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44

齊浩然最近也不太舒服,但比起范子衿來還算健康,一下馬車他就甩開下人要攙扶他的手,大步朝正房走去。

穆揚靈在后面小跑的跟上。

前來伺候的一眾下人額頭冒汗,小心翼翼的護衛在左右,地上因為剛下過一場春雨很滑,生怕兩位老祖宗一個不穩摔跤。

齊浩然滿頭大汗的闖進房間,屋里,范子衿卻靠在床上捧了一碗面在吃,精神很不錯。

屋里跪了一地的子孫,還有幾個小的第四代被擠到了門口,正直起耳朵聽動靜。

不僅目瞪口呆的范氏子孫,就是齊浩然也懷疑的看范子衿,走到他身邊認真的打量片刻問,“你這是要死了?”

屋里頓時咳嗽一片。

齊浩然回頭怒視他們,“閉嘴,要咳嗽出去咳去,沒見爺在跟你們老祖宗說話嗎?”

小安忙爬起來把孩子們都趕出去。

小福殷勤的拖過一張椅子給齊浩然,又請跟進來的穆揚靈坐在另一邊,屋里一下就只剩下三位老祖宗和兄弟倆了。

齊浩然眼中擔憂,嘴上卻沒服軟,“看你胃口那么好,再活個八九年的應該不成問題,想見我們這兩個老家伙就直說,沒必要這么騙我們。”

范子衿吃完面,將碗交給兒子,滿足的道:“誰說我騙你了,我是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嘛,這不是怕見不到你們最后一面嗎?”

見齊浩然眼圈都紅了,他不由笑道:“我活得夠久了,再活下去就成老妖怪了,這可是喜喪,你不要傷心。當年太醫還說我活不過四十呢,結果你看,我活到了這個歲數,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范子衿扭頭看向坐在一邊的穆揚靈,笑道:“阿靈,你可要多勸勸他,別讓他哭壞了身子。”

穆揚靈眼圈微紅,卻嘴硬道:“等你死了再說吧,說不定我們今天就是白傷心一場呢。”

范子衿只是笑笑,并不反駁。

范子衿是邪風入體感染了風寒,他今年八十九歲,本就年老體弱,所以這幾日昏昏沉沉很不好受,太醫們又不敢下重藥,生怕一不小心就把人醫死了。

所以下方是慎之又慎,都使出了渾身解數來保這位老祖宗。

今兒一早范子衿突然頭不暈,眼不花了,但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他要死了。

這一下嚇壞了兒子孫子和玄孫們,大家立即齊聚老祖宗的房間。

沒人懷疑老祖宗在騙他們,因為他們的老祖宗一直靠譜得很,所以大家都很傷心,他要見皇室僅剩的兩位老祖宗,他們也冒著被皇室怪罪的風險去請了,要吃什么要喝什么他們更是強忍著悲痛去執行了。

見皇室的兩位老祖宗都來了,他們以為他們的老祖宗也差不多了,紛紛在門外跪下,有幾個跟老祖宗感情好的,那眼淚都啪啪的往下掉。

但他們從中午跪到下午,再從下午跪到晚上,里面要水要飯,就是沒老祖宗的消息傳出來,大家也顧不得悲痛了,紛紛伸長了脖子往里探望。

里頭的老祖宗們該不會出事了吧?

要知道里面最小的一個都上六十了,大家正探頭探腦,小安兄弟倆就互相扶持著走出來,看到一溜的子孫,紛紛頭疼的揮手道:“你們回去吧,沒事別來這兒轉悠,老祖宗們要靜養。”

轉身就讓人把東廂房收拾出來給齊浩然夫妻住。

范子衿下午精神亢奮得很,小安和小福還傷心的以為是回光返照了呢,誰知道父親什么事也沒有。

小福只是提了一句要請太醫就被父親給砸出門了。

生死是大事,小安和小福不覺得父親會在這件事上騙他們,因此倆人對視一眼后決定還是該讓太醫來看看。

所以倆人就把人趕走后就守在外面等太醫。

穆揚靈出來時就看到廊下候著的太醫和小安兄弟倆,她不由一笑,招手道:“來吧,你們四叔說服你們父親了。”

兄弟倆松了一口氣,父親以前挺理智的,結果越老越小孩,現在竟然諱疾忌醫起來了。

范子衿正嘟著嘴坐在床上,氣惱的對齊浩然道:“爺沒騙你,我是真感覺自己要死了,請太醫也沒用。”

齊浩然堅持道:“你感覺錯了,最近天氣不好,我也總有錯覺。”

太醫們小心翼翼的上前給范老祖把脈,然后依次退出去,臨走前太醫們安慰三位老祖宗道:“老郡王的風寒有所好轉,再出一把汗就差不多了。”

齊浩然狠狠地松了一口氣。

退出去的太醫卻和范家的子孫道:“準備后事吧,老郡王是老了,并沒有大的病痛。”太醫們嘆息道:“也就是這幾天的事了。”

范氏子孫們震驚,沒想到老祖宗的感覺還真靈驗。

小安和小福卻差點站立不住,還是他們的孫子忙上前扶住倆人,低聲勸道:“祖父,老祖宗這是喜喪,您別傷心?”

