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30

他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連忙跑下去把信拽回來,繼續在后面寫道:“娘,您告訴爹把他收藏的寶劍分我一些,別全都給大哥,二哥和三哥,兒子我以后還要去西洋的,西方人都愛在腰間佩劍,您舍得您兒子沒一把拿得出手的劍嗎?還有爹的那些短刀,那可是防身利器,也給我留一些,我可是你們的小兒子,理應得到更多寵愛才是……”

小豹子洋洋灑灑寫滿了紙,通讀下來覺得蠻簡單易懂的,以母親的識字程度應該能讀懂,這次啊把信交給下人。

在軍營的小熊是第三個收到信的,他這里距離京城只有大半天的路程,但因為工作繁忙,他每旬只回家兩天,這還是因為他是主將的原因,沐休時間夠多。

收到母親的信,小熊不由搖頭失笑,一邊拆信一邊笑問來送信的下人,“母親在家里玩什么?怎么想著給我寫信?”

看清楚信的內容,小熊就摸了摸下巴,沉吟半響才提筆寫道:“娘,您兒子我窮,您要是心疼兒子,那就多給我買些祭田,兒子二十年內就不打算再給家里添祭田了,其他的就給寶珠當嫁妝吧。”

“好男不吃分家飯,兒子攢錢的能耐雖然不怎么樣,但養活一家老小還是行的,不過爹的馬廄里養的那些馬要是也分就給我兩匹,還有給爹養馬的馬夫,兒子這里不僅包吃包住,待遇還翻倍,只要他肯來軍前效命。”

小獅子和虎頭接到信時卻是完全不同的反應,小獅子拆開信一看,立時懊惱道:“我們不在京城,好東西肯定都叫大哥和四弟搶去了。”

虎頭則是直接跳起來提筆道:“那我們寫得可憐點,跟娘撒撒嬌,說什么也不能全叫大哥和四弟搶去,我們的汗血寶馬要配種,所以爹養的好馬我們說什么也要搶過幾匹母的來,還有爹庫房里的那些刀劍,那可都是神兵利器……”

小獅子咬著筆管道:“可等我們的信到京城,大哥和四弟說不定早就定下了。”

虎頭苦惱的皺眉,“那我們回去再搶?”

“大哥好說,大不了你在地上滾幾圈他就讓給我們了,老四卻不好對付,他比我們小,你好意思跟弟弟搶嗎?”小獅子抱怨道:“娘也真是的,干嘛這時候提分家?應該等我們回家過年的時候再提嘛,到時候搶到多少就各憑本事了。”

虎頭立即瞪大眼睛驚悚道:“該不會是因為寶珠要出嫁吧?爹想把私藏給寶珠,娘不答應,然后才來寫信問我們的。”

小獅子就皺眉,“你見誰家陪嫁會陪刀劍這種利器的?要陪也就是陪送寶馬。”

虎頭就皺著臉道:“那要是爹想把私藏都給寶珠怎么辦?我可是念著他庫里的寶劍好幾年了。”

他只有這一個妹子,實在不好去跟妹妹搶啊。

前來串門的小安抽了抽嘴角,上前抽過信紙看了一遍,伸手點了點問道:“你們就沒想過四嬸是問你們家產要如何處置?別忘了,王府的產業可不少。”

小獅子和虎頭都愣愣的,小獅子道:“家產不是分過了嗎,當年我們要做海貿生意,娘給了我們每人二十萬兩,后來又陸續給了些,當時她就念叨著這以后就是我們的私產了。”

小安就抽了抽嘴角道:“你們不會以為四叔四嬸只這一點家業吧,只玻璃作坊就不止這點收益了,怎么可能只給你們這么點?”

“可剩下的不是要給寶珠做嫁妝嗎?”虎頭撓著腦袋道:“娘從小就跟我們說女孩子在這時代不易,所以讓我們讓著妹妹,以后她有豐厚的陪嫁了,她婆家才不敢欺負她。”

小安就沖他瞪眼道:“你覺得我家會欺負寶珠?”

虎頭這才想起寶珠是要嫁給小福的,他立即閉緊嘴巴搖頭,可憐巴巴的看向小獅子。

小獅子就輕咳一聲替他解釋道:“虎頭的意思是不管寶珠嫁給誰都不會被欺負,并不特指你家,寶珠跟小福沒定親前我們也不知道她會嫁到你家啊,要知道那些話自打寶珠出生后我娘就念叨了。”

“是啊,是啊,”虎頭急著解釋,“我娘還說了呢,我們要疼愛妹妹,要是妹妹在婆家被欺負,不管我們今后是否會有矛盾,都要為妹妹出頭的。”

小獅子忙扯了一下虎頭,虎頭這才發現好像又說錯話了。

小安已經無力計較,將信塞他們懷里道:“那不過是四叔四嬸說了逗你們玩的,王府這么大的家業不可能全都給寶珠,那不成了小福上門了嗎?你們也是四叔四嬸的兒子,這次四嬸應該是想給你們分家業。”

小安知道四叔早幾年前就想帶著四嬸周游列國去了,不過是因為孩子們而絆住了腳步,現在分產多半是想等寶珠出嫁后玩自個的去。

至于小豹子的婚事,那就要容易得多。

以四叔四嬸一向的行事習慣來看,得讓小豹子自己找到個想娶的人,他們確定對方人品沒問題后就會下聘求娶,這可比嫁寶珠要容易多了。

所以這次四嬸所說的分產是分王府的家產,而不是這兩個傻子以為的只分四叔那點私藏。

雖然經小安解釋,父母不可能把所有的錢都給寶珠,倆人依然沒對此做何要求。

小獅子貼心的給母親寫信道:“娘,兒子知道您擔心寶珠是女孩會吃虧,既如此就把家產多給她一些陪嫁,剩下的給大哥多一點,我們幾個小的意思意思分一些就行了。”

“兒子們都已經長大,當年您分給我們的二十萬兩做了海貿生意后賺了不少,也置辦了不少的產業,我們并不缺錢,只是大哥可憐些,他以后不僅要支撐整個王府,還要擠出錢來做慈善,所以您多給他分一些吧。”

虎頭則更要直接得道:“娘,我不缺錢,不用分給我產業了,您全給寶珠當嫁妝吧,到時候小福要是欺負寶珠,就讓寶珠拿銀子砸他……不過爹的私藏要給我一點,最后等我們回京后再分,不能全讓大哥和四弟分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