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寶珠 2

三位皇子低下腦袋,全都不說話,但繃直的脊背卻也顯露出了不甘愿的情緒。

小豹子就喊道:“我不叫他們讓,反正他們打不過我。”

小寶抽了抽嘴角,正要教他何為兄友弟恭,寶珠就上前一步掐腰道:“沒錯,有本事你們跟我們打,欺負身嬌體弱的小福算怎么回事?”

小福呆了一呆,反應過來后沖寶珠發火道:“你才是身嬌體弱呢,你見哪個男孩子用這個成語?”

小寶抿嘴一笑,拍了拍他們的腦袋道:“行了,趕緊給我回去面壁思過,一會兒四叔回來肯定要罰你們的。”

扭頭對著三個鼻青臉腫的弟弟時,小寶心內不由一嘆,臉上也嚴肅了兩分,“我帶你們去清洗上藥。”

小福在上書房里被欺負的事在其被送到四叔身邊后就鬧得人盡皆知了。

父皇因此狠狠地罰了在上書房讀書的皇子,且用更多的精力去教導他們。

可把人從正途上掰彎容易,把人從歧途上掰正卻很困難,何況人心難測,父皇不僅沒能把文謐他們教好,反而讓他們更認定父皇是偏心,偏心他,偏心四叔和偏心小福。

小寶想到這里微微一嘆,老四和老五有爭位之心他是知道的,但他并不怪他們。

正如他們所說,都是父皇的兒子,他們自然也有機會。

他自信自己能守住自己的位置,也信任父皇。

如果不能,那也是他技不如人。

只是,心里到底還是有些難過的,畢竟他對幾個弟弟并不像別人家嫡出對庶出那樣忽視。

父皇和母后從小就告訴他,這些弟弟以后都是他的助力,他又是長兄,理應更照顧他們一些。

他也盡量照顧弟弟們了,小時候一有時間就帶他們玩,老三和老四的功課還是他親自指點的呢。

與他們的感情雖沒有與小熊一樣深厚,卻也不差多少,所以多少有些傷心。

此時看到他們被揍成這樣,小寶心里又是好氣,又是心疼,無奈的拎了他們去上藥。

剩下的小豹子,小福和寶珠卻湊在一起商議著怎么躲過這次罰。

此次沖突是由小福挑撥推進,小豹子主動出手,寶珠收尾,因此三人都有責任。

如果是穆揚靈處理,那么三人各有責任,都會被罰,但處罰的力度肯定較輕。

若是齊浩然處理,那寶珠肯定免責,小福和小豹子的責罰肯定要加大,特別是小福,他不僅是挑釁的一方,他還主動把寶珠拉來了,罪加一等。

因此三顆小腦袋湊在一起,最后一致覺得此事應該讓穆揚靈來處理。

然后小福再扮得可憐一點,提及當年在上書房的慘狀,說不定責罰力度更輕。

三人議定,立時丟下身后的侍衛,一溜煙的跑到后院去。

穆揚靈正優哉游哉的躺在船上,船上掛著遮陽的布幔,微風吹過,水波輕推,船兒一晃一晃的,她不由打了一個哈欠,翻了一個身就睡著了。

三個孩子跑到湖邊,看到離岸邊老遠老遠的船,三人權衡了一下,果斷讓下人去把穆揚靈的船搖回來。

他們倒是想親自下船去叫人,但自從當年幾個孩子胡鬧,虎頭掉進水里后,穆揚靈就下了死命令,除非有她的牌子,不然誰都不準動用家里的船下水。

就算是備受寵愛的寶珠對著齊浩然撒潑打滾也沒用。

寶珠見小船漸行漸遠,就嚴肅的板著小臉與兩位哥哥道:“說好了,一會兒你們要盡量擋住我,娘親不喜歡我去打架。”

小福和小豹子全都嚴肅的點頭應下。

剛醒過來的穆揚靈還有些迷糊,她坐在船上抬頭看岸邊的三個孩子,問道:“你們有什么事?”

小福低頭醞釀了一下,再抬頭時就眼淚汪汪了,他哽咽道:“四嬸,四皇子他們欺負我!”

穆揚靈蹙眉,問道:“他們來了?”

三個孩子一起點頭。

“他們怎么欺負你了?”

“他們罵我是弱雞,是懦夫,只會逃跑!”小福沒說假話,剛才四皇子的確說過這話,不過是在他先挑釁譏諷對方的情況下。

穆揚靈有些惱,掃了三人一眼,瞇著眼睛問道:“所以你們揍他們了?”

小豹子立刻舉手道:“是我揍的,娘親,他們可壞了,我不喜歡他們。”

穆揚靈剛要說話,眼睛掃描到寶珠,一頓,問道:“寶珠也打架了?”

小福立即道:“寶珠知道他們小時候欺負過我,所以就揍了四皇子。”

說完鄙視道:“他都那么大了還好意思和寶珠打架。”

穆揚靈從不偏聽偏信,這只是一方的證詞,何況里面還有個機靈鬼小福。

她只信了一半,不過她并不打算嚴格處罰他們,因為她覺得齊文謐他們的確應該好好教訓一頓。

要不是她當時不在京城,在看到小福時她就會沖進宮里揍幾個孩子了。

她雖然沒面對面的教育過幾個小皇子,但卻一直與他們有書信往來,算得上他們半個先生。

她怎么也沒想到幾個孩子會變成那樣,把小福那么陽光開朗天真的小孩欺負成了一陰郁小孩。

小福可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長大的呀,論感情自然是他更親。

小福跟他們的仇結大了,是不可能輕易化解的,打架便打吧,怒氣和怨氣有宣泄的地方總比憋在心里強。

穆揚靈低頭沉思著。

三個孩子見她低頭不語,正有些不安,就見穆揚靈抬頭揮手道:“行了,我跟你們去看一下他們。”

小福一呆,問道:“四嬸,你不先罰我們嗎?”

穆揚靈跳上岸,瞥了他一眼,道:“看過他們的傷后再決定罰不罰,怎么罰。”

齊文謐三個雖然被揍得鼻青臉腫,看著凄慘,但其實都是皮肉傷,也就疼兩天的功夫。

小豹子知道他們是他的堂兄弟,不可能下狠手。

小豹子揍了齊文謐半天,算起來他身上最重的傷還是寶珠揍的呢,那孩子下手沒個輕重,一拳就把他的嘴巴打出血來了,幸虧牙齒沒掉,不然更慘。

穆揚靈看到他們的慘狀很滿意,對三個小的道:“行了,沒事了,他們歇上兩天就好了,你們不用內疚。”

四皇子,五皇子和六皇子:“……”

小福小豹子和寶珠都瞪大了眼睛看穆揚靈,不敢相信他們竟然有此福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