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30

而范子衿簡直是為夏家的標準量身打造的。

首先,范子衿身姿挺拔,俊美清朗,這是夏家一眼就看上的。

其次,對方青年進士,十九歲的進士不管放在哪兒都是青年才俊,學識淵博是不用說了。擱以前,他們夏家是想都不敢想,就算榜下捉婿,他們也只敢去捉舉人。

其三,他們查過范子衿這些年做的事,人品并沒有問題。

最后,范子衿說他不做官,而眾所周知,范子衿在經商上很有天賦,在他名下就有不少產業。既然不做官,那做儒商的可能性就比較大。

眾所周知,商弱于官,就算是有功名的儒商也一樣。

所以只要夏家不倒,哪怕是為了不得罪夏家,范子衿也會對小夏氏好一些。

夏家對此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女兒過得舒服些就行。

而小夏氏性格軟弱,她的舒服無非是不被磋磨,范子衿因父親的緣故,本來就發誓以后要敬重妻子,不叫他的兒女再受他曾經受過的苦,所以夏家的那些要求對他來說很簡單。

范子衿偷偷去看了一眼小夏氏,見她眉眼溫柔,裊裊清麗,心里更喜歡了兩分,回來就找母親讓她去提親。

夏氏愣愣的,瞪著兒子道:“你要娶夏家的姑娘?你見過她了?”

范子衿點頭,淡然道:“母親讓人去提親就行,他們家應該會滿意我。”

都表示了好感,能不滿意嗎?

但夏氏不怎么滿意,她猶豫著道:“可這位姑娘性情太過溫柔,我只怕她撐不起宗婦之責。”

“您是怕她斗不過柳氏她們吧?”范子衿冷笑道:“他們頭上有父親撐腰,就是我不也退避三舍?所以她沒必要去跟他們相斗,她只要照顧好我就行,溫柔一些正好。”

夏氏見兒子堅持,顯見是不會改主意了,只能擔憂著順從,去夏家提親。

夏家并沒有一口答應,因為大人們雖然都滿意了,但還得叫小夏氏看一眼范子衿,得讓她心里也滿意才行。

范子衿毫無意見,打扮得豐神俊朗的跟著母親去夏家見人,他站在堂屋里與夏父應答時可以察覺到屏風后面藏了人。

小夏氏已經十七,歲數不小了,別的女孩十三四歲就開始定親,過了十五就開始準備嫁人,到她這個年紀都是一兩個孩子的母親了,因此最近她父母很是著急。

她自己也有些急,但卻知道父母沒給她定親是因為心疼她,一直沒找到合適的。

她以為她這個年紀已經找不到多優秀的,沒想到范子衿竟是如此俊朗多才之人。

小夏氏一張小臉飛上霞云,紅透了。

一旁的夏母看了不由抿嘴一笑,對范子衿越發滿意了。

于是兩家的婚事就這么定下了。

因為范子衿和小夏氏的年紀都大了,所以從定親到成親只四個月就完成了,快得不得了。

但婚禮卻很隆重。

小夏氏不必說,她父母從她出生開始為她攢嫁妝,她兩個哥哥也都添了一大筆,因此嫁妝豐厚,稱得上十里紅妝。

范家這邊,范思文縱然對這個兒子不滿,該給嫡子的體面他還是給的,所以他給范子衿準備的聘禮比范子蕭當年成親的還要厚三成。

雖然比例依舊照別人家的少了一大半,但也不少了,加上小夏氏只有這么一個兒子,她又有整個夏家的產業做陪嫁,只需拿出一點來就能把缺額的補上。

最重要的是范子衿自己就能力出眾,他經商六年,私底下總有一些藏貨,何況,齊浩然打仗得的所有戰利品都在他手上,古董器物和書畫應有盡有,加上齊修遠送來的東西,他的聘禮在權貴滿地走的京城也是數得上號的了。

里面有些東西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寶貝,外人一看便猜到來路,“這范思文對他兒子吝嗇,他兩個外甥對這個表弟卻大方得很,那里頭可有不少可以傳家的寶物,竟然說拿出來就拿出來了。”

“這武將可真有錢,據說齊修遠兄弟攻進京兆府時,金國的權貴撤退不及,留下了許多寶物,而那些都是朝廷南逃時帶不走的東西,說到底這些東西曾經都是世家們的東西……”

“噗,那世家現在敢去要回來嗎?誰搶到了算誰的,你們以為武將愿意要這些東西?還不是庫房里金銀全被人轉移了,只剩下這些不能吃不能啃還賣不出去的東西……”

“是啊,現在天下大亂,大家都忙著囤積糧食和金銀,誰還有閑心買這些古董器物和字畫?”

有一個圍觀的人看不過去,道:“我們不是正在討論范公子的聘禮嗎?”

“我剛才數了數,他的聘禮有一百二十臺,疑似范家拿出來的也就三十六臺,看來傳聞是真的,這位范大人的心還真偏到天邊了。”

這些聘禮夏家并不會留下太多,大部分又給塞到聘禮里讓女兒抬回去,當然這聘禮轉了一個身再進入范家時已變成了女兒的私產,以后直接傳給她的子女。

以后范府不管是分家,還是分產,這部分都屬于小夏氏的私產,這也是嫁女兒時異常重視聘禮的原因之一。

凡是疼愛女兒的人家,一般都會將聘禮要求多些,然后再將大部分轉為嫁妝給女兒,這樣加上原先的嫁妝一起,女兒的私產將會很豐厚,也表示了婆家對她的看重。

夏家就如此,他們收了一百二十臺的聘禮,立時頭疼起來,一邊趕緊將箱子加大,盡最大可能把嫁妝重新打包裝好,一些塞不進去的就做成私冊讓女兒直接帶入婆家,到時候讓范家看過后到衙門里蓋個章就行。

這就是私底下的陪嫁了,沒辦法,嫁妝太多,塞不進去。

而聘禮嫁妝的多寡與地位有關。

范子衿不是不能給出更多的聘禮,但以他的身份他最多只能給一百二十臺,不然就是逾矩了,他雖然不在意這個,但不想在成親時還被人抓住把柄參一頓,誰知道范子蕭會不會這么惡心人?

范子衿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還真就猜對了。

看著齊修遠從北地運來的三車禮物,再看范子衿源源不斷從外面運回來的東西,范子蕭是真的很想抓住他的把柄讓御史參參他,可惜那些東西看著挺多,卻還真的就只裝了一百二十臺,正好達到上限。

范子蕭看著范子衿十里紅妝,私產豐厚,嫉妒得眼睛都通紅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