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喪事

一直表現得很堅強的萬氏聞言忍不住淚如雨下,將黎寶璐緊緊地抱進了懷里。

祖孫倆在院子里哭,很快就引來了二叔一家人。

黎鴻和梅氏見黎寶璐不僅會說話,臉上的呆氣也去了三分,心中不由驚奇。

要知道黎寶璐自出生后就是個呆子,也就父母和大哥大嫂一片慈心非要養著她,覺得她會變正常。

黎鴻上前認真打量她片刻后才從母親手里抱過她,安慰萬氏道:“娘,此乃不幸中的大幸,寶璐經此一事不僅會說話,還開竅了。連父親都拿不準的病癥,她能好可見是受了先祖眷顧,就算大哥大嫂去了,也還有我呢,我會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養大的。”

又道:“這事得告訴父親和大哥大嫂一聲,讓他們也走得安心些。”

黎家全家被流放到瓊州,算是家道中落,已將喪禮一簡再簡,但因黎博和黎康夫妻死于海難,萬氏就堅持停靈七天以招魂,因此就算黎寶璐昏睡了五天也依然趕得上他們的喪禮。

此時,黎家的堂屋里就擺放了三具棺木。

黎鴻將黎寶璐抱進堂屋,讓她跪在正中間的蒲團上,輕聲教她,“寶璐,上面是你祖父和爹娘,來,給他們磕個頭。”

黎寶璐抬眼愣愣的看著上面的三具棺木和靈位。

這一世最疼愛,也最包容她的三個人竟然連尸首都沒有嗎?

萬氏看她呆呆的,就上前抱住她,握住她的小手帶著她磕頭,邊磕邊道:“你祖父與你父母還未走呢,現在你給他們磕頭他們還看得見,他們見你安好也就安心了。”

黎寶璐嘴唇微動,心痛得說不出話來。

兩世她都不能在父母面前盡孝,前世她死時父母雖健在,卻因為工作原因很久沒見面了,更別說承歡膝下了。

她都還是個讓父母擔憂的大孩子呢。

而這一世,父母更是只有她一個孩子,日子過得雖艱難些,對她卻是千依百順。她雖然渾渾噩噩,卻也偶有清醒的時候,清醒的時候看著這一對年輕的父母笨拙的照顧她,她不是不感動的。

所以她努力的想要清醒過來,不叫他們傷心難過。

可他們還沒等她接收完前世的記憶清醒過來,還沒等她長大就離開了。

這一刻,黎寶璐深切體會到了何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悲痛無奈。

黎寶璐抬頭深深地看了牌位兩眼,然后掙脫開祖母的懷抱,端端正正的磕了三個頭。

萬氏看了欣慰不已,連連點頭道:“好,好,我們家寶璐長大了!”

她轉頭對黎鴻道:“既然寶璐懂事了,那就讓她給你大哥大嫂摔盆打幡吧。他們就寶璐這一根血脈,由寶璐來送他們,他們也高興。”

黎鴻微微皺眉,看了一眼跪在蒲團上的寶璐,低聲反對道:“娘,寶璐才會開口說話,年紀又小,這些事未必懂,還是讓鈞哥兒來吧。”

鈞哥兒是黎鴻的兒子,也是黎家目前唯一的男丁,年長黎寶璐兩歲,本來是要由他捧著伯父的靈牌出靈的。

跪在腳下的黎寶璐仰起頭看向二叔,艱難卻堅決的道:“二叔,我,來,捧靈!”

黎寶璐剛開口說話,說得又慢又模糊,但在場的人都聽懂了。

聽到黎寶璐忤逆他,黎鴻微微有些不悅,但見母親面露欣慰,他只能壓下不滿。

二嬸梅氏卻很高興,主動上前道:“那我現在就去準備寶璐的喪服,再教她出殯的規矩。娘放心,后日出殯前我一定把她教好,保證不出錯。”

“她的規矩我來教,你去準備喪服吧。”雖然寶璐看著變聰明了一些,但她年紀畢竟小,學不好不免受打擊,不如她來教,多耐心一些,總能把她教好。

黎寶璐說話上雖還有些困難,接受新知識卻很快,畢竟她已經記起了前世所有的記憶,身體里相當于住了一個二十六歲的成年靈魂,所以萬氏教她的禮儀規矩她很快就學會了。

萬氏既高興又傷懷,寶璐這么聰明,她也能更放心一些,可惜丈夫和長子長媳都沒看到。

黎寶璐一邊為父母守靈,一邊學規矩,除了與祖母交流,幾乎不與其他人說話,便是二叔蹲下來逗她,寶璐也沒抬眼看她。

她知道,二叔并不喜歡她,以前她“笨拙”的時候,二叔常背著人冷眼看她,一點也不掩飾對她的厭惡。

她不相信父母死了,她變聰明了一些二叔就改變了對她的態度,他做這些不過是給祖母看的。

就和當初在父母面前哄她一樣,是做給父母看的。

寶璐對黎鴻的抗拒別人看不出來,萬氏卻感覺出來了。

她不動聲色的看了次子一眼,上前抱了寶璐道:“好孩子,今天晚上就守到這兒吧,你年紀還小,保重身體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道了。”

