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17

兩個壯漢心滿意足的拿著銀錠離開了,老婦感恩戴德的給范子衿和齊浩然磕了三個頭,抹著淚道:“兩位小公子的大恩大德,我們做牛做馬也難還啊。”

她回身扯住兒媳和孫女,道:“快給兩位恩公磕頭。”

齊浩然忙把人扶起來,憨厚的摸著腦袋道:“沒什么,也就二十兩的事,嘿嘿……”

在他們助人為樂花的銀子中,這一筆算是最少的了。

范子衿也沒把這筆錢放在心上,揮手道:“老人家回去吧,我們不過是舉手之勞。”

老婦見他們坐在樹底下的蔭處乘涼,立即道:“兩位恩公,太陽太大了,我家就在那邊不遠處,你們若是不嫌棄不如去我家歇息片刻,讓我兒媳給你們摘個西瓜吃。”

老婦笑吟吟的道:“等天不是太熱了再啟程也不遲。”

齊浩然和范子衿就猶豫了一下,那么熱的天若是能有西瓜吃,好像真的很不錯。

兩個少年立即收拾了行禮牽著馬跟他們走。

老婦的家在路拐彎后的一片樹林里,若是沒有老婦領著,他們還真沒發現這兒有座房子。

老婦笑道:“我夫君是獵人,這方圓五里內只有我們一家,平時也少有人來,家里簡陋了些,還往恩公們不要介意。”

的確很簡陋,屋里連張像樣的凳子都沒有,靠墻的炕上放著一床破舊破舊的被子,但屋里收拾得很干凈,倆人一路風餐露宿,倒也不嫌棄,搬過兩張小馬扎坐在上面。

老婦立即讓兒媳去摘西瓜切西瓜,她笑道:“我們家一直打獵為生,還是我兒生病后才開始開了片皇帝種些瓜果,今年的西瓜還未摘過,兩位恩公一會兒嘗嘗好不好吃。”

老婦說著去廚房弄些吃食,而玉娘很快就把切好的西瓜端進來。

范子衿先拿起一片給站在一邊含著嘴巴的小女孩。

玉娘笑盈盈的接過放進盆里,笑道:“恩公們吃吧,這孩子要吃我再給她摘便是。”

范子衿挑眉,笑道:“這個西瓜也夠大,嬸嬸和小妹妹也嘗嘗吧,不然我和表弟也吃不完啊。”

玉娘臉色一僵,干笑兩聲,接過一片西瓜塞進女兒的手里,推了推她道:“還不快謝謝恩公?”

小女孩怯怯的道了聲謝,捧著西瓜站在一邊,并不敢吃。

玉娘就道:“兩位恩公,你們吃著,奴家去廚房看看。”

范子衿點頭,見她走了以后才看向小女孩,含笑問道:“你怎么不吃?不喜歡吃嗎?”

小女孩就低頭小心的啃起來,范子衿看了半響,這才放心的開吃。

齊浩然看看他,再看看小女孩,也埋頭苦吃。

天氣酷暑,實在是太熱了。

每人吃了兩三片,知道西瓜也不宜多吃,因此紛紛停下手,而老婦和玉娘很快端進來兩碗粥和兩碟酸菜,歉意的道:“家里也沒什么拿得出手的,兩位恩公勉強用些吧。”

范子衿剛要推辭,玉娘已經牽了女兒出去,屋里只剩下老婦和他們,老婦又一臉愧疚,忐忑的看著他們,范子衿臉色薄紅,他還是不太擅長拒絕人,因此頷首道:“麻煩老人家了。”

他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塞她手里,道:“你們家境困難,這銀子你們拿著做些小本買賣也行。”

老婦看著手里的銀子,張了張嘴,抹了一下眼睛道:“多謝兩位恩公大恩。”

她對倆人福了福,這才抹著眼淚退下去。

齊浩然覺得莫名其妙,“她怎么丟下我們走了。”

范子衿感嘆道:“感動得不知如何言語,留下不過是徒留尷尬。”他用筷子敲了敲齊浩然的碗,道:“趕緊吃吧,吃完我們再問她們要兩個西瓜就走。”

齊浩然聞言點頭,他還真覺得有點餓了,大熱天的吃干糧一點胃口都沒有,現在有清粥配酸菜,簡直爽極了。

那碗并不大,齊浩然端起來幾口就吃得差不多了,然后就用筷子夾著酸菜吃。

范子衿則端著碗慢慢的品味,因此等眼前有些眩暈時他有片刻的恍惚,手上一個不穩,碗就從手上落下去砸在桌子上。

他一把抓住齊浩然,晃了晃頭道:“浩然,我好像中暑了……”

片刻后,感覺這種眩暈加重,看著桌上重疊的碗碟,范子衿心中一動,面色大變道:“不對,不是中暑,是,是桌上的東西!”

齊浩然驚得猛的站起來,結果眼前一黑,一下就趴在了桌子上,范子衿只覺心中一凜,也堅持不住的摔倒在地。

外面的人聽到里面的動靜,立刻趕進來。

玉娘踢了踢昏死過去了的倆人,轉頭對老婦道:“去拿繩子來。”

“不用了,我親自來捆。”那兩個滿臉橫肉的壯漢走進來,看到趴在桌上的齊浩然,獰笑一聲,上前就給人一腳,看他軟綿綿的被踢倒在地,他這才感覺心口的惡氣消了些。

“行了,趕緊把東西搜出來,大當家還等著我們回去呢,這倆人的身份應該不簡單,別露了行跡。”

“放心,到時候把人切塊分開埋了,別說那些人找不到他們的尸首,就是找到也認不出來啊。”

這兩個少年從江南一路往北,路上救濟了不少災民,動靜鬧得不小,而他們也看得出來他們在躲人。

別人可能不知道他們在躲什么人,但他們的大本營卻是在興州府,兩天前有人找上門來,花了千兩買這倆人的人頭,他們大當家的找了不少地方,誰知道這倆人竟然落后追殺他們的人那么遠。

千兩都讓他們如此動心的派出這么多人了,這兩個少年身上還帶了那么多錢。

看他們大手大腳的接濟災民,想來身上的錢一定不少。

買通他們的人竟然還想蒙蔽他們,說要他們身上所有的東西,這是把他們當傻子耍了?

壯漢上前把倆人搜了一遍,一下就從齊浩然的懷里掏出一個油紙包,打開一看,屋里的人眼睛都直了,抖著手數了數,咽著口水道:“這有萬兩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