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25

小福他們外交勝利回國,頭一件事便是上書將成果奉上并為使臣團論功行賞,其中寶珠的名字赫然在內。

雖然有個別朝臣看不過眼,不過在滿朝堂都不反對的情況下,寶珠也分到了一份功勞,得到了不少賞賜。

他們心中想,反正是個女人,賞的也是金銀,而且大頭還是從皇帝的內庫中出,國庫只處少許金銀,賞便賞吧,他們就只當沒看到這個名字。

使臣團的使臣更沒有意見,因為寶珠公主在此次出使印度中的確貢獻不少。

要沒有她出面與印度皇帝的后宮交流,他們未必能那么順利的完成任何回國。

又不是搶了他們的官職,皇帝拿了自己的寶貝賞人,他們樂得看熱鬧。

齊修遠等大人也沒把幾個孩子的胡鬧放在眼里,便是齊浩然也沒認為女兒能翻出花來,不過他依然滿臉與有榮焉的去炫耀閨女去了。

別人都說炫耀兒子,孫子,但他兒子,孫子們都太調皮,只會給他闖禍,實在沒什么可給他炫耀的,所以他只能炫耀女兒了。

誰也沒想到寶珠公主在成親后還會頻繁的出現在折子上,進而被皇帝拿出來論功行賞。

寶珠從印度回來,穆揚靈自覺完成了閨女的愿望,就問她,“你還愿意出海遠游嗎?”

寶珠低頭思索了一下,點頭道:“母親,雖然出海艱辛,但我依然覺得值得。”

“但這兩年內你就別想著往外跑了,”齊浩然一臉冷色的踱步進來,狀似冷酷的道:“你得準備嫁人了。”

誰知本以為會反抗的寶珠眼睛一亮,高興的問道:“你們和范伯伯把婚期定下了?那我什么時候出嫁?”

穆揚靈傷心了,問道:“你就那么想出嫁啊?”

齊浩然也滿眼受傷的看著閨女。

寶珠抽了抽嘴角,問道:“不是你們讓我出嫁的嗎?”

齊浩然就轉了轉眼珠子,道:“你嫁妝還沒準備好呢,你是公主,東西不能少了,而且你四哥也沒成親,得先給他娶個媳婦才輪到你,嗯,你就先繡些陪嫁,等你四哥成親后再出嫁。”

寶珠張大了嘴巴,這得等到什么時候?

她四哥到現在都還沒開竅呢,要是她哥不成親,她還嫁不出去了不成?

不對,閨女是不跟兒子一塊兒論的,只聽說過姐妹論嫁,兄弟議親要遵順序,怎么兄妹也合在一起論?

寶珠滿眼懷疑的看著父親。

穆揚靈也滿心疑惑,難道她又把這個時代的婚嫁規矩搞錯了?

看來事后得問問立春,不過他們家的男孩子開竅向來晚,要是小豹子也跟虎頭一樣死活不開竅,難不成她閨女還不嫁了?

齊浩然不過是故意氣閨女的,生怕她往深里問,說完就滿臉嫌棄的揮手道:“行了,行了,趕緊走吧,你娘還午休呢,為了你們,你娘都兩天沒睡好午覺了。”

寶珠只能滿心沮喪的往外走,這個規矩她怎么沒聽過?別是父親誆他的吧?

寶珠忍不住咬咬牙,決定去找小福商量主意去,若是真有這個規矩,那他們還得費心給四哥找個合心意的媳婦呢。

而屋里的穆揚靈也正滿臉發愁的掰著手指頭道:“要是老四不開竅那寶珠怎么辦?這規矩就不能改改?不如讓大哥直接下旨定個婚期吧,皇命出場,什么規矩都得讓步。”

齊浩然見她擔心成這樣,忍不住沖天翻了個白眼,鄙夷道:“你還真信啊,你早娶幾個兒媳婦了連這些規矩都沒摸透?”

穆揚靈愣了一愣才反應過來他是誆人的,忍不住踹了他一腳,“你沒事逗著我玩呢?”

那腳踢在腿上就跟撓癢癢一樣,齊浩然一點不在意的一屁股坐在榻上,盤腿直言道:“我沒想騙你啊,我想騙的是閨女,我哪知道你連這點規矩都不懂。”

說到這兒,齊浩然鄙夷的斜視她,“來,過來告訴爺,這幾十年你是咋長的,你連孫子都有了,卻連這點最基本的婚嫁規矩都不懂?”

穆揚靈滿臉黑線的注視他。

齊浩然繼續搖頭晃腦的道:“我是看咱閨女一臉恨嫁的模樣,料想她一個姑娘家未必知道這點才誆她的,可你看她剛才那樣子,爺敢保證,她也只信了三成,結果你倒好,沒騙著閨女,你自個掉坑里了。”

穆揚靈丟臉的捂住臉,忍不住倒在榻上,縮在一邊。

齊浩然見了更得意,湊到她邊上問道:“來,你來告訴爺你到底為什么會相信爺這話?”

穆揚靈被他挖苦得氣急,忍不住抓了邊上的抱枕砸他懷里,喊道:“還能為什么,還不是因為我相信你,你說的話我哪句不信了?”

齊浩然一愣,砸吧砸吧嘴道:“那爺說沒喝酒的時候也不見你信啊。”

“那是正事嗎?”穆揚靈忍不住瞪他道:“而且你說這話的時候為什么不把身上的酒味給徹底散掉?”

穆揚靈哼哼道:“你說正事時,我何曾會懷疑你?”

齊浩然歪著頭一想還真是,阿靈也就會在吃酒不洗澡這等小事上懷疑他撒謊,而婚姻是大事,她自然料不到他是騙她的。

齊浩然心虛的摸摸鼻子,但立即又理直氣壯起來,問道:“可這規矩不該是當家主婦都應當知道的嗎?何況你還給兒子們娶了媳婦呢,你更應該知道啊……”

穆揚靈惱羞成怒道:“成婚的規矩那么多,大的小的好幾百條我哪兒記得那么多?”

齊浩然依然懷疑的看著她,“真不是因為你太笨才不知道的……啊——我知道了,是我的錯……快別打了,爺的頭發都亂了……”

事件最后以穆揚靈拎著抱枕狠揍了齊浩然一頓結束。

穆揚靈最后還勒令齊浩然晚上必定要向寶珠解釋清楚,“規矩這種事是能亂說的嗎?萬一以后你閨女給你外孫外孫女們說親時就遵了這條規矩,那你外孫們多可憐?”

但齊浩然還沒來得及跟閨女解釋,范子衿就找上門來了,他見到齊浩然便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上前拉住他的手道:“真要找你呢,來,我們來談談兩個孩子的婚期,你看就在明年找個日子如何?”

今年都過了一大半了,明年還能有多遠?

齊浩然張嘴就要反對,范子衿卻突然笑瞇瞇的道:“對了,我剛才先回的我那邊,結果就看到小福和寶珠正苦著一張臉坐在一起,我想著兩個孩子婚事都將近了,且又才立了大功回來有什么可苦惱的?你猜我上前去問他們原因了嗎?”

齊浩然立即老實的閉上了嘴巴,要知道他編了這么一條規矩出來,子衿能笑話他十年,而且還會把這事傳得人盡皆知。

齊浩然覺得他丟不起這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