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氣歪了鼻子

滿寶買了一堆書,大部分都是以前想買,所以收藏了的,卻因為舍不得積分,或抽不出時間來看沒買的書。

這會兒買了以後就淩亂的堆在系統裏,科科看著不高興,道:“宿主,你得買些架子回來放書吧,不然用箱子裝上也可以。”

滿寶問道:“你們百科館賣書架或箱子嗎?”

科科沈默了一下後道:“暫時還沒有發展出這個業務。”

“那算了,暫時就這麽放著吧,”滿寶現在又舍不得花積分了,道:“等你們什麽時候開展了這個業務再說吧,真是的,你們是百科館,書都賣了,為什麽不賣書架呢?”

科科:“你們的書鋪也不賣書架。”

滿寶說不過它,決定略過這個話題,她去翻出一本自己曾經很感興趣的一本故事書看起來。

科科說這不是故事書,而是歷史書,但她覺得這歷史書寫成這樣那就跟故事書不差什麽了。

滿寶拿了一本書就去院子裏坐在椅子上邊曬太陽邊看,並不去書房裏打擾白善和先生他們。

系統出品的故事書,哦,不,是歷史書真的很好看,滿寶靠在躺椅上看得津津有味。

莊先生和白善出來時看到的就是她這幅懶洋洋的模樣,莊先生笑著搖了搖頭,上前去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腦袋,輕斥道:“看書要好好看,坐好了。”

滿寶立即爬起來端坐好。

白善湊上前去看了一眼她的書,覺得很陌生,便問道:“這是什麽書?”

“一本故事書,街上買的。”

白善扯過去看,翻了兩頁後道:“又是白話話本,不過構思倒是新穎,這是構造了一個朝代吧?”

滿寶點頭。

莊先生便沖倆人伸手,倆人畢恭畢敬的將書遞上去。

莊先生翻看了一下,微訝道:“雖是白話文,但寫得倒是不錯。”

他去翻作者的名字,卻發現那裏印著“佚名”二字,他微微蹙眉,“莫非是借古諷今?不然怎麽隱姓埋名了?”

滿寶沒說話。

莊先生這才想起來滿寶似乎總能買到一些佚名的書籍,他側頭看了滿寶一眼,將書還給她道:“看完了給為師也看一下,除了家裏人,就別往外傳了。”

滿寶應下。

本來,她的書除了莊先生和白善白二郎及家裏人外,其他人她也是不給看的。

滿寶見莊先生沒反對她看雜書,便喜滋滋的接過了,接過才翻了兩頁,白二郎就和魏亭季浩等人風風火火的推開院門進來了。

白善和滿寶才入神呢,被砰的一聲響嚇了一跳,失神的擡頭看去。

沖進來的眾人見他們坐在一起捧著一本書看也靜了一下,也就白二郎見慣不怪,腳步不帶停頓的沖上去,叫道:“滿寶,益州王妃氣得鼻子都歪了。”

魏亭回神,就瞪了他一眼道:“你亂叫什麽?”

白二郎不高興了,道:“這話不是你們說的嗎?”

魏亭噎了一下後道:“是我們說的,但我們也沒嚷得這麽大聲呀,你收斂一點好不好?”

白二郎頓了一下,便壓低了聲音又說了一遍,“滿寶,善寶,益州王妃氣得鼻子都歪了。”

“咦?你叫白善什麽?”

焦詠的關註點兒不一樣,揪住白二郎問道。

白二郎到:“叫善寶呀,他的小名。”

白善橫了他一眼,問道:“你們怎麽知道她氣得鼻子歪了?”

魏亭道:“我們親眼看到的。”

他懷疑的看著白善和滿寶道:“昨天我娘和黃夫人她們從你們這兒買了牡丹回去,下午就叫人到處散帖子,要請人來賞花。正巧益州王府傳出話來,說王妃也得了一盆極珍稀的牡丹,要邀了眾人去看。”

“因為要想要辦賞花宴的人家太多,又趕在了一個時候,大家幹脆和季家一商量,借了她家的遊春園來賞花。”魏亭道:“說是賞花,其實是鬥花,益州王妃和黃夫人幹脆做東接過這事,給城中許多人家都發了帖子。”

這種事本來也沒什麽難的,賞花嘛,準備些瓜果點心就可以了,到了正日子把自家覺得最好的牡丹帶上就行。

不僅益州城的豪富之家經常這麽幹,京城的權貴們也經常這麽幹。

於是,今天上午,各家夫人們就帶著花在季家的遊春園裏相會了。

這不碰面的時候還好,一碰面就不得了了,因為十家裏有六家抱的牡丹中有一盆潔白的白牡丹,那真的是……太好看,也太巧了。

魏亭和焦詠一人一句給他們形象形容了一下上午的盛況,聽得白善滿寶和白二郎一楞一楞的。

白善問,“夫人們賞花,你們去幹嘛?”

魏亭沒好氣的看了他們一眼道:“以為我們想去呀,這自然不可能單純的去賞花了,咳咳,我娘非得讓我們去的。”

滿寶和白善白二郎心領神會的“哦”了一聲,問道:“是不是要給你們說親了?”

一旁沈默的季浩忍不住道:“我們能不能別越扯越遠?”

他看向滿寶道:“當時各家帶去的牡丹中有很多盆白牡丹,這並沒有什麽,那白牡丹的確長得好,品相極佳,雖然數量多了點兒,但也算珍品,尤其大家說起的時候發現都是十六兩買的,並不貴。”

“可益州王妃帶來的也是一盆白牡丹,而且她只帶了一盆白牡丹,”季浩道:“她來得最晚,一開始並沒有看到大家的牡丹,所以和我娘他們說,她那牡丹是花費千兩才買到的,顏色極純,特別好看。”

季浩沒有再往下說了,而是看著滿寶和白善道:“那白牡丹都是你們賣給我母親她們的。”

白善起身,擋在滿寶身前,看著他問,“然後呢?”

季浩抿嘴,半響沒說話。

魏亭覺得他們之前的氣氛不對,連忙站在倆人中間攔住道:“多大事兒啊,益州王妃手裏的那盆花又不是白善他們賣的……”

“是,”白善開口截斷他的話,看著瞪大眼睛的魏亭道:“就是我們賣的。”

魏亭張大了嘴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