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打算

“既然醒了就去請人把墓穴挖好,明天就要出殯了。”萬氏縱然心中生氣也不好這時候發出來,只淡淡的吩咐道。

黎鴻知道母親生氣了,心一冷,低下頭去應了一聲,抬頭看了一眼堂上的棺木就轉身退下。

萬氏就拉了寶璐跪在靈前燒紙錢。

這一整天都沒有吊唁的人來,只黎家的人安靜的守著靈堂。

黎博是這方圓十里唯一的大夫,還是御醫的本事,因此人緣不錯,但再不錯這里住著的人也都是被流放的罪人及家眷,在這里,人情太薄,黎博的逝世更多的是讓人想起以后生病看不上病了。真心實意前來吊唁的也早在前兩天來盡了。

如今整個漁村里有近一半的人家在辦喪事,寶璐捧著父母的牌位搖搖晃晃的走出黎家時就看到滿目的白,她心中一悲,壓著眼中的酸意目不斜視的往前走去……

由黎鴻和黎寶璐灑下第一捧泥土,請來幫忙的人就起鏟將泥土鏟下去,不一會兒就起了兩個高高的墳堆。

黎康與其妻同葬,兩具棺木牢牢地靠在一起。

黎鴻見萬氏神情恍惚的看著墳堆,忙上前扶住她道:“娘,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萬氏回過神來,點了點頭,伸手牽著寶璐一步一步的往回走,逝者已矣,她只有保住生者才是對他們最大的寬慰。

黎博和黎康逝世對黎家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為黎家的收入幾乎都是他們從他們身上來的,黎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一直被父兄護著,所以根本不會干活,更別說掙錢養家了。

所以從今天開始他們只怕要省吃儉用了,在她找到更好的生活來源前日子不可能像從前過得那么好了。

萬氏心里計劃著,回到家里才想把黎鴻找來商議,就有人在外面揚聲喊道:“黎鴻,里長來了,叫了大家去議事呢,你快來!”

黎鴻一愣,忙看向母親,這種事一般是父親或大哥去的……

萬氏沉吟道:“你去吧,快要到繳納夏稅的時候了,里長找來多半是要說這事。”

想到去年新換了一位縣令,萬氏心中有些不安,手上不由摩挲起寶璐的頭發來。

黎寶璐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去看祖母,滿眼疑惑。

“只希望是我多想吧,”萬氏揉著她的腦袋道:“距離繳納夏稅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按理不用那么早通知到村的……”

那些都是慣例了,各家該出多少賦稅,該服多少勞役也都是有數的。

可一朝天子一朝臣,這里即便只是個縣城也是一樣的,來了位新縣令,行事自然會與前一位不一樣,只希望是個公正寬厚的。

萬氏在心里暗暗祝禱,但黎鴻回來時難看的臉色就表明了這次里長的到來不是好事。

萬氏不由坐直了身子問道:“出了何事?”

梅氏也緊張的看向黎鴻。

黎鴻沉著臉道:“里長說今年的夏稅要提前繳納,還有賦役,”黎鴻聲音低了三度,帶著恨意道:“按流放罪名加重三成,若要錢贖役得比往年多一倍。”

萬氏瞪目,“新縣令才上任竟然就敢這樣盤剝……”

黎鴻眼中閃過冷意,咬牙道:“他有什么不敢的,這瓊州府除了不開化的蠻夷就是我等流放的罪民,難道我們還能逃出瓊州府去廣州府告他不曾?”

瓊州府隸屬于廣東,由廣州府管轄,雖叫府,其實不過縣級,而且因為與廣東隔著一道海峽,來往極不方便,別說他們這些不得輕易離開流放地的罪犯,便是有資有產的良民也很難過海。

“何況他并不曾盤剝良民,此次加重賦稅只針對流放到此的罪民,除此外,周歲以上的孩子也要納一半丁稅,”黎鴻道:“此次過后還不知道要死多少孩子呢。”

流放到這里的犯人都被固定了活動范圍,何況他們是罪籍,無朝廷文書不能贖身,也不能賣身為奴,所以為了減輕繳納的賦稅,孩子多的人家只能把孩子丟到山里去,或是直接溺死。

萬氏顯然也想到了這點,胸中壓著一團郁氣,咬牙道:“如此喪盡天良,他的官必定當得不久。”

“可足夠逼死我們了。”黎鴻淡淡的道。

萬氏厲眼瞪向他,正色道:“我們家有你父親和大哥留下的資產,七八年總還能支持得住的,何況我們也不會坐吃山空。”

“這個世道能有什么活路?”黎鴻心灰意懶的道:“何況我們還是被限制了行動范圍的罪民。”

黎鴻眼睛掃過屋里的人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黎寶璐就下意識抓緊了萬氏的胳膊,剛才二叔掃過她身上的目光讓她心臟劇跳,總有種被惡狼盯上的感覺。

萬氏不明所以,還以為是他們嚴肅的氣氛嚇到她了,忙把她抱起來往外走,對黎鴻道:“既然令已下,你就準備好賦稅的銀錢吧,大不了我們下半年我們多辛苦些,總能掙出一條活路來。”

