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23

但當地的官員士紳卻不能忍受,因為西洋人占去的是他們的莊園與土地,侵害的是他們的利益。

因此他們一直不停歇的組織民眾反抗侵略者,但效果不大,因為他們缺少武器。

尤其是在對方有火槍和大炮的情況下,他們損失慘重。

這幾年大齊在南洋的影響力漸大,加上他們為南洋各國百姓出頭的事也悄悄的在私底下傳開,他們這才大著膽子背著朝廷去接洽。

小安既不想造反,也不缺錢,自然不會與他們私底下接觸,他便是答應支助印度人,那也應該是與印度朝廷與皇室光明正大的接觸。

不過他并不想出兵幫印度人,那樣豈不是把仇恨都拉到自個身上來了?

而且西洋人真要都被他們大齊趕跑了,到時候南洋諸國該反過來對付他們大齊了。

他很滿意現在的局勢。

不過表達善意的事還是要做的,于是才回國不到三個月的小福和小豹子又要出海了,這一次他們是代表大齊出使,而且只去印度這一個國家。

穆揚靈同意讓寶珠跟著,一來是此行安全性很高。

英格蘭人知道大齊出使印度,必定不想讓雙方的關系更惡化,因為隨著雙方的深入了解,英格蘭等西洋人已經知道,大齊不是一只他們可以鄙夷的病貓,而是一只猛虎。

二來,她想滿足女兒的這個心愿。

寶珠就要出嫁了,或許是前世的觀念太過深入人心,她不確定女兒嫁人之后會不會被家庭束縛住,她希望她能在婚前出去走一走,就當是完成了一個愿望。

三來,她是想女兒知道,出海不是那么容易的。

穆揚靈跟著齊浩然出過好幾次海,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救范子衿的那一次。

陰暗低矮的艙房,別說方便,就是吃飯洗澡都困難重重,在船上,幾天,十幾天,甚至是一個月,半年,眼前看到的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景色單調得讓人作嘔。

偶爾一次停靠補給,也不會停留太長時間,除非遇到大的港口。

如果女兒只是興起,單純的幻想著海上的浪漫美好,那就趁早把這心思收起來,知難而退。

而去印度的路程不長不短,剛好合適。

何況上了岸后他們還要走陸路去與印度皇室見面。

齊浩然雖然擔憂女兒的安全,但正如阿靈所說,他不可能管著閨女一輩子。

想了想就點頭同意了,他樂觀的道:“有小豹子和小福在,她也吃不了多少苦。”

但事實是,寶珠剛上船就吐了個天昏地暗,自己把自己折騰得夠嗆。

她說服了所有人,興沖沖的跟著大家上了海船,船剛開動時她還興奮的抓住了小福的手,直接把他的手給掐出了好幾個印子。

結果船行了半日,興奮勁兒一過她就覺得頭暈惡心起來,然后就開始吐……

小福和小豹子同情的看著她,道:“是不是很難受?沒事的,多晃兩天就好了,我們第一次坐船也這樣。”

寶珠臉色發青,問道:“就沒有治療的辦法嗎?”

小福道:“倒是可以吃藥,不過那樣對身體不好,而且藥一停人又暈,我們要在海上走不短的時日,總不能一直吃藥吧?”

寶珠這才算明白母親說的不容易。

小豹子伸手摸摸妹妹的額頭,慶幸道:“只是吐,虧得沒發燒,”他安慰道:“沒事,吐著吐著就好了。”

小福則握住了她的手,道:“前三天最要緊,你可不能吐虛脫了,不然身體該受不住了,一會兒我叫人給你煮些清粥,陪著醬菜吃一些,總之絕對不能讓身體虧損下去。”

小豹子也連連點頭,“沒錯,不少人就是因為又吐又吃吃不下東西熬不過去的。”

小福臉一黑,忍不住瞪了小豹子一眼。

小豹子這才發現說錯了話,忙捂住嘴巴,只剩下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寶珠本來還一副愁腸,見狀也不由一樂,“我都聽到了,你再捂有什么用?”

想到臨行前父母擔憂的神色,她正了正臉色道:“你們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她知道不能讓家人為自己擔憂,而且這是她的夢想,怎么能一上來就被打倒呢?

寶珠即使再沒有胃口,送來的清粥小菜也會盡量的往下咽,并且把船上的丫頭婆子找來,讓她們給她說些有趣的事,盡量忽略心頭的惡心。

小福見了心疼,就親自下勾釣了條海魚上來,讓人取了帶來的配料給她熬魚湯。

將油花全都撇掉,只要那乳白色的魚湯。

小福親自端去給她,“也別全都吃清粥,喝點湯補補體力。”

寶珠是沒有胃口吃肉的,甚至連青菜都沒胃口,只能吃些腌制的小菜配清粥,一天兩天如此沒事,時間長了肚子自然難受。

何況寶珠胃口一向不錯,又是肉食動物。

寶珠看到湯果然嘴饞,小心的喝了兩口,發現沒有吐出來,這才高興的問道:“小福哥哥,這魚你是哪來的?”

“釣的。”

寶珠驚詫,“這船在行走,竟然還能釣魚?”

小福不由一樂,笑道:“等你不暈船了,我帶你去釣,海里的魚多的是,還有一種會往上跳躍,一只有一艘船那么大,成群結隊的出現,可好看了。”

寶珠雙眼放光,道:“我聽母親說起過這魚……”

同樣端了魚湯過來的小豹子看到倆人的小腦袋挨在一塊兒,立時撇了撇嘴,轉身就往自己的艙房走,喃喃道:“明明我才是她一母同胞的兄弟,怎么反倒與小福哥哥更親近?”

繼而想到那倆人已是未婚夫妻,說不定這次回京后就要結為夫婦了,又不由嘆息一聲,算了,他一個做舅兄的還是別去礙眼了,單身就是可憐啊。

小豹子看了眼手上的魚湯,一仰脖子自己喝了,喝完后還砸吧砸吧嘴,轉身又往廚房去,既然妹妹不喝,那他就全喝光去吧,反正她有小福哥哥操心。

小福見寶珠喝了魚湯不吐,第二天一早就讓人燉了一鍋魚湯親自給她送去,小豹子見他目不斜視的端著湯從他面前過,立時嘀咕了一句“重色輕友”,甩了手就跑去廚房把剩下的魚湯都喝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