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浩然 5

齊浩然畢竟是封建家族里長大的孩子,即便因母親和姨母的緣故自小對妾室沒什么好感,但他也從不會覺得自己會不納妾。

他看得很清楚,兩個家庭的悲劇并不是那使他厭惡的妾室吳氏和柳氏造成的,而是他父親和姨父本身行事有差。

自小他就發誓,他成親以后絕對不會寵妾滅妻,嫡庶不分的傷妻子和嫡子女的心。

所以潛意識里,齊浩然覺得自己是會納妾的。

但穆揚靈不喜歡他納妾,或者說,她不喜歡他們之間摻雜進第三個人。

齊浩然是個重諾之人,他頭腦一熱答應了穆揚靈的要求,縱然之后略有些后悔也不好毀諾。

而后來,他們感情漸深,他由最開始的怦然心動到歡喜,再到喜歡,又由喜歡變成了愛,最后穆揚靈成了他生命中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想,若是與穆揚靈分開,那就相當于拿刀把他的心剜去一半。

死別還罷,若是生離,他一定會瘋掉的。

可他知道,如果他真的管不住自己,往他們之間摻了第三個人,不管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阿靈一定會狠心與他和離的。

哪怕是要剜心,她也會下刀子。

這個代價太大,齊浩然沒敢賭,因此,最開始成親的那幾年,縱然是在外征戰難相見,下屬和同僚們不斷往他身邊送美人,他也沒敢越雷池一步。

而有時候他也會沖動,目光也會忍不住去追逐那些美人,但往往在他產生****的下一刻,阿靈的身影就會出現在腦海中,齊浩然就感覺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什么綺思都沒有了。

而后來或許是忍著忍著就習慣了,也可能是他對阿靈的感情深入骨髓,有了一種“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的感悟,他對被送到身邊的美人或見到的美人連側目都懶了。

但是,在他還年少,只是情竇初開時,他其實是不太情愿的給阿靈許下那個諾言的。

正如子衿所說,天下嬌花美色無數,他摘不摘是一回事,把自己的雙手交給別人綁縛起來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今天,齊浩然是真的慶幸當年的年少的他在看到阿靈的眼淚后一個沖動就許下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

因為那樣他才能娶到阿靈,因為那樣他才感受到了世上最極致的幸福。

齊浩然對著即將墜落的夕陽露出了一個幸福的笑容,穆揚靈一個手肘就搗過來,把人撞回神,道:“問你話呢,你到底是什么時候喜歡上我的?”

齊浩然捂著腰倒在草地上,哀嚎道:“爺的腰啊,你就不怕爺再也使不上力?到了晚上看你上哪兒哭去。”

穆揚靈臉一紅,忍不住伸手擰他腰上的軟肉,“你少給我裝,我使的力我還不知道?跟拿個手指頭戳你有什么區別?”

齊浩然見她惱了,立即笑呵呵的爬起來,伸手抱住她湊到她耳邊道:“爺這不是擔心過度嗎,我們出來游玩本就是費精力,那樣晚上我總不能跟以前一樣,我多注意保養一些也是應該的。”

穆揚靈耳朵尖都紅了,心虛的去看下人,低聲道:“你小聲些,大白天的亂說些什么?”

齊浩然一點也不在意的道:“我們是夫妻,怕什么?”

他大大方方的把穆揚靈抱起來放在腿上,像抱小孩一樣抱著她。

侍衛和下人們在看到兩個主子抱在一起時就遠遠避開了,下人們還拿出東西來開始搭建帳篷,全當沒看見兩位主子的黏糊勁兒。

侍衛們倒也想假裝看不見,但他們得保護兩位主子,只能一本正經的看向這里,假裝沒看到他們摟摟抱抱的動作。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們早習以為常了。

穆揚靈臉色更紅,齊浩然摸著她的臉龐柔聲道:“或許是那年兵禍吧,也有可能是第一次見面時。”

齊浩然想起初見穆揚靈的時候,低聲道:“第一次見面時我就覺得你是好人,其實你是我和子衿北逃路上遇到的第一個不計報酬對我們好的人。”

齊浩然和范子衿北上自然也受人幫助過,但前提都是他們幫助了人,那些被他們幫助的人才幫他們。

可穆揚靈不一樣,初見時他與范子衿狼狽不已,她的境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卻能伸手幫他們。

當時,齊浩然對穆揚靈更多的是感激和一種大哥哥對小妹妹的喜愛。

可是很快的,他就見識了穆揚靈的另一面。

金兵潛入興州府,他帶兵前去救援,看著她將敵人引入山林,一步一步,教村民們以極小的代價滅敵,彼時她渾身是血,頭發散亂,眼睛里全是兇狠的殺意,可他看著心臟卻砰砰跳起來。

事后他與范子衿提起這事,子衿說阿靈心思深沉,來歷成謎,心狠手辣,不足與之深交。

可是他就是忘不了那個笑盈盈將野雞野兔丟給她的女孩,更忘不了她為了讓村民們多一線生機就拿起屠刀。

明明她才九歲,她才是最應該被保護的一群人,可她卻反過來保護了家人和親朋。

一直渴望擁有力量去保護自己在乎的人的齊浩然更喜歡穆揚靈了,而這份喜歡很快就因為朝夕相處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齊浩然情意綿綿的看著穆揚靈道:“阿靈,我們的緣分或許是上輩子就注定了的,所以我才會第一眼就喜歡上你。”

穆揚靈才不相信呢,因為上輩子她身邊壓根沒有齊浩然這個人,因此穆揚靈歪著頭想了想,道:“或許是因為我天生麗質,即使當年年紀小,你一看我也被我的美貌征服了,后來更是折服在我的美德之下。”

“……”齊浩然道:“爺終于明白幾個孩子為何都有些自信過頭了,原來是從你這兒遺傳來的。”

“這是實話,你就算承認了我也不會取笑你沒見過沒人的。”

齊浩然心中大樂,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捏著妻子的臉點頭道:“好,我承認,只是這話只跟我說就行,可別在外人跟前說。”

以前阿靈明明很嚴謹的,很少自夸,難道是跟幾個孩子調皮慣了,這才學到了這本事?

不過看著阿靈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話,齊浩然差點笑得腸子打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