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9

寶珠不免有些抵觸,而穆揚靈用來說服她的理由就是,“你都是大小孩了,再過幾年都可以嫁人了,這些是必須要學會的,不求精通,但起碼不能太差。”

女工——得自己會做鞋和衣服,能不能穿出去是其次,關鍵是你得學會全部的步驟,這是生存的項目。

沒錯,穆揚靈將此定為生存項目,而不是討好男人,做賢妻良母的必備技藝。

在她看來,這世上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她女兒又不是個安分的,誰知道以后會出什么事?

她在家里自然不用自己做衣服,但一不小心遭難了呢,不求做出美輪美奐的衣服,但起碼你得會做,這樣就不至于有一天會面對赤身裸體的尷尬。

廚藝——得自己把飯菜燒熟且能入口。至于為丈夫下廚搞個情調什么的,女兒要是有這個情趣她不攔著,若沒有,還是顧好自己先能把自己的肚子填飽再說,這同樣是生存項目。

后兩樣則是為了女兒將來過得更自在些。

沒有女人是不愛漂亮的,穿衣搭配將是一個很重要的課程,這種事幾乎是官眷們的本能,并不用專門去學習,但她家的寶珠似乎因為同性朋友較少,所以審美上與大家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也有可能是因為她不會刺繡的緣故。

畢竟會做女工的首先要學的便是配線,但她的閨女……

既然女兒不愿意花費時間去刺繡,她只好專門給她開設一門課程,好把這部分補起來。

畢竟誰都希望自己出門時是美美的。

所以穿衣搭配這門課程是為了讓女兒身美心更美,但好像女兒不太領情。

至于管家看賬,她并不求著女兒束縛在家事和庶務中,但她同樣不希望女兒被人忽悠。

就好比她,她管著王府里所有的產業,卻不可能每一本賬本都要核算一遍,她大可以交給管事,甚至專門請賬房來做,可她同樣能自己看懂賬本。

不求看懂深層次的,但至少你得看得懂表面的賬冊,不然下人指不定這么忽悠你呢。

因為寶珠剛過十歲,年紀還小,而且這四門課程要求并不嚴格,因此時間上很寬泛,一個月就上那么幾次課,反正女兒年紀還小,她只要在十六歲之前學會就行。

穆揚靈以為她設置的已經夠寬松了,比起別人家的閨秀一天到晚跟在母親身后學習管家不知輕松多少,沒想到還是激起了女兒的反感。

也是時機不巧,正好在她聽了那些閑話之后。

穆揚靈只能一項一項的跟她解釋,并以自身為例道:“娘的女工與廚藝也都不好,甚至也不夠溫婉,不也嫁了你父親嗎?”

她摸著女兒的頭發道:“娘親并不希望你為了嫁人改變自己,這世上沒有一個人的性格是完全相同,好惡自然也不同。”

“難道這世上所有的女子皆是溫婉之人?不溫婉就無人喜歡了嗎?”

“你父親喜歡食肉,尤其愛肥瘦相間的紅燒肉,但你子衿伯伯卻喜清淡,他們同桌而食時,如果沒人逼他們,他們就絕對不會夾對方喜歡的菜吃……”

寶珠轉了轉眼珠子,似懂非懂的道:“就好比娘親喜歡辛辣的東西,二伯母卻愛甜食一樣。就算我不學她們變成那樣,也總會有人喜歡我的。”

穆揚靈贊許的點頭,認真的道:“我們從未嫌棄你是女兒,你也不該妄自菲薄,那些閑話聽過就算了,不必去與她們較真。”

齊浩然的臉色卻很難看,“怎能聽過就算了?你都去的什么人家做客,家里的孩子也太多嘴多舌了。”

又心疼的對寶珠道:“寶珠,你可是爺的女兒,是大齊的郡主,又這么優秀,這世上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娶你呢,怎么會嫁不出去?”

穆揚靈就瞪了他一眼,道:“寶珠是好,但也沒優秀到這份上,我可告訴你,孩子的婚事你不能強迫,不然結出怨偶來就讓寶珠天天回來對著你哭。”

寶珠立刻扭頭去看父親,黑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嚴肅的道:“爹爹,我的親事必須得經過我同意。”

正想隔天去考察考察同僚們的兒子的齊浩然立即心虛的點頭。

安撫好女兒,齊浩然立即把她轟出去,轉身就與穆揚靈抱怨道:“那些小姑娘怎么這么多嘴多舌,真是什么話都敢說。”

又鄙視穆揚靈,“現在你開的女學遍地開花,我還以為女子現在強勢多了呢,沒想到還是如此。”

穆揚靈八風不動的道:“那是因為寶珠沒遇到好的,你現在到民間去看看,在平民階層,凡是上過女學的都能在家里當一半的家,話語權也比以前大多了。”

她斜了丈夫一眼,道:“你要真想給女兒一個好的氛圍,有本事就去說服大哥讓女人當官,我發誓,只要能讓女人當官,再過五十年絕對無人再小瞧女人。”

“這怎么可能?”齊浩然跳起來,“你還嫌我身上的麻煩不夠多?”

穆揚靈撇撇嘴,并不強求。

這話她也就說說,現在女子地位正在緩步上升,她可不敢在此時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不然不是血流成河,就是以前做的努力都付諸東流。

以后會怎樣還是讓孩子們去努力吧。

穆揚靈轉身正要去廚房,突然跳起來道:“不對,被寶珠糊弄過去了,我找她是問罪的,怎么就讓她這么走了?”

齊浩然鄙視的看她,搖頭晃腦的道:“老了記性果然不好,爺還以為你是看女兒哭得可憐有意放過呢,合著是忘了。”

穆揚靈轉身就要再去找女兒,齊浩然忙攔住她,“行了,多大點事,不就是打架嗎?要我說老四老五他們就欠揍,現在三個孩子被禁足,這事就算過了。”

“怎么能過了?小福和小豹子也就算了,寶珠卻是自己翻墻進去打架的,這個性質比他們兩個嚴重了兩倍好不好?必須得狠狠地罰她一頓,不然她以后還不得無法無天了?”

“寶珠這是心疼小福,為小福出氣呢,”齊浩然替女兒辯解道:“不是你從小教的他們要相親相愛,互相扶助嗎?她從小跟小福一塊兒長大,跟文謐他們沒多少感情,她自然是向著小福了。當年小福送到我們身邊時那么可憐,你不也說了要狠狠地揍他們一頓?女兒這也是友愛兄長。”

穆揚靈嚴肅的與他道:“之前在我們家里我已經讓他們揍了一頓……”

齊浩然光棍的道:“很顯然那頓沒讓他們消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