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17

樂師覺得傳言果然不可信,外面都傳榮親王妃是河東獅,壓得榮親王不敢納妾,連出去逛花樓都不敢,

可他只來府上教習半個月就知道傳言為虛了。

王妃的脾氣明明很好,他從未見過她發火,便是學不會也只是一遍一遍的勤加練習,從不抱怨,更不會怪他教得不好。

反倒是王爺,王妃一旦彈錯便發火或譏諷,脾氣壞得不得了。

樂師忍了半個月,今兒總算是忍不了了。

穆揚靈驚奇的看著這位先生,看他繃直了身體站在一邊,又是氣惱又是戒備的瞪著齊浩然,不由微微一笑,她總算是知道齊浩然為何寧愿多等兩個月的時間也要給她找這個先生了。

齊浩然尷尬的立在妻子身旁,正要板著臉扳回一點面子,穆揚靈就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手背,起身對樂師恭敬的行了一禮道:“先生,都是學生不好,我一定勤加練習,務求這一段轉音流暢。”

樂師臉色稍霽,齊浩然也有了臺階下,穆揚靈就笑吟吟的道:“先生請坐,我們重新開始吧。”

在樂師轉身的時候,穆揚靈警告的瞥了齊浩然一眼。

齊浩然想到為了請這樂師,他不僅多等了倆月的時間,還舍了好幾家人情插隊了,現在把人趕走實在是太不劃算了。

他只能閉了嘴立在一旁。

穆揚靈的琴技實在算不得好,她以前斷斷續續的學過,但都算不上會,現在重新撿起來就要從基礎學起,基礎的東西不僅最枯燥難學,彈出來的音還算不上好聽,畢竟彈一段斷一下,說不定穆揚靈還會錯兩個音。

在不懂行的人耳里自然沒什么,偏偏齊浩然是懂樂的。

雖然彈琴吹簫之類的他不多擅長,但起碼能流暢的彈完幾首名曲,這就是從小教育的重要性了。

所以齊浩然聽穆揚靈彈琴實在是一種折磨,可他就愿意在這兒杵著聽,就是不出去玩,穆揚靈也拿他沒辦法。

他雖然不出去玩,但看到女兒過來找他們還是很高興的,這意味著他的耳朵能休息一會兒了。

樂師捧了琴下去,將空間留給他們一家三口,寶珠立刻就奔母親懷里去,抱著她的手紅著臉道:“娘,明天我不去李家的花宴了?”

“為什么?我們一早就接了帖子,我都讓人去回話了。”

寶珠就嘟了嘴低聲道:“我不去相親。”

齊浩然眉頭一跳,穆揚靈卻是滿含笑意的問,“為何反悔了?”

寶珠的臉紅了一陣,最后還是湊到母親耳邊低語道:“我要嫁給小福哥哥。”

看她們母女倆說悄悄話,齊浩然就瞪著一雙眼睛在一旁使勁地看,以期讓閨女想起他。

明明寶珠最愛跟他分享秘密的,怎么這次不找他,反而找阿靈了?

或許是父親的目光太炙熱了,寶珠說完悄悄話就偷眼去看父親,穆揚靈見了哈哈大笑,揉著她的腦袋道:“真是個傻丫頭,當著你爹的面講悄悄話,你覺得瞞得過你爹嗎?”

寶珠:“……”對哦,父親內力深厚,就在他三步外講悄悄話有什么用?

齊浩然:“……”所以他閨女這是終于要定親的節奏了?

兩個孩子情投意合,又是青梅竹馬,兩家又早就達成了統一意見,定親的速度快得很。

范子衿回家后選了個黃道吉日,請了個官媒上榮親王府走一趟,三天內就把程序走了一遍,只待到了日子小定就成。

榮親王府與安郡王府聯姻的消息很快傳遍京城,那些瞄準了寶珠要娶,小福要嫁的權貴世家全都咬碎了牙齒。

這不就是內部消化嗎?

太不要臉了!

也有的大臣擔心兩家聯姻于朝政不利,但齊修遠卻很高興,與李菁華道:“寶珠性格霸道,我一直擔憂她許了婆家后若與夫家不和,那浩然不得拆了人家?現在好了,他們兩個湊在一起,誰也拆不了誰。”

李菁華好笑道:“您就幸災樂禍吧,小心他們小兩口真的吵架了,浩然和子衿鬧到您這兒來。”

齊修遠就撇撇嘴,顯然也有此顧慮,因此說什么也不愿意給倆人賜婚,只是把寶珠封為公主,還對前來求旨的倆人道:“你們都下小定了,賜婚不賜婚的意義不大,不如我給寶珠賜座離你們近的公主府?”

齊浩然歪頭一想,同意了。

范子衿瞟了齊浩然一眼,再看一眼略心虛的皇帝,念頭一轉便明白他為何不肯下旨賜婚了,肯定是怕他們以后吵架找上他。

范子衿想到小福對寶珠的心疼勁兒,撇撇嘴,暗道:兩個孩子會紅臉才怪呢,就是真紅臉了也不會鬧到他們跟前的。

倆人的親事很快定下,但離成親的日子還遠著呢,大人們并不攔著兩個孩子見面,所以他們依然三個人湊在一起玩。

小豹子直到這門婚事塵埃落定才回過神來,頗有些頭疼的看著小福道:“以前我倆是兄弟,結果現在你變成我妹夫了,那我以后到底叫你表哥,還是叫你妹夫?”

小福:“……你可以叫我表哥,然后稱寶珠為表嫂。”

寶珠立即目光炯炯的看著四哥。

小豹子:“妹夫!”

寶珠氣得伸爪子去撓他,小豹子便哈哈大笑的跑開,跑累后攤手攤腳的躺在草地上,笑道:“這下好了,你們定親了,我們的船隊也組建好了,再過不久就能出海了。”

小豹子掰著手指頭算了算,“等我們從海外回來,你們也差不多可以成親了。”

小福聞言不由有些傷懷,他剛跟寶珠定親呢,倆人就要分開了。

寶珠則眼珠子亂轉,當著哥哥的面一句不多說,晚上小福留宿王府時則悄悄跑到他的院子找他,低聲道:“小福哥哥,你們帶我一塊兒走吧。”

小福一愣,立即搖手,“不行,四叔和四嬸不會答應的。”

“我們瞞著他們便是了,”寶珠目光亮晶晶的道:“等到了廣州他們不答應也沒辦法了,何況還有二哥三哥在那兒呢。”

寶珠見小福猶豫,就嘟嘴道:“我們才定親呢,你就舍得丟下我一人走?海上太過危險,你又是第一次出海,還不知道要何時才能再見面呢。”

小福也怕寶珠在京城忘了自個。

別的不說,京中有多少人家想娶寶珠他可是知道的,要不是他占了天然優勢,搶先下手,未必爭得過別人。

小福壓低了聲音道:“這事先別告訴小豹子,你也不用收拾東西,到時候出京時你就說不愿傷離別,所以不送我們,先我們一步出京,到時候我們路上匯合。”

綜合以前的情況分析,他們的侍衛聽他們的,他們的暗衛在不觸及生命危險的情況下不會插手,應該能安全離京。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