“你晚上警醒一些,別讓燈滅了,你父親和大哥大嫂就指著燈照明方向回家呢。”萬氏照例囑咐了黎鴻一句。

黎鴻忙應下,保證道:“娘放心。”

黎寶璐就靠在祖母的懷里抬頭去看那盞招魂燈,客死他鄉的人需要招魂回鄉,而祖父和父母因為死在大海中,連尸首也沒有,所以也點了一盞招魂燈。

據說這燈需要七天不滅才行,這是倒數第二天了,過了今天和明天,他們的魂魄就會循著這盞燈回來,然后跟著棺木去墳地,這才算有始有終,可以到地府去投胎。

如果是在前世,她一定不會相信,甚至覺得是封建迷信,可經歷了死亡——重生,黎寶璐再不敢堅定的否認。

何況這涉及到了自己最親近的三個人。

黎寶璐趴在祖母的懷里道:“祖母,我想看著燈。”

萬氏就輕拍她的后背道:“你二叔會看著的,你是小孩子,聽大人的話就好,你看你大姐姐和大哥哥不是都去睡覺了嗎?”

黎寶璐立時懨懨的,躺在床上也不說話。

萬氏卻轉頭認真的問她,“寶璐,你告訴祖母,你是不是不喜歡二叔?”

黎寶璐一愣,繼而低頭不語。

“為什么不喜歡二叔?”萬氏放輕了聲音問道。

黎寶璐卻沒回答,翻了身用屁股對著她。

萬氏便嘆息一聲不再問。

寶璐稚子之心,最辨好惡,若二郎沒對她表現出惡意,寶璐是不會對他那么反感的。

何況這幾天萬氏也已隱隱察覺到次子的改變,不過因為突失至親,悲傷過度不愿意深究罷了。

可寶璐以后還要仰仗二郎過日子,這孩子脾氣這樣硬,以后可怎么與她二叔相處?

萬氏滿腹憂心,看著窗外的燈一夜未眠。

黎寶璐也沒睡多少,她一直在腦海中想著這一世的父母和祖父。

因為清醒的時候少,她對他們的記憶并不是很多,但凡是有他們的記憶就都很溫馨。

那對年輕的夫妻為了讓她過得好一些,總是努力的干活存錢,她是黎家最蠢笨的孩子,卻是過得最幸福的。

每年都有新衣服穿,每隔四五天就能吃一頓肉,每天都有一顆糖,就算是家里唯一的男孩黎鈞,他也只能穿用他姐姐的衣服改過的衣裳,只能通過照顧她從父母手里交換來一顆糖……

他們不認為她會一直蠢笨,所以即使她聽不懂不會給出反應,他們也依然堅持教她自己吃飯,洗臉,穿衣服……

而祖父,黎寶璐能在黎家過得那么好還有一半是因為作為一家之主的前御醫祖父斷言她并不是腦子有問題,而是還沒開竅,等時機到她自然會開竅懂事。

那個經常把她抱在懷里認草藥的老人也永遠的離開了她。

眼淚悄悄地從她緊閉著的眼角邊上滑下,落到枕頭上立即滲透不見。

黎寶璐就這么半睡半醒的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雞才打鳴就爬起來要與祖母一起去靈堂。

看著眼睛紅腫的孫女,萬氏輕嘆一聲,牽了她的小手去靈堂。

一進門黎寶璐就去瞄招魂燈,看見燈油即將燃盡,火焰縮成黃豆般大小,立即扯住祖母急聲道:“燈,燈!”

萬氏蹙了蹙眉,掃了靈堂一眼沒看見黎鴻,這才快步上前給招魂燈添油,看見本來已變小的火焰重新高漲起來祖孫倆這才松了一口氣。

寶璐拈了香跪在蒲團上,小聲的道:“祖父,爹,娘,你們看見燈就回來吧,回來看看寶璐,寶璐已經清醒過來了,以后也只會越來越聰明。”

祖孫倆才在蒲團上跪下黎鴻就急匆匆趕來了,他急忙解釋道:“我去了趟茅廁,娘,你們怎么這么早就起來了?這才五更呢,你們再去睡一會兒吧。”

又去哄寶璐,“寶璐,你困不困?要不要再去睡一會兒?”

黎寶璐看了面沉如水的祖母一眼,搖頭道:“不去了。”

頓了頓,估計是覺得語氣太過僵硬,又補充道:“不困。”

萬氏是有些不高興,畢竟黎鴻一看就是從房間里出來的。

她并不要求次子整夜不睡的守著靈堂,他就是想這么做她還心疼他的身體呢。

可靈堂一側就鋪有地鋪,人可以在那里休息,畢竟靈堂是不能離人的。

剛才若不是她們來,誰知道招魂燈會不會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