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6

眾人聞言一驚,幾位皇子更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父皇。

齊修遠低頭漠然的與兒子們對視,指了中間的空地道:“三人對三人,放開了打,打到你們不愿意打為止。”

小福眼里閃過亮光,握著拳頭躍躍欲試。

眾人立即推開,場中一下只剩下六人。

寶珠,小福和小豹子是躍躍欲試,而四皇子等人卻有些惶恐,更多的是怒火。

父皇偏心外人,明明他們才是父皇的孩子!

三皇子再看向寶珠時就少了三分忌諱,雖然不敢盡全力揍她,卻也會還手。

皇家的子嗣,就算不擅武,六歲后也要開始學習騎射和一些基本的武藝,因此一開始大家打得還算好看。

但寶珠和小豹子力氣大,又是用心打架,雙雙護著小福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壓著年紀比他們大上許多的三人打。

三位皇子漸漸打出火氣來,拳腳更利,也有些沒章法起來。

小福更是將憋在心里的陰郁全都發泄出來,不顧落在身上的拳頭,踢了四皇子肚子一腳,飛身上前就把他壓在身下揍。

寶珠和小豹子忙上前幫他攔住五皇子和六皇子。

四皇子被揍了好幾拳,干脆抱著小福在地上滾了好幾拳,將他壓在身下伸手就朝他臉上揍去……

寶珠見狀一拳把六皇子打趴下,轉身就去抓四皇子。

四皇子已經揍了小福好幾拳,正想再接再厲,后領卻被人一把扯住,一下就被拽倒在地。

小福一抹臉上的血,爬起來繼續去揍四皇子……

場中混戰一片,就連小豹子身上都挨了好幾拳,唯一沒受傷的就是寶珠,不僅因為她武力值高,還因為每次有人要揍她時不時小豹子跳過來替她擋了,就是小福給她做了肉盾。

齊修遠一直含笑看著,但萬公公卻知道圣上生氣了,眼中一點笑意都沒有,身上的寒氣還一陣一陣的往外放。

一旁候著的伴讀們更是冷汗淋淋,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皇子們如此打架,里頭竟然還有一個郡主,不知道今日過后他們會不會被遷怒……

六個孩子四個打到力竭,渾身是土狼狽不已的攤倒在地上,站著的寶珠和小豹子臉上也是青一塊紅一塊的,喘著粗氣瞪著地上的人。

此時夕陽西下,天邊的太陽只還余半邊,半空的霞彩照在人臉上,既溫暖又絢爛,但眾人的心卻好似被浸在冰窟窿里一樣。

齊修遠見他們不再動彈后才問道:“打完了?”

小福掙扎著要爬起來,寶珠和小豹子忙去扶他,三人一起坐在地上,抬頭與椅子上的皇帝對視。

小福認真的點頭道:“打完了。”

齊修遠笑問,“那氣出完了嗎?”

小福仔細感受了一下,此時雖身體疼痛疲憊,心卻好似飛翔在空中的羽毛一樣快樂,他笑著點頭,“應該是出完了。”

齊修遠滿意,起身蹲在他身前,摸了摸他的腦袋道:“那小福以后還愿意跟你這三個表哥做朋友嗎?”

小福糾結了一下,半響才道:“看他們的表現吧。”

“好樣的,”齊修遠轉頭看向寶珠和小豹子,嚴肅的道:“打架是不對的,看來你們還沒從昨天的懲罰中得到教訓,一會兒你們父親來接你們,我得好好的跟他說說。”

小豹子和寶珠瞪圓了眼睛,叫道:“是皇伯伯你同意我們打架的。”

齊修遠狡黠的眨眼道:“難道我不同意你們打架你們就不打了嗎?寶珠,你別忘了你可是翻墻進的上書房,你告訴皇伯父你翻墻進上書房想干嘛?”

寶珠心虛的低下頭。

齊修遠這才看向他的三個兒子。

他不由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老四和老五的心思,他們欺負小福一半是不喜歡小福,一半則是因為別的。

而老六,齊修遠看著最小的兒子,心中更疲憊,這就是個傻小子,被兩個哥哥賣了都還要替他們數錢,明明是他的種,看著卻跟浩然一樣蠢。

他直接把小兒子拎起來放到一邊,蹲在老四和老五前面,盯著他們看了半響,直到他們都心虛的低下腦袋才道:“知道父皇為何答應你們打這一架嗎?”

老四和老五茫然。

他認真的對兩個兒子道:“你們比小福他們年長,卻打架打不過小豹子和寶珠,讀書比不過小福。除了投胎投得好,你們有什么強得過他們呢?”

齊修遠看著他們的眼睛輕聲道:“若不是生為皇子,你們能在這世上活下來嗎?”

倆少年臉色一變。

“孝與悌不只是書本上的教義,連寶珠都知道兄友弟恭與孝順父母,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這樣的行為會讓父皇我多傷心?”齊修遠說到這里眼中閃過淚光,手撐著膝蓋慢慢的站起來。

萬公公忙上前扶住皇帝,榮親王奔波五年才讓皇上的身體狀況恢復到正常人水平,他可不能出事啊。

齊修遠扶著萬公公的手轉身離開,不再理會幾個孩子。

四皇子與五皇子癱在地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心里又酸酸澀澀的,很是難過。

四皇子垂下眼眸想,難道他真的做錯了嗎?

可母妃說他也是父皇的兒子,天下能者居之,他明明有這個機會一擁天下,憑什么卻連爭一爭的資格都沒有?

五皇子同樣迷茫。

同樣聽出皇帝深一層意思的伴讀們皆惶然不知所措。

只有寶珠和小豹子茫然,不知道氣氛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奇怪了。

小豹子撓撓腦袋,拉住妹妹的手道:“算了,架打完了,我們回家吧,可不能等爹來接我們,不然肯定要挨揍了。”

寶珠忙去拉小福,小福卻揮開她的手,跌跌撞撞的走到四皇子和五皇子跟前,嘲諷的道:“原來如此,我說呢,你們就因為我讀書比你們好,寫字比你們好,畫畫比你們好,連智商都比你們好就這么欺負我?好歹我們也是表兄弟,小時候也一起玩過泥巴,逛過市集的,原來是為了皇位!”

小福輕哼一聲,不屑的低頭看他們,“就憑你們也配?你們是讀書比太子哥哥厲害,還是武藝比他高?或是比他更知人善用?連我這一個小孩都比不過,因為比不過就遷怒于我,就你們這樣的還想當太子呢?美不死你們!”

四皇子和五皇子臉色漲紅,叫道:“你血口噴人,我們什么時候想當過太子了?”

他們雖然想,但這種心思怎么可能說出來?

這不是要命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