黎鴻起身沉默的看著母親抱著寶璐離開。

寶璐靠在祖母的肩膀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觀察二叔臉上的表情,心不斷的往下沉——二叔沒有應祖母的話。

要說這個家里誰最了解黎鴻,那非黎寶璐莫屬,或許還有她的祖父黎博。

黎鴻嘴很甜,而且很會偽裝,在父母面前是孝順聽話的兒子,在兄嫂面前是恭順的弟弟,在妻兒面前則是穩重可靠的丈夫和父親。

但他在黎寶璐面前是不偽裝的,或許是覺得這個侄女就是個傻子,黎鴻單獨面對她時從不掩飾他的厭惡。

黎寶璐清醒的時候有限,但就是在這有限的時間里總能看到他原形畢露,所以對這個二叔,黎寶璐實在沒什么好感,更別說信心了。

知道周歲以上的孩子也要納丁稅后黎寶璐就開始擔憂起自己的小命來。

黎寶璐仰頭看了一眼祖母,知道她就算察覺到黎鴻里外不一也不會想到這層。

“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萬氏察覺到黎寶璐自回到房后就一直有些不安。

黎寶璐:“祖母,萬一二叔不要我了怎么辦?”

萬氏一笑,摸著她的腦袋安撫道:“傻丫頭,你是我們家的人,你二叔怎么會不要你呢?”

“如果二叔不要我了,祖母會要我嗎?”黎寶璐堅持的問道。

萬氏點頭道:“會的!祖母怎么舍得不要寶璐呢?”

黎寶璐就輕輕地呼出一口氣,放下心來。

祖母在家中的地位不低,黎鴻就算再虛偽也不會明著忤逆祖母的,只要祖母肯留下她,她的小命應該就沒問題。

而此時,梅氏和黎鴻也在說黎寶璐。

梅氏掰著手指算道:“寶璐既然好了,那公爹給她配好的那些藥就不用再留了吧,賣出去也是一筆錢呢。還有那些補藥,都是公爹和大伯進山采的,據說有些藥在縣里的藥鋪都沒得買呢,這也是一筆收益……”

黎鴻枕著手望著頭上的帳子道:“你回頭收拾出來,我找著空拿到藥鋪去出手,補藥就不用賣了,留下來說不定以后我們自家能用上。”

梅氏沒料到她一說丈夫就答應了,還驚得愣了一下,回過神來反而猶豫起來了,“全賣了也不好,畢竟她剛恢復,未必就好全了,不如給她留兩天的藥?不然母親知道了要生氣的。”

“不用留了,”黎鴻淡淡的道:“人都快要沒了,再喝藥也是浪費。”

梅氏被他冷漠的話語一震,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他。

黎鴻就扭頭沖她溫柔的一笑,“大哥大嫂底下就只有這么一個血脈,怎么可能不掛心?何況她身上還有癡病,現在看著好了,誰知道什么時候又犯,我們不是她父母,她又沒有親生的兄弟,若是犯了病也是在這世間受苦。”

梅氏的心就好像浸在冰水里,懦懦的道:“家里雖艱難,但管她一碗飯吃還是可以的,等她長大了給她找個婆家便是,說不定還能幫襯家里一些呢……”

梅氏滿頭大汗的想要列舉黎寶璐的好處,但那就是個傻子,何況她自來也瞧不起這個傻子,更不喜歡她,此時要找她的優點還真難,只能反復說道:“畢竟是大伯兄和大嫂唯一的血脈。”

“若只是一口飯,便是我不吃也會讓與她的,可從今年始她每年也要交八錢銀子的丁稅,她今年才三歲多,要出嫁至少還要等十年,十年就是八兩銀子,這還是在縣太爺不加稅的情況下。”黎鴻問道:“你覺得我們家里有這么多錢嗎?”

梅氏咬住嘴唇,半響才小聲的道:“娘不是把家里的鑰匙給你了嗎,公中的錢還是能支持幾年的……”

黎鴻開箱取錢時并沒有避著梅氏,因此她知道黎博和黎康給家里留下了多少錢,只黎康每年給黎家上交的錢不要說養一個寶璐了,便是再養兩個也盡夠了。

她不能理解丈夫為什么要那樣針對黎寶璐,那可是他親侄女!

“只交這些賦稅自然夠我們堅持幾年,可你別忘了我們還得贖役,你總不能讓我去服勞役吧,你覺得我去了還能活著回來嗎?”黎鴻冷冷的看著妻子道:“何況打漁種地能有多少收益?以前我們家日子能過得那么好是因為縣城里常有人來請父親去看病,不然我們只怕連溫飽都保證不了,看看村里其他人家過的是什么日子吧。”

可黎康不會醫術不也給家里賺了不少錢嗎?

話在梅氏的舌尖轉了兩圈又咽下,丈夫怎么可能跟大伯哥比呢?

黎康大冬日下都能扛著漁網出海,黎鴻卻連春日下地都要歇上三餉。

黎鴻淡淡地看了梅氏一眼,道:“明日你就跟娘去趕海,家里的事不用你管,這事也不與你相干,你只要把娘絆在外頭的時間長一些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