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浩然 6

夫妻倆臨近過年時才回京,一過完年就收到了廣州管事的回信,告知出海的一切事宜都辦好了。

齊浩然立即高興的帶穆揚靈上船出海去了。

他知道海上艱苦,每次航行的時間都不會太長,遇到漂亮的島嶼他們便上岸觀賞游玩一二,興致起來也住上幾天,最長的一次他們在南洋的一個小島嶼上住了將近兩個月。

那是個風景秀美的島嶼,銀白色的沙灘,他們乘著小船剛靠近岸邊,在岸上棲息的海鳥便撲哧著翅膀成群的飛起,就是齊浩然這樣不耽于美景的人都看呆了。

而礁石縫里還趴著許多大螃蟹和大龍蝦,一叢一叢的海帶被海水沖刷上岸,齊浩然見了不由感嘆,“物產真是豐富啊,竟無人趕海嗎?”

他在廣州住過,知道每天落潮后很多人都會去趕海,魚蝦螃蟹海帶,甚至一些貝殼都是趕海人的目標。

那個島上沒人,穆揚靈和齊浩然干脆在島上四處轉悠起來,找到了好幾種從未見過的果子,在試驗過無毒后就移植了些樹苗,除此外,穆揚靈還找到了些大齊沒有的作物。

倆人在島上住了兩個月,要不是虎頭與小獅子三天兩頭的來信哭著喊著要見他們,夫妻倆還不愿意離開那個小島呢。

雖然離開了,但夫妻倆在海圖上標識好了這個島嶼的位置,打算以后再來。

他們時間寬裕,齊浩然以為自己隨時都可以來,但等他再一次踏上這個島嶼時卻是五年之后,而且不再只是他們夫妻來此游玩,還有齊修遠夫妻和范子衿夫妻。

齊浩然剛見過二兒子三兒子一家,上岸后打算讓人休整行禮,要帶穆揚靈往更遠的地方去,誰知道他就收到了齊修遠病重的消息。

夫妻倆不敢耽誤,快馬加鞭的趕回到京城。

在往回趕時,他收到了范子衿催促的六道金牌,他便知道,若不是大哥危極,他是不會這么做的。

齊浩然一度以為他見不到大哥最后一面了,所以齊浩然沖進皇帝寢殿時眼淚就忍不住落下來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看著龍床上病得脫形的兄長,齊浩然的眼淚怎么也止不住。

很多人都覺得皇帝可能活不成了,可誰知齊修遠不僅熬過一劫,還被穆揚靈說服要禪位于小寶,直接當太上皇去養身體。

齊浩然見大哥脫離了危險,他也沒敢立時就出海去,而是就在京城或附近打轉,他生怕自個離大哥太遠,出事了趕不回來。

誰知道齊修遠禪位后就好似去了一件心事,不僅病漸漸好了,身體和精神也越來越好,最后不說一聲帶了李菁華就跑北地去了。

美其名曰要故地重游,要回龍興之地看看。

齊浩然忍不住撇嘴,干脆帶著穆揚靈也旅游去了,但他到底沒敢離得太遠,齊修遠要是去了北地,他便去西北,齊修遠若是去了西地,他便去西南一帶,總之不會離對方太遠,卻也能自己玩自己的。

齊浩然倒是想跟大哥湊一起玩,但齊修遠似乎挺討厭這個弟弟在跟前晃的,每次齊浩然一提話頭他就嫌惡的拒絕了,讓齊浩然有多遠走多遠,別打擾他和皇后的二人世界……

要不是他隔三四個月便能見到大哥一面,他都要懷疑他大哥死了,這信是他老早之前寫好了糊弄他的。

但事實是他大哥越來越健康,也越來越嫌棄他。

但齊修遠總有求他的時候,比如出海!

齊浩然在廣東任職時曾和海商們拉了不少的贊助開了個船帆學堂,里面培養出來的人才有相當一部分進了他的船帆作坊,造了不少質量上等的海船。

當然,這份船帆作坊并不是他一人的,依然是三家合資,齊修遠和范子衿都有份兒,但是即便是作為股東他們也不是想要海船就能要的。

不說造船的花銷巨大,便是時間就得不少。

齊浩然用來帶穆揚靈出海浪漫旅游的海船造了三年半,又用了一年的時間去試驗其穩定性并改良,而船上的各種設施是專為夫妻倆設置的,艙房寬大且敞亮,單廚房就是一般海船的兩倍,安全設施更是最高級別,海船上配備有兩門大炮,各種生活及安全設施為當今世界的最高水平。

齊浩然為了造這艘船不僅把自個的私房錢掏光,還跟范子衿借了一p股的債,最后還是分家時穆揚靈看不過眼拿出錢替他還了。

由此可見這艘船有多難得。

所以齊修遠在國內玩累了想出海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齊浩然。

正巧范子衿也剛辭官,一聽說大表哥想出海,回家包袱一收,拉了小夏氏也跟上了。

齊浩然當初設計這條船時就想到了這一點,第二層的艙房全是一樣的布置,一共有五間,除了正艙房最寬大,其他四間不過略遜一些。

齊浩然得意洋洋的領著一眾人參觀完整條船,然后就把正艙房讓給齊修遠,自己帶了穆揚靈在另一間房住下,他滿臉得意的道:“這船出海極舒適,我可是花了近五十萬兩的白銀啊,這船別說在大齊,便是整個天下都是獨一份,只要不遇上大風暴,什么事也沒有。”

齊修遠年紀越大越看不慣弟弟得意的嘴臉,淡淡的道:“聽說你為了造這船蕩產了?還借了一p股的外債?”

齊浩然心虛的瞟了一眼穆揚靈,湊到大哥耳邊低聲道:“大哥,錢我都還了,您沒事提這干什么?我帶您去看海圖吧。”

齊修遠無動于衷的道:“可朕聽說你是用的阿靈私房還的,朕知道你好玩,但也沒必要為了享樂便花媳婦的錢。”

他扭頭與穆揚靈道:“你也別太慣著他了,他欠子衿的錢便由我還了吧,總不好一直叫我這個弟弟坑你。”

齊修遠當了太上皇,他把內庫給了小寶,但也從內庫里分出不少東西給他做私房,手中的產業更是不少,以前他當著皇帝也不敢多花錢,生怕國家出什么事國庫錢不湊手,他得從內庫中支援一二,所以節儉得不行,修繕一下宮殿都要核算再核算,算起來,齊修遠登基后皇宮修繕的次數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而且花銷極少,在歷史上可以爭取一下最節儉皇帝的排行榜了。

但他不當皇帝后他就變成了散財太上皇,花錢大方了不少。

以前他賞人都不敢手松,現在卻時不時的給弟弟,給表弟送些東西,而現在,齊浩然欠范子衿二十萬兩白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說要替他還,大方得不得了。

穆揚靈也驚了一下,眨眨眼道:“可那錢我早還給子衿了。”

齊修遠大方的擺手,“沒事,把錢給你也是一樣的,孩子們都分家了,那些錢是你的私房,浩然有手有腳,再不濟還有我這個兄長在,怎么能花媳婦的私房錢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