我會乖乖聽話的,就坐在地上等你們。”

梅氏連連搖頭,手無意識的搓著籃子僵笑道:“不行,海邊風大,你年紀太小,跑去海邊吹風要生病的。”

黎寶璐掃了一眼她手上的動作,心中更生疑,梅氏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要這樣心虛?

這兩天梅氏對她也太好了些,一日三餐凡是黎鈞有的她都有,甚至黎鈞沒有的她也有,伙食雖然比不上以前父母在時,卻要比黎荷和妞妞要好很多。

梅氏從不是大方的人,一開始黎寶璐還以為她是憐惜她年幼失怙,還是無意中發現梅氏在躲著她后黎寶璐才覺得不對,仔細觀察下來不難發現梅氏面對她時的愧疚和心虛。

她做了什么會讓她對自己那么心虛?

黎寶璐煩躁起來,偏她是個小孩,她說的話祖母只當孩子話,并不會多當真,不然她也不會這樣被動了。

見寶璐臉上的表情不太好,梅氏又心虛又同情,就從懷里掏出一節甘草給她,哄道:“這段甘草給你,很好吃的,你乖乖留在家里玩,晚上我們回來給你做好吃的魚。”

寶璐沉默的接過甘草,半響才道:“二嬸,你跟祖母說我想她了好不好?”

梅氏艱難的道了一聲“好”,轉身快步離開。

寶璐捏著甘草耷拉著腦袋回屋,黎鈞跑出去玩了,黎荷帶她最小的妹妹妞妞出去散步了,整個家里只剩下她一個人,安靜,卻也無聊。

寶璐坐了一會兒就跳下床跑到柜子前把母親以前給她準備好的小背包翻出來。

漁村的女孩子每人都有一個小背包,專門用來裝一些小東西的。

黎寶璐雖是個傻子,黎康夫婦卻堅決的相信她會變正常,因此別的孩子有的他們全都提早預備下,這個小背包也是。

黎寶璐翻出祖母的剪刀裝進去,又摸出了火石,想了想悄悄地溜到祖父的藥房里撿了幾包藥粉放進去,又去廚房里摸了兩個野菜饃塞到包里……

寶璐坐在地板上清點小背包里的東西,確定已收集到目前能收到的所有保命的東西后才心滿意足的將包扣好,拎著包藏進了衣柜里。

就當是防患于未然吧,哪怕是自己小人之心,也總比什么準備都不做的好。

黎寶璐蹲在地上才把小包塞進衣柜,后面就響起一道聲音,“你在干嘛?”

黎寶璐唬了一跳,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頭看去,就見黎鴻逆著光站在門口,臉上表情晦暗不明的看著她。

黎寶璐覺得一股涼意從脊背上升起,一股危機感籠罩在心頭,她努力表現出天真無邪的表情,睜著大大的眼睛開心的叫道:“二叔,你回來啦?”

黎寶璐正好蹲在衣柜的陰影里,因此黎鴻沒發現她的僵硬,何況對方只是個三歲多的孩子,也實在讓他提不起防備重視的心。

黎鴻從門口走到她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問,“寶璐在找什么?”

黎寶璐大大方方的把衣柜打開,指著里面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炫耀的道:“漂亮的衣服,祖母說是我娘給我做的。”

黎鴻掃了一眼就有些失望,里面都是小女孩的東西,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了什么東西。

可要說大哥和大嫂沒給寶璐留下私房錢他是一點也不信,那錢多半是在母親手里,想到自己是母親唯一的兒子了,那些錢遲早會是自己的。

這么一想,黎鴻一點兒也不著急了,還露出笑容哄黎寶璐道:“寶璐想不想爹娘?”

黎寶璐睜著一雙懵懂的眼睛看他,黎鴻就笑著把她抱起來,道:“二叔帶你去見爹娘好嗎?他們那兒有好吃的,見到他們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會過得很幸福的。”

事到臨頭,黎寶璐反而鎮定了下來,她一把抱住黎鴻的脖子,高興的問道:“二叔也要跟我一起去見爹娘嗎?”

黎鴻笑臉一僵,道:“不,只有寶璐才能見到爹娘。”

寶璐情緒有些失落的問道:“祖母也不行嗎?”

