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20

然而并不可能,倆人沒在灰燼里找到能用的東西,反而發現了另一件事。

齊浩然在茅草屋附近轉了轉,最后鐵青著臉道:“他們騙人,這附近根本沒開墾的痕跡,哪來的西瓜?”

范子衿一囧,無奈的看著他道:“當然是騙你的,你這會兒才反應過來?”

那兩個壯漢手握大刀,若是臨時起意要搶劫他們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搶,畢竟他們只是兩個少年。

然而他們費了那么大的功夫引誘他們,又給他們下藥,顯然是早有預謀,對他們也了解頗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不會暴露自己的老巢或是據點,這茅草屋一看就是臨時找來的,可惜當時他們太不當心,竟然沒到附近轉轉,不然她們演得再真他們也會懷疑的。

但當時太陽那么大,曬得人頭暈腦脹,動一下就流汗,誰會吃飽了沒事干圍著茅草屋逛?

所以還是他們計劃精密,時機抓得緊。

范子衿嘆息,就躺倒在地,看著滿天星光道:“他們騎走了馬,我們就兩條腿,茫茫人海怎么抓人?當務之急還是找到下一個城鎮,把玉佩換了雇輛馬車走。”

齊浩然只能憋屈的去找木柴生火,雖然晚上并不冷,但范子衿身體不好,還是要當心一點。

范子衿大爺似的等齊浩然伺候,順便在心里計劃一下接下來的行程和需要購買的東西。

既然他們已經被人盯上,那些人還是受命殺他們,那一些必要的偽裝也必不可少。

范子衿在心里將計劃制定好,然后跟齊浩然說了一遍。

齊浩然一切聽范子衿的,從來只動手很少動腦,見他都計劃好了,就想也不想去執行。

雖然丟了錢,但兩個少年都很樂觀,畢竟范子衿身上的那枚玉佩是美玉,價格不低,當掉的錢足夠他們到達興州府了。

這兒離興元府不遠了,而興元府到興州府也只有兩天的馬程。

兩個少年信心滿滿,然而他們剛進城就被追殺了。

倆人餓了一天,齊浩然背著范子衿往城鎮趕,剛看到城門口還沒來得及高興,他就發現他們被盯上了。

他當時想要把人抓住揍一頓的,但范子衿道:“現在城外,莫要打草驚蛇,我們進城后拿了人直接捆到衙門。”

倆人都懷疑盯著他們的人是昨天的壞人。

于是倆人當沒發現一樣進了城,城門口進去的兩條街上都是各種吃的,聞著飄過來的香味,倆人肚子都不爭氣的咕咕叫起來。

于是范子衿臨時改了主意,“我們先把玉佩當了,換了錢吃一頓再收拾他們吧。”

齊浩然忙不迭的點頭,然后他突然眼神一厲,一把將范子衿拉到身后,眼神深寒的看著城門兩邊的人。

范子衿有些懵,呆呆地問道:“怎么了?”

一隊衙役沖倆人氣勢洶洶的走過來,攔住他們問道:“兩位是剛入城的?”

齊浩然點頭。

捕頭就沖他們伸手,道:“你們的路引拿出來看看。”

倆人張大了嘴巴,他們離家出走,哪里還想得到辦路引?

何況現在天下大亂,災民流民無數,除了商隊,普通百姓出入城門根本不用路引,若是都需要路引,這大周哪還有那么多流民?

他們這一路上也從未被人盤查過。

范子衿直覺不對,將齊浩然拉到身后,對捕頭苦著臉道:“大人,我們正要去報官,我們路上遇到了劫匪,不僅身上的錢銀行李都被搶了,連路引也被丟了。”

捕頭冷笑,“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們分明就是土匪!”

說罷抽出刀來將他們團團圍住。

范子衿臉色一冷,道:“大人莫血口噴人,我們是良家子弟,何來的土匪之說?”

范子衿話音一落,一路尾隨他們的人抽了刀跳出來,喊道:“偷了大當家兩萬兩銀票的叛徒在這兒,兄弟們,將其拿下,大當家重重有賞!”

路兩邊虎視眈眈的人立即抽出藏匿起來的武器,沖著齊浩然他們就圍過來,而那捕頭一邊喊著,“公家辦案,其他人速速退讓”,一邊也目光兇惡的沖倆人來。

范子衿壓根回不過神來,齊浩然卻一把攬住他的腰,掃腿將臨近的倆人踢出去,帶了范子衿就逃。

剛才他目測過,衙役加上蠢蠢欲動的土匪起碼有七八十人,而城門口守著的士兵竟然也兩眼發光的看著他們。

齊浩然不知道他們是因為土匪話中的“兩萬兩”心動,還是已經與土匪勾結,他只知道,現在官府并不可靠,而留在城中危險至極。

齊浩然輕功不錯,那些土匪早知道他功夫好,卻沒料到有這么好,沿路埋伏下來的人幾乎剛跳出來就被踩著腦袋飛走了。

他們倒是想追,但跑的怎么可能跟得上飛的?

何況地上人多,齊浩然走的都是屋頂,速度快得不得了,不一會兒他們就失去了倆人的行蹤。

范子衿扯住齊浩然,臉色難看的道:“我們去拿兩件衣服換上,南城門既然埋伏了人,那其他城門肯定也埋伏了,我們得偽裝一二再走。”

“可我們沒錢。”

“用玉佩與他們換。”城中既然早有埋伏,那當鋪他們也去不了了,不如就把玉佩在這片居民區用了。

兩個少年偷偷摸摸的找了戶人家,悄悄的躍進去拽了兩套衣服出來,又去廚房里摸了一些饅頭,這才把那塊玉佩留下。

范子衿還有些不舍,這塊玉佩上并沒有印記,卻是祝大舅舅在他考上童生那一年特意買來送他的,價值不低。

因為玉質瑩潤,入手即暖,他很是喜歡,這些年常戴在身上。

但再不舍他也不好意思白拿人的東西。

齊浩然見了就低聲安慰道:“我把這地方記下了,等我們找到哥哥就拿了錢回來贖回去。”

范子衿微微點頭,和齊浩然換了衣服,然后把他們的衣服隨便包了背在背上。

齊浩然就在灶臺底下抹了一把灰將自己和范子衿都抹黑了,這才急匆匆的往城門趕。

本書來自/bk/l/22/22266/n.l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