小安和小福當然知道,別說父親,就是他們活到這個歲數都夠了的,然而人生無常,這世上又還有自己在乎的人存在,不免會覺得人生太短。

他們已經習慣了父親站在高處看著他們,他突然要永遠的離開他們,倆人怎么可能這么容易接受?

穆揚靈站在窗前看他們,雖然沒聽到他們的話,但只看他們的臉色和表現她就知道了答案。

她也不由嘆息一聲,然而并沒有多少傷心。

因為她覺得這輩子很快就會過去,或許下輩子他們還能再見面。

已經投胎過一次的穆揚靈相信人是有下輩子的。

而這輩子,不管是她,齊浩然還是范子衿,都自認功績斐然,下輩子應該不會混得太慘,好歹也是個人吧?

穆揚靈回屋,悄悄地對齊浩然點了一下頭。

齊浩然立即低下頭去,掩飾住通紅的眼睛。

范子衿卻還在嘟囔自己沒騙人。

齊浩然半響才抬頭,好似不耐煩的道:“行了,知道你沒騙人,可我肚子餓了,你晚上想吃什么?”

范子衿仔細感受了一下,搖頭道:“我沒餓,就喝一碗湯吧。”

話題就此岔開。

晚上,齊浩然特意留下來跟范子衿一起睡,兄弟倆躺在一張床上,范子衿感慨道:“小時候母親也常把我們放在一起睡,你那會兒可霸道了,睡覺從來都是攤手攤腳成大字,后來會翻身了更是動不動就把我擠下床。”

齊浩然只嘿嘿一笑。

范子衿繼續道:“我一直把你護在羽翼之下,把你當親弟弟一樣的,那時候我覺得你值得世間最好的,所以我一直覺得阿靈配不上你。”

范子衿輕聲道:“她那么黑,連個字都寫不好,還是個村姑,穿的衣服灰撲撲的,性格又潑辣,我真不明白你喜歡她什么。這世間美好的女子有這么多,你這顆珠寶就這么掉在了一坨牛屎里……”

齊浩然:“……”

“可你們就好像王八看綠豆一樣,彼此間反倒越看越喜歡了,我雖然總覺得她配不上你,既然你開心,我也就不說什么了。”范子衿覺得眼皮有些重,犯困道:“我的身體我知道,也就這兩天的事了,我要是死了你別傷心,你還有她要照顧呢,她年紀也不小了,以前跟著你東奔西跑的總落下了一些暗疾,你要是傷心得狠了,誰來照顧她呢。”

齊浩然翻了一個身,正對著他,嘟囔道:“你放心好了,我不傷心。”

范子衿嘴角微挑,安心的睡過去。

齊浩然等了半響,忍不住伸手去探他的鼻息,見他呼吸綿長,這才松了一口氣,也抱著被子睡過去。

他是第二天起床后發現范子衿逝世的,伸手一摸,人還熱乎著,但鼻間已沒了呼吸,嘴角微微的上揚著,看得出他走得很安樂。

齊浩然呆呆的坐在床上看他,還是穆揚靈進來看到才知道出事了。

范氏子孫嚇壞了,生怕這位老祖宗也出個好歹,一邊傷心的給范子衿收斂,一邊將齊浩然扶到一邊請太醫。

穆揚靈就慢慢地坐在他身邊,伸出手來握緊他的。

齊浩然這才回過神來,眼淚忍不住溢出眼睛,半響才哽咽的道:“他叫我別傷心,我還要照顧你呢……”

穆揚靈含著淚點頭,輕聲道:“是啊,你還要照顧我呢。”

齊浩然到底沒忍住,抱著范子衿狠狠地哭了一場。

穆揚靈見他精神恍惚,人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下來,生怕他出什么事,晚上就忍不住抱了他道:“你別急,大哥和子衿都是先投胎去了,等我們死了,下輩子說不定還能跟他們在一塊兒。”

齊浩然從不信鬼神,就算身邊出沒過圓慧那個大神棍他也不怎么信,因此他依然有些無動于衷的病著。

穆揚靈沒辦法,只能湊到他耳邊低聲道:“真的,人死后真能投胎,我就是死后投胎來的,不過我忘了喝孟婆湯,還記得前世的事。”

齊浩然有了些反應,卻是鄙夷的看了妻子一眼,道:“你就算想安慰我也要編個靠譜的,那你說上輩子我是什么樣,子衿是什么樣?”

穆揚靈一呆,上輩子哪有這兩個人的事?

齊浩然見她愣住,越發確定她是說瞎話騙他,不過想到子衿去世她也很傷心,而這段時間她還要照顧他,因此伸手拍了拍她道:“行了,爺知道了,投胎轉世嘛,說不定他們還在黃泉路上等我們呢,等我們一起投胎,我們下輩子還做兄弟夫妻。”

穆揚靈見齊浩然明顯一副說瞎話安慰她的模樣,就忍不住道:“誰說下輩子我們還做夫妻的,說不定我們一起投胎就成了兄妹呢,大哥早投胎了,說不定下輩子你變成大哥的兒子了……”

齊浩然一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