黎鴻笑著搖頭,“不行,因為爹娘只不放心寶璐呀,所以他們要把寶璐帶在身邊。好了,二叔這就帶你去見你爹娘。”

黎寶璐則搖頭道:“不,我要等祖母回來,讓祖母帶我去。”

黎鴻臉色微沉,眼睛瞇起來看她,顯得很兇,他道:“你祖母沒空帶你去,寶璐要聽話,不然二叔要生氣了。”

“那我要把我的包背上,”黎寶璐指著才放進去的包包道,“我還要自己走。”

黎鴻只覺得黎寶璐太過麻煩,然而黎家正好在村中央,她嚷一聲肯定有人聽到,而他抱著昏睡的她往外走也會后患無窮……

權衡了一下利弊,黎鴻到底是把人放下讓她自己往外走。

黎寶璐將小背包背在身上,邁著小短腿不緊不慢的走著,只希望能拖延一些時間,一會兒若是能碰到人就更好了,即使不能向對方求救,起碼也要通過對方通知到祖母。

黎寶璐心中算盤打得啪啪響,然而他們這一路上一個人都沒遇到。

黎寶璐:“……”運氣差成這樣,難怪會被地震砸死。

黎鴻:“……”早知道路上沒人,他何必費時間跟個小孩磨蹭?直接打暈了扛出去不是更快?

黎寶璐瞪著大大的眼睛看前面的山林,指出黎鴻的錯誤,“爹娘的墓不在這里,在那邊。”

黎鴻挑了挑眉,詫異黎寶璐只走過一回竟然就記住方向了,“這也有路過去,而且更快。”

黎鴻不等黎寶璐再開口說話,直接把人抱起來就往山里走。

黎寶璐在喊與不喊中沉默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沉默。

已經出村了,這時候她就是喊破喉嚨也未必有人聽到,反而會激怒黎鴻,萬一他惱得打暈她怎么辦?

此時黎寶璐已經隱約猜到他要做什么了,聯想起前兩天他說的話,只希望他是想要遺棄她,而不是直接掐死她或是溺死她。

黎寶璐乖巧的趴在黎鴻的肩膀上,努力記下他走過的路線,黎寶璐是很識時務,但不代表她會屈服,生命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惱怒屈辱只在臉上浮現片刻就被她壓下去了。

她現在沒有能力說不,但總有一天她能做自己的主。

畢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對象還是自個的親侄女,哪怕黎鴻心再狠,心理素質再強,此時也手心冒汗,緊張不已,因此他并沒有留意到安靜得過分的黎寶璐。

黎鴻抱著她悶頭走了好長一段路,等他稍稍冷靜下來時周圍已盡是高大的林木,茂密的樹葉遮天蔽日,人站在樹下幾乎看不到亮光。

黎鴻自覺這個地方足夠安全了,這才把黎寶璐放下。

黎寶璐站在地上,抬頭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靜靜地看著他。

黎鴻近乎狼狽的移開視線,手捏捏了拳頭,對著小小的孩子到底下不去手。

但想到九死一生的勞役,黎鴻到底狠下心來,咬牙握住了黎寶璐的脖子……

黎寶璐手腳發冷,卻抬頭對黎鴻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奶聲奶氣的叫道:“二叔,我要尿尿!”

黎鴻才鼓起的勇氣又泄了一半,他起身看了看四周,見林子里靜悄悄的,只有偶爾一兩聲蟲鳴,一個念頭從心間劃過,他再低頭看看黎寶璐和自己的手,半響才道:“好,二叔去給你找地方,你先在這兒等著二叔,二叔不來你就不要隨便亂走知道嗎?”

黎寶璐乖巧的點頭,還道:“二叔要快一點呀。”

黎鴻胡亂點頭,丟下寶璐就快步往來時的路走去。

這里距離林子出口已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了,別說一個三歲多的小孩,便是大人也有可能在這里迷路。

黎鴻下不了手掐死黎寶璐,那便將她丟在這里吧。

黎寶璐卻等黎鴻一走就呼出長長的一口氣,一下就跌坐在地上了。

差一點就死了,可嚇死她了。

她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背著小背包就往來時的路上走去。

一般三歲多的小孩別說迷路了,獨身待在這里只怕嚇都嚇死了,可誰讓她不小心夢到了前世,恢復了記憶呢,那跟身體里住著一個二十六歲的大人有什么區別?

她之前一直趴在黎鴻的肩膀上看后面的路,循著進來的路出去并不難,難的是她如何躲過山林里的毒蟲毒蛇和猛獸。

來的時候不見這些東西,不代表出去的時候不會碰到,古代的山林和現代的可不一樣,看這密密麻麻不透風的樹木便知道了,而且她還小胳膊小腿,一腳邁出去也就黎鴻一步的五分之一,天黑之前她肯定走不出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