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王府的消息

一旁的焦詠也不說話了,瞪著眼睛看看滿寶,又看看白善,最後扭頭回去看季浩。

半響,魏亭才合上了嘴巴,咽了一下口水後道:“充滿驚喜的牡丹花都是要罩著紗布的,當時季二夫人嫌棄一盆一盆的罩著麻煩,所以讓人拉了兩條綢緞,直接把擺上的牡丹都罩上了。”

他道:“益州王妃只帶了一盆牡丹來,牡丹上便罩著綢緞,直接被送到場上後,綢緞一打開,益州王妃的臉色當下就陰沈了下去,多半天下來一句話都沒說。”

因為白牡丹便宜,而且滿寶在賣的時候就說了,她有很多盆。

所以各家雖然覺得它品相極佳,可以拿出去給眾人賞一賞,卻是不必要罩著紗布的那一種,所以下人們都是光明正大抱進去的。

而像魏夫人帶去的魏紫,黃夫人帶去的姚黃,其他夫人帶去的各種各樣自己覺得珍奇的牡丹都罩著紗布。

本來益州王妃只帶去了一盆牡丹,大家還以為是什麼絕品,誰知道一打開竟然是大多數人都有的白牡丹,甚至其品相還比不上其中好幾家的呢。

魏亭道:“我們之所以會在路上碰到白二郎,就是因為益州王妃的車在路上沖撞,差點撞到了祁玨和白二郎他們,顯然,她氣得不輕。”

滿寶皺了皺眉。

季浩看著她問,“你們瘋了嗎,幹嘛去招惹益州王妃?”

滿寶橫了他一眼道:“我們沒有招惹她。”

白二郎連連點頭,“是她家的下人欺人太甚,她手裏的那盆白牡丹才是滿寶要賣的第一盆花,本來滿寶也只打算賣那一盆而已,哼,誰知道她家的下人直接搶了,就給了十六兩三錢銀子。”

這下,不僅魏亭,就是季浩和焦詠都忍不住張大了嘴巴,驚訝的問道:“所以你們就是因為這個才往外賣了二十盆白牡丹?”

滿寶點頭,“不錯,我覺得白牡丹和我們很多人都有緣。”

三人說不出話來。

魏亭糾結著道:“你就不怕……”

“我不怕,”滿寶道:“這是安陽縣,知道安陽縣的老大是誰嗎?”

魏亭遲疑道:“不就是益州王嗎?”

焦詠道:“黃大人?”

滿寶搖頭,“是唐縣令。”

季浩嗤笑道:“他就是一個縣令。”

滿寶看著他,微微冷笑道:“他是安陽縣的父母官,就算是陛下到了這兒,法度,也得聽縣令的。”

季浩等人不說話了。

滿寶說的自然不對,卻也沒錯。

身為父母官,不論君臣的時候,唐縣令的確是可以管皇帝陛下的。

季浩覺著自己說不過她,便只能道:“等王府的人找上門來你再這樣說吧。”

滿寶哼了一聲,她既然敢這麼做,自然是算著唐縣令不會讓益州王府的人欺負她的。

而此時,唐夫人才帶著人急匆匆的回到家裏,她直接殺到書房裏找唐縣令,“你那小朋友把我們都坑了,尤其是我們夫妻,可被她坑慘了。”

唐縣令頭也不擡的道:“這不可能,誰還能坑了你?”

唐夫人就伸手去捏他的耳朵,想想不好,又放下,將聲音放柔了道:“相公,妾身的確是被坑了嘛。”

唐縣令抖了一下,終於擡起頭來,拉住她的手嚴肅的道:“好好說話。”

唐夫人見他終於舍得認真聽她說話了,便哼道:“她還不會坑人呢,你不知道她今天把我們坑得多慘。”

不過說完,想起益州王妃今天的黑臉,唐夫人又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直接坐到了唐縣令的懷裏,笑道:“不過呢,今天我們總算是看著了一出好戲,我們雖然被坑了,但不痛不癢,最多面上尷尬一下,益州王妃可就被坑慘了。”

抱著夫人的唐縣令一凜,連忙問道:“他們坑益州王妃了?怎麼坑的?”

唐夫人瞥了他一眼問,“這麼緊張幹什麼?幹脆還不緊張的呢。”

唐縣令就撫了撫額道:“我的小祖宗,你就快說吧,他們是什麼人,益州王妃那是什麼人?”

“還能是什麼人?也就一個王妃而已,”唐夫人從他懷裏起來,嗤笑一聲道:“小門小戶出身罷了。”

唐縣令:“……我們唐家在你們王家面前不也是小門小戶嗎?”

“你不是,”唐夫人看著他笑道:“你呀,是王家的乘龍快婿。”

唐縣令是真的要急死了,他們兩邊可是有死仇的,他最怕的就是那兩個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惹上益州王府,到那時候……

見他真的著急,唐夫人這才把前兩天滿寶賣花和今天的事兒說了,“益州王妃一早就走了,我覺著不對,就派了人去查,好多夫人都去查了,結果你猜怎麼著?”

唐縣令一聽就是賣花的事,松下心來,也有些好奇,問道:“怎麼著?”

“原來益州王妃手裏的那盆花果然也是滿寶賣的,”唐夫人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我說呢,這些花也長得太像了,我就疑心是同一人出的。那小妮子一開始應該只打算賣一盆,所以頭天讓人抱到街上開價六百兩,第二天抱到了益州王府的門前去賣。”

唐夫人嘆了一口氣道:“說起來這事還和我有些關系呢,那會兒還是我說的益州王妃喜歡牡丹花呢。我估摸著那孩子就是那會兒想著掙益州王妃的錢的。”

枉她還以為她想攀關系呢,結果還是為了掙錢。

可真是鉆到錢眼裏了,偏又這麼可愛。

“王府裏有個管事看上了那盆花,直接搶買了,只丟給了滿寶一個錢袋子,聽說當時兩邊還差點打起來了呢。”

唐縣令問道:“然後呢?”

唐夫人就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道:“然後滿寶說管事和那盆花有緣,賣他了,那錢袋裏有十六兩三錢銀子,然後她就一口氣的進了二十盆牡丹,一盆十六兩的往外賣,你說她壞不壞?”

唐縣令卻問道:“周滿不像是會跟人說小話的人,那對話你是從哪兒知道的?”

“王府唄,只要用心打聽打聽,總能打聽到的。”

唐縣令若有所思,“王府的人的嘴巴這麼好撬開?”

“那得看什麼人了,一群看門的下人,平時就沒說,給些錢,或是許一些好處,凡是他們知道的,就沒有問不出來的。”

見唐縣令安靜的不像樣,唐夫人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該不會想去益州王府裏查什麼吧?”

唐縣令回神,笑道:“沒有,王府最近也沒有讓我可以查的案子呀。”

唐夫人一想也是,不再關註這事,而是問道:“對了,你可得找你那個小朋友給我討個公道,我那麼棒她,她竟然連我都一塊兒坑了。”

唐縣令道:“我看你倒是樂在其中……嗷,好好好,我說她,我說她,我一定說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