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35

范子衿則繼續回自己的別院住著,現在正是重要時候,各種情報都要過他的手,等他做出決斷,所以他輕易不離開別院。

而夏氏他們住的小院子就在別院旁邊。

范思文只以為他是去陪母親和媳婦,并不知道他暗地里操作的一切。

其實范子衿是有能力離開京城的,但那些通道是為了李菁華和穆揚靈她們設置的,后來是為了留給袁家被扣押的人質,他一旦動用就有可能被朝廷發現,到時候他前面做的所有努力都將功虧一簣。

范子衿不敢賭,只能把自己最看重的人藏在小院里。

夏氏心急如焚,幾乎每一天都是數著時間熬,她本不想離開范思文的,她覺得兒子帶著兒媳逃命就好,實在沒必要帶著她。

一來她是累贅,二來,她覺得她與范思文是夫妻,就該生死相隨,但范思文特意找了她勸說,“子衿對我們誤會頗多,你要是不走,他只怕不止是傷心,人心神恍惚之下難免出錯,所以你跟著他一起走吧,看著他一些,好歹也給我范家留下一條血脈來。”

夏氏這才紅著眼睛跟兒子離開。

但過了幾天她察覺出不對了,兒子把她接出來了,卻依然早出晚歸,有時候甚至整夜的不在家,只讓她們在小院子里安心住下,一點也不像要往外逃的樣子。

夏氏心中生疑,就特意熬夜堵住回來的范子衿,問道:“你到底在忙什么?不是說外面很危險嗎?你怎么還整日往外跑?”

范子衿揉了揉額頭,疲憊的道:“兒子有些事要處理,現在城門緊閉,我們逃不出去,只能躲在城里。”

夏氏立即起身,沉著臉道:“原來你們父子是騙我的,既然都是躲在城里,那我留在你父親身邊不就得了?為何非得到這兒來?”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

“放屁,”夏氏很激動的道:“這個時候雞蛋就應該放在籃子里,然后集合所有的力量保護好這個籃子就行。你現在把我們移到這里,那就是把人手分成兩部分,這豈不是減弱了力量?”

不會,我的別院就在旁邊,這里比范府安全多了!

范子衿張了張嘴,到底還是沒敢把這話說出口,事情沒成,他們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想到他剛收到的情報,景炎帝被人救出城,二皇子已帶了人去追,如今完全是皇室一族在傾軋,跟大表哥關系不大,而范府也還安全得很……

“所以您想怎么辦?”

夏氏沉著臉道:“我要回去,我要回去陪你父親!”

“行,”范子衿不想與母親多做糾纏,道:“等天色暗些我就叫人送您回去。”

夏氏蹙眉問道:“你不回去嗎?”

“我還有些事要處理,不能回去,小夏氏就留在這里照顧我。”

范子衿雖然氣惱母親再次選了跟在父親身邊,但他不可能真的不管她,只能把保護自己的護衛分出一部分保護她。

然后就疲憊的回屋睡覺。

自從二皇子宮變后他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足兩個時辰,實在是太累了,累到他心里的氣惱也只維持了片刻。

夏氏愣愣的看著兒子轉身離開,總覺得有些不對,但她很快被送回范府,見到范思文她才察覺到哪里不對。

兒子還沒回答他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呢,連范思文這個朝廷命官都要躲在書房里避禍,他這個無官無職的反而忙得腳不沾地。

但范子衿不再給她問話的機會,因為從那天起他就不再回范府了,有事也全都是叫下人傳話。

一時間范府緊閉門戶,就好像與世隔絕一樣的生活著。

范子蕭和幾個庶弟雖然心中疑惑范子衿的去向,但見范思文和夏氏都在府中,就以為他依然是住在外面自己的別院里。

范思文倒是空前的關心起這個兒子來,隔三差五的就要問一回他的消息,生怕他死在外面都沒人知道。

他也一直很疑惑范子衿到底在忙什么,但范子衿對父親的問話一向是愛答便答,不想答就裝沒聽見,所以范思文也一直沒搞懂,但因為有管事說范子衿一直在見各產業的管事,就以為是生意上的事,只能心里怪他鉆到錢眼里。

直到齊修遠因齊豐的死舉起反旗,輕而易舉的攻入京城他才察覺不對。

他不是愚民,不可能相信齊修遠造反是因為齊豐之死,先不說他們父子沒這個感情,就是有,造反豈是說反就能反的?

外面可還有袁家軍和好幾支勤王之師呢,竟然都不攔著齊修遠?

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釋。

范思文一時間又氣惱又失望,惱他拿范家滿門做賭注,失望于他這個做兒子的竟然還如此防備他這個父親,這么重要的事竟然一點口風都不露。

可惜范子衿在齊修遠攻入京城后更忙了,完全沒多余的心思理會他爹。

之前的忙在暗處,現在的忙卻在明處,他辦公的地方也由那三進的別院搬到了皇宮中,正式為齊修遠稱帝的事做準備,還要給齊家軍提供軍費,接管京城的防務等……

等范思文再見到范子衿時,天下大勢已經基本定下,袁將軍率袁家軍歸附,大周半壁江山的三分之一歸屬齊修遠,而齊浩然也帶兵將西夏兵趕出西南,西北一帶,齊修遠的江山算基本定下了,只余下一些山匪叛軍。

而有齊浩然這個殺神在,平叛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范思文終于見到了他兒子。

范子衿瘦的已經只剩下一副骨頭了,雙眼青黑,一看就是熬夜過度,精力不濟的樣子。

范思文只顧生氣,小夏氏卻心疼死了,齊家軍攻入京城后她就被送回范府了,卻一直見不到丈夫,這次一見差點沒認出人來。

小夏氏見他累成這樣,又氣又心疼的哭了半響,然后趕緊讓人去給他燒熱水,熬湯做飯。

范子衿狠狠的睡了兩天,中間一直是小夏氏把人叫醒板起來灌湯水,好歹沒讓人在睡覺時餓出毛病來。

兩天后范子衿神清氣爽的恢復過來,小夏氏卻還在心疼,小心翼翼的建議道:“爺也不要太費神了,合該好好休息才是,別的不說,一日三餐和每天睡三個時辰卻是不能少的。”

范子衿想了想,覺得最近事情少了不少,就點頭道:“行。”

小夏氏松了一口氣,繼續笑道:“那二爺每日都回家用晚飯吧,我給你準備好膳食,總比外面吃的要好些。”

范子衿是被齊修遠趕出宮的,想到他最近都不可能在宮中熬夜了,也很爽快的點頭,“好。”

小夏氏臉上笑容更盛,覺得范子衿很好說話,下次再把睡覺的時間改為四個時辰好了,二爺一定也會答應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